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二章:日本太上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日本太上皇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切的真相都已經清晰無誤地呈現其中。

幕府直屬軍隊升起了專屬於大明的日月龍旗意味著什麼,不用人多說,所有人都已經立刻瞭然。

德川家光的依仗,德川義直的恐懼,此刻都已經無從談起。

這支軍隊已經被朱慈烺收入手中,成了為大明徵戰的神兵利器。

與此同時,原本駐紮在橫濱的兩個團也同樣在各個角落裡出現。甚至,朱慈烺沒有刻意安排過,也看到了江戶城中無數大明移民紛紛拿起武器,自發地前來護衛朱慈烺。

四面八方的援軍緩緩進入江戶大校場,德川義直也好,黑田忠之等人也罷,面對這必死的結局,都心知已經失敗。

硬氣一些的,已經自刎倒在荒野之上。

但目前德川義直、前田綱紀、黑田忠之以及伊達忠宗等人都沒有選擇自刎。顯然,這幾個也不是有骨氣的假貨。

不管他們有沒有骨氣,他們的失敗已經是定局。

勇士們大步踏去,輕而易舉地擊潰了任何聚集在一起的叛軍。沒多久,灰頭土臉的德川義直、黑田忠之、伊達忠宗以及前田綱紀被捆綁好丟在了朱慈烺的身前。

朱慈烺對於幾個大男人的捆綁沒有什麼興緻,揮揮手,就交給了陳貞慧去定罪。

與此同時,魏雲山與柳生十兵衛三嚴也聯袂而來,齊齊行禮。

朱慈烺上前扶起兩人,朗聲道:「這一戰,多虧兩位愛卿成事。此間功勞,由朕親自審定1

而今國朝政務齊備,審定功勛自有有司負責。

朱慈烺親自審定,不僅代表著重視,也代表著會超出此前想象的規格。畢竟,恩出於上。朱慈烺既然出手,那肯定會打工大賞收攬人心。

果不其然,魏雲山與柳生十兵衛都是激動難言。

「蒙陛下不棄,罪臣才能改邪歸正,得此時機已是萬幸。臣不敢居功自傲」柳生十兵衛一連驚喜與心怯,他此前還是日本的情報頭子,搖身一變成了明國大臣,還有些不習慣。

「臣等不敢居功自傲」柳生十兵衛搶先開了口,弄成了這個謙虛的氣氛,魏雲山不想壞氣氛,也跟著說。

「哈哈,在大明,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有功不賞,難道要朕看著你們犯錯不成?行了,起來吧。這日本大好江山,也該由諸位卿家,帶領我一同閱覽了。是不是啊,德川將軍?」朱慈烺看向德川家光,笑容頗為促狹。

