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二章:劃分亞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劃分亞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殿上,不少歐洲使節們不懷好意地將目光落在了少數的幾個人身上。X23US.COM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蘭人、英國人……

這幾個殖民開拓的先鋒們,現在有大麻煩了。

大明,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蜜月結束了,在**裸的利益衝突之下,沒人覺得此間之事能簡單善了。

鄭和下西洋所經歷的國家非常廣泛,不僅穿越了東南亞、南亞,還最遠抵達了歐洲。

而其中,赫然就有荷蘭人的命根子-香料群島。西班牙人亞洲最後的堡壘-菲律賓。至於印度,這個富庶得任何人都恨不得重重咬一口的地域,更是英國人、葡萄牙人、荷蘭人爭相追逐的區域。

其實,還有一個重要國家在這裡沒有出席。

那就是奧斯曼帝國。

而這樣一片廣袤的區域,現在,被大明宣布了主權的歸屬。

「我抗議1率先說話的果不其然是荷蘭人。

而且,就是米希爾那個荷蘭將軍。

歷史上,米希爾德魯伊特是荷蘭歷史上著名且最優秀的海軍上將,英荷戰爭中的靈魂人物,他同英國人和法國人作戰,贏得過多場勝利,並從1672年的災難年中拯救了國家。此人乃荷蘭歷史上最牛叉的「海上殺手」,也是最令英國佬聞風喪膽的「恐怖者」。10歲出海,28歲混成商船船長,后加入荷蘭海軍,從此于波濤之中「大開殺戒」。

米歇爾生性勇猛頑強,用兵兇悍狡詐,在與西班牙艦隊、英格蘭艦隊、瑞典艦隊及海盜軍團的n次海上廝殺中,他屢屢得手,表現出超凡的戰術才華,十七年後,他將成為荷蘭海軍總司令。

眼下,也依舊是荷蘭海軍里的佼佼者。

這樣一個人,性格自然是堅毅剛強。

同樣,他也很清楚在明人這樣的歸化之中,荷蘭人會損失怎樣的利益。

他並不在乎西班牙人會不會丟掉呂宋,也不在乎葡萄牙人在澳門、在印度的利益。但是,無論如何,荷蘭人都需要守住香料群島。

荷蘭人口中的香料群島實際上就是東印度群島,這裡基本上包含了後世東南亞的大部分國家。

鼎鼎大名的馬六甲就在荷蘭人的控制之中。

而這,對於朱慈而言,同樣也是志在必得之處。

越南只是個小問題,註定會消耗光了資源后被中國吞併,朱慈甚至連多觀察一下的興趣都沒有,直接丟給了手底下人去鍛煉人馬。

對於大明而言,接下來走向世界至關重要的一環就是東南亞。

而這時,東南亞已經大部分落入了荷蘭人的手中,葡萄牙人雖然依舊有一定實力,卻已經落在了下風。至於西班牙人更是龜縮在菲律賓中,進退兩難。

這樣一個關鍵的位置,對於大明而言,是必須獲取的。

如果說,關島、琉球、日本列島一線是封鎖大明走向東太平洋征服美國的島鏈。那麼,而今的東印度群島,東南亞那一片,就是捆住朱慈在亞洲難以動彈的島鏈。

只要大明依舊懷著西進,吞併印度、將印度洋變成內海的心,那就無論如何都繞不開香料群島。

大明與荷蘭人的利益衝突是根本性的,無法調和的。

作為荷蘭人的使節,米希爾自然無論如何都無法繞開,退縮。

「你的抗議改變不了中國的決定。」王夫之展現了剛硬的態度,也許是覺得眼前這個荷蘭蠻子實在是臉色太可憐了,王夫之緩了緩說:「以大明帝國的威嚴,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是無從反抗的。當然,請放心。各地上依舊存在的各國商民,只要遵守中國法律,都能得到平安的旅行、經商。」

米希爾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連一個反抗的機會都沒爭取到,他瞪大了眼睛,胸口劇烈地起伏著,呼吸顯得十分急促而暴躁:「香料群島是荷蘭人的殖民地,任何人都無權侵犯。這是對共和國的挑戰1

