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九章:誤會與補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誤會與補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水師兩艘代表性的戰艦這會兒都出現在了雙嶼島外的海面。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登州號、膠州號,迎風破浪,直衝而來。

他們身後,百艘戰艦密布在海面之,彷彿是一張天羅地,將整個海面的視線統統遮蓋。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萊恩的那艘女王船顯得格外孤單零落又可憐。

女王船並非是說這是英國女王的船隻,而是指一種船型。一百年前,英國人不斷試圖改進自己的造船技術。當時流行世間的是基於拿屋船與卡拉維爾船改良后的蓋倫船。

雖然蓋倫船一直在十六世紀到十八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都流行於歐洲的多數國家,並且用于軍事與貿易。但英國人顯然並不滿足隨大流,他們發展出了輕型蓋倫船。

為了使之更適合與遠距離炮戰,改善操作性能,英國人把首部層建築降低,移入船體之內,甚至置於首掛之內。

眼下,這一艘萊恩船長駕駛的蓋倫船是一艘五十米長,六百噸排水量的新型蓋倫船。有些時候,歐沃德也是頗為佩服這些英國人的。

這種新式蓋倫船在速度、操作明顯西班牙的老式蓋倫船更加優秀。之所以喊他是女王船,只不過是因為這種船是在半個世紀前伊麗莎白女王時期所研發出來的罷了。

也是靠著造船業的技術優勢以及與西班牙人打仗打出來的勝利,英國人才能從荷蘭人的手分到一杯羹。

畢竟,在這個叢林法則的時代了。他們並不會因為你是來自歐洲的老鄉而對你有更多的照顧,老鄉見老鄉,背後捅一刀的事情並不少見。

這個世界,並不崇尚眼淚與溫情。

特別是在海爭奪的時候。

女王船的慌張可憐模樣沒有人會同情,甚至,連歐沃德自己也內心苦澀。

「該死的……明國人是怎麼找到這裡的?不可能,六年了。連對面的寧波地方官員都不知道我們在這裡的蹤跡,明國的水師怎麼可能一來,找到了這裡?」歐沃德慌了。

萊恩更是慌了。

他臉大汗淋漓,禿頭滷蛋一般的腦袋這會兒大汗淋漓,一張臉蛋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明國的艦隊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

而他們的力量,又是太強大了。

在港口裡,只有滿載著國貨物準備離去的荷蘭、英國船隻。他們雖然都有武備,卻沒有想到明國的艦隊這麼快撲了過來。

海面,女王船們竭力跑回港口。港口內,一樣也滿是從港口撲戰艦的水手。

他們在拚命地坐著戰鬥的準備。

歐沃德顫抖著聲調,了自己座艦的時候,也顯得有些懵逼,沒反應過來。

「但他們還是來了……」歐沃德苦澀地說著:「等等,傳令所有艦船,不得開火,至少不能先一步開火。還有,下船。立好旗幟,準備迎接儀式。無論如何,不能讓國人認為我們是要掀起一場戰爭1

