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八章:決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決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你還活著……」阿部重次看著眼前的偉男子,譏諷道:「不僅活著,還當了一條明狗。成了明人亂我日本的走狗1

「不用喊了,既然到了眼前這一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還有什麼可爭辯的?」比起冷嘲熱諷的阿部重次,在他身邊的酒井忠勝反而平靜許多。

「一杯毒酒,要我命。三代侍奉,卻只因為窺探了德川家光不過五年元壽就要死……既不信任大臣,又如此刻薄對待。諸君,人心都是肉長的。中華有一句話說得好,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既然德川家光非我死不可,非薄待我不可,那我也只有讓德川家光去死了……」阿部重次眼前的偉男子輕輕地笑著,昂首挺胸,前所未有地感覺舒暢。

憋了幾十年的惡氣,終於可以宣洩了。

這個感覺,比起腹瀉后尋到茅廁還要舒暢。

這裡是江戶城的北城門樓,里裡外外已經被幕府的直屬軍隊掌控。

原本,這裡統領的是德川家光的親信大臣,如酒井忠勝、阿部重次。甚至就連阿部忠秋,因為有親明的嫌疑,以至於被排除在這裡,被打發走了負責後勤之事。

顯然,這裡是眼下德川家光最重視的地方了,也是他最為依仗之處。

因為,這裡有著全部的幕府直屬軍隊。

德川家光號稱幕府有旗本八萬騎,以彰顯自己實力強大。八萬騎兵當然是不可能的,幕府維持的常備軍可沒有那麼龐大,幕府可沒有那麼多財力。

雖然有點誇張,但幕府直屬軍隊的戰鬥力的確是不俗。這支常備軍有旗本5200餘人、御家人19300餘人,合計22600餘人。如果再加上他們身邊的扈從陪臣,注水注水一下,的確能再來幾萬人。號稱旗本八萬騎,唬唬人是沒問題的。以幕府統領全日本的力量,徵發各藩的軍役以後,也的確能夠動員出八萬人。

這樣的軍力,確保了江戶時代一直到倒幕戰爭之前,都維持了日本的統治。

現在,這兩萬餘幕府主力兵馬位於江戶城北藏著,等候著命令。

但那些御家人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方才言笑晏晏,看起來神采卓越的柳生十兵衛三嚴大人進去以後……竟然會當即擒獲阿部重次與酒井忠勝。

這兩人是兩萬兵馬的主將,也是德川家光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核心力量。

但現在,這兩萬兵馬並未進入戰場,甚至在松平信綱的掩護之下,大家都沒注意到這樣一支力量。

當然,柳生十兵衛三嚴是不會忘記的。

他不會忘記自己的仇恨,不會放棄對劍禪道場一萬三千名弟子的期望。

就在剛剛,在劍禪道場門下弟子的幫助之下,柳生十兵衛堂而皇之地走進城門,走上城牆,隨後進入城門樓,囚禁了酒井忠勝與阿部重次。

當柳生十兵衛進來以後,他們甚至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擁而入的武士堵上了嘴巴,捆住了手腳。

面對日本第一劍客,不管是誰都失去反抗的信心。

「廢話少說1阿部重次深呼吸一口氣,目光通紅,冷聲道:「你若心中還存著一點武士道的精神,就站出來,放開我,我要與你決鬥1

柳生十兵衛噗嗤地笑了一聲:「阿部重次,繼任大目付以後,你果然有了一點長進。只是,面對我柳生三代暗戰之學的精進,不覺得這是班門弄斧嗎?我明白,你是想要擺脫繩索以後,衝出屋外,喚醒你的忠誠手下,待外間將士一擁而入,將我亂斧砍死。是嗎?」

阿部重次眼神頓時為之一陣閃動,竭力壓制住心荒,阿部重次恢復了那一副譏諷的表情:「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廢話,倒是將你柳生十兵衛的心虛氣餒給道了出來。怪不得,柳生但馬守一世英名,落到你身上的時候,卻是劍禪道場最衰弱之時1

「好了,好了。既然你不肯光明正大,那我也給你一個機會好了。與我比試啊,這可真是讓人期待。就讓我檢驗一下,到底是你的腿腳快,還是我的刀快好了1柳生十兵衛悠然地說著,臉上更是一種格外嘲弄的表情,顯然已經看穿了阿部重次的打算。

阿部重次臉上陰晴不定,但柳生十兵衛的確不是小人,說要給阿部重次一個決鬥的機會,就見劍光一閃,阿部重次身上的繩索紛紛斷裂,落在地上。捏著五指,伸展拳腳,阿部重次看著地面上的繩索,又聽叮噹一聲響起,又是一把武士刀被丟在了阿部重次的身前。

「是我的刀……」阿部重次拿起自己的刀,看向柳生十兵衛,目光複雜。

無疑,眼前的人是一名正直的武士。言必信,行必果。

「但是……你會後悔的1想打這裡,阿部重次緊握著柳生十兵衛,做好了決鬥的準備。

柳生十兵衛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卻並沒有如何鄭重對待。雖然說是決鬥,但其實也太欺負人了。阿部重次眼下四十九歲,雖然看起來還在壯年,但武力值已經不可逆轉地下降。

面對時光這個生命共同的敵人,體力、反應能力等各方面的戰鬥力都不可避免地衰落。更何況阿部重次可不是劍客專精,伴隨著年歲漸長,他需要投入到更多的時間在政務處理上。哪裡會如柳生十兵衛一樣,每日依舊不曾荒廢武藝?

果不其然,柳生十兵衛哪怕顯得有些驕兵,卻依舊讓阿部重次露出了無限認真甚至緊張的表情。

阿部重次緊握著手中的倭刀,凝望著柳生十兵衛,他即將出招了。

柳生十兵衛依舊顯得懶懶散散的,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猛然間,阿部重次身形一擰,起步加速,隨後銀光一閃。

柳生十兵衛微微閉上了眼,後退了一步,隨後伸手一抓,武士刀落入了柳生十兵衛的手中。

而此刻,阿部重次已經沖向窗檯,竟然朝著城牆后直愣愣地沖了出去。

這是要跳樓啊!

但阿部重次果然是有武藝基礎的,只見他不知從哪裡抽出一把小刀,又在城牆上左瞪又抓地抵消著衝擊力。

饒是如此,落地以後的阿部重次已然吐了一口鮮血,看起來受傷不輕。

這時,越來越多的武士圍了過來。

見此,阿部重次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