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章:天下不一樣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天下不一樣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瀛台里,朱慈烺打發走了幾個弟弟。

朱由檢卻是感嘆:「這就定下來了?」

「定下來了。」朱慈烺說:「雖然是大事,但其實也是收割果子。這幾個地方,本來是幕府要自己收掉的。朕想了想,還不如分封給自家人來得好。」

「朕是覺得,這麼一樁大事」朱由檢在朝時,想要做一件事可是挺難的。更別說分封這等大事,指不定朝堂會有多少非議。

但朱慈烺顯然對此輕描淡寫。

「父皇,天下不一樣了。」朱慈烺輕聲說。

朱由檢明白,這不是他治下的天下了。他與這個兒子全然不一樣。朱由檢的天下是從木匠皇帝手裡繼承來的。

但朱慈烺的天下,是自己打下來了。

從他出宮以後,一切都是自己掙出來的。朱慈烺的軍隊是自己的,班子也是自己一把手帶出來的。這意味著,哪怕朝中那些言官怎麼說,都壓不住他的意志執行政令。

更別提朝廷已經被朱慈烺一次又一次的大勝壓服。

朱由檢只是感慨了一下,並沒有別的意思。與朱慈烺說了一些閑話,也就撤了。

朝廷啟動分封,這是國家大事。內外都很震驚,也很提氣。

分封到外國去,這是長臉面的事情。當然,對於三名皇子而言,這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朱慈烺固然打下了雄厚的基礎,可幾個十來歲的少年能不能駕馭得住,這是個問題。

閑談之餘,另一個問題也浮現在了水面。

「朝廷要分封了。」

這樣一道留言如颶風一樣,迅速席捲在了京師。

分封三個皇子,這似乎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伴隨著越來越多的船隊抵達了南洋,更廣闊的世界也落到了大明京師眾人的眼中。

與此同時,分封皇子為郡王也讓許多人想起來一樁事。

皇帝陛下近年分封的功臣不多呢。

京師權貴犬子一下子又熱鬧了起來。無數人都意識,朝廷打算分封了。這意味著此前以軍功獲得封賞的將領們都可能再次收到追封。

朱慈烺一連在京中忙碌了許久,也是忙活著這些事情。

他的確是想多分封幾個諸侯出去。而目標,朱慈烺已經選好。就在東南亞,只不過,這些東西顯然得一步一步來。

將政務都清理了一遍以後,朱慈烺的關注點落在了柳如是的那個檢舉之上。

支持開辦工坊,鼓勵資本主義發展,這是歷史之大勢。更何況朱慈烺自己就帶頭干。他很清楚這對社會的發展。

但同樣,資本是一頭巨獸。他固然可以吞吃著營養茁壯成長,讓國家強大。但同樣,他也可能飢不擇食,讓百姓淪為資本的血肉。

在輕視技術,幾乎沒有科研概念的大明。指望資本家醉心技術降低成本是很難指望的,他們更熟練的是如何剝削工人。

壓低工人的薪資來壓低成本,甚至使用童工。

朱慈烺敲著桌子,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被柳如是說的意動了。只是,具體如何,他還得了解清楚才能再作打算。

