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四章:德川義直反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德川義直反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江戶大校場起風了,早上九點的天已經漸漸炎熱,這一捲起的風吹拂而來恰到好處。十數萬人擁擠在槽槽擴充的江戶大校場上,彼此散發的熱量讓這一片狹小的地獄里一下子迅速升溫變得難以忍受。

涼風吹過變成了熱流。

但好歹給了江戶大校場里十數萬日軍一股期待。

前田綱紀額上大汗淋漓,但他卻沒有走上觀禮台的意思。那裡清爽涼快,朱慈烺坐在龍椅上,兩側安放著硝制出來的冰塊一個接一個,毫無顧惜。身邊更有無數幕府派出來的侍女殷勤地扇著風。遮陽的棚蓋下,毒辣的烈日對那位至尊的皇帝毫無影響。

朱慈烺就這麼享受著有錢有權的好處,坐在台上,看著十五萬日本軍隊在江戶大校場上將各部兵馬的代表隊湧入。

十五萬人,在這個年代已經是許多地方一個縣的全部人口了。

這樣龐大的人口數量擁堵在一起當然不可能全部都裝進去。儘管江戶大校場一再擴充,周圍更是建立了許多臨時營地,但依舊無法容納十五萬軍隊。

人馬上萬,無邊無岸。更何況是十五個人馬上萬。

這樣一來,自然是只能讓各個大名選出代表隊依次進入,而不是一次性都湧入進來。

德川家光看著陳貞慧率領著幕府官員一個勁指揮安排,心道:明人也不是全然傻了,讓他們都湧入進來。

江戶大校場根本進不了那麼多人,當然,明人也明白如果真讓他們都進來就會徹底超出他們的管理能力。

這年頭,營嘯兩個字可是可怕無比的。

哪怕幕府自己不搞鬼,明人也顯然擔心一個處置不當讓十數萬兵馬發狂。

「各部就位1陳貞慧指揮起全場,挺像那麼回事。

一聲令下,身後百夫齊吼,場上漸漸安靜了下來。

一旁,王夫之側耳向朱慈烺低聲說:「陛下,日本各處大名已經就位了。」

朱慈烺見此,放下了手中的酸梅汁,看了一眼,隨後朝著德川家光頷首:「德川將軍,可以開始了。」

德川家光微微點頭,動作很是敷衍,他站到主席台前,清了清嗓子:「奉皇帝陛下聖旨……」

此刻,忽然間又是一人大步走上台前,昂首挺胸,視旁人如無物。

「德川義直?他怎麼突然上台了……」

「這般氣勢洶洶,來者不善礙…快看,將軍的表情都變得很難看了。」

「德川義直這是要做什麼?這般重要的時刻……終於……終於有人要挺身而出了嗎?」

「將軍會如何處理?難道真的要一意孤行嗎?」

「來了……終於來了,果然……我沒有信錯人1

……

台上台下,見這人走出來,一片嘩然之聲響徹。眾人顯然對於這個男子的出現既是預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御三家作為親藩大名里最堅定的三家,按說一直以來都是扮演著幕府最忠實支持者的身份。也許他們會對將軍之位覬覦,但絕不會失去對日本國的忠誠,失去對幕府的支持。

眼下,德川家光無道,要賣日本軍隊給明人歡心,那理所應當有人站出來反抗這一切。

眾人並沒有想到以往顯得沉悶的德川義直竟然也會站出來,雖然一番篩選之下,已經只有他是唯一還有力量,還有資格站出來的人。德川賴宣與德川賴房一個站台幕府,一個遠逃海外,唯有德川義直沒有被德川家光控制。如果連他也選擇沉默,那麼似乎再也沒有人可以反抗德川家光的昏庸無道了。

「德川義直!你不奉命帶所部軍隊登記拆分重組令,反而大刺刺這時候走來,知不知罪?」德川家光厲聲呵斥。

「罪?誰的罪能有你德川家光大?」德川義直昂然挺身向前:「將幕府的軍隊賣給明人不止,還要將全日本的兒郎都賣給明人。你身為征夷大將軍,卻做出此等賣國苟且之事,我且問你。你知不知罪?」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話語落下,如平地驚雷,掀起無數暗流。

不少人心情激動……

來了!

終於來了!

終於有人站出來了!

德川家光陰沉著臉:「所以,你德川義直終於露出來了卑劣的面目,要背叛幕府嗎?」

「背叛幕府?哈哈哈哈,當然不是!我乃是奉召而來,何曾背叛?我手持天皇法旨,平叛幕府,內懲國賊,外保國權。豈會是背叛?」德川義直放聲大笑,隨後輕輕一拍掌。

后水尾天皇政仁緩緩走出,手持著一封金黃色的錦帛,這顯然就是日本天皇的法旨了。

「陛下……這些都是叛賊,叛賊啊!政仁!你身為天皇,一生應當謹守和歌與學問,誰讓你發什麼狗屁法旨?你這是犯法,這是作亂!我要治你的罪1說完,德川家光趕忙朝著朱慈烺身邊靠過去,一副爛泥扶不上牆的模樣。

政仁聽此,自然也是哈哈大笑:「賣國將軍,你治我的罪?憑什麼治罪,就憑你賣國求榮嗎?你為何不聽聽,這在場的所有大名們,答不答應?」

「不答應1

「不答應1

「不答應1

……

數十大名齊齊高喝,帶著他們身後數百數千的武士們放聲大喊。

一時間,整個校場都是這般如雷霆鼓動。此刻,德川義直並未注意到。跟隨德川家光在場的除了帶領著水戶藩兵馬的松平信綱以外,其餘人幕府重臣竟是紛紛不見了。

無數外樣大名、譜代大名以及不知名卻顯得十分有存在感的親藩大名齊齊高喊,聲勢震天。

看著這一幕,德川家光惶恐不安地看向朱慈烺,隨後麻溜地跑到了後頭去。似乎已經預料到了這個眾叛親離的結局。

朱慈烺冷哼一聲,終於走向了台前,他掃視一眼看向德川義直,冷冷地道:「你要反朕?」

德川義直被朱慈烺銳利的目光刺得有些招架不住,扭了扭頭想要躲避似乎又很快明白眼下的情況,當即道:「朱慈烺!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各部就位……驅逐外賊1

「驅逐外賊1

「驅逐外賊1

嘩啦啦無數怒吼聲響徹雲霄,寧威額頭有點冒汗,一千六百餘人將士頓時分列六排,站到了朱慈烺的身前,持槍凝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