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二章:朝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朝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出現在宮中的女子很少,縱然有臣子的夫人入宮為皇后問安,也很少出現在西苑這種皇帝陛下辦公的地方。

甚至,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西苑這邊都是男人的天下,幾乎見不到女人。直到後來朱慈烺改動了宮廷的架構,又有了宮女擔任文員。

但張張看著眼前這個女子十分清楚,這絕不是宮女。

宮女們雖然許多都蒙皇家恩典認得字,卻都是不會有這等出塵出眾的氣質。這非得是史書文卷堆里泡著,錦衣玉食地寵著,往來無白丁的環境熏陶著才能出來的女子。

事實上,柳如是也的確是名妓里的異類。如果柳如是到後世的美國,想要競選總統的氣質都是足夠。這是一個明星,也是一個天生具有政治嗅覺與政治敏感的政治明星。

張張前去見禮,翻出了宮中留存的檔案,核對了柳如是手中的腰牌。雖然宮中已經有了兩輪核驗,但張張依舊不敢掉以輕心。她更有些想要滿足一下自己的那番趣味。

眼前這樣特別的女子,究竟是誰呢?

隨後,張張看到了柳如是三個字,驚訝地張開小嘴:「柳如是?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柳如是?」

「這位姐姐好生文雅的涵養,也記得辛稼軒的詞呢。」柳如是聽出了張張的親近之意,頓時走進過去,低聲說了些話。

柳如是不愧是名利場里泡出來的人物,三言兩語就讓張張親近了起來,兩人目光相對,彷彿是多年不見的好姐妹一樣。

這時,消失在眾人目光里的朱慈烺已經出現在了涵元殿里。

朱慈烺剛剛從圖書館里泡出來,他在絞盡腦汁回憶著後世的所見所聞,又將一開始穿越時記錄下來那些雜七雜八的隨筆翻了一遍,這才抽空來見柳如是。

他記得自己是給了柳如是一塊腰牌,准許她擁有一次入宮面聖的機會。

但朱慈烺顯然不會料到,這才過去了不到小半個月的時間,柳如是的出擊就彷彿一顆深水炸彈,攪動了無數人的命運,捲起的漩渦,甚至連朱慈烺都感覺格外棘手。

他就是為了解決這個漩渦,這才想要從後世的記憶里尋到一些依仗。

好在,到柳如是今天求見的時候,朱慈烺終於整理了一些眉目。這時候,他反而對柳如是的來意十分好奇。

他給的腰牌是一次性的,很多人拿到這樣的腰牌,甚至拿著當救命的護身符,根本不敢用。但其實,隔著的時間久了,你拿著腰牌固然是可以得到一聲通傳,但朱慈烺見不見你是個問題,什麼時候見你又是個問題。所以,這樣的腰牌實際上時效性很短。

但柳如是的時機卻恰的很好,在京師風波捲起,愈演愈烈的時候拿出腰牌,卡得十分巧妙。

朱慈烺的消息很靈通,甚至陳子龍與黃宗羲剛剛把話說完,匯總成文冊的報告就到了朱慈烺的身邊,被輪值的中書舍人一一念了出來。

又見到了柳如是,朱慈烺很期待她給的驚喜。

「女中豪傑來了呀。朕呢,本以為你會在善哉上當一個二當家,樂不思蜀呢。沒想到,就這麼光明正大地進了京師。怎麼,不擔心衙門會把你當作亂賊抓緊去么?這麼一個嬌滴滴的美嬌娘,那些如狼似虎的胥吏可不會憐惜呀。」朱慈烺開了個玩笑,卻體現了柳如是而今處境的艱難,堪稱是在刀鋒之上跳舞。

至少,換一個人易地而處,很難有更多一分的勇氣。

柳如是淺淺一笑,一禮說:「陛下說笑了,屬下是奉陛下之命辦事而去,誰敢為難屬下。至於在山上有些行為莽撞,還請陛下諒解,這卻也是一個極好的機會,能夠解決苛待工人的問題。我知曉陛下對工坊業的關注,絕不會容忍害群之馬,不會讓一棵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沒想到人人艷羨的美佳人卻是會說這些粗俗的俚語。」