這不是簡單下幾個命令就可以解決的,作為皇帝,他的目光更加幽深,想的長遠。

谷科望了一眼身後的京營大營,吐出了一口氣:「三年了呀。」

三年,到了義務兵退伍的時間了。回想著往事,谷科心中依舊眼眶有點濕潤。昨天營里放了假,許多交好的袍澤戰友一起給谷科送行,一場大醉,三年軍旅生涯走上了結尾。

從後勤處里拿了退伍安置費五十元,又辦理了一應退伍手續,谷科拿到了那張退伍安置推薦信。

上面蓋著第二軍樞秘處的大印,代表著第二軍對退伍老兵的關注與支持。

這是國朝新例,不讓老兵們流血流汗又流淚。每一個退伍老兵退伍之後,都會寫一封推薦信,安置出一份職司。

以而今樞密院的執行力,老兵們安置的結果大多不壞。

谷科妥帖地收好了書信,回到了老家。

他的家位於大興縣盧溝橋鎮黃家村。進了村口就見到了老娘激動的表情。

「回來啦?當兵回來啦?好哇,打熬了一副好身板。平平安安回來了,那就都號1老娘很激動,拉著谷科進了村,叨叨絮絮地說起了最近身邊的事情。

都是些家長里短的小事,但谷科聽了卻覺得很舒心,很平安。

「三年前的時候,我說要送你去當兵。隔壁的四嫂子還說我豬油蒙了眼,谷家就剩這麼一個獨娃竟然要拿去當兵?可三嫂子也不想想,當初要不是萬歲爺平了賊,這京畿左近的,哪兒還有活路?要不是萬歲爺分的地,別說順天府里置辦家業,咱們都還是沿著黃河當流民呢」

「做人不能不講道理,不報恩。忠君報國當兵打仗,這就是報恩。要我說,萬歲爺就是個聖君。你說說,三年前四嫂子還笑我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可現在,年年鎮公所給咱家送米糧。你爹一人耕了二十畝地,一天徭役沒出過。為啥,咱家谷科當了兵1

「現在過得就是好呀,村裡也沒有大戶欺咱們小莊戶人家。有什麼官司,直接找村裡的派出警,也不用受衙門裡的皂隸欺。聽說那派出警黃警官也是當兵出身呢,他說進了軍營,人人都能會識字,這是不是真的?」

「娘,是真的。」谷科一路上聽著老娘碎嘴地說著,心裡一片溫情,只不過老娘說話速度快,好多話他都叉插不上話。唯獨到了讀書上,谷科一下子有了精神:「娘,孩兒我還在營里擔任過文書呢。營官退伍的時候也和孩兒說,以後不能忘了讀書識字。考軍校,讀大學堂,當兵都有加分。咱是三年老兵,能多加好多分呢。」

「哎呀,軍校大學堂,那些都是文曲星武曲星去的地方。當了三年兵,學了本事回來,娘就滿足了。得趕緊給你尋一門親事,家裡這些年攢了你的娶親本,再尋個媒婆給你仔細說說,不能再耽誤了。」

「這倒是不用娘擔心,軍里給孩兒尋了一門差事,過些天咱家也算吃皇糧的了。到時候,就是媒婆踏破咱們家門檻嘍」

一路說著碎話,谷科回到了家,卻見家裡果然不一樣了。

他們本來是淮北的流民,天下大亂之際,跟著闖軍四散亂跑,最終流落到了京畿一帶。

流民軍到了哪裡,哪裡就被打得一團殘破。這固然讓鄉間凋零,卻也讓朝廷收攏了一大堆無主之地。有了地,朝廷終於可以干一件堪稱穩固國本的大事。

提起國本,很多人會想起立儲。對於小民百姓而言,卻是土地。

朝堂有了大量空缺的土地,就終於可以干一件點擊了漢唐偉業的大事:授田。

谷科就這麼獲得了二十畝地,這二十畝其中有十畝是直接給他們的,還有十畝是谷科當兵以後作為軍屬附贈的。不過,這十畝不能賣,得耕種十年以後才能算他們完整的私產。

授田完畢,大明立刻穩住了民間的基本盤。

一時間,許多良家子都踴躍參軍。

谷科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進了第運氣好,還是個技術兵種,上熱氣球,翱翔九天。

腦海里想著往事,對比著而今村裡的模樣,卻是感覺大為不一樣。

路往常好走了,一路走過去,還發現了一條水渠。這是過去不敢想象的事情。沒有一縣老父母集合全縣之力,是干不好水利工程的。但聽老娘說,鎮公所趁著農閑,出資買了一批水泥修築了一共三條水渠。

進了黃家村,一路遇到了熟人,打著招呼,老娘一路都說谷科當兵回來了,在鎮公所分配完了就是吃皇糧的,得瑟得不行。

谷科摸著鼻子,不好意思地低著頭。他是被分配到了鎮公所,約莫是警察的幹活。不過他有些不甘心,他的筆杆子是不錯的。

但光是一個警察已經足夠惹人羨慕了。

國朝改制,皂隸不再是下九流的勾當,也可以當官,也可以科舉。自然,新設的警察署里當警員就成了人人覺得體面的工作。這畢竟是個吃皇糧的,不管水旱蝗災,朝廷都不會短缺了他們那一份糧。

