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城門打開了。

士兵們怔怔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歡呼著沖了進去。

雄文剛最是開心,但開心過後他就想起了老朋友的情況。

他一把衝過去抓住阿成:「告訴我,快告訴我,榮生怎麼樣了?」

「老爺……?老爺!老爺1阿成反應了過來,他急忙看向炮台那邊。

雄文剛明白了過來。

分兵之中,阿成被排去了城門,而李榮生則去了炮台。

原本,偷襲炮台是風險最小的事情。反而是爭奪城門最為兇險。所以阿成得到命令以後,不疑有他,立刻出發去了。

但西班牙人的愚蠢救了阿成一名。

城門這邊人手本來就緊張,被抽調去救迪亞戈以後更是緊張。

這個時候阿成偷襲,一舉得手。

但同樣的,西班牙的兵力都被集中到了炮台里。

這個時候,李榮生會是怎樣的結局……不言而喻。

「啊1阿成急了,發狂地狂奔沖向炮台。

雄文剛心中填滿了擔憂,但士兵們都看著他,他只好收著滿腹的憂慮,帶著士兵們沈著臉沖向炮台。

全軍衝去,但距離剛剛分兵已經過去了一刻鐘。

一秒這就足以讓一人被殺死無法救火,戰爭爆發,每一刻都有上百的傷亡新增。更何況對於李榮生而言,他只有十人的隊伍。而他的對手,足足數百名西班牙士兵。

同樣,從聖地亞哥堡門口到炮台一樣要一刻鐘。

舊黨雄文剛與阿成狂奔向城堡炮台的時候,炮台這裡,也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城堡門口的打開讓迪亞戈失去了全部的精神。

他看著眼前衝出來沾染著惡臭味道的中國軍隊,臉色格外蒼白:「中國人……我想知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沒錯,聖地亞哥堡已經屬於你們。我們失敗了,這群愚蠢的傢伙放棄了城門的抵禦……」

這時,阿方索卻不再忍受迪亞戈的推卸責任:「難道不是尊貴的總督大人下達了死命令,無論如何必須保護您的安全?哈哈哈,尊貴的總督大人,你一定想不到隨後的失敗竟然是因為你的膽小怕死1

「才不是!你這是污衊!污衊1迪亞戈憤怒地反駁。

「那告訴我,為什麼,聖地亞哥堡會失守?」

「夠了1李榮生不耐煩地看著眼前的場景,心中冷笑。

這些西班牙人真是擅長內訌,一點團結都沒有。都什麼時候了,火燒眉頭的關鍵時候,他們竟然還忙著內訌,忙著互相爭鬥。

這樣的團結程度,真是讓人忍不住恥笑。

轉而,李榮生的心中就升起了無限的自豪。

中國人終於不再是那個屈辱不堪的民族了。

中華兒女通過自己的雙手,通過自己的反抗,成功地將這些昔日倨傲無比,高高在上的洋人大老爺踩在了腳底下。

現在,他們都已經失去了驕傲的資本。

聖地亞哥堡的失落宣告了西班牙人在菲律賓殖民的終結。毫無疑問,這裡未來將是中國人的天下。

而這一切,從來都不是依靠百人老爺的憐憫賜予的,而是依靠著他們這些反抗者不惜鮮血,奮鬥搏殺來的。

想到這裡,李榮生甩了甩身上的污物,丟到了迪亞戈的身上,讓迪亞戈一陣臭的嘔吐。

「想知道我是怎麼來的嗎?那你去嘗一嘗我丟到你身上的是什麼就知道了。哈哈哈!迪亞戈,想不到吧。曾經被西班牙人踩在腳底是,被當作一群綿陽可以隨便收割的中國人有一天,會擊敗你們,殺死你們,為祖輩復仇1

「你們果然沒有忘……」

「才過了九年,區區九年啊,怎麼會忘?」

「……」

「不用想了,不用等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是在想那些土著?不不不,聖地亞哥堡已經攻佔。當你的人頭被懸挂在城堡前的時候,所有西班牙人的戰鬥意志都會挖掘。至於那些土著……?哈哈哈,沒了洋人,他們就是一團散沙。有你們在,我還會畏懼一下你們的炮火、火槍。可現在,那些土著有什麼?神兵利器嗎?哈哈哈,你很清楚。這些都擋不住火槍一槍,更擋不住火炮一炮1

