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三章:北極熊的威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北極熊的威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京師、委拉斯凱茲一個人品味著孤獨。。

最近是很孤獨呢。

曾經人來人往,『門』庭若市的西班牙公使館一下子早到了冷遇。不僅是同為歐洲人的歐洲各國使節,就是曾經頻繁送禮的朝鮮使節也徹底消失,彷彿從未來過。

曾經三國同盟的核心,現在變成了人人嗤笑的笑柄。

甚至,前陣子還愁眉苦臉,『陰』雲凝聚的荷蘭公使米希爾也『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

同為失敗者,有的時候卻會莫名地強調自己不是倒數第一。原本,荷蘭人作為組織著,擁有台灣殖民地,故而投入極大,試圖打擊到中國人。而那一戰結束,荷蘭人損失了台灣的殖民地,更損失了香料群島無數個貿易特權,用不了幾年,荷蘭人就不得不在東亞的世界低頭,只能謹小慎微做些小生意。

但有了西班牙人這個例子就截然不同,完全不一樣了。

因為,西班牙人竟然丟了整個呂宋。

不管是計算整個台灣島與菲律賓的面積還是計算雙方已經開拓控制的殖民地領域,西班牙人的損失都遠遠超過菲律賓。

有了西班牙人墊底,荷蘭人的處境一下子便顯得容易接受起來。

只是,這樣的處境對於維拉斯凱子而言,又難免顯得過於苦澀。

這時一杯苦酒,委拉斯凱茲卻只能肚子品嘗,一人承受,將全部的重壓一肩扛祝

「西班牙人還沒有輸。也許我們只是暫時丟棄了菲律賓,但上帝可以見證,這一切僅僅只是暫時的事情。我們還有非常非常多的機會,我們有充沛的時間可以彌補這一切。日不落的西班牙不是中國人可以比擬的……陛下,請相信我的忠誠,相信西班牙可以……」就當委拉斯凱茲寫得正開心的時候,忽然間外面闖進來一人。

那是委拉斯凱茲的助手,一個『精』明貪婪又還算勤快的小貴族。

今天,助手一臉慌張:「公使閣下,來自歐洲國王陛下的信件。」

「國王陛下?是來給我們援助的嗎?還是說,往東方可以派出更多的資源?」委拉斯凱茲原本還有些緊張,擔憂自己主持的一場戰爭把呂宋丟掉的事情傳到了腓力四世的口中。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過來,這裡不是歐洲這裡是距離南歐遙遠的東方,相距著極其遙遠的距離。縱然是用最快的船隻,也常常需要耗時半年的時間才能夠從歐洲抵達到亞洲。這還不算上有可能出現的海南,一旦中間有所耽擱,一來一回消息的煙霧就能長達一年。

「不……首都附近發生了瘟疫,已經死亡十萬人了,鄉下的村莊成片成片地變成無人區。就是王宮區域現在也恐慌得不得安寧。」助手嘆氣地說。

「又是瘟疫……該死,這時魔鬼對西班牙的詛咒嗎?瘟疫,瘟疫,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他的威名。每隔幾年就席捲歐洲,特別是西班牙,啊,偉大的西班牙。多災多難的西班牙……一個剛剛遭遇失敗的西班牙。托尼,我的助手,我真不希望這是一個真實的消息。」委拉斯凱茲沉聲說。

「同樣,公使閣下,我也不希望。」托尼鞠躬欠身。

「還有什麼事情,一併說完吧。也許我剛剛情緒的確有些『波』動,但這不能成為我們耽誤國家公務的理由。」委拉斯凱茲恢復了理智,冷靜了下來。

「國王陛下對中國人非常歡迎……他們成了整個歐洲最為神奇的存在……」托尼輕聲說:「他們治癒了超過五百六十人,西班牙貴族將他們當作天使。我猜測,公使閣下應該開始向國王陛下致信了。但無論如何,您在這個時候的信件,都必須考慮中國人在歐洲的影響力。不要忘記,中國人雖然距離歐洲很遠,但一樣在歐洲各個主要大國的首都設立了公使館。」托尼誠摯地說。

委拉斯凱茲擰著眉頭,陷入了沉思。

這是一個無論如何都必須考慮的問題。

他萬萬沒想到,中國人竟然會好像有了木筏一樣,將困擾了西方數百年的瘟疫解決。當然,托尼不知道的是,這只是救活的人數,中國人不是神仙,同樣也有許多人無論如何搶救都無法救活。

