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九章:攻佔聖地亞哥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攻佔聖地亞哥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個半個時辰的沙漏被立在了城外的軍營之中。

這時最準確的計時辦法了,聽說匠作大院在研發更為精巧的小型鐘錶,但那顯然只能是一個傳說。對於戰爭而言,時間非常重要。

特別是沒有實時通訊系統的聯合作戰,協同就顯得極其重要。

固然,城內那隻孤軍可以用響箭之類作為信號。但只有二十人的諸君主動暴露,結局定然會十分凄慘。

城外的軍隊要提前發起進攻,才能夠順利策應城內的友軍。

沙漏靜悄悄地將裡面黃色的細沙流失,就那麼安安靜靜地放在雄文剛的身邊。所有士兵們等候著最終時間的來臨,他們也很清楚這一次的行動會多麼危險。

不僅是城內的友軍十分艱難,就是城外在如此易守難攻的城堡外進攻,也是格外艱辛的事情。但一想到城頭上無數炮火將中國城點燃,一想到在城內那些蠻子的驅使之下無數暴徒在屠戮他們的父母妻兒,他們就無法忍受。

死亡是很恐懼,但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在理應守護的人面前表現的懦弱。

……

阿成跟著李榮生進了下水道,裡面臭氣熏天,烏黑一片,堪稱是極致的煎熬。但沒有一人抱怨,他們都是懷著必死之心來的。

在死亡面前,這又算得了什麼呢?

一想到城堡內的炮火還在肆虐,他們就無法忍受他們的無能為力。

現在有了辦法,自然要全力以赴,不留半點遺憾。

……

迪亞戈站在自己的書房裡,坐不寧。

僕人已經奉上了美味的下午茶,作為一名西班牙貴族,哪怕是到了戰爭這樣緊要的關頭,他也沒有減少在生活品質上的半點投入。

更何況,城堡十分穩固。中國人進攻多次,除了丟下無數屍體以外依舊無法跨越十米高的聖地亞哥堡城牆。

但是,突兀地,當期待已久的下午茶點心與龍井茶被端上來的時候,迪亞戈沒了慾望。

不僅是對美食的慾望,還有對這一場看似穩固如山防守的信心。

如果一切都是如他那樣非常順利地進行,顯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了。

出乎意料的,中國人有一支戰鬥力不俗的軍隊與先進的武器。

出乎意料的,中國人真的有敢於反抗的決心與意志。

更出乎意料的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西班牙人出城準備洗劫中國城的時候。結果,西班牙人的主力被伏擊擊潰,現在也不知道在哪裡晃蕩。

太多的意外,叫迪亞戈坐不安,心神不寧,以至於下午茶直接紋絲未動,起身去了炮台。

他看到了一點不那麼滿意的事情。

炮台上的士兵在偷懶。

炮火變得稀稀落落,準頭也十分夠嗆。

當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中國城之前很大,居高臨下又經過測量,準頭有些保障。但現在,中國城裡各處都是熊熊燃燒的大火。還沒有燃燒的地方就變成了小片難尋的地方。這樣一來,很多炮火就變得毫無作用。

偏偏,這年頭火炮的準頭的確是非常堪憂。

面對註定沒有效果的事情,大多數人都沒有意願繼續去做。

就這樣,炮台以外得顯得懶散。

看到這一幕,迪亞戈咆哮著,震怒了。

「你們是在瀆職!上帝見證,你們都該下地獄。在戰場上偷懶,有比這更愚蠢的事情嗎?瞧瞧啊,你們都幹了什麼,等著城外那些中國人上來把你們殺死嗎?見鬼,我要把你們送上行刑台1

士兵們慌亂無比,急急忙忙加大開火的烈度。

炮兵長官阿方索則是急忙準備著措辭解釋:「總督大人請您聽我解釋,您的命令讓中國城成為禍害我們已經總體上都完成了。這樣的情況下,士兵們就開始自由設計。這並不是懶散的表現,士兵們希望節省彈藥在更重要的場合里。而且,最重要的一點,經過高強度的炮擊,炮管過於發燙,必須要有足夠的散熱才能讓他們正常工作。如果烈度更高,很可能發生不可知的猛烈危險……」

