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二章:西班牙人的進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西班牙人的進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相較於熱蘭遮城的淡定,赤嵌城就顯得慌張許多。

駐守赤嵌城的是JacobusValenfijn,名作雅各布。

這是一個四十上下的紅頭髮粗壯大漢。

作為荷蘭人位於台灣的一大據點,赤嵌城而今情況顯得複雜了許多,也讓雅各布感覺頗為煩惱。

因為,赤嵌城來了許多英國人與西班牙人。

台灣島上本來是有西班牙人建立的據點,距離熱蘭遮城不遠,距離赤嵌城更近。

原本,西班牙人是荷蘭人的重點打擊對象。也正是在荷蘭人的不斷排擠之下,西班牙人在台灣島的據點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悄無聲息的消亡。

畢竟,剛開創的據點在短時間裡很難自給自足。在開創期間,他們要面對稀少的出產,敵意的土著,以及競爭對手的威脅。哪怕荷蘭人不進攻他們,他們也必須依靠每年一度來自菲律賓的補給。

一旦補給來得晚了,他們就要面臨飢餓的威脅。

在這個通訊不發達,交通又時好時壞的時代,很可能補給船到的時候,殖民地據點裡就已經只剩下一幫子餓得半死的人。

西班牙人的處境就是如此。

菲律賓的補給船已經遲到了兩個月,他們耗光了儲備,搶掠土著也惹來了報復,僅存的軍火被消耗一空,被迫進入防守階段。如果補給船繼續不來,他們的處境將會極端艱難。

還好,這時候,荷蘭人伸出了援手。

儘管,若非是科內利斯這個東印度公司總督,東亞地區的老大親自發話,雅各布是十分不情願接納這些人的。

但西班牙人、荷蘭人以及英國人已經在東亞這片土地上結成盟友共同對付中國人。

這樣一來,赤嵌城只能被迫接納這群潦倒窮困的傢伙。

好在,後來西班牙人的補給船終於來了。西班牙人還清了債務,重新喘過氣來。

西班牙人雖然惹人討厭,那至少還是一群闊佬。付得起錢,並不擔憂他們在赤嵌城讓荷蘭人無以為繼。

但英國人顯然就可惡許多。

這些人的到來完全是不請而至,他們吝嗇而貪婪,總會壓低價格又抬高自己手中貨物的價格。比起荷蘭人這**商表現得還要姦猾。

但不得不承認,英國人的工坊業顯然更加發達。

西班牙人是土財主,開發美洲獲得了大量金銀。荷蘭人是純粹的商人,倒買倒賣。而英國人,則是實業立國,工商發達。尤其是資產階級革命之後,英國手工場大發展,更加壯大了英國船主們貿易的優勢。

於是,雖然很討厭英國人。但荷蘭人許多東西還是要捏著鼻子找他們買。

相比於二道販子,直接找廠家買顯然價格更低,質量也更可控。

但是,荷蘭人卻覺得自己莫名就虧了許多。

也許,他們找到了一種宿敵的氣息。

但無論如何,英國人、西班牙人以及荷蘭人就這樣以一種奇妙的關係留在了赤嵌城。

「也許,應該感謝科內利斯……將這些傢伙給弄了過來。」這樣想著,雅各布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他想了想,遣人去匠英國與西班牙兩國的代表喊了過來。

英國人一方是此前活躍在日本與琉球的大商人伯尼,經過將近兩年的發展,伯尼的事業更大了。船隻大增,手底下的人手也不斷飛躍。

而另一邊,西班牙人的代表則是一個絡腮鬍的醉漢。哪怕一路上聽聞了中國人打過來的消息,也依舊是醉醺醺的,一點勁頭都沒有。此人名作阿斯納爾。

「消息已經明確,中國人的確進兵殺來。各位,赤嵌城遇到了大麻煩。這關切所有人的安危,沒了頭頂上的腦袋,所有人的錢袋子都會換個主人。」雅各布一雙眼睛不斷地打量著所有人。

伯尼微笑著,內心卻想,這個奸商又在算計人了。

不過,他不擔心。他很清楚這些荷蘭人的把戲糊弄不了他,真正容易吃虧的,還是那個倒霉蛋阿斯納爾。這傢伙一旦喝了酒就沒了智商,偏偏,他還繼承了西班牙人典型的傲慢與自大。只要找到他們的弱點,很容易就能讓他們吞下苦果。