雖然朱慈烺這話語十分戲謔,可落在德川家光心中,卻是隱隱升起了驚喜。

「陛下罪臣」德川家光的罪臣倒是貨真價實,此刻連忙將姿態放低到雲端,說:「罪臣願意帶領陛下閱覽1

朱慈烺見此,便不再理會德川家光,而是與柳生十兵衛有說有笑了許多閑話。德川家光在一旁看著,卻是心焦無比。

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結局會是怎樣。

雖然,德川家光沒有如德川義直那樣罪大惡極地玩了叛亂。可這等陽奉陰違,設計挖坑對付朱慈烺,那也是罪不可贖的大罪。

一個不好,身家性命就要庖彩塹麓家光出門交代阿萬時的心情。

可看眼下,朱慈烺似乎有意留他一面,這就讓原本已經做好身死準備的德川家光又重新冒出了無數希望。

只不過,朱慈烺顯然沒有多大心情去搭理德川家光,而是與柳生十兵衛閑聊。朱慈烺不開口,德川家光更是找不到搭話的機會與勇氣,一下子氣氛頗為僵硬。

眼下戰場正在收尾,一個個俘虜被押解回去。

雖然押解的人手還是以幕府旗本為主,但朱慈烺卻清楚,在魏雲山與柳生十兵衛的聯合之下,那些沒有戰隊到大明身上的幕府武士早已被處理乾淨。

一番動亂,此刻江戶的權力已經落入了大明的手中。

雖然江戶大校場依舊還是有些亂糟糟,兵荒馬亂后的殘破,可朱慈烺這邊,已然是一片熱鬧。

朱慈烺在柳生十兵衛的介紹下,一個個認一下幕府將領的名字,隨後一一握手過去,點頭致意。

這麼一輪結束以後,所有將領都是一副與有榮焉,恨不得當即為朱慈烺赴湯蹈火的表情。

德川家光見了,更加吃味了。

他也認識這些將領,更是知道其中不少就是劍禪道場門下子弟。阿部重次擔任大目付以後,這些人不少被悄悄調整了職位。

但現在,這些人一下子都抖起來了。

只不過,他已經再也看不到一個親信了。他已經失去了軍權的掌控能力。

德川家光能活著,那是朱慈烺別有安排。可那些掌握軍權又不靠攏大明的,此刻八成已經死於非命

心神恍惚之中,朱慈烺已經入城。

因為叛亂進行得非常倉促,又結束得非常迅速。於是,朱慈烺下午入城的時候,全城都彷彿在歡迎一個參加完相撲的勝利者一樣。

不僅那些心憂朱慈烺安慰的明國移民,漢家後裔擠在道路兩旁,熱烈歡呼。

就是那些日本士民,見了大明軍隊與幕府艦隊兵強馬壯,雄赳赳氣揚揚,也是一陣陣喝彩。

「這怎是一個服從強者的國度氨朱慈烺心中喃喃地說了幾聲,隨後信步繼續入內。

他要前往的,是江戶幕府官郟

幕府官邸門口,悄然間蒙上了一層紅布。

紅布之下,是陳漸鴻正在左右踱著步子等候。

忽然,地面一陣輕輕顫抖,陳漸鴻急忙看向方向,果不其然,朱慈烺已經來了。

陳漸鴻連忙疾步走去,恭迎皇帝聖駕。

一番見禮,朱慈烺看向了幕府官邸旁邊的這塊牌子。

這時,阿部忠秋腳步沉重地走了出來。

他的身後,整個幕府上下全部官員都是列隊等候。

自從知道自己已經領了這麼一個命令以後,阿部忠秋就明白自己與這一回設計埋伏無關了。往好里說,這是德川家光保護阿部忠秋。往壞里說,是阿部忠秋也不被信任

讓阿部忠秋心中酸甜苦辣湧上心頭的是德川家光的計劃失敗了。

如此一來,反而讓阿部忠秋的地位騰騰騰地上漲。

畢竟,他此刻已經是事實上總領幕府全部事務的老中,也是唯一還可以自由活動的幕府高官。

「罪臣拜見陛下」阿部忠秋踉蹌地見禮。

朱慈烺自然是扶起這個好不容易養成的親明派。不比這會兒阿部忠秋身後那幫子見風使舵之輩,這一位可是親自去過京師,對中華文明心生傾慕的主兒。培養出這一位帶路黨可實在不容易。

「卿家何罪之有?起來吧。往後吶,這幕府衙門裡,有的是你忙活的嘍。」朱慈烺說完,大步走去,走到了紅綢布前,隨後大力掀開。

嘩啦啦

紅綢落下,裡面的東西終於可以讓人看清楚了。那是一塊又一塊的牌匾,

「大明帝國駐日本大使館」

「中華同盟駐日本辦事處」

「中華同盟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駐日本分部」

「大明帝國日本徵夷大將軍府」

一個又一個牌匾,霎時引人矚目。

而這其間所蘊含的信息量,更是讓無數人議論紛紛,驚嘆連連。

「大使館往後要在幕府官邸里辦公了?這官邸本來就狹小,往後可怎生是好?」

「還用看么,眼下大明強盛,自然是不礙事的人都搬出去,給大使館騰空地方了。況且,這一起辦公只是表象呀往後,王夫之過問幕府軍政要務可就方便了。而且,還不止一塊牌匾呢。這四塊牌匾,一個比一個都是要將這天地換個顏色啊1

