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五章:該我們上場表演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該我們上場表演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堂堂的大明天子,富有四海,到頭來,卻只有這兩千來人護衛在你身前嗎?」德川義直用一種叫做憐憫的眼神看向朱慈烺。

沒錯,此刻朱慈烺的身邊已經只有兩千左右的兵馬了。這還是算上身邊三百親衛以及一部分錦衣衛密探的結果。

陳貞慧一臉焦急,看向德川義直,冷聲道:「德川義直!虧你原來還拐彎抹角覲見陛下,現在卻如此無禮相待!別忘了,你面對的是整個大明,整個幕府!是與全天下最有權勢,最有力量的人為敵1

德川義直見陳貞慧提起當初拜見朱慈烺的事情,頓時心中冒火:「陳貞慧!你當我不知道你心底里想得什麼蛾子?當初我見朱慈烺,如何待我?我以誠待人,朱慈烺卻白玩了興……朱慈烺,無論如何,你若退出日本,每年賠款,這件事就此了解。如若不然,哼,這明國又要來一遭土木堡之變了1

土木堡之變,那可是大名走向衰落的節點。大明兒郎人都知道,這大明中興之局,可都是系在朱慈烺一人身上呢。

朱慈烺要是有了閃失,大明的未來可真說不準又要風雨飄遙

陳貞慧、王夫之以及李岩等明人將官商民都齊齊變色。

「德川義直,縱然有一片淺海相隔,我大明亦是能捲起雄兵百萬,踏平東瀛列島,你不要猖狂1

「井底之蛙,難道不知道大明之強盛,幅員之萬里嗎?隨便動員一點兵馬,都能將日本踏平1

「該死的,德川義直你不要衝動1

……

見一干明人罵罵咧咧,德川義直更加不爽了,也不再廢話,輕輕一揮手,身後自然就有一員大將挺身而出,身後武士大步踏上,緊緊跟隨。

而這時,各處大名也見此時機,急忙加入。

前田綱紀大聲高吼:「剷除內奸外賊,就在今日1

「殺啊1伊達忠宗、黑田忠之等無數大名見狀,紛紛帶著兵馬一擁而上。

朱慈烺皺著眉頭,看向松平信綱。這位去了一趟水戶接管了此前德川賴房的兵馬。正是兵強馬壯的時候。

水戶藩的實力很強,一向是幕府的堅實根底。但沒了德川賴房的水戶藩兵馬能不能管用,卻給朱慈烺腦袋上增加了無數個問號。

看到皇帝陛下看向松平信綱,其他人也都是人精,一下子明白了。

朱慈烺除了兩千近衛,還有幕府這個此前蛙呢。

但德川家光戰戰兢兢,一副被嚇蒙了的模樣。眾人只是看了一眼,都知道不能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大家看向松平信綱。

但很快,松平信綱身後就出了亂子。

「為藩主報仇1

「為藩主報仇1

「為藩主報仇1

這個緊要關頭裡,竟然有德川賴房的的餘孽作亂!

松平信綱見此,哀鳴高喊:「我斷後,撤退1

數百精銳武士聚集在松平信綱身邊,迎接著數輩歡系某宸妗2醫猩轉瞬響起,殺聲與刀劍碰撞的叮叮噹噹聲幾乎同步傳來。

松平信綱不愧是德川家光信任的重要家臣,雖然此刻的德川家光表現很挫,可松平信綱卻是打得有板有眼。

前田綱紀明明有至少十倍的兵力優勢,卻是一次次撲殺之下,怎麼都無法衝破松平信綱的斷後防線。

砰砰砰……

一陣里啪啦火銃射擊的聲音響起,嗆人的煙霧升騰進半空之中,遮天蔽日,讓人看不清眼前的視界。

這是德川家光投靠以後朱慈烺給的回報,一共兩千支舊式火繩槍。煙霧大,威力不弱,但射速也是極慢。

但在這個斷葯的緊要關頭打出一輪排槍,效果卻不是一兩點好。

咳嗽之聲接連響起,順著難得的北風,前田綱紀不得不停止了追擊的步伐。

當煙霧緩慢消散之後,前田綱紀不得不扭轉了身影。

沒錯,地面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陷阱。在陷阱之後,是松平信綱狂奔離去的身影。

與此同時,明軍這邊,無數工兵堆著土包,挖開壕溝。借著方才短暫約莫半個時辰的時間裡,一個只有膝蓋深的壕溝初步挖開。

一個個拒馬緩緩布置在上,連接著各處土包堡壘的地方,一根根細密的鐵絲被連接起來,封堵住道路。

「松平信綱還是有點用的……」朱慈烺玩味地看了德川家光一樣。

德川家光不再發傻,看著短短時間裡布置出來的陣地,心中忽然就感覺到了極大的不安。

比起德川家光更加不安的當然是德川義直。

有了松平信綱擋路一會兒,才不到半個多時辰的時間就壘出了一道防線陣地,如果再拖延下去,豈不是要將這裡變成一片煉獄?

「登先衝鋒者,人人賞銀十兩1

「斬殺明軍一人,賞銀百兩1

「衝過去,生擒朱慈烺,立國封藩,位在萬石1

德川義直罕見地大方了起來。

這個賞格,就連朱慈烺聽了,也是不由感慨:「德川義直若在亂世,當為梟雄。」

他當然不是覺得那十兩百兩銀子的賞格如何高,而是明白德川義直的確是有大格局的人。

要知道,日本可是一個等級制度根深蒂固的國度。就是到了後世被美國人改造過,也依舊是一個階級分明,社會固化,等級森嚴的國家。簡單來說,武士的兒子才可以是武士,想當大名,基本上沒機會。武士哪怕在亂戰之中殺了敵方大名,扭轉戰局立了軍功,也頂多賞一個百夫長之類的名頭,依舊是武士,當不了大名。

至於農民,那更是凄慘。

德川義直能下出這等賞格,的確是有大格局的人物了。

德川家光聽了,更是深切明白:「麻煩大了……」

果不其然,這個賞格傳出去,大校場內的叛軍都瘋狂了。不僅是為了賞銀,更是為了那夢寐以求,可以一躍而上立國封藩的功勛。

所有人叛軍看向主席台上清涼傘下的朱慈烺,猶如一塊唐僧肉。

「殺啊1前田綱紀都不用鼓動士氣,手底下人就狀若瘋魔地沖了出去。

朱慈烺掃視了一眼依舊在辛勤指揮兵馬的徐鴻,卻是一點都不慌張,繼續坐在清涼傘下的龍椅上,端起了酸梅汁:「該我們上場表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