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一章:解放菲律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解放菲律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938xs.

陸軍醫院的船隻?

陸軍醫院,這顯然只能是說國陸軍軍醫院了。那是朱慈烺時代在創立軍隊之初設立的機構,要知道,在當時,這可是一個極其奢侈的舉動。

古代當然也是有軍醫的,但軍醫基本都是為將領,主要是主帥服務。基本不會為士兵服務,這既是因為醫療資源緊張稀少,根本沒有足夠的醫生,也是因為大多數將領都沒有資本配備這樣的醫療支持。

醫療,是昂貴的。

哪怕是在科學昌明的後世,醫療也往往是一個昂貴的選項。

多少人一場大病下來生活淪為赤貧是明證,

更何況在古代,醫療資源更加昂貴的古代。

明朝同樣如此,想要搞一個軍醫院,主將的意識是一個難關,但這更難的一個關卡是錢。沒有足夠的錢,是堆砌不起來軍醫院這樣一個只會消耗巨額資金而帶不來任何收益之黑洞的。

但朱慈烺建立起來了。

他是皇帝,一言而決,既然願意出資金,也沒有了難關。

這樣,陸軍醫院迅速發展起來,更是帶動了醫學技術發展的飛躍。在民間,陸軍醫院甚至起帝國軍隊更加得到崇敬。

因為,陸軍醫院並不拘泥於只治療軍人,一樣也會治療百姓,而診金卻更加低廉。

無數人甚至將陸軍醫院供奉起來。

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醫術高明,救死扶傷的代名詞。落到今日的場景,卻是正好給了所有人希望。

「陸軍醫院啊,那裡有無數的神醫。失血過多算什麼?只要陸軍醫院的醫生出手,一樣有希望起死回生1雄剛充滿了期待。

這時,阿方索疑惑不解了。

「那,明明是荷蘭樣式的船隻埃還有些更是西班牙船,我記得很清楚,有一艘船是當年載著我從歐洲本土來到遠東的船隻。沒錯,不會記錯的,可是……為什麼掛了國人的旗幟?」

「這還有問嗎?哈哈哈哈哈,自然是我大明已經取得了在台灣戰爭的勝利。事實是這麼簡單1雄剛充滿了自信。

阿成聽說李榮生還有救,頓時瞪大了眼珠子,吼著讓人將李榮生抬彈夾,送到港口去。

來的的確是陸軍醫院。

他們的目的也很清晰,是為支持呂宋華人的反抗復仇。

只可惜,朝對於是否要用並與海外始終爭論不休,朱慈烺猶疑再三,只好決定派遣陸軍醫院的醫療代表團出動。

這是一個十分合適的選擇。

駕著俘虜自荷蘭人與西班牙人的船隻運送陸軍醫院醫療團,同時又配備武力做自衛行動。這表達了極其豐富的含義。

首先,大家已經知道國與荷蘭人、西班牙人以及英國人在台灣島爆發衝突。這是一場較為克制,烈度有限的試探性戰爭。

本以為大家都會繞來繞去兜圈子拖延很久。

沒想到,國人駕著西班牙人、荷蘭人兩國的船隻來了。這代表了什麼?

代表了國人非常迅速地擊敗了荷蘭人、擊敗了英國人,同樣擊敗了西班牙人。他們的到來,是炫耀武功,耀武揚威的。

但同時,陸軍醫院醫療團的身份也緩和了徹底決裂的氛圍。

沒有人會拒絕救死扶傷的醫生,哪怕按照最壞最糟糕的情況,如果國方面提出要救治在呂宋的國人,西班牙殖民地政府也沒有理由拒絕。

更何況,醫療團也並非毫無武裝,陪同他們來的,有足足一個營的正規軍呢。是船的水師兄弟也是配備有足夠火力的。

阿方索很快承認了現實。

更如阿成所期望的那樣,當陸軍醫院收治了李榮生以後,並沒有嘆息地搖頭,而是開始忙活著找病人家屬簽字。

要輸血!

但這意味著有!

