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五章:調查結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調查結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中央調查組進駐大興縣衙,讓林鵬忙得一頭的汗。如果是往日,作為縣令的林鵬恐怕要惶恐不安得食不下咽了。

但這一回,對他而言卻算得上半個喜事。因為,林鵬這一回的處置頗為高明。上面對於大興縣的作為很是認可。

至少,原本一場暴亂經過大興縣縣衙一番報關,並沒有繼續擴散,那些工人既沒有選擇殺人造反攻縣城,也沒有佔山為王搞什麼建國的把戲。

既然工人們願意報官來解決,那說明對縣衙還是頗為信任的。

拿著這麼一個出彩點,林鵬並不擔心調查以後會對自己的官位有何印象。相反,經過這一遭,說不定朝中上下都會對這個雜途出身的縣令多幾分印象。

甚至,就連朱慈烺也願意捧一捧林鵬。

進士出身才是正統文官這一點朱慈烺認為不是壞事,卻也絕不是什麼好事。對於國家而言,官員選拔制度公平公正自然是好事。但對於皇帝而言,軍人轉業的官員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說不定更加衷心。

朱慈烺並不擔心轉業官員會搞出什麼藩鎮,乃至於軍政府。文武平衡,運乎一心,朱慈烺有足夠的手腕控制得了局勢。

大興縣縣衙。

林鵬回到了后衙,林夫人已經準備了滿桌子的菜:「可總算熬出頭了。」

林夫人是個小家碧玉的女子,有些小脾氣,也難得讀過書,對官場的事情並非全然無知,聞言笑道:「調查組審議完畢了?」

「調查組的專員們已經各自派人,跟著那些報案人員前往各處工坊調集苦主入城進行斷案。那個主要的苦主李非已經答應下來。這說明,工人們的情緒已經平定。這一回的亂子,終於到尾聲了。」林鵬說。

林夫人咬著筷子:「夫君也是偏向工人么?」

「這世間,哪裡有那麼多是非曲直可以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呢?這事兒呀,其實情況還真很複雜。陛下當然同情工人,可憐他們的遭遇。所以中央調查組出京是肯定的,徹查的姿態也一定會有。但陛下的雄才大略,不再於那些過分細微的細枝末節上。所以,工坊的發展,陛下一樣是堅定的。只有真正為親民官才能明白,就業,經濟,財稅這幾個字是怎樣的意義。」對於那些工坊,林鵬當然有心回護。他們收納了流民,增加了治下百姓收入,更給縣衙帶來了巨額的稅金。

「妾身聽這麼一說,反而更加糊塗了。」林夫人有些不明白:「事情總要有個結果。」

「百姓們所求其實很簡單」說到這裡,林鵬緩聲說:「有個公道罷了。幾個奸商以為背後有人依靠,便將黑心用在了窮苦人家身上,連撫恤銀子都不肯給。也就是說,只要願意補償給工人足夠的銀子,咱們縣衙再將幾個人命官司,傷人官司結了,這事就可以了。」

林夫人懂了,林鵬沒當兵轉業之前,他也是小民百姓。如果真的林鵬挖礦遇難,他所求的也只是一個賠償罷了。更不會悲天憫人地一定要讓礦山關門歇業。

「那些東主們應該會大出血吧。」林夫人這樣想著,忽而感覺挺開心的。

「當然。中央調查組出來,便是以朝廷的信譽擔保此事會圓滿解決,那些東主有一個算一個。統統都要大出血才能過關嘍。」林鵬笑說。

三日後,位於大興縣縣衙里。

顧炎武匯通陳子龍、黃宗羲開始審訊此案。

此案一開,大興縣縣衙里裡外外就圍了無數百姓。有聞訊而來的各類工坊工人,有豪奴壯仆圍繞的資本家們。

原本可以容納三百人的大堂早已擁擠不堪,就連外面的院落也早就被聞訊而來的警員們迅速封鎖,人太多了,林鵬迅速調遣人手,負責安保工作。

院內,當沈萬重、李非等涉事雙方的人到期以後,顧炎武、陳子龍以及黃宗羲紛紛入內。

場內原本喧囂一片,台下的觀眾們議論紛紛,都猜測這一回調查審訊的結果。有的說朝廷已經被富商們收買,也有的人說朝廷一定會秉公處事。更有甚者,激動地想要朝著沈萬重那邊衝去,高呼著償命來。

