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六章:撐起中國人的尊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撐起中國人的尊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怎麼,你還嫌國人出兵少了,沒機會孝敬大西班牙帝國?哈哈,我告訴你,不用急不用急。後續戰事,我還會繼續建議總督大人再徵收一些國軍役的。當然,若是你現在跪下來求我,我倒是可以讓你潘凡偉家裡那幾口能少去幾人。若是不然,哼哼……」費爾南德說得正歡快,卻不料被身邊的桑托斯捅了捅后腰。

費爾南德很是不耐煩,心有點歪膩,怎麼著,桑托斯還要給這些國人求情?

「費爾南德……你看看我們身後……」桑托斯瀋陽忽然間有點打顫。

「什麼身後,嗦什麼呢?」費爾南德很是不爽。

但很快,費爾南德想到了什麼,轉過身回頭一看。

好傢夥,親善門的前前後後,忽然間冒出了密密麻麻的人。國城人不少,見到很多國人並不尋常。但是,費爾南德何曾見過眼前這樣一副景象。

那是數千萬個憤怒的目光,他們瞪大著眼睛,彷彿是要吃人一樣,死死盯著他們。

這樣的目光,費爾南德之前見到過。但他都毫不在意,綿羊的目光哪怕再嚇人又有什麼用呢?

只是今天,情況顯然不一樣。

除了那些靠後的婦孺老少以外,站在前面的,都是些精壯年輕的大漢。最重要的是,他們都穿著如火一樣赤紅的戰襖,腳踏皮靴,緊捆綁腿,手持著一桿桿火銃,列隊儼然。不少人更是在各處閣樓小窗里探出一根又一根的特製興一式步槍。那是雄剛直屬的錦衣衛狙擊手。費爾南德與桑托斯望過去,看到的不是一根根火銃是一個個幽深的槍口。

顯然,無數槍口直指著他們。

面對槍口,這是直面生死的大恐怖。

只一瞬間,費爾南德明白了過來。

桑托斯不是來給國人求情的,他是來提醒費爾南德自己,他們的末日來了。

只是,國人是什麼時候忽然間擁有的這麼龐大的武備?一掃眼看過去,竟是有至少兩千名國人已經武裝起來,手持火銃長刀圍了過來。

「同胞們。所有的華兒女,今天我潘凡偉站在這裡,聽著兩個異族耀武揚威的話,十分感慨埃」潘凡偉回憶著,朗聲說:「五十年前,國人是呂宋舉足輕重的力量。不管是誰,都要對我們客客氣氣。後來,一場大屠殺發生了。無數先祖倒在血泊之,連帶著屬於國人的尊嚴也一併被踩在腳下。九年前,我們試圖反抗。先烈還未來得及動手,秘密泄漏,又一場屠殺來臨。這一次,連帶著國人尊嚴被剝落的,還有我們反抗的意志。」

「是有那麼一些人啊,覺得只要我們跪在地,拱手獻出金銀財寶,妻兒子女,屠刀不會降臨。但事實呢?九年了,三千多個日日夜夜啊,多少在呂宋的同胞忍氣吞聲,對恥辱忍受再忍受。但結果呢?兩個異族費爾南德與桑托斯親口說的,是什麼?」

「是又一次!他們要將所有國人踩在地,再一次屠戮1

「同胞們!摸一摸我們的胸口,問一問自己,你的胸口是否還是發燙。是否還有哪怕一點點溫熱的鮮血,可以讓我們挺起胸膛,驕傲地撐起國人的尊嚴1

「用我們的鮮血,用我們的反抗,用我們的力量,去告訴那些紅頭髮綠眼睛的洋人們,國人,是打不到,踩不下的1潘凡偉振臂高呼,他的身邊,被無數國人圍繞。

一個個拳頭揚起,一個個憤怒的目光與如雨點一樣落下的拳腳也紛紛涌去。

費爾南德與桑托斯顯然是作威作福慣了,根本沒想到溫順如綿綿羊一樣的國人有朝一日竟然也會反抗。

他們身邊除了那十來個隨從以外,竟然再也沒有帶其他的人。

只是轉瞬,一共三十多土著護衛被國城裡的國人圍毆殆盡,唐所思與費爾南德更是連一句求饒的話都來不及說,被無數人群涌去,拳打腳踢之後,兩人出氣多,進氣少,顯然是活不成了。