阿方索在一邊不斷地念叨著帝,神神叨叨。

雄剛回望著馬尼拉,仰望天空:「馬尼拉……終於光復了1

……

「在下錢明禮,福建舉子。自呂宋歸來,感觸頗多。今日借著京師大學堂提供的這樣一個機會,也分享分享我這樣一個南洋遊子的感受。談一談,這今日世界,究竟是個什麼模樣。」

錢明禮站在京師大學堂的大禮堂里,靜靜地佔著。

台下,朱慈烺被朱之瑜等人簇擁著坐在前排。堂內一片靜謐,所有人靜靜地候著。在大禮堂的入口,更有無數聞訊而來的學子立在過道的兩旁,等候著。

「是南洋歸來的呀。」

「聽說呂宋的同胞們可慘了,兩次屠殺呢。國內本來亂了,沒想到國外也一樣如此。這世道,還真是沒有世外桃源之處。」

「是有,說到底也還是要我們一拳一腳自己闖出來。需要我們用鮮血去捍衛。大明才好了幾年呢,卻不知道多少將士犧牲在邊關,每天不知道多少警員倒在犯罪分子的刀槍之下。」

「我們並非生活在一個和平的時代里呀,說到底我們生活在一個願意維護和平的國家裡。同學們,說起來我也想去轉校了。前陣子京師開設了大明警察學校,我想轉校過去,為這朗朗乾坤的清澈,出一份力。」

……

朱慈烺聽著身邊的學子們議論著,不由露出了微笑。

朱之瑜也是感慨,看著台的錢明禮,輕聲說:「錢舉人的事情,其實我聽說過的。被一個兵痞敲詐勒索年年不休,索性舉族遷徙了。沒想到,今天也會願意站出來,為軍方說話。」

朱慈烺眉毛一挑:「那個兵痞怎麼樣了?」

「前年朝堂調兵,開始清剿國內山賊,搞剿匪行動。那兵痞帶著十來個兵,為了護著一個獨子新兵,擋了一箭,死了。在福建主持剿匪的是張德昌,他想報一個烈士,地方的人不讓。後來那獨子新兵改了姓,跟著去守墓。有個舉子誇讚那肚子新兵的德行,地方沒在再著。」朱之瑜說。

「時間哪有百分百的惡人……」朱慈烺心說著,忽然想到了什麼,問說:「那個舉人是誰?」

「錢明禮。」

……

錢明禮腦海里浮現了那個獨子新兵與他講的故事。

「崔營頭不容易,營里一大夥人要吃喝,軍發下來的錢糧卻越來越少。他只好打大戶,真正的士紳他惹不起,只好挑能拿捏的。畢竟他要的糧多,要的錢少。唉,可惜營頭是愛賭,好面子,不少人恨他,看不起他。可營頭……真的是個好人……」

「後來呢?怎麼死了?」

「張將軍來剿匪,掉了營頭去。是選鋒隊,餉銀拿的足。其實張將軍來了以後,大家也不去找大戶要糧食了。軍發的足,大家想掙軍功。往常那世道,如果要當壞人才能活下去。大家也真的是沒選擇。可是,如果有機會,誰不想挺著腰板活著呢?營里給我報了功,我不想要。營里折了銀錢給我,我想著,這輩子也沒什麼念頭了,這樣給營頭守墓吧。」

……

「從前,我們重抑武。總覺得,武夫是亂邦的源頭。總覺得,那些人不通經義,非聖人門徒,都是粗鄙野人。看不起,嘲弄,欺壓。覺得這世道該是讀書人壓著武夫才對,該是天下兵馬都馬放南山才對。但後來,我去了菲律賓,在呂宋馬尼拉呆著,才發覺了不對。」錢明禮緩緩地說著,無數回憶湧來。

「職業無分貴賤,只是活命的法子不同罷了。而軍人,更是一個備受誤解的群體。從前,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軍人的存在,他們的意義。直到在馬尼拉,在一個華人危機四伏的世界我才明白,我們的國家,留著多少錯誤、落後的觀點。」

「一百年前,西班牙人手持著刀槍征服了呂宋,也征服了面的一切居民。除了那些助紂為虐的土著以外,一樣還有華人。身在國,在大明內陸。我們遇到的,從來都只是民族內部的鬥爭。哪怕是最殘暴的女真人,他們也終究被我漢家化漸漸征服、融合。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有這樣一個異族,有這樣一個可能,有這樣一個現實……在呂宋,華人真的可能會亡國滅種。」

