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四章:馬尼拉的暗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馬尼拉的暗流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暗流,在馬尼拉的各個莊園與城堡里涌動。

中國人的富有的確是越來越明顯了。

最簡單一點是無數移民的加入。從前,會出海移民的都是些生活不下去的窮苦破落戶,是在國內活不下去了,才會出海掙扎一個機會。

但現在顯然不同了。

主流輿論其後在朱慈烺的強行操縱之下已經改變,出國下海經商致富被弘揚肯定。如此一來,不僅出海殖民的人數越來越多,就是平均素質也是越來越高。

不比歐洲人,願意海外殖民的都是國內混不下去的。

而今的大明,並不缺少一批想要闖一闖的敢為之輩。這樣的結局就使得馬尼拉的中國人越來越多,新增移民暴增到了兩萬多人。

不比那些需要苦巴巴一分分攢錢的老一輩移民,新的移民不少人都通過貿易賺了大筆銀錢,甚至不少人本身就帶著一筆雄厚的資金來馬尼拉經營莊園種植業。

這些人既是有錢,又是有力。

大明在朝鮮與日本的行動更讓所有移民相信大明會保護他們的利益,哪怕是遙遠的海外,也不會缺席。

只不過,馬尼拉顯然是一個不尋常的地方。

這裡,存在著一個與中國人同樣身份的殖民地政府。

在西班牙人看來,無論是新移民還是舊移民,那都是一樣的中國人。

什麼是中國人呢?

富有,又孱弱。

哪怕是屠殺他們,喚來的也不是大明母國的報復,而是大明母國對這些被屠殺之輩的漠視。

這樣一來,誰會害怕這樣的中國人呢?

反倒是不少殖民者發現這些新來的中國移民竟然敢反抗,頓時惱火了。

洋大人看中了你老婆看中了你女兒,搶來暖床那時看得起你,你竟然還敢齜牙咧嘴,還敢反抗?什麼……你還想殺我?

太荒謬了,太膽大包天了!

最重要的是……這些華人,這些中國人,太富有了。

他們經營著利潤豐厚的對華貿易,最近幾年更是有大量的種植莊園被經營起來。來自中國的享受方式更是驚呆了在馬尼拉的無數西班牙貴族。

他們恍然間才反應過來,中國,那個繁華昌盛的文明古國,才是真正的老貴族埃不管是吃穿用度,衣食住行,都襯托得西班牙人像是一群剛剛洗乾淨腳上泥巴的泥腿子一樣。

嫉妒,憤恨,不滿,羞愧,自卑,惱怒,憎惡……

種種情緒湧起在西班牙殖民者身上,最終化為了動力充沛的行動。

迪亞戈的總督府人滿為患。

都是聞訊而來的西班牙殖民者們,有軍官、學者、商人以及數量最。甚至,還有幾個穿著寬大不合身漢服的菲律賓土著。

那幾個是本地幾個大部落的首領。他們穿著並不太合身的漢服,整個人又黑又瘦,眼珠子亂轉,顯得狡詐而猥瑣。看上去,讓人活脫脫地想起了一個詞:沐冠而猴。

這顯然就是文化的魅力了。

雖然大家都知道中國人孱弱,好欺負。但另一個優勢領域卻是沒有人否認的,那就是中國文化的感染力。

故而,這兩個菲律賓土著首領雖然一個人名作費爾南德,一個人名作桑托斯,但兩人都以漢服為美。在美感之上,漢服顯然超出西班牙人的服裝。

總督府的人群是為了迪亞戈的召喚而來。

不過眼下迪亞戈還未抵達,府內的眾人都在各自議論著。

費爾南德與桑托斯立在人群里,都有些被孤立的感覺。

兩人對視一眼,眼珠子咕嚕咕嚕轉著,沒多久就開始討論了起來。

「費爾南德,你可知道最近馬尼拉最熱鬧的事情是什麼?」

「最熱鬧的?你是說利加雅又有什麼緋聞,還是聚集在港口大營的那些軍人**了沒給錢?」

「不不不,既不是利加雅的妓院出了什麼美人,也不是粗俗的**。不過你說的一點沒錯,是港口裡的事情。你可知道,那些中國人,要搞大事了1

……

兩名菲律賓土著的討論一開始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力。

對於西班牙殖民者而言,他們就彷彿高高在上的皇帝,坐看治下各大族群鬥爭,他們超脫其中,又隨時制衡,都是為了他們的利益。這樣的超脫也讓他們看無論是土著還是華人都是低看一眼。

