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章:收復赤嵌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收復赤嵌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場又一場的偷襲,荷蘭人不知出現了多少俘虜,多少WWw..l.隨便抓幾個舌頭就把荷蘭人自以為遮得嚴嚴實實的東西給摸了清楚。

戰象雖然調教得很好,又是蒙步,又不吵鬧,可總得吃東西,總有糞便出現。再用排除法算一算,很容易就知曉了裡面是個什麼東西。

有了情報就有準備。

明軍早就備著這一場圍點打援,豈能不做足了預備?

眼下,楊朝棟見荷蘭人終於亮出了自己遮遮掩掩的秘密武器,頓時放鬆一笑:「有句話叫什麼來著,黔驢技窮。這說得是個什麼故事?驢子啊,他在老虎面前用盡了一切可以嚇唬對方暫時不行動的計策。最後……所有迸聲勢都結束了,該猛虎,釋放屬於自己的威嚴了。勇士們,大明帝國勇敢的戰士們,保家衛國而來的同胞們,發出你們的怒吼,進攻1

「殺1

「殺1

「殺1

……

簡短而極具節奏性的口號下,是行動迅速嚴整的明軍。

林鴻飛艷羨地看著楊朝棟麾下這支精銳之師的行動,這支混雜了老營與新營兵馬的第一營毫無疑問是台灣國民警衛隊的第一強兵。

因為,除了從大陸母國支援來的老營以外,就是新加入的新營兵馬也是鄭氏希望公司從日本帶來的老兵。他們的經歷,可以追溯到進攻日本人的夜襲之戰上。

這樣一支精銳之師的加入,讓楊朝棟麾下的武力無比可靠。

戰象的迎頭衝鋒之下,九百名明軍士兵毫無慌亂,排著沒有經過一點騷亂的陣列向前進發。他們勇敢而強大,自信而沉著。

一直到兩軍相距兩百米的時候,這時,一直游騎從明軍身後突兀地衝出。林鴻飛認出了這支游騎的帶領人。

那是鄭成功的從弟鄭省英,一個年輕而驕傲的少年郎。

他騎術精湛,麾下的騎士也是一個個的行動果斷利落。他們衝出明軍本陣,斜刺里地沖向荷蘭人的戰象。

相比於人類,戰馬頗為巨大。但相比較於高大威猛的戰象,幾匹戰馬又顯得那麼細小,脆弱得好似玩具一樣。

一共八名騎士衝去,卻悲壯得好似絕望的突襲。

戰象對於軍陣的破壞性是無比巨大的,在嚴密而厚實的板甲下,缺乏破甲條件的燧發槍難以擊破。只有火炮才有這樣的威力。

但是,短時間裡顯然難以調集火炮過來。如果離得遠,準頭又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似乎有點死結,以至於明軍派出了僅有的八名騎士。

畢竟,海船的運輸量十分有限,運送戰馬代價高昂。

「中國人面對戰象,果然已經嚇壞了腦子。幾名騎士,難道就能劃破戰馬的鎧甲?」

「也許已經絕望了,才會想出這樣的辦法。或許,當戰象將他們的踩成肉泥的時候,才能讓他們找到唯一的弱點,那些沒有甲胄覆蓋的腳底。」

「哈哈哈,真是勇敢而愚蠢埃也許,中國人還是有一些勇氣,那就是送死的勇氣。」

……

赤嵌城上,無數議論聲響了起來。

「伯尼,也許你應該準備更多的犒勞物資。勝利越是巨大,歡呼就應該更加猛烈。對嗎?」雅各布看著伯尼,笑容不懷好意。

「雅各布閣下,我會準備好的,您請放心。」伯尼無可奈何地應了下來,但心中卻是思緒亂飛,很是不解。

騎兵的出現顯然不是偶然,這說明明軍已經有了準備。

但是,孤零零的八名騎士就是中國人的準備嗎?

難道,這就是楊朝棟引以為傲的優勢?

如果中國人的戰鬥力只體現在嘴皮子上的話,那也太讓人失望了。回憶著楊朝棟從容與自信的表情,伯尼恨不能理解。哪怕以他對陸軍戰鬥並不成熟的理解也明白,八名騎士想要解決五頭鋼鐵巨獸一樣的戰象幾乎沒有辦法。

但有的時候……

戰爭的藝術,就是這麼不可理喻,就是這樣出人意料。

鄭省英騎在馬上,看到了眼前荷蘭人眼中的不解、嘲弄以及喜悅。

八名送死的騎士,似乎就是他們對鄭省英的評價。

但真相只是如此么?