「我不需要解釋。我需要結果1迪亞戈憤怒了:「阿方索!我必須最後一次警告你,我要求你們全天不間斷不能有任何懈怠地炮擊中國人,我不在乎你們能殺死多少敵人。但必須,必須有猛烈的炮火持續不斷不停地表達我們的力量1

「總督大人……」阿方索試圖掙扎。

「我會在這裡一直看著,直到中國人的叛亂失敗。」迪亞戈冷冷地說。

「遵從您的命令。」阿方索不再掙扎,他感受到了迪亞戈堅決的意志。

迪亞戈看著炮火繼續猛烈升起,心中微微安寧了稍許。只是,讓他疑惑不解的是,到底還有什麼,讓他感覺心神不寧呢?

……

聖地亞哥堡外。

炮火聲轟隆轟隆地依舊響起,但這卻沒有再動搖城下將士們殺敵的信念。

他們靜靜地等候著雄文剛的命令。

雄文剛卻是怔怔地看著沙漏。

沙漏剩下的沙子已經不多了。

但雄文剛卻反而開始患得患失了起來,他開始擔憂潛入城內那二十名袍澤的計劃是否順利。

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們要迅速進入城堡之中還要隱藏好自己準時發起進攻,這無疑是一個極高難度的任務。

萬一他們去晚了呢?

到時候城外的主力發起進攻,而城內卻沒有預期作出反應。那等到雄文剛麾下的士兵撐不住以後,城內的李榮生也是必死。

萬一他們去早了呢?

一旦冒頭早了,就極可能被發現。

萬一被發現下水道的異常……

萬一……

太多太多的萬一,讓雄文剛格外擔心袍澤的安危。但這些顯然都是超出雄文剛所預料能夠控制的地方,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現在緊緊盯著沙漏,等到預定的時間到的時候,配合隊友完成最關鍵的一擊。

沙漏靜悄悄地流逝。

雄文剛的心臟也彷彿開始不斷被捏緊。

終於……

當最後一刻沙子低落的時候,雄文剛騰地站了起來。

他回顧身後的士兵,而他們也同樣死死地盯著這位指揮官。

將士們已經知曉了即將下達的任務,不少人腦海里更是不住地回蕩著李榮生與阿成的對話。

「此去將無回頭之路埃」

「便無回頭之路1

……

這樣的對話回蕩在將士們的心中,激起了所有人胸中那抹消褪不去的激動之情。

「城內的袍澤,在等著我們。我……廢話不多說。今日之戰,我為登先。全軍上下,縱然伙夫,也全軍出擊,一個不得退後一步1雄文剛大聲高呼。

全軍齊聲高喊應諾,隨後不再需要鼓舞,不再需要激勵。他們齊齊踏步走上前,動作幹練地發起進攻。

「中國人殺過來了1

一名衛兵的高喊打斷了迪亞戈的思緒,這會兒緊急的軍情也的確是容不得他在這個緊要關頭磨蹭什麼。

一陣深呼吸后,迪亞戈踏步上前,心中微微一顫。

與城外的中國軍隊交戰一天,他也算知曉了對方的規模。差不多一千五百人,兵力不少,進攻意志更是完全。

但他們的策略顯然頗為謹慎,一旦損失慘重摺損不輕定然會收攏傷兵。

別的不提,作為大明呂宋國民警衛隊,他的醫療水平配備不俗。至少所有外傷的藥物都能充沛使用。

中國與西班牙貿易望來不少,大規模的軍火需要偷偷摸摸分批轉運,以免打草驚蛇。但藥物卻完全不用擔心,城內不知道多少土著與西班牙殖民者也是靠著中醫中藥才活了一命。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人的進攻張弛有度,他們格外在乎傷兵,一旦折損過重就會重新調整計劃。

但眼下的情況卻完全出乎了迪亞戈的預料。

因為,他們太瘋狂了。

如果說之前的中國軍隊展現出來的形象是一隻隱忍聰慧的獵豹,那麼眼前中國人表現的模樣便是一隻失去離職的雄師。

對於犀牛而言,他們並不畏懼雄師的進攻。

但他們會害怕失去理智的雄師,因為,最終爭鬥的結果很可能變成雄師死了,犀牛也深受重創。

迪亞戈不在乎城堡會不會被毀滅,他在乎自己的死活。更害怕在中國人的拚命進攻之下,兩敗俱傷,大家一起玩完。

「這就是心神不寧的源頭嗎?」這一刻,迪亞戈慌了。

他忽然間有些後悔。

西班牙人為什麼要招惹這些中國人啊!

