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四章:挖坑設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挖坑設伏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雖然自己說不去見這些俄羅斯人,但委拉斯凱茲還是派出了自己的助手前去見兩個俄羅斯人。

而理由也很簡單,不管是安德烈還是傑日涅夫,他們都是低級的俄羅斯軍官。以現在俄羅斯的國際地位而言,兩個低級軍官還真不夠格與委拉斯凱茲對話。

托尼一路上都斟酌著措辭,心中想著委拉斯凱茲的話,有些不敢置信。

「曾經,遙遠的遼東地區對於這個帝國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危險與隱患。那裡盤踞著一個強大的國家,他曾經一度讓整個明國因此滅亡,他們攻佔了」托尼說了一半,卻被對面的安德烈無禮地打斷了。

「西班牙人,花費巨大的代價請我們來,應該不是為了這些無聊的歷史故事。我相信,沒有人對那些中國人的恩恩怨怨會有任何興趣,這一點,包括你,包括我,都是如此。」安德烈一臉感覺無趣地說。

「托尼乾笑了一下,決定將委拉斯凱茲事先準備好的理由講出來:「而我所言的那個清國,就遠在遼東長白山上留下了自己最後的足跡,也留下了半個中國的財富。」

「半個中國的財富?留下了財富,為什麼留下?為什麼會有半個中國的財富?上帝,這富庶的中國首都已經如此富麗堂皇,那雲集了半個中國財富的東西,難道是堆成了一座金山嗎?」傑日涅夫不敢置信。

「所以,您應該抱有足夠的耐心。有些時候,聽聽歷史故事的作用遠比您想得更加有趣。」托尼昂然挺胸,突然感覺有些揚眉吐氣。

「好吧,也許是應該多一些耐心。」財富,金山,這兩個辭彙打動了兩個俄羅斯人。

俄羅斯人為何開闢遙遠的東方?

不就是為了皮毛么,皮毛的收入極大地彌補了他們之前因為軍事行動而虧空的國庫。

同樣,在東方他們也收刮到了諸多財富。

這都讓他們比起在歐洲老家苦哈哈種地要賺得多。

只是,他們顯然不知道中國竟然是如此富庶的一個國家。以至於他們在遠東地區的十年的搜刮也可能比不上中國內陸一座普通城市的收益。

這個時候,聽說並不遙遠的長白山腳下竟然有著半個中國的財富,兩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

「清國,這個由女真人建立的國家曾經強大無比。他們數次進攻進入中國,無數中國城市被他們細節,財富如同金山銀海一樣從中國的城市流淌進那些女真人的口袋裡。儘管,他們最後被中**隊擊敗,但他們的曾經搜刮自中國許多城市的財富卻成了一個未知之謎。在市井之中,不知流傳著多少能夠尋找到女真人財富的傳說。」托尼神往地說著,垂涎著那神秘的財富。

「他們的財富去了哪裡?」安德烈與傑日涅夫都目光大亮。

「有人說,他們的財富早已被東北的居民搶走。但更多的人堅信,女真人的後代將這些財富都聚集起來,藏在了長白山的山腳之下,作為未來女真人復國的資本。而那些財富,豐厚的足以武裝起一支十萬人的軍隊,那些珠寶,每一個都價值萬金,擁有著無可比擬的價值。」托尼說。

「那麼,您的目的是什麼,托尼閣下。我相信,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將這樣神秘的消息珍貴交出來。」安德烈想要說什麼,卻被傑日涅夫給按住了。

這位冒險家顯然有足夠的警惕性,要不然,他早已在無數次與遠東原住民的交道之中被欺騙后殺死。

「您知道,公使閣下是身份尊貴的貴族,他們有許多非常有意思的興趣,卻並不會主動出面。」托尼一副很嚴肅的表情。

「的確如此貴族,有時候就是這樣虛偽又可憐。」安德烈冷笑。

「所以我的出面,一樣能夠代表公使閣下的意思。」托尼悠然地說:「公使閣下可以為兩位帶來足夠的支持,甚至公使閣下已經尋找到了足夠的藏寶圖,能夠尋找到傳說中可以買下北京城的財富。但是,請務必理解,沒有任何官方人員會對此做出任何承諾。這是要觸怒中國政府的事情。」

「哈哈哈,他們的想法,誰會關注。中國人連俄羅斯的使節都沒有接觸過,彷彿將我們已經遺忘了一樣。但誰會想到,一向驕傲自以為是的中國人還沒發現,他的子民在東北,在遠東,被我們隨意屠殺。那些可憐的傢伙,真是孱弱而無能。只是目前而言,我們還遠沒有進入到你所說的長白山。」安德烈開懷地說著。

