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三章:一國興亡一念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一國興亡一念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高平打成了一鍋粥,無數人間慘劇都在高平城裡一夜之間發現。X23US.COM

春天哪怕是在越南這個一年三熟的地方也是一個容易鬧飢荒的季節,更何況大量糧食都在城外,因為戰爭無法運入城內。

這樣的慘狀一時間遍布高平城內,連那些高官大戶也要擔憂下一頓是否有足夠的糧食。當然,比起糧食這樣緊要的問題,更加緊迫的是戰爭的威脅。

莫氏究竟能不能守住高平?

這個答案,莫敬宇非常希望有一個確切的回答可以告訴所有人,他莫氏能夠守住這個祖宗傳下來的家業。只是,殘酷的現實考驗著這樣的一個想法。

彷彿是已經預先到了明軍加入后越南的局勢,這一回的鄭氏大軍彷彿吃了發狂藥水一樣,不及投入地要將莫氏一幫子打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

莫敬宇想得更多,他很清楚,這一回帶病大戰的鄭柞定然也有要依次奠基自己威信的想法。更說不得還會有一些隱隱之中朝著北面那個國家炫耀武力的想法。

北面的強國與越南並非一直以來都是友好和睦,對於這片曾經失去的領土,他們說不清會有怎樣的想法和態度。

所以,莫敬宇才會想要提出舉族內附作為引誘,讓明國入常

只是,一旦為了得到越南而要付出的成本過於高昂,明國君主就會重新考慮,大概率下就是直接放棄。

這樣殘酷的現實讓莫敬宇覺得心中苦澀,卻又無能為力。

此刻的他,儘管已經將犒賞不斷加碼,更是連自己的私房錢也拿了出來,試圖激勵起守軍的士氣。

但是,在冷兵器時代,進攻與防守有的時候就只是簡單的實力碾壓。

城頭的士兵們戰鬥力因為希望、糧食等各方面的因素下落,而城外的士兵卻一個又一個美好的理由之下試圖攻入城內,大發橫財。

雙方不計成本地拚命肉搏,城內守城的希望也是如此日復一日地開始下降。

今天,大明二八零年三月十九,攻城蔓延了一個月後,城內的飢荒已經開始有些不受控制。莫敬宇自己都變得憔悴不堪,他望著府庫里堆積的金銀,一片苦澀。

這個時候,他多麼希望這些金銀能夠變成同等質量的糧食。至少,幾百斤糧食比起幾百兩銀子更能讓他激起士氣。

畢竟,錢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呀。

「聽聞……大明國有能一炮打出十里遠的巨炮,一個炮彈下去,能夠覆蓋數十人殺傷。若我軍有此大炮,何愁守城?」

「那等神兵利器,大明國又如何給我?我只求大明國能夠賣於我等一些堅固的鎧甲,鋒利的長刀便可。」

「甚至不求那些,只要能給我據傳只需要一個手指頭大就能飽餐一頓的行軍乾糧就行……」

「乾糧……對,有那東西,何愁不能守城下去?」

「只是……這些只能是妄想了……」

「若有這樣的東西,縱然千金之價,那又如何?」

……

軍議之上,莫敬宇聽著將士們議論紛紛,自己卻是苦澀難言。

就當他想要說出點什麼話來鼓勵一下人心的時候,忽然間聽聞門外一個急切的腳步聲大步跑來。一員小將激動得雙眼通紅,流著熱淚。

「殿……殿下,城外進來了一員明軍使節!來了一個明國官員!大明來援了,大明救我等了!殿下,我們有救了,有救了啊1

「什麼?大明國來人了?來使節了?」

「我們有救了?」

「中興一式步槍,天罰一式火炮……各種神兵利器,都有望了?」

「還有乾糧,乾糧!行軍乾糧1

……

各式激動的聲音響起,隨後紛紛涌了出去,見到了風塵僕僕,趕著一個又一個馬車入城的金志達。

金志達此刻志得意滿,更是前所未有地感覺到了豪情萬丈。他並非一個人來此,在他許諾出了足足一萬兩武學助學金以後,駐紮在雷州的廣東水師派出了三艘戰艦,並著三百兵丁護衛他進入高平。

而這也正是莫敬宇並沒有絲毫懷疑金志達假冒的緣故。

如果不是明人,怎麼可能莫敬宇花再多的錢都買不到糧食?