歐沃德慫了。

如果是二十年前,從未有過與國人交戰的例子。也許歐沃德還會勇猛一點,先動手了再說。

但是,荷蘭人畢竟已經身受了戰敗的恐懼。

在如此絕對不利的環境之下,歐沃德實在難以想象這場戰爭的結局。

反倒是這會兒女王船的萊恩顯得鎮靜一些。

「好罷,好罷……如果戰爭來臨,那讓戰爭來得更猛烈一些。英格蘭人無懼挑戰1萊恩狂野地大吼著,滷蛋一般的禿頭竟然在這樣的環境下,顯得莫名豪氣干雲。

他手底下的眾人見此,盡皆鼓起心氣,紛紛跟著大喊:「無懼挑戰1

「準備作戰1萊恩昂揚挺胸。

這會兒,他已經回到了雙嶼島的港口裡。

這個港口被荷蘭人經營了六年,不僅港口裡停泊著十數艘各類主力戰艦,是港口,也有大口徑的岸防炮。

如果國人要死磕,勝負為未可知。

女王船做好了戰鬥準備,而港口經過一陣騷亂以後,也顯然反應了過來,無數人沖船,也有更多的人進入了炮台。

他們在做著戰前的緊急準備。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完全出乎了萊恩的預料。

他看著百合花號剛剛升起滿帆,卻忽然間又掉頭回去。熟悉的身影下了船,荷蘭的台灣總督歐沃德帶著人恭恭敬敬地在港口列隊,準備著迎接貴客用的軍樂隊。

同時,港口的炮台之,一個個士兵沒精打采地被軍官集結下來,加入到了這一場迎接的隊列之。

萊恩氣勢昂揚的迎戰在這一刻突然間泄了氣。

他無懼身前的挑戰,卻恐懼於身後的利劍。

「這群該死的商人,毫無骨氣的商人1萊恩破口大罵。

他明白,自己被出賣了。

「岸……迎接……」看著船滿倉的貨物以及一個個年輕小伙們迷茫的目光,萊恩苦笑說。

第一艦隊與第二艦隊組成的聯合艦隊已經逼近了雙嶼島外,他們撒開大,將所有可能讓雙嶼島洋人艦船跑掉的漏洞一個接著一個的封鎖。

儘管歐沃德與萊恩都已經放棄了掙扎,但看到明人這麼紮實而嚴密地圍來,依舊感覺到了一種落入水窒息一般的恐慌。

「這種感覺……真是不好礙…」歐沃德劇烈地呼吸著,格外不適應。

本來,這種感覺應該是他們帶給台灣國移民的。

但現在,被國人重新加到了他們的身。

唯一可以稱得安慰的是,不管是哪一艘**艦,都沒有主動開火。

這讓雙嶼島的這些歐洲人們暫時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閣下……荷屬台灣總督?歐沃德?」齊遠身著官袍,整潔而威武,尤其是配身後百艘戰艦作為背景,更顯得威嚴無雙。

「尊敬的國海軍長官,如您所見,我是。」歐沃德竭力控制著自己不讓腿肚子打顫。

相反,方才與他戲謔著,心情很是不安的萊恩反而目光灼灼地看著齊遠,彷彿要吃人一樣。

但齊遠沒理他,他也沒資格開口。

「想必閣下已經知曉,我是齊遠,奉吾皇之命,巡視各海域,清剿海賊。在前日,我接到一名葡萄牙籍商人舉報,說雙嶼島存在海盜,特此來剿滅海盜。但沒想到,會是擁有合法身份的荷蘭、英國海商。這真是讓人疑惑不解呀。」齊遠一臉玩味,透露著海量的信息量。

歐沃德與萊恩恍然大悟。

「是該死的葡萄牙人1荷蘭人一臉見鬼的表情,又是恍然大悟。

英國人同樣陷入了無盡的憂傷之。

毫無疑問,葡萄牙人與西班牙人的恩怨將他們也牽連了進去。

當然,無論是英國人還是荷蘭人,都與葡萄牙人的關係說不好。特別是荷蘭人,在全世界的範圍內壓制葡萄牙人的擴張。

葡萄牙人自然還以顏色。

當年荷蘭人率軍試圖用火炮轟開明國的貿易大門,正是葡萄牙人前前後後出力,讓荷蘭人痛恨不已。

是他們,在國人面前將荷蘭人說成是沒有禮義廉恥的蠻夷之輩。

是他們,提供歐洲當時先進的軍火給國人。

是他們,為國人提供情報。

也正是依靠這這些種種努力,葡萄牙人鞏固了自己在澳門的地位。以國皇帝對領土的固執,竟然沒有提出驅逐葡萄牙人出境。

當然,歐沃德不會知道。朱慈烺已經在藉此醞釀著經濟特區的思路。況且,這年代並不後世。

後世,澳門已經完全淪入了葡萄牙人的掌控之。

但現在顯然不是。

葡萄牙人雖然在澳門居注生活、貿易。但澳門警署由國人組成與管理、澳門海關由國完全掌控、司法主權、關稅主權絲毫無損。唯一有所讓渡的,僅僅只是成立了澳門市政委運會隸屬在當地縣衙之下,對澳門那狹小之地進行一定的民政管理罷了。

