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六章:阻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阻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江戶大校場的主席台上,伴隨著朱慈烺的話語,戰鬥的命令被迅速下達。

在一片驚呼之中,一個燃燒著紅彤彤火光的熱氣球騰空而起。不比在大明的土地上,不管是建奴還是明軍,都已經知曉明國陸軍已經有了可以飛天的神物。

在日本,這片文明落後不少的土地上,也許有人聽過,卻大部分都是不信。

都能飛天升空,那豈不是神明了?

如果是憎惡明國的人,更是不信,既是不願意相信,也不敢相信。

但現在,不可思議的熱氣球就這麼無可反抗,眼見為真地飛天升空。

當然,這年頭熱氣球能夠載動一兩百斤的東西已經不易,還無法發揮直接的戰鬥力。故而,見到熱氣球,日本叛軍也只是驚慌了一陣子以後,就繼續被身後衝鋒的叛軍擠壓著向前衝鋒。

但熱氣球在明軍之中可不單單隻是一個吉祥物,亦或者簡單的偵查裝置。

熱氣球一旦升空,也就意味著炮火即將響徹。

果不其然,一輪校對射擊迅速發起。明人既然知道戰場會在哪裡發起,如何會不放過這個校對射擊諸元的機會?

一輪校對射擊結束之後,炮火很快就侵襲到了叛軍的背後。

稍稍靠後一些的伊達忠宗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身邊五個武士撲在地上,隨後塵土揚起,飛散的彈片清場能力極佳,等伊達忠宗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渾身打著冷顫。一輪炮擊之下,竟然當即就有十數人死的不能再死,傷者不下三十。

密集的人群給了炮火發揮威力最強的效果,有了原始開花彈的明軍火炮更是殺傷力倍增,讓人心底里發寒。

「決不能給明人機會!趁著他們還只有兩千兵馬,立刻撲滅!一旦讓明人緩過時候,所有人都要死,都會死1伊達忠宗當即大吼。

他有點被嚇到了,明人厲害,大家一直瘋傳如此。

有的人信,有的人只覺得那是膽鬼的託詞。現在見了真章,方才知道後者才是實誠孩子。

知道這一點的時候,伊達忠宗覺得還不晚。

這是明人最弱的時候,也是最有希望擊敗敵人的時候。如果等明國皇帝緩過氣來,就會和那些明國官商百姓所言一樣。大明百萬雄兵,足以踏破東瀛列島。

只有抓住眼前的朱慈烺,才能有依仗對敵報復的明國。

「沖,誰都不許退1德川義直也被驚到了,急忙調集其餘兵馬準備全面進攻。

但戰局顯然不會給他們那麼多時間消化這一切。

他們已經接近了眼前的陣地。

成千上萬人湧向主席台,距離已經只剩下了區區八十步。

沒有嚴密的陣列,在壕溝鐵絲網與土堆面前,是一個個在土堆后擺著各樣姿勢的明軍。敵人沒有足夠的遠程進攻能力,他們並不需要去在壕溝之中趴著射擊。

後膛槍革命性的進彈方式讓所有士兵猶如擺脫了一層枷鎖,躍躍欲試,渴望著這支新武器帶來的力量。

敵人很快就進入了射程。

不需要如前膛槍時代意義,還要發射命令。自由射擊的許可權早已下發到了基層指揮官中。

對於一個個班長、排長而言。無需多言,密集的隊列就是一顆顆移動的軍功章。

「廢話不多,立功之日到了!射速最低的那個連隊,負責倒一個月的馬桶1近衛團的團長文泉當即法令,這個在一干大佬面前幾乎沒有什麼存在感的中級軍官怒吼著,讓原本還有些緊張的士兵們既是擺脫了緊張,又忽然就鬥志勃勃。

射擊開始了。

沒有排槍擊斃那樣的豪情與聲勢。一顆又一顆子彈有條不紊地發射出去,伴隨著每一聲槍響,幾乎都有一人應聲倒下。由於射擊的目標實在是太密集了,以至於根本有人不知道自己擊中的目標是自己的功勞還是別人的功勞。

大家只要知道,在這樣的戰鬥之下,只需要儘快裝彈射擊,隨後朝著大概的地方開火就行。

射擊的節奏並不密集,沒有排槍的情況之下,甚至顯得有些散亂。

但這樣的射擊節奏,卻完全打斷了前田綱紀的設想。

當明軍的鐵炮開火以後,立刻就有訓練有素的日本人拿出鐵盾迎上。對於保護藩主的裝備自然是不惜工本,裡面甚至有百鍊鋼這樣應該用作武器的部分。

也許算得上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換了後膛槍以後有點氣密性問題的明軍射程有所降低,威力自然也下降。

叮叮噹噹的聲音不斷響起,又很快結束。

後膛槍威力稍遜,並不能擊破眼前日本人的鐵盾。

前田綱紀安然無恙,卻是腹中肝膽欲裂。

眼見著鐵盾無法擊破以後,自然是無數的彈幕傾斜到了左右沒有鐵盾遮蔽的日軍之中。

很快,慘叫聲不斷響起。

比起大名,哪怕是一般的武士也沒有鐵甲護身。事實上,哪怕有鐵甲的,也依舊在火銃的射擊之下鮮血飛舞。

「怎麼會這樣……明人這樣強大?該死的,為什麼會有延綿不斷的射擊?」前田綱紀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難道傳言是真的?可是……要退嗎?」

「不能退!退了,就前功盡棄了1前田綱紀咬咬牙:「不信他們擋得住十數萬的日本武士!我們不是那些沒勇氣的朝鮮人,我們是大日本帝國的武士。」

「為了勝利。哪怕死亡,也必須毫不留念的死,毫不顧忌的死,毫不猶豫的死!武士們,告訴我,你們的精神是不是假貨?」前田綱紀大聲高呼。

他決心給明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日本人里不是那些沒卵子的朝鮮棒子,只要一個衝鋒就能擊潰戰鬥意志。在武士道精神的熏陶之下,日本武士並不乏決死進攻的人。

甚至,在日本文化里,死並不是一個恐懼的事情。相反,他們對死亡會很坦然,甚至很驕傲。

在颱風地震災難多發的國度里,死亡是時常的事情。生死坦然就成了一種尋常之事。

「等著吧,很快……尾張藩、土佐藩、日向藩……無數軍隊就會從背後繞襲!只有兩千人,擋住一面又如何?」前田綱紀咬著牙,決心打贏之後一定要將斬獲獨佔,才能彌補自己血虧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