鄭省英冷笑一聲:「這些蠻夷,永遠不會知道天朝上國的強大。匠作大院里的東西,今天……就用你們,來證明一下新武器的威力1

說完,鄭省英低著身子,從戰馬的包裹里掏出了一個琉璃瓶子。

隨後,雙手鬆開,火捻子迅速從懷中拿出。火星冒出,蹭在了琉璃瓶子的口子上。一點火光迅速冒起,鄭省英顯然訓練多次,流利地將琉璃瓶拋出,丟向身前的戰象。

他距離戰象已經不到十步了。

拋出去以後,琉璃瓶子準確地落在戰象的身下。

隨後,在戰馬轉身離去的過程里,鄭省英眼疾手快地將餘下一共四個琉璃瓶子紛紛點燃,動作乾脆利落,甚至帶著一點行雲流水的美感。

餘下的七名騎士同樣如此,他們迅速地將琉璃瓶丟出,紛紛落在了戰象的腳下。

看著這一幕,貝德爾心中升起了濃重的不安。

「攔住他們,殺死他們1眼看這八名騎士已經開始調轉馬頭,貝德爾急了。儘管,這個命令已經晚了。

荷蘭人紛紛列隊射擊,可惜他們顯然沒有騎兵,只能指望火繩槍的射程擊中明軍。

但重要的顯然不是這一點。

四五十個琉璃瓶子落在了戰象的腳下身側,有的直接撞在了戰象的鐵甲上,迅速破裂。隨後,五顏六色的妖冶火光騰地冒起。

「救火1阿爾多普怒吼著,不顧一切地領著孤零零的幾人衝過去。

貝德爾渾身發寒,他明白了中國人的應對之法。

火攻,一個古老而屢試不爽的計策。

沒錯,戰象皮糙肉厚,加上了厚實的甲胄以後,就是子彈也難以攻破。他們是移動的城堡,是鋼鐵的巨獸,看似不可抗拒。

但是,戰象顯然也並非沒有弱點。

一個老鼠爬進戰象的耳朵,就足以讓這個龐然大物瘋狂。

更何況……當火焰燃燒在戰象的腳上?

這些龐大的巨獸雖然已經被馴服,但一旦火焰燃燒起來,這些戰象卻會陷入瘋狂。不像戰馬,戰象這種有不低智慧的哺乳動物是很敏感的存在。一旦他們發狂起來,根本不會對昔日的主人有任何感情。

他們可以踏破敵人的戰陣,也可以踏破自己人的。

一想到這樣一個可怕的後果,貝德爾整個人彷彿跌入了北極的海水之中,遍體發寒。

那樣恐怖的後果,是他無法承擔的。

阿爾多普撲了過去,貝德爾萬分感謝:戰後,一定要給他一個大大的功勛!

但是,接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如果那麼容易撲滅,鄭省英豈會對此感覺驕傲?

阿爾多普提著水桶瘋狂撒過去,但是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火焰依舊熊熊燃燒,並未熄滅。

一名荷蘭士兵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拚命扑打,換來的結果卻是身上的衣服也被燃燒起來。