「你們……不能殺我,不能殺我1

「當你們西班牙人在九年前屠戮我族人,在五十年前屠戮我族人,在今天更是想要屠戮我們中國人的時候,就要有覺悟。殺你,毫無問題1

「不!我是西班牙總督,我是驕傲的西班牙帝國的貴族,我願意給贖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能殺我1迪亞戈有些瘋狂了,他腳一滑,跌倒在地,倒在了一門巨大的火炮身邊。那時被剛剛挪過來將炮口對準城內士兵的巨型火炮。

只可惜,火炮顯然太燙,迪亞戈碰了一下,猛地起了一個巨大的水泡,又急忙躲開,彷彿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場景一樣。

「不用掙扎了。過去的罪惡,必定需要你們西班牙人血債血償1李榮生冷著臉說。

他雖然只有九名士兵,卻成功地將炮兵營卸了武裝。因為有迪亞戈要挾,又配合城內大勢已去的背景,那些趕來的衛兵本來想大戰一場,卻很快就明白了他們的處境。

沒有人打算我為了這個腐朽的帝國殉國,他們都只想獲得一個稍稍好一些體面的結局。當看到迪亞戈毫無骨氣地求饒以後,所有人都不覺得自己還能骨氣一點戰鬥的勇氣。

迪亞戈猛烈地大口喘著粗氣,他左右看著,來回掃視著,試圖找到一點取得支持的底氣。

但是,顯然沒有人還對這位總督閣下抱有任何尊敬的態度。他感受到的只有羞辱,這讓迪亞戈心中苦澀,格外失望。

但這一回,他沒有絕望。

他感覺自己抓到了唯一反抗的機會。

他獰笑地看著李榮生,瘋狂的念頭湧上了心頭:「中國人,這麼簡得勝利到來,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一些?難道你們覺得,就這麼簡單能夠反抗嗎?哈哈哈哈!我告訴你,中國人,沒有這麼簡單。不會,永遠沒有這麼簡單。西班牙人用一百年創立的帝國,不是你們這些劣等民族可以反抗的1

「想殺死我?太天真了。看看這是什麼?看看下面啊,很開心吧。你們的軍隊來了。沒錯,一支不錯的軍隊。戰鬥力強大,意志頑強,裝備也不錯。坦率地來說,我甚至有些羨慕。但是現在,我不再羨慕了。誰會對一支註定要死光光的軍隊有什麼羨慕呢?知道那是什麼嗎?」

「軍火庫!裡面存放著,是城堡里所有的火藥。而現在……他就在我這一門火炮的炮口。看看我手中是什麼?哈哈哈,猜對了吧……?」

迪亞戈瘋狂了,他竟然要拉著所有人同歸於荊

那些士兵們聽完,都是感覺徹骨的心寒,卻又覺得自己不改去阻止。畢竟,他們都在炮台上,遠離影響。如果城下那僅存的中國軍隊被軍火庫炸死,他們就能反敗為勝。

只是,那個迪亞戈那個瘋子,朕的不想想萬一對方聽得懂西班牙語呢?

李榮生的確不會西班牙語,他會的,也僅僅只是一些日常用語。當迪亞戈又急又快地說出這麼一連串西班牙語的話時,他只是冷笑著,以為這是迪亞戈垂死掙扎罷了。

但是……

這並不代表中國人里沒有人會西班牙語。

比如來的阿成。

阿成狂奔上來,身後的小隊迅速跟上。不愧是精銳之中選出來的精銳,他們體力很好,一陣快跑都趕了過來。

而就是這麼一個機會,阿成聽到了迪亞戈最關鍵的話。

「快攔住他!他要引爆軍火庫讓後面來的兄弟們同歸於盡1阿成紅了眼珠子。

比阿成反應更快的卻是李榮生。

他猛地衝過去,又對阿成說:「不要過來,去擋住那些西班牙士兵。我一個人能對付他!」

「不!老爺,阿成已經錯過了一次,就不會再錯過第二次!那些蠻夷士兵早就沒有了繼續戰鬥下去的勇氣,對付他們輕而易舉。老爺,麻煩的是這個西班牙總督啊!我去,讓我去1

畢竟還是阿成更年輕,動作更快,力氣更大。

他提著刀,一邊沖向迪亞戈呃,另一邊卻是將李榮生扯到了身後。

李榮生苦笑連連,這時,阿方索卻嚷著一口粗糙的漢話,說:「尊貴的中國將軍,不用去官迪亞戈來了。這個人已經失去了離職,更是失去了仁慈。已經失敗的戰爭,為什麼還要去做無畏的掙扎呢?將軍,那門大炮固然是最強大的火炮,卻已經經過了一整天的炮擊了。我之所以不再用他,就是因為非常擔心繼續使用會炸膛。」

