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一章:荷蘭求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荷蘭求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楊朝棟率軍進入赤嵌城,迎接他的是恭順的荷蘭人、英國人以及西班牙人移民。

戰戰兢兢的伯尼很是擔憂明軍入城后的軍紀,但讓他意外的是,明軍士兵並沒有搞什麼劫掠之事。除了一部兵馬不斷地傳喚荷蘭三國軍政人員以外,城內的平民大多都沒有被騷擾。

明軍對此經驗豐富,雖然台灣國民警衛隊是民兵,但因為有大量老兵的存在,所以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甚至,他們迅速成立了憲兵隊開始維護城內的秩序,嚴格執行宵禁,有嚴格處置在戰時燒殺搶掠一應違法事務。

看到這一幕,伯尼更加對中國感覺佩服了。

「這是一個真正文明之光綻放的國度……」伯尼《旅華回憶錄》大明二九三年出版。

……

赤嵌城投降的消息或快或慢地傳到了熱蘭遮城城內。

一方面,大量的逃兵在戰爭里出現,終究是有零星的人逃了出去。另一方面,則是楊朝棟有意為之。他並未禁止平民的出入,甚至有意地放縱一些人朝著熱蘭遮城去傳信。

就這樣,在時光流轉到大明二八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時,消息傳入了熱蘭遮城。

讓人驚悚的戰敗消息引起了恐懼,恐慌像是瘟疫一樣,動搖了這座城市所有人戰鬥的信念。

備受打擊的科內利斯宣布閉門不見人,他無法接受自己精心準備的鐵甲戰象被人輕易擊敗。

但科內利斯這樣任性的舉動顯然對勢態的控制毫無益處。

無數人湧進總督府,希望尋求安全的信心。

科內利斯的管家焦急地站在室的門口,聽著裡面乒乒乓乓無數瓷器摔裂的聲音,心在滴血。

「那可是來自中國的景泰藍瓷器呀,個個都是價值連城的珍寶,科內利斯閣下對它們的喜愛甚至超過在鹿特丹里的娜奧米夫人,可現在……都摔碎了……」

「來自中國的失敗,也許要用來自中國的瓷器來消解仇恨?」

「真是可怕,難以置信,驕傲的荷蘭人會在赤嵌城遭遇失敗……」

……

管家嘟囔著,期盼科內利斯閣下能夠巡撫恢復冷靜。

不過,看起來這時候哪怕是祈求上帝,也無法短時間裡獲得滿意的效果。

就當管家焦慮地想著如何進去室勸說的時候,忽然間一名軍官灰頭土臉地沖了進來。

管家感覺到了憤怒與冒犯:「誰放他進來的?我明明已經下了嚴令,必須給總督大人一個安靜的休息環境1

「科內利斯閣下!明國軍隊派出了使者進入城堡1這名叫做盧卡斯的軍官沒有看管家,只是直直看向科內利斯的室。

明國人的消息!

室內乒乒乓乓的聲音停止了下來,一陣寂靜以後,吱呀一聲,門打開了。

科內利斯似乎經過了極其短促簡短的收拾,但依舊顯得慌亂地打開了門。

眾人看向科內利斯,紛紛感覺到了一聲重重的嘆息。

曾經手握重權,自信十足的荷屬東印度公司總督現在已經毫無精氣神了。也是,這一次失敗以後,東印度公司的盈利就將毫無指望,哪怕是中國人不找他麻煩,那些東印度公司的股東大人物們也會讓他墜入地獄。

這樣的壓力之下,科內利斯整個人都失去了精神,看上去彷彿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一樣。