但在這個還沒有醫鬧,同樣又背景雄厚的世界里。沒有人質疑中國人的神奇成果,至少,如果還想讓西班牙不至於陷入猛烈的衰退,但凡有一些理智的人都會格外重視珍惜與中國的關係。

這個時候,委拉斯凱茲想要復仇是絕對不會被通過的。

「難道,這優勢那個中國皇帝還沒有開始就猜測預言到的事情嗎?這裡距離歐洲,至少需要半年的時光。哪怕是最快的馬匹,想要跨越整個大陸,也無法在極端的時間裡將信件穿越過去……」委拉斯凱茲忍不住抱怨了起來。

在這件事上,他的確忍受了有些眾多的不甘。

「也許,還有另一個理由。公使閣下……」托尼輕聲說:「中國人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強大。醫學,並非他們針對我們進行的手段。但他們手中可以打出去的牌太多,只是隨便打了一張小牌,我們就接不住了。」

「難道……我們就沒有其他辦法遏制這個龐然大物了嗎?」委拉斯凱茲問出了這個貫穿著未來歐洲數百年的疑問。

他騰地站起了身子,掙扎著走到了一副世界地圖面前。那是中國繪製的世界地圖,全然以中國為中心,每一片領土都照耀在大明的光芒之下,與其說這是一種可以讓人不被『迷』失的地圖,不如說是宣揚著中國強大的宣傳畫。

畢竟,沒有人能夠在一個遠遠比自己龐大十數泵媲耙讕殺3腫懦磷爬渚病

「不……不……讓我看看,也許,對,是這裡。上帝,您給了我們另一個選擇——俄羅斯1

……

俄羅斯,這時一個同樣龐大的國家。當然,在這個年頭,俄羅斯是經常被遺忘,經常被忽略的國家。這就彷彿是西周時代的秦國。

固然,秦國是一個諸侯國。

野蠻而又有不俗的武力,但誰能想到,這樣一個野蠻遠離文明光輝的國家會在未來吞併天下,統一諸侯呢?

同樣,現在也沒讓人會想到,俄羅斯這樣一個在遙遠東北方的落後野蠻國家在有一天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國家。

雖然俄羅斯現在距離自己最強大的時段還非常早,但只要明白他們眼下的情況,就足以讓人眼前一亮地發現,這的確是一個最合適不過的選擇。

一個抑制中國成為超級大國的有力攔路石。

因為,荷蘭人已經在入侵被中國人的領土了。

事實上,俄羅斯人已經打槍的不要,偷偷地進村到了。

一百年前,也就是十六世紀的下半夜,統一之後,俄羅斯便開始不斷擴張領。他們對領土的渴望彷彿是一群餓了幾百年的流『浪』漢沒吃飽飯一樣,從來不考慮回不回撐死,之考慮能不能吃得下。

而同時,歐洲的經濟開始漸漸繁榮之後,讓原本似乎無利可圖的北亞地區成了一個還未開採的金礦。

在中國人看來,西伯利亞寒冷、可開墾土地稀雹幾乎是個毫無用處的地方,一點都不想在那呆著。

但對於俄羅斯人而言,這卻是一個近況。

因為,西伯利亞是皮『毛』王國,經濟越來越發達的歐洲對皮『毛』這些原材料的需求越來越龐大。這讓痛苦與財政資金缺乏的俄羅斯人瞬間打開了希望大『門』,紛紛開始湧入西伯利亞。

但西伯利亞顯然不是俄羅斯人的領土,他們的動作是顯而易見的侵略。

在六十八年前,俄羅斯人葉爾馬克出征西伯利亞汗國,在接下來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裡,西伯利亞就此易主。這裡成了俄羅斯人的新領土。隨後,俄羅斯人在西班牙建立以督軍下去、縣、鄉為層級的有效組織。