人家勤勤懇懇掙錢,本來應該是模範公民。可是,西班牙人卻種下了仇恨的種子,現在生根發芽幾十年以後,要他迪亞戈來吞下苦果。

這一筆糊塗賬,迪亞戈想想有點忍不住要哭。

中國人的進攻太猛烈了,猛烈得守軍很快就開始有點支撐不祝

儘管理智告訴迪亞戈這樣的瘋狂不可能持續,一旦堅持住就能勝利,但情緒上的漸漸崩潰卻讓迪亞戈心慌意亂,心情格外複雜。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必須採取行動,必須守住聖地亞哥堡1迪亞戈目光發紅,他看著還在發射炮火,炮管已經有些燙的發紅的炮兵陣地,喊來了指揮官阿方索。

「轉移炮口,對,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立刻轉移炮口,朝著城下那些中國人射擊。立刻,馬上,現在!要不然,我現在就送你去城下和中國人戰鬥1

迪亞戈目光通紅,顯然已經有些失去理智。

看到這一幕,阿方索心驚膽戰地遵命而去。

他拚命地提著水澆在炮台上最大的一門炮上,滋滋滋的蒸汽迅速升起,加上濕抹布不斷的擦拭,終於讓炮管的穩固可以緩緩挪動。

只是,隱隱之中阿方索卻有些害怕,彷彿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一樣。

就這樣,當阿方索轉移完了炮口方向,開始朝著城中開炮的時候。

聖地亞哥堡的下水道悄然出現了一行人,他們都穿著西班牙人的軍裝。身上塗抹著各種各樣的灰黑,看不清面孔。這年頭,歐洲人並無身高優勢,是以他們乍看之下,與一般的西班牙人毫無意外。

「城門口又增兵了……那是迪亞戈的護衛隊……」阿成目光凝重。

他們的原計劃是奪走城門,打開放城外的友軍入城。但是,中國人的激烈進攻讓迪亞戈十分緊張,將最後的預備隊投入了進去。

這樣一來,城門口的防禦反而變得非常嚴密。

「改變計劃1李榮生朝著炮台的高樓走去:「這說明迪亞戈身邊沒有人了。我去吸引迪亞戈的注意力,你前往奪城門,執行命令1

一行人迅速出發。

只是,阿成的心卻猛地提了起來。炮台是城堡的核心,甚至要進入迪亞戈的居住區域,本來應該是防衛最嚴密的地方。

這個時候進去,無異於勇闖龍潭虎穴。

但此刻的他們顯然別無選擇。

一路走去,眼見即將要到炮台。

因為一路上都是穿著西班牙人的軍裝,甚至沒有人看出有什麼異常。

這時,炮台上的阿方索調整炮口的時候,忽然那就發現了城下這一隊奇怪的軍隊:「總督閣下,我們又有新的援兵了嗎?這一小隊士兵真是不錯。」

李榮生雖然精心準備,卻不會料到,國民警衛隊比西班牙人更好的訓練卻一下子就顯得格外奇特。

「該死!他們不是西班牙人,西班牙人沒有這麼整齊的隊伍1迪亞戈更發現了一點,他們身上都是沾染著下水繞里的污物,根本不可能是那些殖民者會做出來的事情。

「是中國人1

「立刻開炮1

「拉警鈴,讓我的衛兵回來1

迪亞戈的恐懼全部爆發,他終於明白自己心神不寧的源頭來自哪裡了。

炮彈緊張的裝填著,衛兵收到訊息以後迅速奔來。

當知曉總督大人的安全收到威脅以後,城頭上甚至還抽調了一部分兵馬前往炮台救援。

十倍的兵力圍著李榮生而去。

李榮生聞言,默不作聲,只是沖向炮台。

與此同時,阿成率領著另外九人沖向城堡大門,一陣突襲,打開了城門。

城外,殘陽如血。

雄文剛看著大門打開,如同看到了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