如果可以,商人足可以將弔死自己的絞索也賣出去。他們怎麼可能不發現這一個良機?

實在是他們沒有機會!

虎視眈眈的鄭氏怎麼可能給你講公平貿易的機會,一旦抓住,就是一個死字。若是鄭氏的商人蔘合,那更是逃不了全家破滅的結局。

就是明國商人,也擔憂這其中巨大的風險,等閑不敢輕易加入。

但金志達顯然就不同了。

作為官商,他可以調動的資源實在是太大了。光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官身就足夠讓他獲得朝廷在南方的同情支持傾向,當他們都發現其中巨大的利益以後,自然就會加入其中。

這,自然就讓金志達順利地進入高平,而且將自己的貨品全部都帶了進來!

「上好的制式長刀1

「板甲,能抵禦一切砍殺弓箭射擊的板甲1

「諸位想知道的另一個物件我也有,一號行軍乾糧,大明軍工研發的神跡。小小拇指大的一塊,就能頂得住一天的飢餓。當然,戰鬥的時候要多吃點,多喝水。」

「貨物,應有盡有1

……

金志達笑眯眯地看著所有人,對於莫敬宇問及的一切外交戰略問題都是不回答,只是不斷推銷自己的商品。

他也不擔心莫敬宇敢強買強賣,那是自掘墳墓,智者不為。

而且,比起大明真正能出兵的時間,顯然還是他這個官商能做的事情更加有效。畢竟,更鋒利的長刀可以更有效的砍死等人,更堅固的鎧甲可以讓一個勇士發揮十個勇士的作用。

這固然沒有火繩槍等火器加入帶來的革命性變化,卻能夠讓南北兩朝的真正更加殘酷,更加血腥。

當然,這樣的血腥左右是不傷害大明利益的。死的都是越南人,金志達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相反,這些訂單的成功出售,卻能讓整個崑山縣的教育水平躍起一大節。就連本來還停留在構思之中的凈水廠、水渠、水庫等社會基礎設施都提上實施的議程。

「這些……都能賣?」莫敬宇果然不再糾結大明官方救援的態度。

事實上,他所求的不就是這些救援么?

只不過,大明中央政府很可能會低成本甚至免費的給。但這個金志達卻是要銀子的。只是,銀子,莫敬宇有!能用銀子與大明的實權人物交結起來,那是絕不虧本的事情!

這樣想著,莫敬宇說話的氣息都顯得有些激動而顫抖了起來。

「自然都是有的。若是不然,我這一共三十六輛馬車裝載的難道都是我的個人行囊不成?哈哈哈,實不相瞞。就是我那些護送的衛兵,身上的衣甲,也盡數可以發賣1金志達入城,自然免不了要與城外的鄭柞說話。

鄭氏當然沒有膽量敢阻攔明國官員的隊伍,且不提人家身上那金光閃閃的明國官員身份,就單單是那三百大明官兵,就讓鄭氏格外忌憚。

大明固然是不打賠本的戰爭,但若是鄭氏挑釁了大明官員與官兵,那卻是觸碰了大明的底線。對於這樣的小國若是還繼續容忍,那天底下都會瞧不起大明。自然,大明也會不顧忌什麼春耕,直接拉出兵馬,滅了鄭氏。

所以,儘管金志達說自己那三十六輛馬車都是大家的行禮,可鄭柞依舊只能捏著鼻子認了,甚至還搬運走了屍骸,讓金志達安然進入城內。

這個說法,也就糊弄一下鄭柞。金志達自己眼下說出來,當然也是不信的。

顯然,那三十六輛馬車裡面也都是這一回要發賣的物資。

「買,都買1莫敬宇大喜:「給現錢!寶鈔也有1

……

當金志達走出高平城的時候,整個人都變得格外躁動起來,呼吸之間都彷彿覺得自己要燃燒了一下。

這真是一個巨大難以言語的喜悅。

他為了採購這一批刀兵鎧甲與行軍用品,前前後後挪用了稅款兩千六百餘兩。這也是金志達與華夏兩人可以自己墊出來的最高數額。

但是,就是這麼兩千六百餘兩的銀子,他們卻在高平城賣出了足足三十萬兩的天家!

