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三章:報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報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世界貿易協定的概念被陳貞慧拋出來以後,就不再深入繼續談下去了。他留下了一個懸念,隨後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帶走了所有人的牽挂。

米希爾同樣是心神失守地離開了。

他被這個消息震住了,如果真的能夠順利獲得與明人貿易的環境,那荷蘭人的商業帝國便能夠更進一步,獲得天量的利潤。

誰都明白中國的富庶。

曾經,這裡有讓人痴迷的瓷器、茶葉、絲綢等等讓人發狂的貨物。而現在,以鐵料、紡織品、書籍以及各類初級工業品為代表的貨物則成了所有歐洲商人們欣喜發狂的中意物品。

這樣一來,打開與中國貿易大門就變得更加迫切。

對於這一手,中國人已經是玩的駕輕就熟。

上一回,朱慈烺就用一個對日開放貿易的噱頭忽悠得日本人放棄了琉球,犧牲了薩摩藩,將這樣一個日本強藩硬生生逼到了親中派的立場上去。

其後,更是整個日本淪陷,成了中國控制的區域,並且被逐步蠶食。

現在,陳貞慧拋出世界貿易協定,顯然是要故技重施。只不過,這一回比起上一回玩的更大,是要將整個世界都囊括進來。

實際上,這是大明在搞一個國際組織,爭奪國際社會裡的話語權。

這一個話語權,是先天地由中國炙手可熱的貿易優勢決定的。歐洲人迫切需要中國的茶葉、絲綢、瓷器、書籍以及等等各類工藝品。

自然,在賣方市場之下,規則就由中國來制定。

得到了這樣一個消息,米希爾又是驚喜,又是擔憂地回到了公使館。

隨後,他開始著急著荷蘭商人們議事。

荷蘭不是中國,商人對政治參與度很高。對於有機會打開與中國人的貿易,所有人都充滿了興趣。

但同樣,反對的聲浪也格外堅決。

來自何屬東印度公司的科內利斯堅決反對:「與中國的貿易從來並非難事,固然,在官方的手續之上,他們並不允許荷蘭人的船隊進入中國。但是,荷蘭市場上從來沒有缺少過來自中國的商品。為此放棄香料群島,這是一項巨額虧本的交換。況且,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而放棄公司已經經營數十年的香料群島簡直不可理喻1

面對這一位大佬的堅決反對,殿內的氣氛一時間顯得有些僵持。

眾人輕咳一聲,遲疑了良久,紛紛看向米希爾,希望這一位公使大人能夠挺身而出。

但是,米希爾顯然也並不喜歡對明人低頭:「總督先生的想法,是有一定道理的。」

「可是,這樣貿易的機會千載難逢。」

「為了取得與中國貿易的機會,我們不惜發動戰爭依舊沒有獲齲如果再錯過這樣一個機會,荷蘭人恐怕要落後英格蘭的那些雜碎超越我們了1

「世界貿易協定,這明顯是一個要面對全世界各國的計劃。也就是說,荷蘭人不加入,英國人會有機會加入,就連法國人、西班牙人都會加入1

……

不甘心放棄這個機會的荷蘭人商人們紛紛掙扎著。

但在強大的形式面前,註定了他們這樣的戰爭是徒勞。

科內利斯冷哼一聲,說:「無論如何,東印度公司都不會允許這樣的想法存在。哪怕是有叛國的商人與明國簽訂了協議,堅持為了與中國的貿易放棄香料群島,都不會得到執行。不會有一艘船只能夠安然通過香料群島的港口返回鹿特丹。」

這話一出,滿場都是寂靜了下來。

顯然,荷蘭國內的商人也分為很多派。並不是所有的荷蘭商人都是東印度公司的股東,他們在印度洋周邊沒有殖民地。

只是目前看來,他們所有人捆在一起都沒有東印度公司實力強大。

的確,哪怕是有些商人窮盡辦法,真的讓本土通過了這樣一個議案,接受明人對香料群島宗主國的主權要求。東印度公司依舊保留著香料群島的力量,可以讓這些人的船只有去無回。

畢竟,這些殖民公司可不是什麼溫潤可愛的小白兔。

他們都是尖牙利嘴,張開血盆大口的巨獸。

他們有官員,有軍隊,甚至可以發動一場戰爭,消滅一個國家。

在這樣強大的威懾力面前,部分荷蘭人無奈地放棄了這樣的一個計劃。

「不僅如此,明人對香料群島的覬覦,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容忍的。」身為何屬東印度公司的總督,科內利斯不希望當一個末代總督。他要維護公司在東印度的利益,保證不會被中國人染指。