甚至,有人試圖扑打火星,反而被濺起來的火星沾染上,火勢猛烈燃起。

熊熊燃燒的大火已經迅速讓外殼的鐵甲升溫,戰象已經開始嘶鳴,他們躁動不穩,感覺到了極度不舒適的觸覺。

貝德爾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他衝過去,揚起塵土,試圖撲滅他們。

但火勢已經燃起,越來越大,無法被水澆滅,無法被撲滅的大火擊潰了所有人的信心。

「魔鬼!魔鬼的力量1

「地獄之火1

「是拜占庭的魔鬼火焰,他們在海上甚至都可以燃燒起來。恐怖的中國人,魔鬼驅使的中國人1

「上帝啊,拯救你的羔羊吧1

……

無數鬼哭狼嚎的聲音響起,阿爾多普絕望了,他身邊僅有的幾名士兵看到了這樣可怕的場景再也無法維持戰鬥的信念。

貝德爾這會兒猛地響起了另一個事情,一下子也顧不得阿爾多普的絕望。

「明軍殺過來了……中國人,該死的,為什麼在這樣的關鍵時候殺過來了!中國人,中國人,中國人1貝德爾看著眼前的事情,心涼透了。

他們排著嚴整的陣列,衝到了距離荷蘭人六十步外的距離里。

這已經是中興一式步槍可以重創敵軍的最佳射程。

而這會兒,中國人的對手,荷蘭人的軍隊卻因為戰象澆下無法熄滅的大火已經亂糟糟,隊伍散亂,士氣低落,無數恐慌的聲音不斷響起,腐蝕著他們的信心。

「嗷1

「嗷1

「嗷1

……

一直以來沉默溫順的戰象終於忍受不了越來越恐怖的高溫,發狂了。一聲聲暴躁的怒吼,他們看向馴養自己的人,卻因為蒙步遮住了他們的眼睛,耳朵聽不到聲音而陷入發狂。

馴獸員們無計可施,火焰已經讓兩名馴獸員渾身沾染了可怕的火焰,脫得光光的,跑得遠遠的。

終於,荷蘭人崩潰的開端發生了。

一頭戰象脫離了隊伍,狂躁地朝著前方衝去,卻是毫無目的,偏離了明軍的軍陣。

而另外兩頭戰象各自亂跑,試圖靠著跑步讓腳底炙烤著四腳的火焰溫度稍稍低一些。還有兩頭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他們直接朝著荷蘭人的軍隊衝去。

戰爭巨獸還未殺敵,卻將自己的隊友衝擊得七零八落。

砰砰砰……

鄭省英看著眼前的一切,暢然大笑。他的身旁,明軍主力開火了。

排槍之下,是倒下的荷蘭人的身影。

只不過,讓鄭省英感覺有些以外的是,只是一輪排槍,他的敵人就已經失去了戰鬥的意志。

逃跑的狂潮出現了,一個,兩個。一個排,兩個排……

隨後,一個個方陣崩潰。

他們寄予厚望的戰象沒能殺傷敵人,反而將他們自己的隊友殺得七零八落。無法被撲滅的魔鬼火焰讓他們戰鬥的信心跌落雲霄。

當明軍發起進攻時,沒有任何人還有信心能夠擊敗敵人。

面對註定失敗的戰鬥,如何指望這些來到遙遠東方的荷蘭士兵擁有忠誠的信念呢?

投降,逃跑。

四個簡單的字一次又一次出現在了戰場上。

當敵人逃跑時,就是騎兵們發揮最大威力的時刻。

鄭省英出現了,他們只有八名騎兵,卻讓餘下超過八百名荷蘭人放下武器,也失去了逃跑的信心。

兩條腿是跑不過四條腿的。

戰鬥,就這樣短暫而迅猛地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結束了。

……

這時,一頭戰象一頭衝進了赤嵌城的護城河裡。

在河底,戰象腳下的火焰終於熄滅了。

得到解脫的戰象漸漸恢復了離職,嗷地喊出了放鬆的聲音,隨後看向城頭上的人類。

赤嵌城的城牆上,一片靜謐。

雅各布的雙手死死地捏著城牆,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望遠鏡,已經被他重新掛在了脖子上,他就這麼瞪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幕。

兩軍對壘,戰象出列。

八騎突出,魔鬼火焰。

一朝接戰,荷蘭盡毀。

時間流逝,不過轉瞬……

這麼短的時間裡,從希望到絕望,從天堂到地獄。餘下的,只是面色蒼白的雅各布。

伯尼死死地捏著手中的單筒望遠鏡,眼見荷蘭人的軍隊全面崩潰,終於才放下手中的望喳看著城牆下,那頭無辜的戰象這時候也抬頭看過來。

他回憶起了楊朝棟離開時的那一幕。

那會兒,楊朝棟笑著對他說:「噢,忘了和你說。很快,你們的熱蘭遮城就要派出援兵了。我會幫助你解決他們做決定的。」

「我會幫你做出決定的……決定……決定……不,不,不。對於英國人而言,對於我伯尼而言,如果不想橫死在台灣島上。那麼,這只是我最後的機會了。最後的機會啊1說著,伯尼忽然間摸向懷裡那病精緻小巧的手槍。

伯尼走向雅各布,低聲溫柔地說:「雅各布閣下,現在不是鎮靜的時候,您聽我說。為了我們所有人的利益,我們必須……」

「是,是,必須團結在一起!英國人、荷蘭人、還有西班牙人。我們團結在一起,還有機會守住赤嵌城1雅各布癲狂地大喊。

「不……不……不,我是說。您必須死,您死了,我們所有人才能平安呀。」伯尼掏出手中,迅速朝著雅各布一槍打去。

……

雅各布握著心臟,感受著力量不斷失去,瞪大了眼珠子等著有人給他復仇。

但是,沒有。

有的,只是打開城門的聲音。

「歡迎這個世界的主人,大明帝國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