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三章:小弟的怨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小弟的怨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科內利斯手底下的士兵們二次被俘虜了。

或許是因為經受過一次中國人的摧殘,讓他們失去了反抗的意志。於是,希爾維奧只是簡單詢問了幾句,就將台灣戰爭的前因後果全部知曉。

並沒有什麼焦灼的你死我活之戰,有的,只是中國人的摧枯拉朽。

他們迅速登錄台灣,包圍了熱蘭遮城與赤嵌城。隨後,在中國人強大的威勢之下,荷蘭人使出絕招鐵甲戰象,結果被中國人的燃燒瓶輕而易舉地擊敗。

再之後,一切都顯得順理成章又輕而易舉。

荷蘭人投降了,他們獻出了恥辱性的代價,退出台灣,又出賣了香料群島的安危,換取了中國皇帝同意賜予和平的承諾。

結果……萬萬沒想到,終於之後以後,卻在海路上遇上如狼似虎的葡萄牙人。

這下子就尷尬了。

葡萄牙公使渴望為葡萄牙人在未來對中國的貿易之中爭取有利條件,談下世界貿易協定。而葡萄牙出動的這支為數五百人的軍隊卻是想著要怎麼能夠發財。

是以,他們一開始對台灣的戰爭並無興趣。頗為拖拖拉拉了一陣子,一直到葡萄牙人在澳門不斷勸說這才終於出發。

若非希爾維奧忽然間發現可以有開拔費這等酬金以後,這才變得積極起來。

就是這麼一個拖延,已然錯過了戰爭的結束,趕過來的時候,只能看著荷蘭人逃離。

這個時候……葡萄牙人卻對荷蘭俘虜們發起了進攻。

這就尷尬了。

不僅是尷尬,更是引來了荷蘭人的憤怒。

這個時候,希爾維奧忽然感覺有些心虛。這樣的心虛,不僅因為他的判斷失誤激怒了荷蘭人,還有他對大明帝國的不安。

按照約定,他應該早已抵達台灣,加入到明軍的序列之中對荷蘭人戰鬥。

但是,他無疑遲到了。

正常的約會,遲到都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失格,更別提軍事行動里。大名鼎鼎的大澤鄉起義源頭不就是失期當斬的軍律么?

荷蘭人無疑是這個地球里的強大國度,尤其是在歐洲,更是一號強國。葡萄牙剛剛對荷蘭的攻擊,是徹底的將科內利斯得罪,將荷蘭的尊嚴踐踏。

這樣的仇恨,讓希爾維奧心中惴惴不安。

葡萄牙畢竟是小國,已經衰落。如果中國與荷蘭的戰爭還在繼續,他們的加入也並無問題。但中國與荷蘭的戰爭已經結束,葡萄牙人的誤傷就顯得十分嚴重。

一方面,中國人與荷蘭人的敵對關係已經結束,葡萄牙人拉仇恨就拉不到中國人身上。

另一方面,哪怕是在戰時,殺俘也是極為不道德被批判的事情。葡萄牙人做的孽,顯然只能他們自己背鍋。

這個時候,想要不被荷蘭人報復,希爾維奧只能緊緊抱牢中國人的大腿。

只是,一想到曾經那些索要開拔費的事情,希爾維奧就感覺臉紅髮燙,急忙將準備好的書信撕掉,又嚴令翻譯把好嘴巴。猶疑再三,最終希爾維奧還是決定試一試運氣。

不管如何,得罪了荷蘭人,葡萄牙人接下來的日子都不好過。

在歐洲,他們很難得到聲援。唯有中國人這裡,才是他們擺脫荷蘭人報復的唯一希望。

「放他們走吧……」希爾維奧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士兵們依言而行,放走了荷蘭人。

科內利斯憤怒無比,卻很快收住了自己的情緒。

荷蘭人與葡萄牙人在整個東半球都有著複雜的利益爭端。科內利斯摸不準這到底只是一場誤會,還是刻意的針對。

只是,無論如何,沒有武器,失去武裝的荷蘭人就是案板上的肉,隨意宰割。這個時候爆發顯然無濟於事,只有第一時間將和約簽訂,回到巴達維亞,才能讓科內利斯擁有憤怒報復的資格與本事。