「總督先生有什麼計劃?」米希爾很是期待。

「中國人不同於之前我所了解到的中國印象一樣,過去,他們計較面子,執著於榮譽、堅持於一些迂腐的規則。而現在,中國人的皇帝十分年輕,更注重切實的好處。想要組織中國人的計劃,就必須讓他們明白,吞下香料群島對他們而言只有無盡的損失,而不會有任何可以預期的利益。只有做到這一點,才能讓中國人停止那雙胡亂伸出來的臟手。」科內利斯不愧是東印度公司的總督,說話一針見血。

「思路沒錯,但閣下請務必明白,我需要了解你打算怎樣做到?」米希爾又問。

科內利斯停頓了稍許,這讓米希爾緊張了起來。

不少荷蘭商人們紛紛猜測起來。

「上帝啊,你是要發動一場戰爭嗎?」

「該死,這會毀了我們。天知道中國人對於商人是多麼擁有威懾能力。如果一旦荷蘭人成為中國人厭惡的存在,哪怕通過鄭成功也無法獲得中國人的商品。」

「難道我們要高價從葡萄牙人手中購買?上帝啊,那樣我們頂多只能賺到一些運費錢。」

「東印度公司不能如此做傷害所有人的事情。必須明白,哪怕真的發起戰爭,也無法達到目的。這不是孱弱的野蠻國度,這是文明世界里的中國。一個擁有火槍與龐大軍隊,龐大人口,富饒國土的中國1

所有人七嘴八舌地說著,彷彿真的唯恐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東印度公司總督做出傻事。

「不……我當然不會輕舉妄動。戰爭這樣的事情,只有在最後沒有其他解決辦法之後蔡惠成為我考慮的對象。」科內利斯終於說出了一句讓大家放鬆許多的話。

但緊接著,科內利斯又緊張了起來:「但你們猜的也沒錯,必須讓中國皇帝嘗到一些苦頭。才能讓他們放棄以往倨傲的態度。」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緊,不能善了埃

不過,接下來米希爾卻沒有堅持讓科內利斯說下去。顯然,對方有顧慮。

這也是,商人們與官員終究是不一樣的。官員多少有一些操守,但商人們就難說了。他們一旦發現投靠中國人更加有利可圖,毫無疑問會將荷蘭人的利益出賣。

兩人互相丟了一個能理解的眼神,在眾人散去以後秘密商議了起來。

與此同時,法國人、英國人、葡萄牙人、瑞典人乃至於神聖羅馬帝國的人都在議論著這一個《世界貿易協定》的東西。

顯然,中國試圖與他們分別簽訂完成關於兩國之間貿易的條款。

而這其中,最誘人的顯然是可以與中國自由進行貿易。當然,也少不了稅收、政策、配額等等一系列的限制。

任何自由說到底終究都是有前提條件的。

不管是最重視商業的荷蘭人,還是與中國有良好悠久關係的英國人,都對此十分重視。

不過,英國人與西班牙人在此之前還是頗為有共同利益點的。

他們都不希望中國人加入到東南亞與南亞的爭鋒之中。

儘管,目前看來中國人依舊還只局限於東亞這一片海域之中。

但所有的公使們都探聽過一個非常驚人的消息。

「中國人竟然在建造一艘全部以鋼鐵鑄造的鐵船1這一消息聽聞以後,所有人都是感覺荒謬與不敢置信。

但很快,當他們真切知曉了此事以後,都變得惴惴不安起來。

也許,有一段時間裡,中國的航海是落後於世界的。也正是因此,這才使得中國人限於東亞,不能遠航。

但是,鐵船的代表性意義非常重要。

這說明,中國的造船技術在不斷飛躍。用不了多久,就能支撐中國人向全世界走出征服的道路。

這一點,在遠征公司與希望公司這兩個代表性的殖民公司旗幟下不斷被得到印證。

荷蘭人已經開始考慮退出被希望公司、遠征公司瓜分的台灣島。但接下來,西班牙人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自己放棄菲律賓。英國人則是為了獲得更多的外交籌碼,也是躍躍欲試,要搏一把機緣。