猝起發難的人在入場的時候就沒搜走了能傷人的一切物品,赤手空拳之下,當即被警戒的警員拿著鐵叉拿下。

這時,身後簇擁著三法司人員的一正兩副調查組成員抵達以後,屋內安靜了下來。三法司人員就是刑部、大理寺以及都察院,都是身著工作服,很有威懾力。甚至,角落裡不起眼的地方還有錦衣衛探員在記錄。

顯然,那是預備著給陛下的後手。

在這樣散發著權力與威嚴的局面之下,大家都乖乖地安靜了下來。

顧炎武頗為感慨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李非與沈萬重都是鄭重其事,似乎滿腔準備。但這中央調查組,名曰調查,就說明這不是來搞什麼當庭辯論的。既然調查,自然是有結果才會聚眾開堂。所以,顧炎武只是來宣布結果的。

他心中想著,這會兒,朝廷應該已經傳遍了那幾封奏章吧。

紫禁城外朝最近大改了一番,總體而言,就是將七個一層的院落重新推到重建成了三層小樓,隨後以近似六邊形的方式修築布局宮外。

只不過,礙於不能高過三大殿等宮內建築,是以這三層小樓都顯得頗為局促,主要是高度比較低。

但總的而言,居住在冬暖夏涼的磚房裡,大家都感覺比過往的木質建築要順心許多。

傳統建築美則美矣,利用率還是太低了。

在帝國不斷興旺,事務更加繁多的背景之下,朝堂要忙碌的事情太多了。

尤其是陛下還弄出了一個國務內閣,這就迫切使得朝廷需要一個更大,更完整的建築群容納國務內閣以及六部。

最終,在兩個月前,朱慈烺回國前後的時間,大家高高興興地搬入了新的國務院里。

朱慈烺今天頗為有興緻,抵達了位於國務院新華樓的三樓甲字型大小會議廳里。新華樓位於整個六邊形的中央,是整個國務院樓群里最大的一處,也是所有大佬們辦公的地方。

三樓,便是遍布著幾個大臣們的辦公室群。

每個辦公室群都指向所在的幾個部閣樓群里。

這樣的改變讓一切都顯得頗為順暢,不僅容納了越來越多的官吏,也讓工作頗為方便。

今天,朱慈烺來的甲字型大小會議廳就是整個新華樓最中間最大的會議廳。

朱慈烺坐進上首,李邦華手中拿著一份請願書,拿上了又放下,拿下了又忍不住再三翻閱起來。儘管,以朱慈烺對李邦華的了解,這份請願書他肯定已經都能背下了。

「高風亮節啊能有義商請願新增繳稅,這說明百姓對朝廷,對大明,乃是一片赤誠之心埃」李邦華開場打破了沉默。

大家這會兒都已經了解了前因後果。

京師水峪溝煤礦東主請願上奏朱慈烺,懇請朝廷徵收社會保障稅,每月徵收工坊雇傭工人工資的百分之五,待到工人六十周歲以後,每月發放當地最低工資作為退休養老金。並請朝廷設定有司專門管理。

如果是一個商人單獨請願,這奏章基本上也不會被拿出來。因為,太有些托兒的嫌疑。但工坊主們知曉了這個請願上書的含金量以後,人數從原來的九十一下子激增到了三百,若非沈萬重生怕人多了貶值,當即拒絕,恐怕人數還能更多。

這樣一來,還真就早就了好大一場喧囂的聲勢,紛紛奏請朝廷徵收社會保障稅。

最終,這一份在沈萬重敲了登聞鼓以後交納到了朱慈烺的手中。

隨後,朱慈烺又將這份走上移交到了國務內閣要求內閣審議。

朱慈烺來這裡,自然是因為內閣有了一個審定的結果。

李邦華臉上的表情是欣喜而慚愧,欣喜的是這對大明有極大利處,慚愧的卻是他自己怎麼就想不出來這麼高明的法子呢?