「中國人……在哪裡?請他進來1科內利斯試圖壓制住自己的情緒,竭力平靜下來,維持著總督大人的威嚴。

但盧卡斯傳達的消息卻是更加讓人感覺尷尬:「中國的使者只是傳達了一句話過來就走了……」

「走了?你們怎麼能讓他走!說一句話就走,當熱蘭遮城是什麼?中國人的後花園嗎?」科內利斯暴跳如雷,他感受到了極大的輕蔑:「為什麼不攔住他們?」

「是宣戰的消息。」盧卡斯低聲說:「對方只說了一句話:中國人已經征服赤嵌城,將在明天進攻熱蘭遮城……」

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而僵硬。

中國人還真是狂傲埃

透著十足的自信與威勢,這樣的姿態,讓人恨得牙痒痒。

但是,他們卻很清楚地明白對方的本事。他們有這個資格這樣做,因為他們是勝利者。獲得了赤嵌城投降的勝利者。

中國人的光芒照耀之下,讓科內利斯顯得越發灰暗,沒有前途。

「進攻……進攻……哈哈哈……」科內利斯大笑三聲,似乎想表達他對中國人的輕蔑。

但是,罕見的,沒有任何人附和。

「對了……」盧卡斯又說:「中國人將歐沃德送回來了……」

歐沃德……

那個何屬東印度公司的總督,他怎麼來了?

眾人疑惑不解,科內利斯卻是一股濃重不妙的預感傳來。

「總督閣下……」歐沃德踏步而來,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了一身改良漢服,言行舉止似乎也成了一個中國人:「也許很殘忍,但不得不告訴您……葡萄牙人、法國人在中國的首都完成了第一輪世界貿易協定的談判,獲得了正式與中國寬鬆貿易的權利。為此,法國人承諾會在歐洲各國中支持中國人行為的正當性,而葡萄牙人,更是已經決定動員澳門的力量,他們已經出動士兵,船隊,即將抵達台灣……另外,英國人也叛變了。他們緊隨其後,已經向皇帝陛下表達了臣服。」

「英國人!該死的背叛者1科內利斯憤怒地大喊。

至於法國人與葡萄牙人,他倒是早有預料。這只是簡單的下注而已,只不過,比起敵人,他更憎惡叛徒。

「等等,皇帝陛下?荷蘭什麼時候有皇帝?」科內利斯彷彿察覺到了什麼。

「尊敬的總督閣下……」歐沃德微微退了一步:「有必要向您這位曾經的同事聲明,我現在已經是一名中國人了。只要為遠征公司服務五年,我就可以正式獲得中國國籍,成為一名人人敬仰的中國公民。當然,現在我也已經獲得在中國永久居住的權利,為遠征公司服務。」

東印度公司有任命官職發布戰爭的權力,但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公司罷了。

更何況,經過這一場折騰,東印度公司在台灣與東亞的經營全部潰散,就是大本營香料群島那邊,能不能守住也是未知數。

一個日落西山的冢中枯骨,只有傻子才會施展全部的忠誠。

當歐沃德獲得新的機會時,自然毫不猶豫地選擇跳槽。

「你……」科內利斯瞪眼過去。

「我代表中國人前來。」歐沃德自然地回敬看過去。

目光對視,彷彿電閃雷鳴,火花綻放。

但當歐沃德說出中國人三個字的時候,科內利斯失去了勇氣。

……

戰鬥,一如預期地在第二天開打。

彷彿積攢了無數的怒火一樣,炮火不要錢地拋入城內,城牆碎裂,中國士兵們好整以暇地發起進攻。

他們並沒有展開慘烈的登城作戰,但猛烈的火力卻讓荷蘭人損失慘重,甚至不再有人敢在城頭是冒頭,因為那必然會遭受精準的中國人火力覆蓋。

一天的戰鬥過去了,對荷蘭人而言,卻彷彿遭遇了最煎熬的一年。

科內利斯沒精打采,他委婉地讓管家示意盧卡斯找歐沃德談判,主題非常清晰——和談。

但是,歐沃德卻是臉都不給見,直言說不與拿鑰匙的丫鬟說話。

無可奈何,科內利斯親自出馬。

「歐沃德,看在曾經為荷蘭服務過的份上,你忍心這些可愛善良的姑娘、孩子遭受炮火嗎?一整天的戰鬥,不知讓多少姑娘為他們的兒子、丈夫哭泣。不知道多少人失去父親,失冉爭,多麼殘忍的辭彙。」科內利斯溫聲說。