「也許曾經,必須考慮退出台灣。但現在,事實證明……我們有了更多的選擇。」說話的是米希爾。

他的身前,有兩個意想不到的人點頭說是。

「沒錯,現在我們都有了新的選擇機會。上帝,讓我們團結在一起。拋卻紛爭,謀就大業」雷萊目光灼灼。

委拉斯凱茲端起紅酒杯:「共飲此杯,為未來的勝利歡呼1

……

台灣島。

李岩剛剛抵達台灣島的時候很驚訝,他萬萬沒想到,在東亞這片土地之上,居然還有這麼一片肥沃的地方等待人去開拓,沒有主人。

當然,要說沒有主人也不完全對。

畢竟,還有台灣土著嘛。

只是,在源源不斷抵達的大陸移民面前,台灣土著節節敗退。他們沒有任何可以抵抗住擁有先進文明的福建移民。

曾經,台灣的開發還是十分落後的。

哪怕這裡最早已經有上千年的開發歷史了。但是,在這個時代落後的醫療衛生條件之下,開發一個亞熱帶、熱帶地區依舊困難重重。疾病很容易讓一個村莊一個村莊地毀滅掉。

好在,希望公司與遠征公司都是十分重視研發的人。

而同樣,大明的醫療衛生水平近年已經大幅度提高。去年,李岩代表遠征公司給陸軍一員捐款十萬兩銀子。

這樣一個巨款讓不少遠征公司的股東頗為疑惑不解,甚至認為這裡面有黑色交易。為此,遠征公司總部還特地派出了人馬去查。但他們當天下去就走了。

很簡單,這是為了讓陸軍醫院開發出足夠有效抵禦瘧疾與各類疾病困擾的方案。

還真別說,陸軍醫院隨後就派出了將近三十名醫生隨同陸軍醫院出行。當這樣的合作持續了一年以後,台灣開發原本高達百分之三十的死亡率已經大大降低,到了百分之十。

尤其是深受困擾的希望公司知曉以後,更是一擲千金,投入了二十萬了銀子給陸軍醫院。

在陸軍醫院不斷支援的醫生、藥品以及防疫方案之下,移民到台灣超過二十萬的移民終於安頓了下來。

他們不用在面對每天至少上百人因病而死的恐怖,正式從這裡解脫出來。

就這樣,李岩再次抵達台灣的時候,已經有點要認不出來這裡了。

他來到的是台北,這裡靠近琉球、也靠近濟州島,遠征公司的支援力度十分方便。

這個名字,據聞還是皇帝陛下親自取得。

顯然,陛下對這裡的開發也是充滿著期待與希望。

「也許,過不了多久。這裡就能成為台灣府了。」李岩喃喃地說著。

中國人越來越多了,這已經超出了初期殖民開發的階段。接下來,朝廷必然要派遣人馬組建警署、稅收、學校以及醫院等部門。倒是民政權利之上皇帝陛下對此十分寬容,基本上會尊重當地,不會派遣主官。

「李主事,你來了?太好了,太好了。終於盼來救星了。」這時,一個一頭銀髮的中年男人大步走來,氣喘吁吁。

海外殖民地很少有年紀大的人,但只要有,基本上就是當地的頭面人物。

李岩認得此人,這是台北林氏的當家人,林鴻飛。也是鄭氏動員遷徙之後,一個家族的族長。這是海外殖民里除了公司的基本單元,家族。

「那些蠻子,欺人太甚了1林鴻飛說著,眼眶一紅。

「蠻子?是哪國人?」李岩說。

「紅頭髮蠻子、金頭髮蠻子都有。天殺的啊,他們搶了我們運送國內補給的糧船啊!上面,可是治瘧疾的葯1林鴻飛說著,雙手青筋暴起。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