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章:黃宗羲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黃宗羲出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公孫藝的麵皮抽搐了一下,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縣衙當然不可能放五百多人進去。真要來了五百多人進縣衙,別人還只當這裡被暴民攻陷了呢!

只是,縣衙竟然受理了。

他們不應該是已經被權貴們收買了嗎?為什麼直接就這麼受理了?而且,看起來外間的這些人也並不是因為縣衙蠻橫阻攔而流落在外,而是簡單的排隊等候。顯然,縣衙透露出來的口風是也會接受這一批人冤情的受理呢。

縣衙這是怎麼了?

這還是那個衙門口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的衙門嗎?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自己可不是被工人圍攻報官的資本家,自己是為民請願,伸張正義的士子啊!正派的士子啊!

這麼想著,他高興了起來:「如此,那我們來的這正是時候啊1

黃九目光一亮,心道:免費的勞動力來了!

「先生願意助我等嗎?青天大老爺礙…老天開眼,來了青天大老爺礙…」黃九當即噗通地跪下,一陣子齜牙。他真是無所謂男兒膝下有黃金,對付這些麵皮薄的士子,這麼干顯然有奇效。

當然,若是換往年那王朝末世,一切冷漠的時光,那是決計不行的。

只不過碰上這些崇仁書院里的舊黨青年,自然是大有奇效。

「老伯快快請起。」公孫藝果然慌了,他連忙過去扶住,心道:定然是有極大冤情,才會讓這些形貌凄苦的老百姓不得不走上這一條絕路埃

黃九半推半就地起了身,成功地將這一波崇仁書院的秀才們忙活了起來。事情卻也簡單,就是寫訴狀罷了。

只不過一來人數眾多,而來事務繁雜,公孫藝身邊哪怕有四個伴當都會寫字,卻依舊感覺頭大。因為,人數實在太多了。

原本還覺得縣衙可能是拖延計策的公孫藝也不由地承認,這所謂的拖延級應當不是了。無他,寫訴狀都這麼麻煩,真要審理起來,那還不得廢上天大的功夫?

公孫藝自己應付著一干工人們的期盼,不得不進了縣衙,收了縣令林鵬提供的屋舍,盡心地寫起了無數工人們的訴狀。

他雖然迅速分門別類地將各個大體一致,情況相似的訴狀歸類起來,但事情的複雜與龐大依舊超出想象。公孫藝自己是走不開,但他卻很聰明迅速喊了手底下一個伴當去喊崇仁書院的救兵……

……

縣衙里,轟轟烈烈地來了好些士子忙活著工人們的訴狀。

這時,位於京師東面澄清坊的一個五層高樓的頂樓里,身著清涼唐裝的侍女們迎接著一個個客人們入內。

今日的四海閣格外熱鬧,這個不對外開放的私人會所里盡皆是京師跺一腳抖三抖的人物。自然,也是大多涉及到了京師東北工人暴亂的那些幕後大佬們。

沈萬重搖了搖頭,謝絕了眾人勸自己坐上首座的意思,拱手側身一讓,請眼前一個相貌堂堂,舉止不俗的男子上佐:「黃社長,您雖然不是工坊主,但大家都明白今日的會議,只有您坐上首座,將大伙兒團結在一起,我們才能渡過難關。您有心出手,可別再為難沈某了。」

被沈萬重請到上座的赫然就是黃宗羲。

黃宗羲乃是中華社的社長,與陳子龍一起,一明一暗,控制著天下輿論。

當然,中華社雖然號稱是大多數報社的信息來源大頭。但中華社的盈利能力是十分堪憂的,這年頭可沒有風險投資,哪怕你這個故事講得再好,再有前景,沒有現金一樣要抓瞎。

但中華社並沒有半路夭折,而是發展得越來越大,儼然觸角已經深入到全國各地。這樣的龐大組織不僅證明了中華社這樣一個組織的旺盛生命力,也同樣證明了這一代當家人黃宗羲的能力。

