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六章:史可法、絆腳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史可法、絆腳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事涉人身傷害的人員共計六十九人,均已移交三法司論罪。肩負監管責任的礦主,進行罰款警告,罰款計入社會保障稅之中」

「各工坊設定最低工資制度與戶籍僱工制度」

「即日起,朝廷將頒布安全生產責任條例嚴格約束各工坊、礦山等事涉僱工安全事宜」

一條又以條結果從顧炎武的口中喊出,讓場上的百姓們一陣歡呼高過一陣。

這由不得他們不高興,這每一條結果發出,都是對百姓們的回護。

賠償受害者,逮捕施害者,施恩百姓,以防後患。

完備的四條結果發出,場上的百姓們已經激動又驚喜,紛紛感覺到了朝廷對百姓利益的保護。

這時,沈萬重、黃福文等工坊主們自然也是乖乖配合,躬身應下:「吾等聽候朝廷處分。」

隨後,一群如狼似虎的警員便衝上前去,抓走了二十餘人。顯然,這既是那些涉及刑事犯罪的工坊管理人員了。當然,也有幾個罪大惡極,民憤難平的典型工坊主。

見此場景,現場又是一陣歡呼聲響徹雲霄。

台上,陳子龍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幕,轉身離去。

當他走出縣衙門外的時候,一名老者站在路旁,看著陳子龍走出來。

見了那老者,陳子龍微微有些吃驚:「道鄰先生。子有禮。」

來人赫然就是史可法:「我聽崇仁書院的幾個學生說你在縣衙還沒走,就過來尋你,果然在這裡見到了你。」

「讓先生尋我,是學生之過。路上人多眼雜,先生定然有事情尋我,借一步說話吧。」陳子龍心中大約猜到了什麼。

史可法不置可否,跟著陳子龍到了一處僻靜小院,尋了一個水榭亭台的小居落腳。

兩人進了門,穿過前院,進入一個四面環水的池中小亭。亭上,幾個清秀的侍女湊過來行禮。陳子龍揮退了仕女們,與史可法對坐。

「先生請。」陳子龍說著,親自為史可法倒茶。

史可法感嘆一聲:「想不到,天下才承平不過兩載,奢靡享樂的風氣已經興盛。」

「這處地方,說來還是梁家三公子介紹的呢。舊黨幾次聚會,可不是都在這裡?」陳子龍笑說。

史可法蹙眉許久,想起了這個梁家三公子。

這是陛下改稅法時開刀的直隸炮灰,梁夢龍家的梁家,也就是捲入天津謀反案的梁清標那一家。

謀逆一案,罪不可赦。

梁清標、王卓如以及高爾儼三人自然是抄家入獄,家業毀於一旦。

但陛下並不想打擊過深,見好就收,藉此推動了士紳一體納糧以後便不再追究。故而,梁清標一支雖然被連根挖起,但梁夢龍傳下來的梁家一脈依舊傳承並未斷絕。

但同樣,也是這一家因為梁清標一事深受打擊,故而極力與京中權貴結交。也許是反對黨都是些臭味相投的人,故而他們也就和舊黨攪合在了一起。

當然,因為梁清標這個翰林的當家人已經毀掉,梁家除了一個名臣後代的光環以外,已經沒有撐得起門臉的人物。

唯一一個有點成色的就是年輕一代的梁清朔,是秀才身份。

還是個三十多歲的老秀才,已經困頓十餘年沒有中舉。

這在尋常人家裡算不得什麼,只是對於一個豪門而言,實在撐不起門臉。故而,梁家為了結交士紳,做的也就是移動付款機的身份。

史可法原本想要藉此引開話題,抨擊到新黨當政以後的害處,沒想到被陳子龍這麼一轉,有點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梁清朔雖然只是移動付款機,卻也是舊黨的金主,被納入圈子之中。

「罷了,罷了。閑話我也不與子說。這一樁事情了結,子如何感想?須知,朝廷可無一處要正本清源。士農工商,乃是公理正義。朝廷此番卻無一個正人君子仗義執言。」史可法擰著眉頭,顯然對這個結果不爽。

他要定調子,陳子龍卻未如史可法的願:「調查組會在各縣推行安全生產管理監督,往後此等礦難發生,涉案人員該追責刑事責任的一律會被判刑,撫恤觸發亦是都有定製,能讓百姓安心掙錢。小子認為,這個結果是正理。」

「何必與老夫打這些馬虎眼?」史可法嘆了口氣:「我說的是,朝廷依舊要重商。」

「工商不為一體。況且,經濟之物並非小道。事關民生社稷,士農工商之事,已經作古太久了。」陳子龍輕聲說。

史可法昂然道:「先賢前聖之言,豈能罔顧?」

「天子重經濟,臣等學管仲。管仲亦是先賢。」

「致君堯舜上,再使風塵淳。舊黨之立,在於誅姦邪,使陛下親賢臣,遠小人。不為歪思怪言所惑。子,真的要走上歪路嗎?」

話說到這裡,陳子龍還能怎麼說呢。

他重重嘆了一口氣,覺得很是無可奈何。

這不僅是史可法堅定站在地主的一面上,更重要的是史可法還是堅定的限制君權的治政理念。

如果再過一些年月,這樣的大臣可以如魚得水。但當今天子何等人物,跟不上他腳步的,註定會被拋棄。這一點,不會因為史可法的名聲而轉變。

況且,因為史可法的脾氣和稟性,他在廉政大臣的職位上已經得罪了太多的人。

「道鄰先生,我有一問。」陳子龍說:「社會保障稅,先生以為此計如何?」

「的確上策。」史可法立場不一,但品性的確沒話說。一是一,二是二,不會睜著眼睛說瞎話。

「為何工坊主之輩能說的出,做得到,而士紳之輩,千年以來,未見此等事情呢?」陳子龍一問。

史可法凝眉。

「膽敢再問道鄰先生,杜工部當年曾發宏願,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而今建築會社、水泥工坊、磚瓦工坊、織布工坊還有成衣工坊等等,僅京畿左近就不下千餘家。而價僅為過往三分之一。豈非大庇天下寒士之功勛?此等功臣,為何不當為帝國正業?」陳子龍又問。

這個天下的確是變了,時代在變化,但有些人卻依舊固守過去,成了時代變遷路上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