「請陛下查看,這是暫行社會保障稅徵收條例請陛下審閱。」李邦華說完以後,傅淑訓拿出了一本小白皮書。

白皮封面,寫著以紅色鉛印出來的公文。

朱慈烺一目十行掃過去,微微頷首。

這一屆內閣的戰鬥力他是信任的,方案寫得很詳細,為什麼,徵收多少,依據是什麼,如何徵收都是一板一眼,很是全面詳細。

當然,更詳細的是內閣擬新建的部門「社會保障與工業管理總署」。品級、人員、下級部門、經費標準以及其後如何發放退休養老金,都是列得清晰明白。

朱慈烺沉吟稍許,提筆稍稍改了幾處。

「幾位愛卿再看看。」朱慈烺重新拿著草稿丟過去。

李邦華認真看去,身邊與身後都是擠滿了圍觀的大臣們。

「暫時不定品級,直屬於國務內閣?自當聽命陛下。」

「專款專用?沒有問題。」

「社會保障與工業發展總署臣等明白了。」

黃道周也是圍觀大臣中的一員,只不過他身為教育大臣,對此幾乎沒有什麼發言權。於是黃道周只是看,但沒有開口說話。

臉上的平靜掩蓋住了內心的軒然大波。

皇帝陛下在拉偏架埃

至少,是給了那些工坊主一個機會。

但他無論如何都不得不承認,那些工坊主這一手玩的太漂亮了。

社會保障稅不多,一個工坊哪怕是如水峪溝煤礦那等大規模的大礦,加上附屬煤礦加工的工坊,也就六百多人。

六百多人算下來,一月總共的工資也就三千元左右。

三千元的百分之五,只有一百五十元。這點錢對於財大氣粗的工坊主而言算不得什麼,少吃一頓豪華筵席就省下來了。

但這一筆錢擠出來上供給朝堂,待工人六十周歲以後養老,這卻是賣了潑天的一個好。

於朝廷而言,這是一筆稅收,一個個官吏編製,還是福利待遇註定會很不錯的肥缺。

於百姓而言,這是一個驚喜,一個此前不敢奢望的保障,未來老了能有朝堂榮養,誰人不覺得驚喜?

由此可見,這些消息傳出去以後,天下看向工坊主們的眼神都會完全不一樣。

這時,黃道周忽而想起來前陣子陳子龍與自己說的那番話。

「工坊主與商人是不一樣的。工業對於國家,是與農業一樣重要的東西,他們都是實業,實實在在的利國利民。黃公,我想改變舊黨。我搜尋腦海,大多數的地主、大多數低買高賣的商人,他們都與工坊主表現得太不一樣了」

「什麼不一樣?」

「地主只會土地兼并,將銀錢藏起來埋在地下。這於國無益。商人低買高賣,囤積居奇,一旦天災**,便大發其財。但工業呢?也許是辛苦,也許是危險。但至少,他們創造就業機會,民能安居樂業。銀錢能流動於鄉野,帝國未來,充滿希望。」

「工業是一個新的東西,能夠被第一時間看到的自然是光芒璀璨的部分,但那些陰暗的,腐臭的東西呢?」

「這就是學生想要改造舊黨的目標,那些陰暗腐臭的部分,我輩自當改革朝政,革故鼎新!黃公,別看那些士紳現在還能得意。但往後,註定是會衰落,是會沒落的。我輩舊黨,自然應當有基矗但是,地主是一個可靠的基礎么?」

「你是我黨里最傑出的人才。甚至,當老夫知道陛下默諧來的時候,我都驚喜得感覺上蒼開眼。既然你堅定去做,那就去做吧。我輩的未來,在你的手中。老頭子我就做一些遮風擋雨的事情罷。」

一幕幕回憶落在黃道周的眼前,曾經的困惑,曾經的不解,曾經不信的地方都有了答案。

這些工坊主的確不一樣。

至少,這等利國利民的事情,他此生僅僅只聽過這一件。

光是這一件,已經足夠中央調查組庇護工業的發展了。

「中央調查組認為,水峪溝煤礦生產管理極不專業,存在極大安全隱患。勒令即日起整改,同時要求各地官府嚴格管理煤礦生產安全。因礦難而死的工人,由中央調查組出具書面鑒定:具為工傷礦難而死。特此要求大興縣縣衙以此為標準,監督事涉煤礦以每人一百銀元的標準撫恤涉事家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