至於中華社的資金來源,只要仔細想一想黃宗羲的身份就能猜到。顯然,是恆信商行在輸血。

黃宗羲這一回插手工人暴亂之事,顯然就是源於幕後的恆信商行所邀。

無他,京師諸多工坊,大多數在微末之時就有恆信錢莊的借款或者投資。京師之所以能突破重農抑商的氛圍成長出眾多的工坊,除了工坊的確賺錢以外,便是因為有恆信商行的扶持,貸款,乃至投資。讓大多數人拿到了啟動資金。

現在,在座的一干大佬們工坊遇到暴亂之事,停工停產,更得組織人馬準備鎮壓,可謂是損失慘重。一來,沒有生產,此前的訂單就不得不違約,光是違約金就得賠掉很多人的急需。其次,如果不能妥善解決此事,朝堂一旦板子打在他們身上,可真就是要家破人亡了。

「如此,我就恭謹不如從命了。」黃宗羲完,目光一掃在常

大多都是些老熟人,畢竟規模大的也就那幾個。架子煤礦的東家歐平,龍山紡織工坊的東家魏忠銀、張氏麵粉工坊的東家張才貴。還有黃福文以及前來助陣的馬武。

「黃社長,縣衙的消息如何處理?關係疏通的,都盡量疏通了。可那該死的林鵬軟硬不吃,連人都不見,我托請到了府尹汪喬年汪大人那裡都好歹拿了一個回話,可那林鵬卻死活不搭理我們。這可真是……」歐平面有不忿。

「汪喬年是應了我們,可又如何?人家的是,府衙一定會秉公執法,定然不讓委屈一個好人,放走一個壞人。瞧瞧,這話還不如不呢。」黃福文聽了這話就是不斷搖頭。

「軍中的袍澤在想辦法見陛下,只是,陳將軍攔住了這事。這會兒見陛下,除了浪費一個時機以外毫無意義。陛下不會在未明朗之前插手的。不好,反而會引火燒身。」馬武也丟出了一個壞消息。

屋內頓時靜謐了些許,所有目光都落在了黃宗羲的身上。

這位黃宗羲可就是朱慈烺的從龍之臣埃只是,黃宗羲無意官場,反而對經世致用的學問很感興趣,不僅自己著書立轉,也還有中華社這樣一個可以實踐胸中報復的機會握在手中。

「尋陛下,怎麼?當陛下是聾子么,哼。死了三十七個人,就配了不到三百兩銀子,也虧的出口。」黃宗羲突然翻臉狠話,大家都有點措手不及。

沈萬重面色漲紅,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忍受。

苛待工人,這是這裡所有人都繞不開的原罪。

「倒是京西那些工坊,聽最近飯也好吃了,住也好住了。就連……工坊里的銀錢,都漲了三成。」黃福文藉機岔開話頭,讓氣氛轉暖一些。

黃宗羲不是來發火的,他很快就挪開了話題,輕聲吐出一口氣:「諸君,要我,京西那些同行到底是比你們腦子明白,轉的清楚。這些事情,胡亂猜想是沒用的。光想著怎麼找關係,光想著怎麼壓下去事情,那都是舍本取末,沒有找到根子上。」

「黃社長是要尋治根之法?」馬武很感興趣,他是對老友,對退伍的袍澤兄弟關心,可不是一身銅臭,想要省錢賺錢:「比如,漲工資?」

一提漲工資,還沒等馬武與黃宗羲開口,在場就怨聲載道下來。

「這可真是難。這也並非是我等不願意漲,不是我等真是要錢不要命的人。只是,這個關口漲工資,卻是被要挾了。此例不可開,此風不可長。一旦有一必定有二有三。到時候,天下工坊之業,定然毀於一旦1

「沒錯!當初農閑之事,多少人巴巴地各處請託,想要尋一個差事掙錢。我當初給的銀子便是比平常高,是我張某人照看鄉鄰的好意。哪怕後來京師尋做工的外鄉人越來越多,我也未有主動開革過一人。我誠心待人,卻要因此水峪溝鬧一鬧,我還要漲工資。豈有此理?」