「哦?」王夫之眉頭一挑:「閣下是要宣戰來的嗎?」

米希爾目光一瞪,凝望著王夫之,萬萬沒有料到,眼前的中國人是如此的強硬。甚至,他似乎還很有些迫不及待地希望一場戰爭。

他回憶起了這些天來在中國的了解,明白了始末。

這是一個新貴崛起的時代,無數人依靠著平定內憂外患的軍功趁勢而起,完成了一個平民百姓到王侯將相的轉變。

王夫之還很年輕,這是一個年輕氣盛的時候。如果荷蘭人發起戰爭,王夫之自然有機會趁勢而起。

但是,荷蘭人畢竟是一個商人為主的國度。他們必須考慮得失,在國內還沒有做出最終的決定之前,米希爾自然沒有權力擅自宣戰。儘管,以他自負的軍事才能,並不畏懼明人的海軍。

「我只是想弄明白……中國對於荷蘭,究竟是否還心存善意?」米希爾咬了咬牙,不敢翻臉。

另一邊,徐徐走來一人。

眾人看過去,紛紛打著招呼。

此人,赫然就是外交大臣陳貞慧。

「公使閣下恐怕有些誤會,大明對世界各國依舊都保有善意,這是作為文明國家中的領袖大國應有的禮儀與風範。至於對於香料群島……我想閣下是誤會了。」陳貞慧緩聲說。

米希爾臉色由陰轉喜,說:「中國可以放棄對香料群島的侵犯?」

「不不不……」陳貞慧笑著說:「需要說明的是。無論是香料群島,還是印度、暹羅、越南、北大年。各地都是擁有土著部落,甚至王國的。這些國度,都是中國的邦交國,藩屬國。也就是說,他們是皇帝陛下任命的封臣。如果臣子請援中國,作為宗主,皇帝陛下自然會採用一切考慮範圍內的手段保護臣下。」

「那是東印度公司的1米希爾壓低了聲音說。

「什麼東印度公司?噢?殖民公司么,中國一樣也有。希望公司與遠征公司都有大量的海外據點。但是,無論如何。沒有聽聞過存在一個叫做東印度的國家。既然如此,也就不存在什麼荷蘭人的勢力範圍。他們既無統治當地的合法,自然也不存在損害荷蘭利益之舉。」陳貞慧輕描淡寫地說著。

米希爾畢竟是個軍官,不像是那些政治家一樣,油嘴滑舌,也很有機智。

所以,面對這個問題,一時間還真的被說住了。

一個殖民公司,固然可以將這裡視為荷蘭人的勢力範圍。但是,荷蘭人並沒有將這裡視為國家領土。這個時候,地方的土邦以明國宗藩國的身份請求大明接入,還真是比荷蘭人更加有合法性。

很多時候,名義正義這種東西說起來是虛無縹緲的,也是沒有作用的。

如果是換一個人與米希爾談論這個問題,他只會不耐煩地用火槍說服對方認同自己,用火炮說服對面的國度遵從自己。

但是,他面對的是東方的中國,大明帝國。

面對這個強大的帝國,荷蘭人實在沒有太多戰爭勝利的希望。

他們並非沒有與中國人較量過,事實上,在十幾年前,大明就已經與荷蘭人爆發了戰爭。只是,一群小小蠻夷,哪怕現在,也並沒有人看重荷蘭人。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這一場戰爭反而就顯得頗為輕描淡寫。

大明作為勝利者,固然可以對一場勝利表示淡然,表示不在乎,表示並不關心。

但是,作為失敗者如果也是這樣一個態度,那麼可以預料,下一場失敗就將在不遠的將來降臨了。

故而,荷蘭人對於與明國戰爭的失敗可謂是刻骨銘心。

他們有太多的理由說服自己接受這樣一場失敗,距離本土過於遙遠,並非在有利的情況下發生戰鬥,人數稀少,心情不好……等等……

但是,失敗就是失敗。

有了勝利作為開頭,當然可以期許第二場勝利。

但是,當與大明國的戰爭是以失敗作為開場的時候,所有人去考慮下一次結論的時候,就會想……是否又會是以失敗作為結局。

固然,國內那些愚蠢的政治家們可以說,戰爭的勝利與失敗,總歸是給都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