「屬下到了民間,見了百姓,身體力行感悟世間道理,才真切明白過去許多想法過於幼稚不成熟。比如,屬下曾以為,這天下是王侯將相的天下。他們一舉一動,可以改變歷史,創造歷史。但自從我見到了工人同胞們真切地一起吃喝,一起暢談未來,一起奮鬥,一起複工。我才明白,如果給他們一個機會,偉大的歷史人物也一樣會產生其中。而他們創造的一切,不正是我曾經所不敢想象的歷史么?他們是那樣的粗俗,又是那樣的真實,那樣的有力。」

「朕在聽。」

「所以屬下願意幫他們,報官,打官司。爭一個公平正義。」

「你覺得衙門裡有公平正義么?」

「別的衙門,固然是希望寥寥的。但陛下治下的大明,屬下相信一定有。」

「正義礙…如果沒有如你所願地到來呢?」

「他只會遲到,不會缺席。」

……

隨後就是良久的沉默,兩人相顧都是沒有開口。

朱慈烺一雙眼睛不斷地看著柳如是,柳如是一開始還只當這是理念之爭,死死地回應著朱慈烺的目光,看過去。朱慈烺的目光很清澈,很純粹,夾雜著欣賞與憐惜的目光。

但當這樣對視的目光久了以後,忽然間,柳如是發現朱慈烺的目光有了點改變。

朱慈烺輕咳一聲,將目光收了起來。

柳如是彷彿想到了什麼,面頰一陣通紅,整個人如同被煮熟了的大蝦一樣,渾身熟透了一樣地紅。因為……柳如是穿的是一件傳統的士子長衫,悶熱的十月今天有些格外的熱,爭論了一陣子以後,柳如是身上出了汗,貼著長衫,一下子有點透光。

「那個,你叫張張是吧?」朱慈烺將目光落在一旁繼續整理記錄著文檔的女官,喊道。

「礙…礙…陛下,屬下見過陛下。」張張有點驚喜,不知道為什麼陛下喊起了自己。

當然,更驚喜的是陛下記得她的名字。

這說明她有特殊之處讓陛下記住了她呀。

朱慈烺當然記得,畢竟最終選擇當職業女性的宮女實在太少了,最後還留在西苑、紫禁城等宮中衙門的一共就三人。

「帶她去你屋裡洗漱一下吧,用度去內間領便是。柳如是,留下你的奏章,先下去歇息吧。」朱慈烺說完,揮退了兩人。

屋內重新只餘下了朱慈烺一人。

這既是屬於皇帝的孤獨。

柳如是的確是一個讓朱慈烺感覺驚艷的女子,能夠敢於直視朱慈烺的人可真是很少呢。在這個時空里,這樣的氣質,這樣的勇氣實屬難得。

當然,士大夫里是不乏為了心中正義而朝著皇帝發起進攻的。比如那些喊著大明養士百年,仗義執言就在今日的蠢貨。許多言官只是拿皇帝刷聲望罷了,更多的人只是炮灰。

不可否認,的確有相當一部分是真正懷著赤誠之心而進言直諫。但朱慈烺的思維卻是朝臣無法把握的。

朱慈烺想要的是一個對外擴張的工業殖民帝國,而不是一個東亞一隅,用腐朽的儒家思想統治著一個落後的農業帝國。

這樣的格局,又有那個大臣能理解體會,隨後高呼著支持呢?

但柳如是做到了。

讓朱慈烺感覺驚喜的是,柳如是並不是懷著一種一幫子打死的心態對待工坊的。她很清楚,工坊發展得好,工資自然就高。消滅了資本家並不能解放工人,一種制衡的生態存在,才是長治久安解決問題的辦法。

而這個制衡,柳如是將選擇與主動的權力交給了朱慈烺。

這才是柳如是將一場暴亂硬生生弄成了勞資糾紛官司的核心思路。

「可惜身為女子……這才流落民間。那個錢謙益,真是糟蹋了人。這樣的秒人,不能讓錢謙益繼續收在外室礙…」朱慈烺揉著太陽穴,徐徐打開了柳如是的奏章。

上面,是一幅幅工人生活畫面的寫實描寫。

以及,伴隨著外來人口不斷的湧入,尤其是偷渡進入國內的朝鮮人、蒙古人等外國人加入,京師的工錢不斷減少,工人水平不斷下降。

中國人的確是最可愛的人,只要他們還有一絲可以生活下去的希望,就會繼續忍著,忍氣吞聲。但礦山是一個意外,這裡能夠用來進行機械化生產的餘地不多,大量生產緩解必須依賴工人進行,是一個十分苦逼賣血汗錢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這裡很危險。