按住了憤怒的情緒,科內利斯默不作聲地帶著人急忙離開了台灣。

與此同時,希爾維奧急急忙忙地朝著台灣島上的熱蘭遮城而去。

那裡,已經被中國人接管。獲知的情報顯示,台灣的國民警衛隊的長官鄭成功就在那裡。

希爾維奧連忙趕過去,但當他來到的時候,卻已經見不到鄭成功。

鄭成功已經走了,留下來的人對這位遲到的葡萄牙人軍官毫無熱情。

本以為能感受到好客之道的希爾維奧感覺心中惴惴,唯一讓他有點安慰的是,他手底下五百多人的基本一日三餐還算保祝只是,一想到荷蘭人那憎恨的目光,希爾維奧就感覺有些心神不寧。

他將事情都甩給副手,決定連忙前往大明國的首都。

……

朱慈烺率領內閣樞密院有司官員在乾清宮完成了《台灣條約》的簽訂。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在中國近代史的開端里,不會有什麼不平等條約的存在。如果說有,也只是委屈委屈外國,而絕不是中國。

《台灣條約》也絕不是割讓台灣的條約,相反,這是中國人完整擁有台灣主權歸屬的權利。

當科內利斯與荷蘭公使米希爾一起在《台灣條約》上簽字落筆的時候,兩人都是重重吐出一口氣,又試圖搜尋人群里的目光。

位於京師的常駐中國公使都受邀前來,除了荷蘭公使的到來,還有英國公使雷萊貝洛克的到常

相比於荷蘭的屈辱,英國人一反常態地在京師收到了不少的歡迎。而這一切,蓋因前陣子雷萊金元開路,用了眾多的英國「鄉下土特產」攻取了幾位重量級的中國權貴。荷蘭人要公開簽訂對他們而言屈辱的《台灣條約》,但英國人卻得到了簽署密約的寬容。

無論如何,英國人棄暗投明的消息已經被中國人釋放了出去。不管簽訂的是明約還是密約,英國人都已經跳槽去了中國人的陣營。

只不過,頗為惹起不少人遐想的是,三國之中另一個重量級大佬西班牙卻是缺席了這一次邀請。

中國人顯然將邀請函送到了委拉斯凱茲的手中。

但是,委拉斯凱茲卻並不想見證這屈辱的一顆。

日不落的西班牙帝國怎麼能忍受來自異教徒的加害呢?

這樣的情緒在西班牙公使館里流傳,激起了無數認同的聲音。說到底,卻也是西班牙人的損失算不上大。

相比於荷蘭人在台灣島上的投入,西班牙人的投入可以說是十分稀少的。除了島嶼上的千百來移民,他們就並沒有什麼可以損失的。

不夠深刻的損失,顯然無法讓這個傲慢的老大帝國看清楚眼下的場景。

這個時代,已經不是西班牙人可以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時代了。曾經的西班牙人可以有這個雄心試圖征服中國。

但現在,他們想要守住歐洲的基本盤都別想,哪裡還有本事守得住在呂宋的殖民地?

況且……

兩次大屠殺,華人又如何會放過他們呢?

西班牙人缺席了《台灣條約》的簽訂儀式,但大明顯然不會缺席呂宋的故事。

……

菲律賓、馬尼拉、菲律賓總督府。

這座總督府的主人迪亞戈今天的心情似乎有點不開心,他皺著眉頭,惱恨地咒罵著城內的那些官員:「預算預算,又是預算。這些愚蠢的傢伙,除了從庫房之中上下其手賺取自己的好處以外,還會做些什麼?一個簡單的事情,卻非要我來操心費神。上帝見證,這裡沒有一個有良知的傢伙。他們都被魔鬼引誘1