但很快,他們get到了更關鍵的點。

那就是中國人。

不少人側耳傾聽,都等著桑托斯說出馬尼拉最熱鬧的事情。不少人都想到了最近西班牙殖民者對中國人嫉恨負面的議論。

「中國人,要重修馬尼拉港啦1

「重修馬尼拉港?」

「那可是馬尼拉港啊!一整個港口,是誰,有這個實力能夠重修?」

「這一回,是不打聽不知道。整個馬尼拉最富有的種植園莊主潘凡偉以及馬尼拉久負盛名的李榮生都已經聯合起來,他們要成立什麼呂宋開發總公司,要重新擴建港口,打造成更大的馬尼拉港1

……

桑托斯的話說出來,無數人一陣子心神搖曳。

擴建港口啊,這是殖民地政府一直以來想要做卻做不出的事情。

要知道,馬尼拉港可不是什麼小角色。這裡,已經興盛了一個世紀了。

馬尼拉港位於菲律賓呂宋島西南沿海巴石河口兩岸,瀕臨馬尼拉灣的東側,是菲律賓最大的海港。早在上個世紀就成為著名的商港,別稱小呂宋。在後世,這裡中了全國半數以上的工業企業,主要工業有製糖、榨油、碾米、紡織、肥皂、印刷、食品加工、製藥、捲煙等,還有卡車製造及小型鋼廠等。還集中了全國1/4的高等院校,其中包括菲律賓大學、聖托馬斯大學及遠東大學等。

在現在,十七世紀,馬尼拉港也依舊是整個菲律賓的核心地帶,膏腴地帶。

這樣一個富庶的地方,伴隨著經濟的越來越繁榮,自然是商貿發達,港口停滿了船舶。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然也是有擴建港口的需要。