「或者說,面對這樣一個巨大的火藥量我可以非常確信,迪亞戈總督已經失去了理智,很快就要失去自己的生命……」

迪亞戈的動作很快,裝彈與裝葯迅速完成,隨後點著火炮,點燃了巨炮。

聽完了西班牙人的炮兵長官阿方索的話,李榮生猛地明白了什麼,猛地撲過去,壓在了阿成的身上。

轟……

城堡之下,雄文剛的腳步猛地一頓。所有的士兵們迅速各自尋找障礙物遮掩,很快,他們就反應了過來。

炮聲來源於炮台,卻又顯得非常的不一樣。

因為,炮彈並沒有如同阿方索預期地那樣射擊出來,引燃軍火庫。而是轟然炸裂,炮管破碎的鋼鐵將迪亞戈整個人的身軀震裂得細碎。

但是……

參與的碎片卻同樣無情地橫掃了李榮生。

阿成顫抖地看著李榮生橫流的鮮血,淚如雨下。

雄文剛快步地沖向炮台,看到的正是李榮生身上鮮血流淌的這一幕。一瞬間,雄文剛眼淚止不住地流淌。

勝利了,但是戰友卻倒下了。

……

這時,阿方索作為最高長官躬身跪在地上:「向您致敬,尊敬的中國軍官。我,代表西班牙政府軍隊無條件向您投降,願您不再殺戮任何一名投降的士兵。」

「中國軍隊是仁義之師,你們既然投降,就不會被殺戮。但是,如果在後續的審查之中查明你的士兵存在著搶劫、強姦、殺人等任何惡劣罪行,都將遭受審判才會有機會獲得自由。」雄文剛老闆他才止住情緒,輕輕地吐出這一句話。

阿方索無奈地低頭,這時,忽然間見身邊的西班牙士兵全部都嘩然起來。

他還當以為又發生了什麼,看過去卻才明白海面上不知道合適突然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船隊。阿方索可以萬分肯定,這是荷蘭人與西班牙人樣式的船隻!

「我們的援兵來了?在台灣參與與中國人戰爭的友軍勝利回來?」

「那我們的投降呢?」

「失敗顯得如此的荒謬,也許我們只需要多留下一刻鐘,結局就會完全不一樣……」

「但誰又能想到我們的總督是如此的無能,如此的懦弱,也許……這就是屬於我們的結局,已經無法改編,不接收也必須接受了吧……」

阿方索患得患失,心潮起伏,難以描述的跌宕。

但是,雄文剛卻是拿起單筒望遠鏡,高興得像是一個孩子一樣跳了起來。

阿成抱著李榮生,哆哆嗦嗦地說不出話來。

無數畫面在阿成的腦海里浮現。

九年前,他還只是一個十四少年的時候,親眼目睹了親人被暴徒屠戮,一瞬間就從衣食無憂的富貴少爺變成了一個孤兒,一個風雨飄零,連活下去都艱難無比的孤兒。

那時的李榮生也遠不是今天的富商,式神名流,而只是一個開著小小商店的店主。但是,他卻還是冒著可能跟著被屠戮的風險在暴亂的街道里開了門,收容了這個可憐的小傢伙。

一晃九年過去了,本以為可以報答救命之恩的阿成想不到……又一次,是李榮生救了他的命。

「上蒼,你就沒有眼睛看一看嗎?為什麼……好人會是這樣的結果?」

「孩子,沒救了。傷勢並不嚴重,但失血過多……」阿方索無奈地說著。

雄文剛卻是又唱又跳:「你個蠻子你,曉得什麼,來的是我大明的戰艦。上面,有陸軍醫院的旗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