罵罵咧咧不聽的迪亞戈抱怨了一陣,卻終究還是不得不安歇下來。

現實讓人不得不低頭。

比起葡萄牙人希爾維奧的遲到,還有一個更加遲到的傢伙。只不過,這個傢伙並不位於中國乙方的陣營,而是位於荷蘭、英國以及西班牙的三國陣營。

遙遠的馬尼拉並不知曉這會兒的京師正在準備著《台灣條約》的簽訂,來自台灣里荷蘭人投降的消息隔著遙遠的海域一時半會也還沒有傳到馬尼拉的總督府里。

但這並不影響西班牙人慢騰騰地開始準備。

比起荷蘭人的何屬東印度公司,西班牙的菲律賓總督顯然更加行動緩慢。

當然,也並非是迪亞戈不想早點行動。

他早已覬覦中國的貿易,知道中國的富庶。如果能夠在與中國人的戰爭里獲勝,那戰利品定然是豐厚而讓人驚喜的。

只是,殖民地政府實在是太拖沓了。

光是軍需後勤物資的準備就耗時日久,更加嚴重的是,一封又一封的公文呈上來,都是變著花樣說著一個字:窮。

殖民地政府沒錢,但地面上的軍需物資又忽然間大規模漲價,於是後勤籌備不起來,出兵的日子還得繼續耽擱。

這讓迪亞戈憤怒無比。

他明知道這是手底下人在偷奸耍滑卻沒有辦法,他更清楚這遠非真相的本身。

毫無疑問,顯然有人偷偷摸摸哄抬物價與那些貪官污吏練手坑殖民地政府的公款。他們也想發一筆戰爭財,只是還沒從中國人身上發財,反倒是將目光對準了國王陛下位於遠東殖民地政府的公款。

這種現象讓迪亞戈憤怒之餘,又是無可奈何。

他的確缺乏對付這些小人的辦法,他只是一人,無法抽調一支從國內調過來的行政力量。如果查處他們,只能換來殖民地政府的崩潰。

明知道有鬼,迪亞戈卻沒辦法痛下狠手,他顯然不是什麼天資卓絕的人物。

現在,一封又一封的報告打上來,情況很簡單。

迪亞戈必須搞到錢,搞不到,就別想參與台灣的那場戰爭。

委拉斯凱茲是國王陛下的親信,迪亞戈想要在菲律賓總督撈夠了以後換一個舒適點的職位就必須取得他的認同。

對於這樣一場委拉斯凱茲關注的大事,迪亞戈無論如何也不能容忍自己繼續拖延下去。

戰機稍瞬即逝,拖久了,是要出大事的。

「搞錢,搞錢……」迪亞戈念叨著這幾個字,忽然間聽到外間一陣里啪啦的聲音響起,讓他猛地怒火萬丈。

「是誰在外面吵鬧?打擾我休息1迪亞戈十分惱怒。

想著事情的關鍵時刻被打擾,迪亞戈殺人的心都有了。

這時,僕人急忙過來回復:「總督大人,華人的新年到了,他們在慶賀自己的節日呢。」

大明二八一年的春節來了。

迪亞戈愣了下,明白了過來。這是華人最隆重的節日……

等等……

華人!

華人!

華人!

一想到最近統計的華人越來越多,迪亞戈猛然想到了一個點子。

「春節,春節,春節好呀。既然來到了西班牙帝國的治下,哈哈哈……」迪亞戈先是微微一笑,隨後就是縱聲大笑。

他想到了解決當下危機的辦法。

毫無疑問,初來乍到的迪亞戈還沒有足夠駕馭全局的本事與威望。但是,現在機會來了。

作為一名官員,迪亞戈很明白怎樣才能正確地駕馭人心。

比如眼下,簡單地答應手底下的官員給錢就能解決問題么?

不……顯然不行。

這就好比迪亞戈曾經聽過的一個中國古老的故事。

有個爺爺問孫子,如果是他來執掌莊園,發現羊抱怨草不好吃,驢說磨坊過於骯髒,狗嫌棄身上的鏈條礙事,他們各種各樣的理由怠工,這時,應該如何辦?

孫子說:應該給羊換好吃的乾草,打掃磨坊的環境,去除狗的鏈條。

但是,爺爺卻否決了孫子的回答:不,應該告訴他們狼來了。

「短短一年的時間,超過兩萬名中國人移民呂宋。這些愚蠢的傢伙,也不想一想,九年剛剛過去,仇恨還未忘記。在這個異教徒的世界里……竟然還想貪錢?哼……來吧,讓我掀起這狂烈的暴風雨吧1

……

很快,一條又一條的消息在西班牙殖民者的圈子裡開始流傳。

「中國人越來越強大了,來自大陸的移民已經超過兩萬人,個頂個的都是壯年男子。本來我的莊園里還有幾個土著庄頭,現在都變成中國人了。」

「是啊,中國人越來越厲害了。上次不過是不小心玩死了一個中國女奴,結果被他們敲詐走了足足一百比索。」

「這還是屬於西班牙的世界么?該死的,應該告訴那些卑劣的傢伙,誰才是這裡的主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