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九章:自信與從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自信與從容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如果楊朝棟與貝德爾能夠聽到伯尼的疑問,一定會高聲地宣稱自己的信心十足。

他們的確對自己的戰鬥力擁有著充沛的信任。

而戰爭有時候就是這樣奇妙,表面的自信終究要經過實戰的檢驗才能算數。

一反常態的,明軍走出了堅守不出的壕溝。

比起一開始的人數,楊朝棟手底下的兵馬似乎也得到了加強。

超過一千五百名明軍士兵走出了營寨,躍躍欲試,試圖一舉解決已經圍困了將近一個多月的赤嵌城。

一個多月的圍困對赤嵌城的影響是極大的,雖然雅各布在強力之下管制了關鍵物資比如糧食軍火,而沒有引起騷亂。但赤嵌城內所有的百姓日常生活都收到了極大的負面影響,不少人餓的彷彿只有一個骨架子一樣,看著這一幕,不再恐懼,反而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

無論勝負,不管如何都終究能有一個結局。

「這個結局,一定是屬於荷蘭的偉大勝利1雅各布喘著粗氣。

他將勝利的期望落在了貝德爾的秘密武器之上。

經過一個月多的圍困,包括西班牙人勇猛而凄慘的失敗,荷蘭人已經知道了眼前敵人的強大。他們並非是沒有熱武器的土著野蠻人,而是擁有著似乎比歐洲人還要先進的火槍。

火槍大炮,這是歐洲殖民者征服世界的拳腳。

現在,中國人同樣也擁有了這樣的力量,與他們激烈碰撞在一處。

羊背嶺這個默默無聞的地方忽然間成了高頻出現的辭彙。

明軍與荷蘭援軍相互接近以後,最終落腳在了羊背嶺的中間地帶。

荷蘭人可以確信這裡不會有中國人可惡的地雷,而中國人似乎也對於這樣一個小丘陵的地帶十分滿意。

「攻城,終究還是折損過大。在這裡一戰平定洋人的軍隊,即可讓赤嵌城內的人看得清楚,摧毀他們的抵抗意志。」楊朝棟說完,開始排兵布陣。

雙方緩緩接近,戰場之上雜音漸漸消逝,只餘下兩軍不斷接近帶來的聲響。

貝德爾一樣是感覺揚眉吐氣,格外期待。

昨天被追擊的慘狀讓他耿耿於懷,心中充滿了對中國人的憤怒:「這些該死的中國人,終於可以迎接荷蘭勇士的怒火了。該我們出手了,阿爾多普,不用再沒精打采了。我知道你的擔憂,一會兒,秘密武器出動的時候,你就率領你餘下的人與他一起發動進攻。這樣,也能算你一份戰功。」

戰鬥還未開始,但貝德爾已經開始心功勛分配。

看起來不可思議,實則還是源於他強大的自信。

「該請出我們的秘密武器了1貝德爾說著,側身一讓。

荷蘭人軍中,一直被妥帖地保護好,乃至於昨天一路的追殺都未能影響到分毫的秘密武器終於開始顯現出廬山真面目。

赤嵌城的城頭之上,無數人看著這一幕,充滿了期待。

雅各布捏著拳頭,不斷用力:「我們的秘密武器出場,中國人就該嚇得屁滾尿流了吧。哈哈哈,他們也許是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點火繩槍,就膽敢耀武揚威。一會兒,見了我們真正的力量,一定後悔招惹了我們1

「明軍似乎對此已經有所了解……?」想起來昨天楊朝棟信誓旦旦的表情,伯尼心中忽然間冒出了這麼一個理由。

羊背嶺的確是個好地方,至少在赤嵌城的城牆上,擠滿的城內軍民可以清晰地看到戰鬥的情況。

「上帝保佑我們1

「中國人……如果勝利了,會怎樣對付我們?可怕的傳說,土著會吃人。中國人……會這麼殘忍嗎?」

「夥計,不可能。哦不,我不是說中國人不會殘忍。我是說,我們不會失敗!荷蘭萬歲1

……

各色的口號在城頭上響起,落在戰場上,也開始迅速出現新的變化。

位於荷蘭人最核心的中央,人群分開,一共五張巨大的黑布落下,出現了黑布底下真正的面目。

那是一個獎金有一層樓高的龐然大物,腳步踏在地上,咚咚作響。

不少荷蘭軍人也顯然是這一刻才明白自己的秘密武器是什麼,嚎叫著歡呼,鼓舞著士氣。而赤嵌城的軍民們,更是紛紛歡呼出聲,用來表達自己支持。

眾人定睛一看,頓時認了出來,眼前之物赫然就是一頭又一頭龐大的成年巨象。整個荷蘭人的軍中,足足有五頭。

如果只是這樣,顯然還不足以讓荷蘭軍民感覺興奮。

最重要的,顯然是這一共五頭戰象的身上都披著密密麻麻,格外厚實的全身板甲。大象本來就皮糙肉厚,刀槍不入,現在有了這樣厚實的板甲以後,更是連子彈也不用擔心。

相比於馬匹的負重能力,大象顯然可以負擔起更加厚重的裝甲。

簡單說,這就是一頭又一頭生物版的坦克。

身披重甲的戰象出現在荷蘭人的軍中,跟隨他們,似乎任何敵人都能衝鋒踏破。

事實上,面對這樣恐怖的強敵,也許再嚴整的軍陣也無法抵擋。而排槍擊斃的時代,就是需要嚴密的戰陣來保持火力的穩定可靠。

荷蘭人興奮地大喊,跟著五頭戰象,排出隊列,發起了進攻。

戰象雖然是一個個龐然大物,但他們顯然訓練有素,並不如同東南亞土著一樣,訓練的戰象一個個敏感易怒。也是,在悶罐頭一樣的鎧甲里,無論是歡呼聲還是吼叫聲,都被隔絕。只要仔細一看,還能發現大多數的大象都是被精心地蒙住了耳朵,只能悶聲前行。

荷蘭軍隊動了,他們的優勢是如此的明顯,以至於城頭上已經歡呼出了勝利的口號。

伯尼看著雅各布狂熱地高呼著荷蘭萬歲,心中又是冒出了楊朝棟那個鎮定自若的表情。難道,中國人是裝出來的嗎?

可是……

如果不是呢?

伯尼急忙看向中國人。

他們一點都沒有慌亂,彷彿早有預料,迎頭跟上。

楊朝棟無奈地對著身邊馳援而來的林鴻飛說:「林老弟,你的救援心意我收到了。不過呀,荷蘭蠻子這麼一點小伎倆,還真是……太簡單了。各就各位,按照原計劃行動1

荷蘭人有戰象,早已被他們摸了個一清二楚。要不然,林鴻飛怎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