當三十七具屍體被發現的時候,恐懼不可抑止地摧毀了所有人的心防,席捲了這樣一場罷工串聯的事件。

「就從這裡著手罷……」朱慈烺微微頷首,喊來了顧炎武。

沒多久,顧炎武領命而去。

一場臨時高級別的國務會議被定在了青玄國務會議廳里。

這是瀛台里一間改造后的大廳,冬暖夏涼,又能看見南海水波渺茫,是個風景獨到的好地方。

宮內宮牆太多,朱慈烺已經不愛去逛了。

會議廳里,各方大佬齊齊匯聚。

李邦華、劉宗周、傅淑訓、黃道周、史可法、高名衡、張忻、范景文以及李遇知齊齊在列。除此外,還有西府的楊文岳與倪元璐。比較特例的是,順天府府尹汪喬年也列席其中,正色以待。

李邦華是首相,楊文岳是樞密使。其餘便是內閣大臣與樞密副使。

而議題,主要就是發生在京畿的這場工人暴亂。

「李卿家主持會議吧,朕先聽聽。」朱慈烺說完,便閉目養神起來。

李邦華輕咳一聲,對此也感覺習慣了。他對於這一場議題態度中立,並沒有因為是舊党參與就窮追猛打。

已到秋收,是朝廷財政事務最關鍵的時候。他很清楚,天子不會喜歡一個老參合黨爭的首相。相反,最近幾年朝堂稅收年年攀高,局面喜人,這個時候他作為首相要保證大局,而不是鑽到這等小事之中。

「事情,是順天府要求朝廷決議,汪府尹,請吧。」李邦華看向汪喬年。

汪喬年清了清嗓子,語速不疾不徐,言語精鍊地說起了這樁事:「水峪溝煤礦礦難頻繁,工人因礦中待遇不滿,撫恤不足佔了礦山,不再開工。因地處京畿,又是新事首例,懇請朝廷定下準則。往後各地有事,皆可尋求成例。」

「汪府尹一片奉公之心是好的,只是未免有言之未盡的疏漏埃既然如此,就由我來補充一下吧。那水峪溝煤礦,今年挖出三十七具屍骸,逼得礦山暴亂,工人佔山為王,儼然陳勝吳廣。官逼民反,所為奸商誤國,無過於此。朝堂若不嚴懲不貸,天下將永無寧日1說話的是史可法,他目光灼灼,看向汪喬年,十足的侵略性。

他是廉政大臣,汪喬年若有不法之事,正是他的管轄範圍之中。換句話說,史可法是有些紀委的旗幟,分走了都察院的權柄,卻更讓朝中庸官惡官心驚膽戰。

「三十七具屍骸,已經由仵作驗屍得出了結果。身上都沒有傷痕致死的痕。礦山辛苦,礦難頻繁乃是常事。關鍵是礦主刻薄,這是關鍵。」汪喬年說。

……

兩人你來我往,終於,伴隨著火氣不斷增加。

黃道周也加入戰鬥,拋出了猛料:「臣聽聞水峪溝煤礦多數工人,具是未在縣衙備案,以至於低價到只餘下一塊五銀元。縱然礦難而死,也多有白死的之事。一家頂樑柱,由此斷絕。三十七戶家庭慘狀,臣不能容忍。民生多艱,百姓不易。身處京師,天子腳下,依舊有此等目無王法,橫行無忌之輩。非嚴懲不足以平此例。」

朱慈烺不再淡定了,他看向一旁的顧炎武,心道也該收尾了。

終於,一直以來比較關心此事的傅淑訓也開口了:「臣請奏。」

……

他奉命組建中央調查組,會同三法司進行聯合檢查。

刑部、都察院、大理寺紛紛開始出動人馬。

儘管朱慈烺的命令從宮中下達的時候已經到了夕陽落山,只剩下黃昏暈染的時間。但中央調查組消息一出,整個京師上下所有人都沸騰了起來。

陳子龍進了崇仁書院,就見到處都是一片歡樂的海洋。

他們以為這是自己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