再說,退伍安置的警員是有編製的,可不是臨時工呢。

對於莊戶人來說,這已經是脫離階層的飛躍了。

不過村裡的日子的確是好過許多,一路走過去,家家戶戶蓋了新房。

這是日子紅火的象徵。

到了傍晚的時候,谷老爹也回來了,一家三口並著兩個小姑娘吃飯。谷科退伍回家,老娘特地買了一斤酒,多做了三個肉菜,兩個小姑娘吃得開心,谷老爹笑呵呵地看著,前所未有的滿足。

這時,門外卻敲響了大門。

谷老爹感覺很意外,推開門一看,卻發現是村裡的大戶黃老爺。

黃老爺眯著眼睛,見人就帶著笑,身後一個僕人提著一個褐色的小木盒,看分量還挺沉。

谷老爹見了這場面認出了對方是要送禮,他只是個莊戶人心慌了,站起身,話也有點哆嗦:「黃老爺,您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都是鄉里鄉親,拜訪拜訪,就怕谷老弟嫌棄呀。」黃老爺笑呵呵地,徑直入內。

谷科他娘倒是機靈一些,捅了一下谷科,笑道:「早上就聽著喜鵲叫,沒想到是應了這兒,黃老爺您請進,哎呀,來就來還帶什麼東西。」

谷科也是茫然,這個黃老爺他在家書里聽到提及過。無他,因為爹娘不識字,書信是黃老爺家裡帳房幫忙寫的。

只是,黃老爺是村裡大戶,良田千畝,更厲害的是他開著一家三個磨坊一個紡織工坊,是整個盧溝橋鎮里排前的大戶。兩家完全扯不上關係,卻不知他怎麼尋到這裡了?

「這就是令郎谷科了吧?」黃老爺來得很直接,笑呵呵地看著谷科,點了點頭道:「果然是一表人才。」

谷老爹是個悶葫蘆,典型的莊戶人,嘿笑著說不出話。

谷科從軍營里出來,見慣了大人物。作為飛行兵,他經常見到各路高級軍官,現在的場景倒是應付得來,拱手說:「黃老爺抬愛了。只是無功不受祿,這禮,小子不敢收。」

老娘雖然收下了,卻還是忍痛送了回去。

黃老爺眼裡閃過一絲異色,嘆道:「不知谷朋友對工坊如何看待?」

這就是拿谷科當同輩人說話了。

見此,谷科沉吟稍許,說:「我朝甲兵之利,多賴於工坊之助。若是工商本末頁之事,咱們小民是置喙不上的。」

「軍中果然是鍛煉英才之處埃」黃老爺一鼓掌,贊道:「能說出這等話,不愧是軍中英豪。」

「黃老爺過獎了,軍中如我輩中人,如過江之鯽。」谷科應付著,一臉疑惑。禮下於人必有所求,但他想不到自己一個小退伍兵能幫得到對方什麼。

黃老爺這會兒終於不再繼續打啞謎,而是直接開口,沉聲說:「開辦工坊,這是利國利民之舉。比起田地出產,一縣工坊稅收,倍于田稅。一縣新增一處工坊,則平均能有十戶百姓得一安身立命之處,月月有薪酬,不復躬耕田野之辛苦。然則此等利國利民之舉,卻是近來多有攻訐之輩。眼下,京師非議滔滔已經波及到此間鄉野了。」

聽完黃老爺所言,谷科明白了。

這是要搞輿論戰。谷科在軍中也曾經寫過誇耀武功的文章寄去報社,這既是他自己喜愛,也是軍中將官指使。但他相信,這些**之事黃老爺不會知曉。

定然有隱情。

谷科點頭,卻不多說。

見此,黃老爺又遞出一個信封,低聲說:「聽聞鎮上來了一員編修,在鎮公所里選人調查。那編修端的是厲害,不選老人,專門調集了最近退伍安置的新叮據聞,咱們黃家村也是在目標之中。三日後,谷科賢弟報道之事就拜託了」

谷科掂量了一下,想了想,點了點頭。

他感覺到自己的虛榮心無限膨脹了起來。而且,他也的確很認可工坊。若非是京師軍械工坊,何來那麼多神兵利械?更何況,皇帝陛下一向是支持工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