「而發動這一切的人,都該受到審判,不是嗎?」歐沃德說:「是誰,挑起了中國人的怒火。是誰,讓他們埋葬在遠東。那個人,是時候站起來負責了。」

「過去的事情,何必執拗呢……」科內利斯心尖一顫,又無可奈何地說:「以公平的角度,大家都有無可改變的立常就像你之前一樣……現在,你是有了新的選擇。但我不一樣……」

「結束戰爭的機會,緣自皇帝陛下的仁慈。」歐沃德終於態度緩和了下來。

「我們願意盡一切爭取皇帝陛下的仁慈。」科內利斯連忙說。

失敗已經註定,該談的,是怎樣挽回損失。

「戰爭是會結束,但顯然不是現在。在你們想清楚如何奉上皇帝陛下需要的和平之前,戰爭依舊會繼續。宣布戰爭的是你們,決定何時結束的,就不再是你們了。」歐沃德趾高氣揚地走了,全然沒想過,自己也曾經是荷蘭人的一員。

不過,作為中國人這個勝利一方的代表,哪怕是給中國人當走狗,那也實在太舒心了。

望著歐沃德的背影,科內利斯失魂落魄。

接下來,戰鬥依舊在繼續,熱蘭遮城深受煎熬。

不止一個人表達了投降的意願,但是,科內利斯卻竭力想要一個體面的結局。

他總覺得,中國的皇帝陛下並未有那麼簡單……

……

大明、京師、西苑。

朱慈烺在瀛台迎來了難得的休息時光,除夕將近,朝廷也大放假。不過也有些人是不放假的,必須輪值人員。

張張也在輪值的名單里,朱慈烺感覺很可惜,看向這個一臉溫婉帶著古典氣息的小傢伙,說:「怎麼沒回去準備過年呀?」

「奴婢沒有家。」張張笑了笑,就說:「姐妹們覺得宮裡舒心,都拿這裡當家。」

「哈哈,這話說得,哎,至少朕是開心了。吶,也讓你開心開心。賞你的金葉子,收著吧,好好過個吉祥年。」朱慈烺說了,卻是慣常到了地圖閣里去。

那裡,樞密院有司剛剛更新了最新的戰報。

中國人要過年,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要過年。

至少,軍隊是不能都過年的,得有人戰備,得有人值守,更有人正在戰鬥。

當然,還有一部分人也是不會過年的。

「不知道葡萄牙人到哪兒了呢……朕給他們準備的新年大禮包,可要好好收下來呀。雖然,或許吧……有一點點的坑,但中國進入歐洲世界,總要一個橋頭堡,不是么?葡萄牙,的確是個不錯的對象。」朱慈烺笑了笑,將目光收了回來。

皇後來了,好不容易有幾天假期,他要珍惜與親人的時光。

……

希爾維奧是葡萄牙軍的長官,這會兒正率領著超過六隻船一共五百名士兵的軍隊越過澎湖列島,朝著台灣進發。

他們的運氣比起鄭成功顯然好了不少,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可以讓人感覺頭痛的風暴,平平安安地朝著台灣進發。

對於這一次出發,希爾維奧是有些不是很樂意的。

但葡萄牙的神父多明戈斯一語道出其中關鍵:「中國是一個驕傲的國度,他們擁有地球上最遼闊的領土,最龐大的人口,最先進的政體,最發達的文化與經濟……一起美妙集合,所有讚美融於一身。這樣的國家,要有怎樣的機會才能獲得他們的友誼呢?一點點困難,不足為道。有這樣一個機會充當中國人的救世主,那是該怎樣的自豪呀。珍惜吧,小傢伙。」

希爾維奧明白了原委,也感覺到了機遇怎樣可貴。

「中國人,強大的中國人,卻也有一天,需要葡萄牙人的幫助呀。真是難得,真是可貴呢。聽說,中國人一向知恩圖報,非常大方。就是不知道,他們會怎樣來回報我們葡萄牙人這個盟友呢?畢竟,同時與三個強大的殖民國家為戰,一定是很艱難的事情吧。」希爾維奧想著。

他的想法很簡單,也很美妙。

現在台灣島上的戰鬥一定非常激烈,甚至可以說慘烈。只有這樣,才會讓中國的皇帝策動葡萄牙人加入這樣的戰爭。

這樣的機會裡,葡萄牙人的地位是如此的關鍵,作用是如此的重大。以至於希爾維奧已經開始暢想起要如何從中國人手中獲得更高的犒賞了。

「聽說,中國人的軍隊曾經有一項制度,開拔之前,沒有開拔費,是沒有人會出動的。我們……要找中國人要多少開拔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