三十萬兩,一個在國內賣給軍方連一角錢一盒都不到的行軍口糧卻在高平城賣出了天價,對方竟然花了足足十兩銀子。

至於一副賣給國內鏢行都只有十二兩銀子的鎧甲,高平城更是打破頭了搶。因為只帶去了一百副,以至於最後都開出了五百兩銀子一副的天價。

「真是暴利啊1金志達感覺一陣頭暈目眩,這真是巨大的驚喜,衝擊得人整個精神頭都太亢奮了。

百倍的利潤,想想都讓人感覺狂熱。

「不過,應該也就這一遭了……」一旁,張書同摸了摸額頭的大汗,說。

金志達點了點頭,的確如此。

這一回若不是高平城真的特別慘,到了絕境,也不會盲目地報出這樣的天價。這裡頭固然有他們不知道這些東西在國內價格的緣故,其實也是時勢造英雄。下一回再來,人家肯定也摸清楚了情況,甚至有了競爭對手,不會再傻乎乎繼續當冤大頭。

但無論如何,接下來繼續保持一個極高的利潤率依舊是十分有可能的。

更何況,三十萬兩銀子帶回去,怎麼也能留下來幾萬兩銀子的創業資金。到時候,哪裡還只會採買兩千六百兩銀子的貨品?

「怎麼樣,鄭柞見你了嗎?」回往雷州的船上,金志達看向張書同,微微讚許。

這個書吏的確有些不凡,對於他發出來的這個任務完成的頗為不錯。

這個人物就是,去見鄭氏鄭柞。

如果是換一個人,都會想著,這是不是金志達對張書同有意見,想要害死人家。

但張書同知道,並不是如此。這是一個好機會,一個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畢竟,換一個角度去想。一個無品無級的小胥吏,在大明,也就底層百姓能夠仰望。到了越南,人家誰認識你?人家到了國內,都是能得到天子接見機會的角兒,去了崑山,也是與蘇州府知府對話的人物,誰會管你一個小胥吏?

封建社會等級觀念可不是瞎說的。

但是,對於張書同的到來,鄭柞給了極大的體面。

鄭柞不是瞎子,不是聾子。事實上,城內已經有不少他的眼線。金志達前腳賣出去,後腳他就知道賣了多少東西,賣了什麼東西。

這種情況之下,鄭柞還能見張書同,顯然是有極大的耐心,也有極大的心智。

「見了。那鄭氏少主不愧是有雄才大略的人物。」張書同微微有些激動。

「見了就好。那就說明,下次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金志達微微一笑。

張書同壓抑住內心裡那一點不太舒適的想法,很清楚自己到底應該站在哪一邊。更何況,這種吃了原告吃被告的做法,以前崑山縣衙里難道還少了?

作為一個胥吏,他實在是聽了太多的例子,對此並沒有什麼詫異。

只是,微微有些不那麼適應的是……面對兩個國家,他們竟然也能玩出來這麼一手!

一國興亡一念間,真是讓人神暈目眩。

左右害的都是外國人,沒有一個中華同胞,他真是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但是,能夠縱橫一國,賺得金山銀海,那種成就感,當真是無與倫比。

「怪不得,此前聖上說,海外天空廣闊,大有可為。想想從前只曉得在國內阿諛我詐,真是感覺太羞愧,太後悔了。人生,不當空耗啊1張書同內心感慨無限。

金志達自然也是如此:「接下來,鄭氏、莫氏還有阮氏……這三國之間,有得打嘍。」

「他們會不會拿不出錢來?」張書同忽然間有點憂慮。土財主畢竟也有家底見空的時候。

「不會。」金志達悠然地說:「因為,下一回我來的時候,還會帶上恆信錢莊的主事來。想必,對於一國之主放債,他們應該很有興趣。」

「那豈不是……再帶幾個老財來,人家說不定也有興趣買點地,買點奴僕?」張書同也擴散了思路,感覺到眼前打開了一條金光閃閃的大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