「非是我等刻薄,實在是此事絕非良機礙…」

……

眾人議論紛紛,都是不斷嘆氣,無數的顧慮。

「諸君,先讓黃社長罷。我想,以黃社長高才,漲工資這樣簡單的手段是看不上的。」沈萬重剛剛一直沒話,這會兒等大家漸漸冷靜了下來,一開口就露出了自己的水平。

黃宗羲微微一笑,沒有去管沈萬重給自己戴高帽的事情,開口:「我先透露一個風聲。戶部已經敲定了,秋收之後,就將開始大明第一次人口統計行動。在這個人口統計行動里,會將大明全國各地的人口情況進行一個統計。」

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黃宗羲為何突然歪樓。

黃宗羲不為所動,繼續:「順天府作為京畿所在,也會在梳理完人口以後,定下下一個季度的施政目標。至於大體期望,不外乎是安居樂業而已。安居樂業,核心就是就業。在外來人口不斷衝擊的現狀之下,不少本鄉百姓報官反抗,也定然很快會藉助這一輪人口統計被承報上去。這時,我希望各位同仁們能夠下令:各自工坊將招募最低不少於一半人數的順天府工人,隨後聯名上書朝廷,申明所有順天府籍貫工人,即將享受最低不低於每月一銀元一月的工資。」

沈萬重目光放亮,黃福文念念有詞,馬武看著黃宗羲,無限感慨。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戰亂之後,無數人才齊齊湧現。這黃宗羲思路之敏銳,手段之高決,真是讓人不服不行。

很簡單,這是工坊主們在向朝堂示好。朝著工人服軟,資本家們拉不下這個臉,也不敢開這個先河。但給朝堂下跪,對於商人而言實在是太駕輕就熟了。許多商人自己根本就沒有經商的本事,之所以能賺錢,完全就是因為靠了官府的關係,拿到了一些特權與便利。

總而言之,朝著官府賣好,商人們十分接受。

而且,這也的確是緩解了大多數工人們的憤慨。雖然,不管是最低招募京戶人口還是一塊一銀元的最低工資都能讓他們打土豪,分元寶,但這是一個保障。保障了本土居民的權益。

「有了這樣一個由頭,不管是順天府還是縣衙,都會大大傾斜向我們。」沈萬重著,又道:「他們一定會傾斜向我們!有我們這等公忠體國的商人在,如何不比那些只會低買高賣的奸商要好?倒了我們,到時候吃虧的還是順天府。一萬多個就業機會啊,一萬戶百姓安居樂業的希望埃如果我們倒了,整個京師不知道有多少工坊會破產,連鎖倒閉之後,汪喬年未來三年的政績都不要再指望1

「沒錯,這才是找關係的真正精髓啊1歐平感慨:「我等上書此事之後,再要請託,可就方便太多了……」

「只不過,報官之事要如何解決?」一直以來不太開口的張才貴憂心忡忡:「畢竟,那麼多人……京師輿論定然會壓下來。聽,舊黨已經插手進去了。」

「我與新黨大佬有舊,不定……」魏忠銀著,期期艾艾地看向沈萬重。

顯然,他們是想找新東林黨的路子。

只是,沈萬重緩緩搖頭:「不可。絕不能用黨爭的法子去做,哪怕陛下不出手,試想,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誰扛得住那等損失?這法子不行。」

魏忠銀嘆了口氣。大家的目光又落在了黃宗羲的身上。

見識了黃宗羲剛剛的辦法以後,大家潛意識裡都覺得,不管現狀再如何艱難,黃宗羲都能有辦法破局解決。

黃宗羲捋了捋頭髮,坐正了身子。眾人見此,都是有些下意識地整理了一下衣冠與坐姿。

「放心吧,上百家工坊上萬工人鳴冤報案,這不是大興縣衙能審理的。也不是順天府,不是刑部,甚至不是內閣能處利們一定會層層上奏,最終落到陛下的案頭上。」黃宗羲看著大家恐懼的眼神,心中不屑,還是耐著性子:「到最後,定性成一個勞資糾紛即可。只要不是商比工反……你們的家業,就不會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