很快,兩千名大明呂宋國民警衛隊的成員開始列隊出城,緩緩朝著馬尼拉城進發。

這時,另一邊已經安排好的行動也一一展開。

……

一名菲律賓土著快步跑向總督府,身穿著的衣服赫然與桑托斯身邊隨從的衣服一模一樣。這土著見到迪亞戈以後,當即便嘰里呱啦一大堆說了起來:「大事不好了,總督大人,國反了。幾十個國人把費爾南德與桑托斯大人趕了出去,他們反抗了1

「反抗?反抗了才好啊1迪亞戈不以為意,當即大笑:「帝見證,這可不是西班牙的殘忍,而是那些國人違抗殖民地政府的命令。讓費爾南德與桑托斯的部落按照原定的計劃行動。傳令,羅德里格,手持我的命令,準備出征,抓捕所有反抗的國人1

迪亞戈興高采烈,這時,一個妖嬈的婦人走了過來。身邊的隨從們知趣地走開了。迪亞戈看著眼前這婦人,認出了這個叫利加雅的混血女子定然有所求。

當然,他樂意在開心夠了以後考慮考慮:「有事情,先去城堡里說。」

西班牙的軍官們也為此感覺興奮而鼓舞。那些本地土著更是眼光發亮,雖然針對華人的搶掠很可能大頭落在了這些西班牙殖民者的身,但他們怎麼也能分一杯羹不是?

西班牙駐紮在菲律賓的軍隊不多,數量只有一共兩千人,駐紮在菲律賓各處,除去必要的留守人員以後,能夠動員出來加入戰鬥的只有一千五百人。

這雖然聽起來很少,起何屬東印度公司在台灣投入的兵力遠遠不如。但考慮到西班牙人對國人的蔑視,卻也顯得情理之。

要知道,在個世紀,西班牙的菲律賓總督桑迪當時考慮的征服國計劃里,竟然覺得只需要四千到六千的兵馬足以征服國這個龐然大物。

委拉斯凱茲固然在見到國真正國力軍力以後不再痴心妄想,可迪亞戈顯然並沒有經過這樣一種信息更新。

既然只需要四千到六千的數量能征服國人,迪亞戈也並不覺得手頭的一千五百人去解決三萬多華人會有什麼問題。

更何況,大多數的時候,西班牙人並不需要如何動手。

華人孱弱而無力,在掀起的大屠殺面前,毫無反抗之力。

畢竟,起西班牙駐軍與華人更多的是菲律賓本地龐大的土著。他們的人口是華人的數十倍。

已經經歷過兩次大屠殺的菲律賓土著已經感受到過兩回好處,這一次得令,自然是更加賣力,十分期待。他們都想好好在華人身搶一把。

羅德里格是一個雄壯高挑的大胖子,騎在一匹白色的阿拉伯馬,看起來頗有幾分威風。他一聲令下,身後一千五百名士兵朝著國城進發。

馬尼拉城的城門已經打開,只要通過河北岸的橋能進入國城的範圍。那裡,是所有馬尼拉人都知曉最為富庶的地方。

華人的勤勞是聞名的,他們極高的儲蓄率更是聞名遐邇的。

羅德里格歡快地接受了這個命令,他身後,無數士兵們竊竊私語。

對於西班牙殖民者而言,彷彿這不是一場即將開始的戰鬥,而是一場愉快的奪寶行動。只不過,是要活生生從國人手搶走他們辛勤賺來的合法財產。

但西班牙殖民者們顯然並不關注合法這一點。

「聽聞九年前總督大人在呂宋島帶走了超過兩百萬索的財富,真是讓人震驚,有了這樣一筆財富,足夠讓三代人都像個貴族一樣生活了。」

「這可不必,母國的東西是越來越貴了。但說起來,國人身實在太富裕了。他們穿的吃的用的,都像是從天堂來一樣。」

「這幾年從國貿易而來的日常永無更是豐富又昂貴,該死的,也不知道這些為他們積攢了多麼驚人的財富。」

「哈哈老弟,不用感覺困惑。接下來,只要你能背的動,都是屬於你的。當然,他們的女人也是。」

「哈哈哈!國女子,美貌又白皙。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本國里那些婊子都有的怪唯道。」