港口擴建,能夠容納的船隻更多,商業會更加繁榮,能夠授權更多的稅費以及港口本身的服務費用等等。

但是,殖民地政府顯然缺乏這樣的經費。

想要擴建港口可不是一個容易的數字,這樣的基礎投資規模之浩大,在後世,常常需要聚集一省之力。在而今,雖然十分必要,卻讓人望而生畏。

這個時候,兩個華人卻談起了擴建港口的事情,頓時讓所有人一下子對這兩個華人的印象有了明確的定位。

土豪,巨大的土豪。

有錢,非常的有錢。

威脅,明顯的威脅。

這些華人有錢,有眼光,更有著已經龐大到超出殖民者們預料的能力。

「他們怎麼敢1

「華人的力量,也許應該徹底地重新評估了……」

「真是超乎預料,擴建港口埃豈不是往後港口那巨大的利益,要被他們分潤一口?該死的,從來沒有一個人與我談過合作。他們要吃獨食1

「難道是與總督大人有了合作?」

……

「不!我從來沒有同意過他們擴建港口的要求。」這時,西班牙總督迪亞戈走了出來。

他一臉憤怒,滿是被忽略的憤怒:「這些華人已經忘記了,才過去九年,就忘記了這片土地上的主人是誰1

「是我們!偉大的西班牙,驕傲的西班牙1

無數人高呼著,歡呼著。

「但他們,顯然忘記了這一點!同胞們,驕傲的西班牙人們,該我們,給他們一個刻骨民心的教訓了1迪亞戈煽動地高呼。

「給他們教訓1

「給他們教訓1

「給他們教訓1

……

人群里,桑托斯與費爾南德也跟著喊出了聲。

迪亞戈靜靜地看著兩人的歡呼,微微笑了一聲,心道:放心吧,很快,你們就能穿更多的漢服了。只不過,是從死人的身上扒下來的……

……

與此同時,呂宋開發總公司籌備基地里,已經封閉了將近兩個多月了。

雄文剛氣喘吁吁,滿是成就感。

海外的華人,危機感真的不是一般的強。一聽有練兵的機會,家家戶戶都將最好的男兒送了過來。老母親送別幼子,新婚妻子送別丈夫的事情比比皆是。

雄文剛本來想按照軍中慣例拒絕掉,卻不想,這些人竟然寧願偷偷過來也不肯離去。

「戰死有什麼可惜的,總比眼睜睜看著老母親被那些畜生殺死也好。」

「燕嘉胰綰尾幻靼祝康蹦輳我就是看著我青梅竹馬的戀人死在那些畜生的手中……我……」

無數執拗背後,都是鮮血與眼淚的故事。

了解到了這一點以後,雄文剛再也不提及半句攔著的事情,只是分外用心地操練著這些新叮

他們形成戰鬥力的時間非常迅速,如果不是莊園里能夠有合適時機練槍的機會不多,他們的速度還能再快一些。

想著他們的處境,雄文剛操心的東西有更多了。

這時,一名錦衣衛小校快步走來,在雄文剛的耳邊細語幾聲。

雄文剛眉頭一動,將訓練的事情安排下去,急忙尋了李榮生與潘凡偉兩人。

兩人正在商討著練兵的方案,五天前,朝廷支援的新一批武器一共一千支魯密銃順利抵達馬尼拉港。他們在想著如何分配,因為總兵力較多,彈藥儲備不多,這支呂宋國民警衛隊很多都要省著點用,也會有一部分被迫依舊使用大刀長矛等冷兵器。

「西班牙人動了。」

「終於入彀了呀。」

「這樣也好,終於能夠痛痛快快地報仇了1

……

雄文剛將西班牙人準備再來一次大屠殺的消息傳出來,但兩人的反應卻是喜極而泣。

這顯然不是什麼期待,而是一種壓抑夠了的歡呼。

如同熱蘭遮城一樣,西班牙人位於馬尼拉的聖地亞哥古堡十分堅固,易守難攻,是一個極其頭痛的地方。

聖地亞哥古堡,也稱聖地亞哥堡或聖地牙哥古堡,位於菲律賓馬尼拉馬尼拉大都會區的generalluna街。在西班牙入侵之前,呂宋島處在蘇祿王朝的統治下,當地人用木製柵欄圍成城寨,作為防禦工事和皇城使用,用以低旌禿?堋N迨八年前,西班牙佔領城寨,總督率西班牙人用火山石和鴨蛋蛋清將此城寨改造成牢固的石堡,作為西班牙殖民軍的基地使用。

三年前,這裡遭遇地震,損毀嚴重。原本,這要一直等到百年才會被整修。不過迪亞戈上任以後的環境顯然不同於原定歷史里的環境。

在中國的威脅之下,他積極整修,城牆達到10米厚,牆上設有塔樓和炮台架,牆外又有護城河帕西格河。

如果西班牙人龜縮聖地亞哥堡內,呂宋國民警衛隊顯然缺乏重型攻城武器攻破,他們連足夠的烈性炸藥都沒有。

為此,三人商議良久,最終決定做出了一個引蛇出洞之計。

為此,他們一**人的低調謹慎,放出了呂宋開發總公司的名號,隨後在裡面大肆操練兵馬。

果不其然,華人一炫富,這些貪得無厭的殖民者便打起了盤剝的主意。

又一場大屠殺開始了,他們一定想不到,受夠了的華人也會報復!

……

大明,京師,西班牙駐華公使館。

委拉斯凱茲最近有些心神不寧,又有種想要逃避的感覺。為此,他甚至做出了一個十分不專業的舉動。那就是……推脫了皇帝陛下邀請的中國新年晚會。

無數人嘲弄著西班牙帝國的固執。

但委拉斯凱茲還是不想承認失敗。

這是上任以來的第一個大行動,卻就這樣乾脆利落的失敗了,這讓他無法接受。他想換一種方式處理他。

那就是……冷淡一些,再冷淡一些。

就彷彿一句中國古老的諺語說的那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這樣,就沒有什麼失敗了。

西班牙人並沒有什麼損失,台灣島的那個殖民點早就已經事實上被拋棄。死掉幾百人算不得什麼大事,只要菲律賓還未丟失,西班牙人在亞洲的利益就並沒有動遙

相反,要是承認了失敗,事情就會捅到國王陛下的手中。

那時候,才是一切麻煩的開始。

沒錯,委拉斯凱茲想要掩蓋住,到最後讓所有人遺忘掉。

但是……他最近卻是心神不寧,總感覺事情不是那麼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