這一點,雅各布已經屢試不爽。

「尊敬的雅各布先生,您應該已經有辦法了吧。區區中國人,一定無法抵擋荷蘭勇士的利劍與槍炮。」伯尼說著好話,不要錢地撒出去,又說:「更何況,還有尊敬的阿斯納爾上尉在。您的勇猛我萬分敬仰,赤嵌城的安慰,就在您的掌握中啦。」

雅各布心道這些英國人果然不好忽悠,說:「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團結。這樣才能面對任何敵人,讓赤嵌城永遠安全。」

阿斯納爾傲然地挺著頭,說:「不就是來了一群懦弱的中國人嗎?我手中的刀槍,什麼時候缺過中國人的鮮血?這一回,只要給我足夠的丹藥。一個百人的連隊就可以殺光他們。當然,老規矩。戰後的清剿,必須有我們的七成1

雅各布與伯尼都是心中一笑。

這些西班牙人,都鑽進了錢眼裡,只知道錢。

不過,這也是西班牙人的特色,或者說眼下這個時代西班牙國的特色。這個國家驟然暴富,卻並沒有將資金投入到國內基礎設施修築、鼓勵工商發展之上,而是買買買。一個土豪是可以過得很爽的,什麼都買得起,全歐洲都被他們買了個遍。甚至,為了王國的霸權,他們還可以頻繁發動戰爭。

但是,這顯然不是一個國家應該做的事情。

西班牙帝國已經日趨落幕,霸業漸漸收常在百年的風氣之下,西班牙人也不再專註與怎樣生產,怎樣勤勞工作。富人想著的是怎麼花錢,怎麼維持奢靡的生活與體面的地位。而窮人們則是想著,只要過不下去,就出海,去賺大錢。

賺大錢以後要怎樣……?

不是話在妓女們的肚皮上,就是被酒肉耗光了精氣神。

而偏偏,他們還非常重視那些虛榮之類的東西。

「那就這麼說定了。由阿斯納爾上尉率領閣下的軍隊出征,由伯尼先生準備這一回戰爭所用的物資。當然,赤嵌城匠為兩位閣下服務。」雅各布說完,喊來了伯尼,嘀咕了議論了幾句,談定了各自出資的份額,事情就此敲定落幕。

與此同時,明軍圍困了赤嵌城以後,卻並未立刻動手。

似乎,他們的主要進攻地點位於熱蘭遮城。

無論如何,這對於城內是一個好消息。畢竟,驟然被偷襲,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

到了第二天一早,阿斯納爾酒醒過來,聽著手底下人複述的話,一陣惱怒。但很快,他就表示得無所謂了。

因為,他的士兵傳來了非常感興趣的消息。

「比起台灣島上的中國人,這些中國士兵顯然更加富有。他們穿的軍裝很多都是棉布製作,有一部分軍官的服裝竟然還有絲綢的裝飾。根據望遠鏡的觀察,竟然還看到了他們砸吃肉!我敢打賭,他們比台北的那些中國人還要富有十倍!不,一百倍1士兵們情緒很激動。

那是一種搶掠的渴望。

這個消息出乎預料,卻很成功地激起了所有人戰趣。

來到海外的人,如果有辦法,一般都會竭力往南美洲那些地方跑。亞洲實在太遙遠了,除非是有官職的人,不然很少有人願意過來。能過來的,也極少有幾個良民。各種無惡不作的惡棍聚集此處,應有盡有。