「而這個時候,我才終於體會到了軍人兩個字的含義。他不僅意味著養家活口的職業,更意味著一份榮譽,一份責任。他們在同胞們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在最危險的時刻迎難而。保家衛國,為我們的國民而戰。這時真正的軍人,有這樣的軍人,有這樣的祖國,我們的民族,我們的未來,有無限美好的希望。」

「這個世界,從來不是仁義禮智信的,不是溫良恭謙讓的。不是一切美好品德盡皆展現的世界。這是一個叢林,你的存在,取決於你在生物鏈里的層次。你是麋鹿,只能吃草,然後被猛獸吃掉。你是狼,便可以團結起來吃肉,保護自己不被猛虎一巴掌拍死。而我們國人……應該是龍。我們要讓所有人明白,我們不可冒犯,強大無。能行雲布雨,吞吐火焰,讓一切敵人被燃燒殆荊我們能吃別人,沒有任何人能吃我們。這,是我在呂宋體會到的,這個世界的面目……」

……

錢明禮站起身,一鞠躬,準備離去。

一名學子站了起來。

角落裡,李允兒站了起來,鼓掌。

他的身邊,柳英彩怔怔地聽著,隨後緊接著鼓掌。

這時,朱慈烺也站起了身,鼓掌。

全場掌聲雷動,所有人盡情地鼓掌表達著自己的支持。

這時以為偉大而讓人感覺驕傲的時代。

因為,有著無數偉大的人,他們為了這個國家,為了這個民族,為了自己的親人,奮勇向前,不惜性命。

……

一份報紙被緩緩放了下來。華報的頭條,赫然寫著一行標題:呂宋榮獲解放,將納入大明第四個海外領地。

「呂宋解放了埃」朝鮮駐京辦里,李繼勇表情複雜:「解放……」

這是一個新鮮的辭彙,更是讓李繼勇感覺心態格外複雜。

「國人用詞倒是很有意思……還有海外領地,哈哈哈……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朝鮮國、日本國究竟還能留多久?真是個未知之數礙…」

李繼勇想著,腦海里對朝鮮國王的忠誠度忽然間有些下降。

沒有人願意跟著一條註定沉默的船隻一起被埋葬,包括李繼勇也是一樣。

這一刻,李繼勇忽然想到了前任駐京辦主任崔成恩。他本以為國王陛下只是因為崔成恩與大明皇帝陛下過於密切的身份而明升暗掉,把人換走。

現在想來,他有了更多的體會。

在國呆得越久,越容易感覺絕望。

這種絕望,是因為他李繼勇打算與國為敵。明國,幾年前才是搖搖欲墜的模樣,現在的勢頭卻讓所有人感覺不可抵擋。

這個時候,崔成恩原本想要幫著朝鮮國王繼續做小動作的心思也淡了。

大明的第四塊海外領地,這是一個很講究的辭彙。

首先,什麼是海外領地?

這其實算得是一國兩制,大明對海外領地有無可爭議的主權與管轄的行動,卻又實施與國內不一樣的施政制度。

那什麼是第四塊呢?

朝鮮是第一塊,日本是第二塊,台灣是第三,呂宋是第四。

顯然,朝鮮已經漸漸被大明吞吃到了肚子里去。伴隨著兩國經濟往來越來越密切,軍權權力更是被漸漸聚攏,朝鮮國王究竟有多少實權已經很難秒回了。

這個時候,正常人都明白朝鮮已經落寞。

「如日天礙…」李繼勇看著國的地圖,默默地評論著。

……

法國大使館,費馬想了想,決定還是提起這一封寄給路易十四的信。

「尊敬的國王陛下。我想,不得不再次向您彙報關於國的事情。請您務必相信,重視國,是重視世界,重視法蘭西的未來。雄才大略的皇帝掃平了國國內的紛爭。而現在,他已經證明了自己國的力量。請您務必注意……解決呂宋西班牙人的,並不是國人的正規軍,那只是一支民兵。而這,將曾經的霸主拉下了馬……」

「國,不可為敵……」瑞典公使,斯特普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