這樣看似有道理的花米希爾是嗤之以鼻的,當小概率的事情發生以後,那就往往意味著,真的出現大問題了。

這是他作為一名智者得出來的考慮結果,戰爭可不是隨意就應該下結論的。

總而言之……在各方面考慮以後,曾經強硬,從未屈服過的米希爾低下了頭顱:「香料群島里……沒有任何足以需要中國介入的問題。任何!任何1

哪怕真的有土邦搗亂,米希爾也下定決心,回去以後就讓那些搗亂的人永遠地閉上嘴。

出人意料的是,一直以來都顯得格外強硬的明國外交大臣陳貞慧似乎就這麼簡單地相信了:「哦?是么,如果真的不存在需要大明國介入履行保護義務的事情,那自然就不需要大明國的軍隊進入了。不過,請貴國的商人放心。大明國的艦隊從今往後,將負擔起巡航整個從背景到東非的航線。讓人苦惱的海盜將迎來他們的末日。給與使節和平,這是大明帝國作為文明世界領袖的責任1

陳貞慧這話說出來傲然無比,帶著強烈的驕傲之感。

毫無疑問,排前海軍出遠門打海盜是一門十足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畢竟,海軍可是個金窟窿,丟進去幾萬兩銀子都聽不到一個響。

對於不少歐洲國家而言,別說派遣海軍去請教海盜,哪怕是更加低廉的陸軍去清剿地面上的匪徒他們都毫無主動性。

說到底還是不賺錢罷了。

但是,大明做出來了。

「也許,這就是文明使節領袖的責任吧……」米希爾心中低聲地說著,又道:「謹此代表荷蘭同胞向中國皇帝陛下致以最誠意的感謝。」

「我會轉告。」陳貞慧笑著說著。

這時,王夫之忽然間在陳貞慧的耳邊低語了幾聲。

原來,英國公使雷萊與西班牙公使委拉斯凱茲都是不約而同地走了。

這無疑是一種非常失禮的舉動,但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卻又是他們僅能想到最合適的舉動。

英國人沒有力量抗拒中國人宣示主權,但又不願意就這麼簡單地放棄了東亞那麼遼闊的知名地發展空間。

至於西班牙人,更是將菲律賓的歸屬視為王國最後的底線,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步。

但是,就如同雷萊所言一樣。國內又爆發瘟疫了,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不管是誰都不挑釁明國。他們已經沒有了發動一場戰爭的底氣。但是,如果選擇應承下來,那顯然又是不可能的。

原本,兩人暫且留了一下,想看看米希爾能不能頂得祝

但是,哪怕是荷蘭人也頂不祝

這樣一來,他們兩人只能選擇離開,用一言不發的失禮表示自己的不滿。他們畢竟沒有荷蘭人那樣有底氣,還敢說一聲抗議。

當然,荷蘭人也並非屈服。

戰爭,或許暫時不會爆發。

但一場由此被團結起來的統一戰線卻很可能迅速地在英國、荷蘭人、葡萄牙人以及西班牙人等各國的旗幟之下團結起來,對抗中國在東南亞的進齲

「好了。好了。隨他去吧。」陳貞慧眉頭一挑,想不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軟釘子。

不過,對方既然沒有當場硬剛,那就說明對方也有些心虛。

左右只是幾個蠻夷罷了,陳貞慧並不是很在乎。大明有的是底牌收拾他們,而皇帝陛下的意志,卻是必須執行的。

一陣微微有些靜謐的沉默以後,陳貞慧又開口了:「作為文明世界的領袖大國,皇帝陛下在昨天發布倡議,將會給與各國使節進入中國貿易的機會,而不單單隻是在隨同外交活動時攜帶貨物。為此,皇帝陛下命我起草《世界貿易協定》,約定可以進入中國貿易國家的名單、人數、貨物、數量、稅金、人員、司法等等問題。諸位,可有興趣啊?」

米希爾愣了下,原本他還在惱怒英國人與西班牙人看著自己頂在前面他們跑了。但現在,米希爾卻感覺自己留下來賺大了。

上帝啊,多少年了。

為了叩開中國人貿易的大明,他們不惜發動戰爭。

現在,終於有機會與中國人直接進行貿易了!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關攝像頭私_生活視頻遭曝光!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