……

無數議論聲響起,羅德里格也並無一點要制止的意思。

他也暢想著這一回的行動結束後會有怎樣豐富的收益呢。

直到他率領著全軍渡河一半。

轟……

一陣猛烈的爆炸聲轟開,橋斷了。

還在橋過河的至少兩百名西班牙士兵頓時嘩啦啦地落入水。水流很急,更沒有足夠的船隻可以救援。

很快,羅德里格不用去想怎麼救援了。

因為,從國城內衝出來了兩千名國士兵。

他們身著紅色戰襖,遠一些的手持火銃,近一些的提起長刀長矛殺來。槍聲轟鳴,殺聲震天。只不過百來息的時間,國軍隊排槍又放到了百名西班牙士兵,而這個數字還在源源不斷地漲。

與此同時,那些手持長刀長毛的士兵們也在不斷衝鋒進發。

他們一擁而入,將西班牙人的陣列撕扯得細碎。

這距離他們剛剛的歡聲笑語才過去不到一刻鐘。

一刻鐘前,他們暢想著搶掠的美好未來。

一刻鐘后,他們以為可以隨意宰割魚肉的對象將他們無情地殺死。

河對岸,馬尼拉城一方,還餘下的數百名西班牙士兵驚呆了。他們嚎叫著,大呼著,各色話語喊出,都預料不到會發生這樣一幕。

與此同時,又是一支國軍隊已經從另外一座橋度過,開始沖向他們。

這一刻,彷彿被之前的突襲打蒙了。這些士兵竟然還未接戰紛紛撒腿狂奔,紛紛跑了。

看到士兵的撤退逃跑,羅德里格也彷彿明白了過來,急忙將身的衣服脫下,跳下河,朝著馬尼拉城拚命逃去。

橋斷了,固然他的這支軍隊已經凶多吉少。卻也意味著國人想要過河也不容易,他要爭取時間,城內還有無窮無盡的土著,他們是可靠的力量可以教訓,不……可以抵抗住這些可怕的國人。

真正與國人接戰,看著那一個個捨身忘死的面孔,羅德里格已經沒有了搶掠他們的信心。他只想著該如何擋住這些人可怕的攻勢。

……

警衛隊主力在痛打落水狗,李榮生卻感覺有些鬱悶。還未接戰,那些西班牙人已經全部跑路了。

這讓他感覺有些鬱悶。

感覺像是一拳重重打出卻落空了。

想著這一回的軍事計劃,李榮生沒有多做耽誤,開始迅速率領著這支五百人的精幹分隊朝著聖地亞哥堡進發。

城內的守軍應該都已經引了出來,這個時候偷襲聖地亞哥堡是最好的時候,裡面肯定是最為空虛的時候。

五百人都是軍精選出來的精兵強將,裡面甚至還有一些錦衣衛的老兵。不少錦衣衛力士都是從軍調集進來的,他們的作戰技能並未陌生。

五百人迅速奔襲,朝著聖地亞哥堡衝去。

……

聖地亞哥堡,迪亞戈重新整理了一下衣裳。雖然沒有親自率軍出動多少有著失望,但利加雅的本事果然名不虛傳,讓他並不覺得浪費時間。

「你的要求,我知道了。但你們部族也要在這一回里,給我出足夠的力氣。國人的莊園很值錢,不能白白浪費給你們。」迪亞戈裝模作樣地說。

利加雅媚笑地說:「總督閣下請放心。我們部族已經在九年前積累了足夠的仇恨,沒有人希望國人到時候還能喘過氣來。這一回,我們會徹底打消他們反抗的骨氣。」

迪亞戈點了點頭,讓她去了。

利加雅剛走不久,忽然間,一個衛兵驚慌失措地大步跑來。

迪亞戈很不爽衛兵打擾了自己的穿衣,但還是故作大度地讓衛兵說話。

「總督閣下!城堡外出來了五百名國士兵,他們人人都有火槍,正在大步殺來。如果不是利加雅的部族正好也在,城堡已經被攻下來了1

衛兵驚慌失措,迪亞戈更是驚得大腦一陣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