按照原定歷史,如果中國人再不阻攔,到十七世紀年末的時間,俄羅斯人將在西伯利亞建立足足四個督軍轄區。

1586年,俄羅斯蘇俊蘇今和文書官丘爾科夫的侵略軍在圖拉河岸『蒙』古人的成吉圖拉城建立了第一個俄羅斯城堡秋明成。

一年後,俄羅斯軍人在額爾齊斯河上的托『波』爾河口又建立了托博爾斯克城堡,成了整個西伯利亞的行政、軍事、經濟、文化和宗教中信。

此後,俄羅斯人軍人分別開始穩固在惡必和的推進。

在1592年建立了別列佐夫,兩年後建立了蘇爾古特,又兩年後建立了納雷姆城堡。其後,在塔夫達河、圖拉和、塔扎河都建立了眾多的城堡。

等到俄羅斯人在惡必和立足以後,又迅速兵分兩路推進對東方的政fu。他們的北路在曼加傑亞為依託,很快佔領了也尼賽和的下游。不過,居住在西伯利亞南方草原上的吉爾吉斯人與『蒙』古人反抗強烈,一直到未來的五十年裡,他們都威能推進通過克拉斯諾亞爾斯克。

雖然有這樣的錯則,但俄羅斯人並沒有放棄進一步的推進。

二十年前,俄羅斯人佔領了也尼賽和的中下游地區以後,又迅速朝著東方的勒拿河進軍。很快,他們在1630年修築了伊利穆斯克,在1632年修築了後來被稱作雅庫茨克的城堡,在1635年修築了中維柳伊斯克、在第二年修築了下維柳伊斯克。遠東的情況雖然非常艱難,但在去南,俄羅斯人,哥薩克傑日涅夫率領船隊遠征,繞過了歐亞大陸的東北角落,從北冰洋進入了太平洋,達到了亞洲與美洲的分界線:白令海峽。

在今年,這個勇敢讓人敬畏的傢伙建立了阿納爾德包。這是距離俄羅斯本土最糟。原定歷史上,俄羅斯人就是依靠這這些征服了堪察加半島。

「我們要征服這裡當然是沒傳必須明白,敵人的反抗是我們必須考慮的事情。你沒有感受到嗎?孩子們面已經越來越難打了。」傑日涅夫說。

他的身邊,是一名俄羅斯軍官,傑日涅夫親切地喊他安德烈。

安德烈是個粗壯如同一頭北極熊一樣的傢伙,他們兩人並沒有在位於遠東的冰天雪地里,而是出現在了一個無比繁華,無比昌盛的城市裡。

這,就是俄羅斯南面那個引起無數人垂涎『艷』羨的國家:大明國。

大明國的繁榮似乎顯然比起他們想象得最繁榮的模樣還要厲害幾分。

比如安德烈,平生能想象得出最繁榮城市善的標準竟然是能讓他有喝不完的酒。要知道,不管是在寒冷的西伯利亞還是在稍稍繁華一些的聖彼得堡,他都無法買到足夠的酒。

固然,他是沒有錢。但市場上又合適有那麼多美味可口,或者說烈得像是刀子掛一樣的燒刀子呢?

沒錯,在這個技術飛躍的時代里。京師城已經有燒刀子賣了。

這種酒,對極了安德烈的胃口。

「夥計,我想你想得太複雜了。對於我們而言,現在更重要的是那些荷蘭人、西班牙人叫我們過來為什麼?要知道,這裡可沒有俄羅斯人的公使館。」安德烈提起這個,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已經是大明二八一年的六月了,從遠東一路南下,從最冰冷的季節到溫暖超市的夏季,這樣的溫差一度讓兩人都有點水土不服。但神氣的藿香真氣水下去以後,兩人竟然好了。

有人佩服中國人的『葯』物神乎其神,也有人覺得這些『毛』子還真是皮實,是絕佳的炮灰。

這麼想的,顯然就是西班牙公使委拉斯凱茲。

他的身邊,米希爾笑容誠摯。

天知道得罪了這些中國人以後的後果竟然是這麼猛烈。

在過去的大半年時間裡,荷蘭人在整個亞洲的生意都遭受了斷崖式下跌。他這一回前來,就是因為委拉斯凱茲付出了真金白銀,給了荷蘭人一個跑『腿』的活兒。送一批物資給在勘察加半島轉悠的俄羅斯人送補給,然後將他們接過來。

「您不去見他們嗎?」托尼有些疑『惑』。

「不不不,我去做什麼呢?錦衣衛對我們的舉動,一清二楚。如果不是米希爾有本事,我都不敢見他。但對於這些俄羅斯哥薩克而言,我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讓他們知道,大明富有。」

「無法理解。」

「是你不理解哥薩克。他們看到富有,就會想起兩個字:搶劫。」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