充其量,也僅是個村委會的級別。

事實,大多數村莊都澳門更大。

這無損於國的主權。

當然,話歸正題。

葡萄牙人依靠著能夠較為自由舒適地在國進行生活貿易,自然把持了巨額的利潤。

他們顯然不希望荷蘭人也進入分一杯羹。

最熟悉你的人往往不是與你最親密的人,而是你的敵人。

葡萄牙與荷蘭、西班牙顯然是這樣一個關係。

以葡萄牙人在東亞的近百年經營來看,知曉荷蘭人在雙嶼島並不是難事。國人分不清,他們卻能夠聞得出荷蘭人身的那股子銅臭味。

答案知曉了,但麻煩卻更多了。

望著齊遠玩味的目光,歐沃德與萊恩很清楚。如果他們回答不好,也許這裡是自己人生的終點。

「都是誤會……都是誤會。我聽聞,大明在宣揚自由貿易,於是自作主張,來到雙嶼島與國商人進行貿易。卻不想,因此造成了誤會……」歐沃德的回答有些磕磕絆絆,卻透露著謙卑的態度:「荷蘭人是守法的良善商人,我們從來都是公平交易,錢貨兩清。從無欺瞞拖欠之舉,對於荷蘭人的商業信譽,任何人都能對此作證,承受考驗。」

「誤會?」齊遠的目光很冷淡:「雙嶼島由外國人控制的炮台也是誤會嗎?島嶼的漢人從未能自由出島,也是誤會嗎?簡直是狗膽包天,連島民要送自己孩子去讀書也敢阻攔。我看你們是不要命了1

得知三國艦船藏在雙嶼島,齊遠也是非常驚訝的。

他很快下令前去調查,本以為面對荷蘭人的老巢會很艱辛,但結果回來,卻是十分迅速。

荷蘭人在雙嶼島的經營的確可以稱得是非常的投入,島嶼少數的國居民不是被殺已經是在荷蘭人的金錢攻勢之下獻了忠誠度。

但在去年,荷蘭人的一個舉動卻讓當地居民甚至連混血的居民都忠誠度清零。

那是……

荷蘭人為了保守雙嶼島三國艦隊的機密,竟然下令限制島嶼所有人的出入。

對於一個貿易港口而言,大部分物資源於貿易並無問題。但有一個關鍵需求因此被阻攔卻引發了所有人的憤怒。

那是……

雙嶼島一共十七名學子到了該去寧波府學讀書的時候了。

尤其是雙嶼島這裡經濟條件好,許多人讀書紮實,原本千來人的小島能有幾個學生不錯了。可雙嶼島因為荷蘭人給的錢多,教育也捨得投入,於是從初級學校讀書升學的時候,有足足十七名學子通過升學考試。

雖然而今大明依舊還有科舉考試。

但科舉考試的重要性或者說獨木橋的屬性已經越來越低了。

按照大多數人通俗的換算,初級小學畢業只能算童生,連秀才功名都沒有。但如果拿到了寧波府學的畢業證,卻可以直接報名浙江省來年的公務員考試,有了報名基層官吏的資格。實際與科舉考試的秀才功名是同一個含金量。

十七個成為秀才的機會,這是雙嶼島漁民千百年來未曾幻想過的事情。

畢竟,雙嶼島貧苦,在過去那些年的時候,千餘人的小島十年都不見得能出一個秀才。

但如果有一個秀才,那不僅能讓一個家族得以振興,如果有十七個,那更是能讓雙嶼島因此改變命運。

可是,荷蘭人卻禁止島民自由出入。

雖然十七名學子最終以偷渡出逃的方式繼續學業,卻代表著荷蘭人對雙嶼島的掌控已經名存實亡。

故而,齊遠很快準備好了兵馬,一舉圍來,連島的炮台有多少兵丁,老弱病殘有幾分都知曉得清清楚楚。

「也是誤會……畢竟有許多海盜,為了保衛村民。組建了一定的自衛武裝。當然……如果將軍認為不合適,那都按照將軍的指示處理。拆出、損毀……重金遣退此前的組裝。並且邀請**隊入駐,為了與國貿易的安寧,我們願意投入……一萬元雙嶼島助學獎金。」一萬塊顯然是給國人的封口費,歐沃德心在滴血。

這可是代表著一萬兩銀子埃

但國人的胃口會這麼小么?

本書來自:..///29/29887/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