「真是變天了將軍在那,可是一句話都不敢說老中大人也是一副認命的表情」

「誰讓大明強兵戰無不利,攻無不克呢?十數萬叛軍被兩千明軍擊敗,這般大勝,誰敢道一個不字?」

「哎呀,說說看。若是我們上述大皇帝陛下,往後就在江戶駐軍兩千如何?每年幕府撥付幾百萬石祿米出去養了幾十萬兵,一個個不頂用,還不如請兩千明軍呢」

「對了,幾位兄台,那最後一個,大明帝國日本徵夷大將軍府是個什麼情況還有,天皇怎麼也來了」

一名路人問出最後一個問題以後,場面卻忽然間冷場了。

不僅是這路人的問題問得尷尬,更是這會兒,后水尾天皇政仁的出現,讓氣氛更加顯得尷尬起來。

政仁看著最後那一塊牌匾,目光一陣發紅,隨後麵皮又是騰地泛白了起來。

德川家光的職位是征夷大將軍。

但這個征夷大將軍可是有歷史的,是為大和朝廷為對抗蝦夷族所設立的臨時的高級軍官職位,本應於停戰時即功成身退。只不過後來一直沿襲下來,最終到了江戶幕府時期,成了事實上執掌日本軍政事務的衙門。幕府將軍也事實上成了日本的領導人,世襲罔替。

但是,無論如何,這個征夷大將軍是天皇的下屬。

可現在,朱慈烺卻掛上了一個大明帝國日本徵夷大將軍府的牌匾,那代表什麼?

代表著從今往後,征夷大將軍聽命大明帝國了!

也許,政仁可以強撐著說。這只是朱慈烺又給德川家光一個官兒做罷了。原來的征夷大將軍還是在的。德川家光只是一個人擔任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職務罷了。

但眼下

軍權盡在明人手中,德川家光只要不是瞎了腦殘了,就定然明白他要聽誰的話,想當誰的大將軍。

「臣叩謝吾皇天恩1果不其然,德川家光反應很快,當即跪在在地。

「本來么,想這一回事情弄完,就把這個新的任命下達下去。沒想到,竟然出了這麼一個亂子」朱慈烺幽幽地看了德川家光一眼。

這一眼看過去,登時就讓德川家光遍體深寒。

「陛下罪臣知罪不敢覬覦此位,只求容罪臣稟告,推舉一人1德川家光面色發白,強撐著力氣說話。甚至,剛剛說完,他就猛烈地咳嗽了起來,用袖子捂著,甚至可以看到有血沫飛出。

朱慈烺見此,也想起來德川家光沒幾年好活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得了什麼病,年紀輕輕就要掛掉

「說吧。」對一個將死之人,朱慈烺也沒什麼好置氣的,態度不由軟了一些。

德川家光連忙起身,道:「罪臣舉薦犬子德川綱吉為大明日本徵夷大將軍罪臣,請辭征夷大將軍之位」

說完,德川家光跪在地上,面若死灰。另一邊,日本天皇政仁更是身形一晃,跌坐在了地上。

德川家光這等於是舉手投降了,更是將天皇一家的顏面抽的支離破碎。

意思很好理解。

德川家光辭去此前日本幕府的征夷大將軍,又舉薦自己才一歲多的兒子擔任大明日本徵夷大將軍,這是一個雙手高舉著交出權柄的舉動。

沒有人會覺得一個才一歲的傢伙能夠履行征夷大將軍的權責。那麼,如阿部忠秋這樣的重臣,如王夫之、陳漸鴻這樣的外國友人,自然可以為日本軍政事務治理出手相助。

同樣,這也意味著往後日本一應軍政事務,事實上已經是服從明人的意志了。

只不過,眼下還依舊殘留了一個日本國。

假以時日,當大明第二個百萬冊,第三個百萬冊無數大明教科書教育兩代人以後,還能記得日本國這回事的人將屈指可數。

「朕,允了。」朱慈烺直接答應了德川家光的兩個請求,一點都不照顧一下政仁心中苦澀堆滿的心情。

一六四七年九月七日。

在中華同盟駐日辦事處與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日本分部的指揮協調下,代號為櫻花守護的演習在京都重新舉行。

新建成的中華同盟日本第八軍作為藍方與駐日第三軍第十三師作為紅方進行了前膛槍與後膛槍的攻防演練。

櫻花守護演習以紅方大獲全勝落幕。

同時,新的幕府增加了一位新的職務,顧問委員會。無一例外,這裡都是與幕府一同辦公的明國官員:王夫之、陳漸鴻。除此外,鄭成功與李岩也是赫然列入大名。

酒井忠勝「病休」,阿部重次畏罪自殺。阿部忠秋登任大老之位。

朱慈烺依舊在日本遊山玩水,但誰都知道大明皇帝陛下是名副其實的日本太上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