搶劫,發財,無疑是讓人狂熱的關注點。

「這麼說,這也兵部議定是一場壞事。哈哈哈1阿斯納爾大笑:「點起人馬,準備出戰1

阿斯納爾說是準備,其實就是派出幾名傳令兵進入赤嵌城的幾家妓院將士兵們趕了出來。

一陣陣罵罵咧咧的聲音在各家妓院里響了起來。但只要一聽能搶中國人發財,所有從女人肚皮上爬起來的西班牙士兵都嗷嗷叫地恢復了精神。

倒是英國人與荷蘭人的動作很快,他們迅速準備好了武器與彈藥移交給了阿斯納爾。

雖然說只用一百人就足以殺死所有明軍,但阿斯納爾還是將所有的士兵都呆了出去。一共兩百人組成的士兵排成三個豎列走出城外,亂糟糟地開始朝著明軍進發。

果然是印象之中的中國人。

城外的明軍築起壕溝、拒馬,卻並沒有火炮。甚至,出現在他們身前的幾十名士兵手中也依舊拿著一桿又一桿質量低劣的長矛。

「就彷彿是出現在了中世紀的北非一樣……難以置信,竟然有人認為中國人也是文明的國度。」阿斯納爾輕蔑地說著:「小夥子們,打起精神。雖然你們的敵人也許只需要一輪排槍就能輕易擊潰。但現在,我要你們打起精神,讓身後那些荷蘭人與英國人看好,西班牙人不可戰勝1

無論是荷蘭人還是英國人他們之前都與西班牙人的關係不好。

這一回雖然臨時組成同盟,但就如同雅各布看不慣伯尼與阿斯納爾一樣,他們又何曾互相有好感呢?

戰鬥,就在這樣不經意之間開展了。

阿斯納爾罵罵咧咧地指揮著兩百人排成橫列,驕傲地挺著胸膛朝著前方明軍的營地進發。

他明軍這會兒也很是配合地衝出來十幾個人,迎面而來。

「也許,他們是來投降的?」

「搞不好是其他的中國人都嚇傻了,或者說已經失去了戰鬥的意志。我聽說,中國軍隊如果沒有重金開路,是不會有士兵願意衝鋒殺敵的。」

「一群懦夫1

……

各色的議論聲在西班牙軍官們的討論聲里響了起來。

阿斯納爾打量著眼前的十幾名明軍,很是不忿:「上帝見證,我為國王陛下來到遙遠的東方服役,卻還沒有穿過比他們更好看更高級的衣服。而這些中國人,卻穿著整齊劃一的漂亮軍裝。真是該死!是該死1

「開火1阿斯納爾帶著怨恨的命令發出去了。

砰砰砰的開火聲響起,隨後就是讓人感覺窒息一般的寂靜。

眼前空無一人。

那十幾名中國士兵顯然沒有直挺挺站著挨打的意思,紛紛都回到了壕溝之中。

一輪排槍,落空了。

但顯然也沒有中國人四散奔逃的現象。

這就顯得有些尷尬了。

說好的中國人會跑呢?

阿斯納爾臉色有點黑,但顯然也沒有功夫在這個時候奇怪。

「繼續進攻1

命令下達以後,阿斯納爾忽然間感覺有點心虛。

剛剛那十幾米士兵又出現了。

只是他們的動作很是奇怪,他們彷彿並不是前來作戰的,而是單純過來看戲的。沒錯,就是過來貓了一陣,隨後就過來看一眼。

眼下確定了什麼情況,他們站起身,又朝著後面跑去了。

不過,他們顯然並不是慌亂的逃跑。而是繞了一圈,到了下一圈的壕溝里。

「中國人跑了!追1這樣的景象落在西班牙人的眼裡,顯然就是中國人被排槍嚇到了。

事實上,大多數的中國移民與本地土著在歐洲殖民者的火槍面前的確毫無反抗能力。無論是熱蘭遮城還是赤嵌城都存在為數不少的華人。從他們的身上,歐洲殖民者們已經積累了足夠多的印象來秒回自己對中國人的認識。

追亡逐北,是所有士兵們喜歡的事情。

大多數的殺傷與戰果都是在追擊之中創造的。

而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勝利已經註定。一群逃兵,是不可能再有戰鬥意志的。

兩百多人就這樣亂鬨哄地追了過去。

一旦追擊展開,嚴整的隊列顯然不再有必要。

而這時,阿斯納爾內心的不安之感卻忽然間更加嚴重了。這一回,視財如命的他罕見地停住了腳步,沒有跟著那兩百多名士兵衝過去追擊。

他停了下來,這源自一名老兵對生死危險的敏感。

「該死的……有哪裡不對勁1阿斯納爾喊出這句話的時候,讓他雙目瞪圓的事情發生了。

轟隆一聲又一聲的巨響響起。

明軍陣地之前,煙塵飛舞。無數斷肢殘骸衝天散落。

「是地雷1阿斯納爾咬著牙,突然間覺得自己是前所未有的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