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五章:披著羊皮的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披著羊皮的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就當委拉斯凱茲心神不寧的時候,馬尼拉的勢態已經漸WWW..l

經過一番煽動與準備,西班牙的軍隊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而那些城內的土著,也已經預感到了一場狂歡的盛宴即將召開。

……

巴斯格河北岸,中國城。

中國城是新建立起來不久的的地方。倒不是說華人分散,而是因為華人是被趕出馬尼拉城的。

他們本來是馬尼拉城的主要族群,卻在西班牙人來了以後地位一降再降。

親善門裡,雄文剛悄悄站定。

這會兒已經是入夜了,他睡不著,一個人穿著披風站在月色之下靜靜思量。來菲律賓這麼久了,他是真的與這些華人同胞打成了一片,也感覺在與他們一同呼吸。

而事實上,身為華人,操著同樣的語言,寫著同樣的文字。每個人都覺得彼此的命運被連結在了一起。

在西班牙殖民者看來,他們顯然不會在乎哪些是來自大陸的中國人,哪些是居住在海外的移民。總之,在他們看來,都是一樣的懦弱可欺。

委拉斯凱茲在京師表現得溫順,只不過是因為他很清楚,在中國本土他們沒有那個能力奴役中國人。

但顯然,在菲律賓,他們可以。

「沒睡呢?」李榮生走了過來。

「睡不著呀。」失眠在後世是個常見的辭彙,以至於如果有人能夠正常作息都要被人艷羨。但在這個時代,失眠卻是罕見。

在沒有電燈的時代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作息的規律難以抗拒。

尤其是中國城裡土著眼線很多,許多行動都必須低調。這就更加讓他們在晚上沒事可做。

不過,今天不一樣。

大明二八一年的一月初三,新春佳節氣氛正濃的時候,卻是整個呂宋國民警衛隊的布置連夜完成的時候。

他們化整為零,以尋親拜年的名義帶著武器進入中國城,又有許多人以百年的名義進入馬尼拉城。

若非華人的關係在西班牙人里頗為隔絕,否則聖地亞哥堡里也會有國民警衛隊的身影。

忙碌了一整天,本該是腦袋碰枕頭就能睡著。但一想到明天很可能就會如期爆發的大事,雄文剛就睡不著。

「我也是啊,不眠之夜。不眠之夜……一如九年前的那個夜晚一樣。我當時,無數次地想,有朝一日,定要復仇。九年了,口袋裡的銀子越來越多,生活的重擔卻壓得膝蓋越來越軟。我就快以為沒有機會了,沒想到,機會終於來了呀。」李榮生說著說著哽咽了起來:「甚至,有時候我想,如果我能早些防備了他們的行動,我的親人……他們……他們……」

「過去了,過去了。」雄文剛輕聲說:「一切苦難都結束了,迎接我們的未來,還燦爛著呢。」

「困難是過去了,但仇恨不會過去。」李榮生聲音低沉而沙啞。

「九世猶可以復仇?雖百世可也!現在,才九年過去,這個時候報仇,不晚!一點都不晚1雄文剛重重地說。

「不晚,不晚1

……

晨光破曉,黎明落下時,中國城的新一天到來了。

大明二八一年一月初四,一個註定被歷史銘記的日子。

「從今以後,殖民者架起一門火炮就可以耀武揚威的歷史過去了。無論身處天涯海角,請記住,你的身後是強大的祖國。他庇護你,永遠可靠。」——《呂宋解放史》雄文剛著。

……

親善門是中國城主幹道前後的標誌性大門,牌坊上立著的親善二字,似乎寫著中國移民與當地族群和諧生存的故事。

但當今天費爾南德與桑托斯聯袂出現在親善門的時候,出來迎接的潘凡偉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費爾南德一掃往日的倨傲,顯得平易近人,親善得彷彿鄰居家人畜無害的老爺爺:「潘員外,好久不見。你可是比上次見更加精神了。這是好事呀,說明咱們呂宋蒸蒸日上,往後呂宋的繁榮,可就靠潘員外出力嘍。」

「費爾南德的話真是讓鄙人汗顏呀。不過是一個家鄉混不下去的破落戶,哪裡敢說什麼呂宋繁榮的希望。這個捧殺,我可不敢接呀。」潘凡偉笑容淡淡,想了想,又丟給身邊一個管家一個眼神,卻是搖頭的眼神。

管家一見,原本備好的動作一下子停止了下來。

費爾南德感覺奇怪了。

他對自己的名聲很有信心的。

西班牙人對社區的治理很多都依賴於土著的幫助,費爾南德雖然穿著漢服,卻與中國人不是一條心。自然,也就助紂為虐,在中國城裡是有小兒止啼功效的。

別看他眼下看起來平易近人,親善平和。但這樣的形象反而是更加讓人害怕的。

華人有句話叫什麼來著,叫喚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

顯然,費爾南德對自己的定位是在後者上。

故而,平靜的費爾南德往往是十分可怕的。更何況,身邊還有一個桑托斯呢。那也是一個不亞於費爾南德的反派大魔王。

以往,以華人的尿性,這個時候好禮肯定備上,溫言軟語,就等著收錢了。

但現在,費爾南德愕然地發現自己的那一套預測失效了。

對面的潘凡偉平靜而從容,還制止了管家行賄的舉動。

「有什麼事,便直說吧。」潘凡偉說。

桑托斯愣了,他看了看身後十來號打手,心下稍安。這裡雖然是中國城,但他早已聯絡好自己的族人,只要一聲令下,整個馬尼拉的土著都會被他們聯動起來。

「咳咳,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給你勸什麼好言好句,直截了當與你說。而今,遵總督府命令,要調集一共兩千名中國男子隨同總督大人擁兵服役。爾等各自準備著吧,軍情緊急如火,時間也不耽擱了。今日,我就要一千人立刻出發1費爾南德說完,平靜地笑著,眼睛里彷彿是貓兒再看老鼠掙扎的目光。

「哦?這就完了?」潘凡偉竟然也笑了。

這樣的笑容落在一旁的雄文剛與李榮生眼裡,顯然不是老鼠的掙扎,而是披著羊皮的狼現在要撕掉屬於自己的偽裝。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