他很有些志得意滿。

他並非什麼都不,進入北京城以後就開始經常打聽各種消息。

比如最近在各個茶館里密集被說書人講出來的故事,大明大戰西班牙、荷蘭以及英國。三國的失敗自然讓民間振奮不已。

因為,這可不是什麼因為皇帝陛下私利與意氣發動的戰爭,無論是收復台灣還是策動呂宋起義,都是為了中國人在當地的安危,為了他們的福祉。

這種雖天涯海角卻依舊保護你的霸道總裁范兒不知讓多少京師百姓鼓掌叫好,他們由衷感覺驕傲。

但是,大明雖然宣傳得這麼美妙,也做得如此犀利。

可是俄羅斯人卻是早已靜悄悄地摸進了黑龍江流域,將當地的中國移民屠戮,搶掠,甚至奴役。而對此,中國人顯然還沒有收到消息。

這雖然聽起來有些不齒,但對比上西班牙人的遭遇,安德烈與傑日涅夫都感覺有些與有榮焉。

畢竟,這會兒的俄羅斯還是一個小國,在國際地位上不如西班牙。這會兒把對方比下去了,自然是挺開心的,也不管這種方式到底合不合適了。

托尼似乎被勾起了傷心的往事,悶了一下,但他還是迅速切入正題:「那麼,兩位先生,需要做出決斷了。我們很認可俄羅斯人在遠東地區的力量,但閣下必須現在做出決定,是否願意與我方合作。拿到傳說中的寶藏?」

「如何合作?」傑日涅夫正色以待。

「我們可以提供先進的武器,足夠的物資支持俄羅斯人在遠東的軍事行動。由俄羅斯派遣軍隊進入長白山,尋找清國留下來的財富寶藏1托尼說得煞有介事。

「現金的武器,足夠的物資,到底有多少,我需要一個清晰的描繪。」傑日涅夫說。

「不少於一千支火槍以及匹配一個月使用的子彈,足夠兩千人的糧食。當然,沒有軍餉。為此,我需要你們所有在遠東得到收穫的三分之二。」托尼開完價也就放鬆了下來。

這些俄羅斯人也許是在遠東的冰天雪地里呆得太習慣了,總之都沒有一點點講究衛生的想法。渾身都有著濃烈的氣味,讓人很是不爽。

「我需要考慮一下。」傑日涅夫又按住了想要說話的安德烈。

「沒問題,我可以離開一會兒。」托尼走開了,很有些如釋重負。

「傑日涅夫,為什麼不立刻答應下來?上帝啊,誰能想到我們會有這樣的好運!要知道,我們來到遠東,沙皇陛下可不會給我們多少軍餉,一切都需要我們去搶,去貿易。但是,這些富裕的西班牙人卻願意給我們這麼多物資作為支持。天知道他們發了什麼瘋子願意相信那什麼長白山下有清國的財富,無論如何,拿到這些物資我們都能好過半年,甚至讓我們進攻的進度更快1安德烈急了,他剛剛就想答應下來,卻被傑日涅夫按祝

「不不不,我當然明白這個交易對我們多麼有利。但是,安德烈,無論如何,都不能輕易答應下來。這樣極可能讓對方降低對我們的重視。我們必須有足夠的姿態,你懂嗎?」傑日涅夫說完,拍了拍安德烈的肩膀,露出了一個老奸巨猾的笑容。

安德烈搖搖頭:「也許你是對的。」

「尊敬的托尼閣下,鑒於俄羅斯勇士的想法,不得不遺憾地告訴你,我們對於這樣一個合作的結果有些問題,如果不能將最終收穫的比例改成二分之一,那我們將放棄這個機會。感謝您的款待。」傑日涅夫一臉遺憾地說。

「不不,我想不應該這麼早做出最終的決定。如果只是這樣的問題,我想告訴你,沒有問題。二分之一就二分之一1托尼急忙說火。

「好,成交1傑日涅夫伸出了毛茸茸的手,彷彿是熊爪一般。

托尼有些嫌棄,但還是如釋重負地重重握手。

回去的路上,安德烈有些納悶:「難道的確是我錯了?」

「不不不,應該說,西班牙人的衰落並非沒有原因。如果是與荷蘭人談條件,我會毫不猶豫在第一輪就做出答應的選擇。但西班牙人不行,他們太蠢了。也不想一想,他們給過來的軍火、物資都是真金白銀。但我們的收穫呢?只要謊報一次戰敗,就足夠讓我們將真正的寶藏送回聖彼得堡。」傑日涅夫大笑。

安德烈也不由暢想了起來:「現在,就只期盼他們早些將許諾的東西送過來。天氣漸漸熱了,這是我們出動的好時候,也是來自南方的船隻運送到黑龍江的港口最好的機會。」

西班牙公使館里,托尼將一路上的全部情況交代給了委拉斯凱茲。

「這麼說,他們同意了?」委拉斯凱茲微笑地問。

托尼打著咳嗽,他很有些不習慣那些俄羅斯人身上濃烈的異味。儘管作為一個歐洲人,他身上也有,只是俄羅斯人不講究衛生加重了這糟糕的一點。

「沒錯,公使閣下。他們妝模作樣地說要討價還價,但也僅僅只是將預期的收益改成了二分之一。」托尼不屑地說著。

他很是瞧不起這些肌肉發達頭腦簡單的俄羅斯人。

沒錯,也許西班牙人在開拓進取,創新致勝等等一切正道上的事情上表現不佳。但在怎麼給人挖坑埋伏這種問題上卻是經驗豐富,技巧老道。

托尼對此已經修鍊了數年,自覺可以輕鬆搞定兩人。更何況設計出手的優勢委拉斯凱茲這樣已經修鍊到大成境界的腹黑官員呢?

委拉斯凱茲歡暢大笑:「真是可愛的俄羅斯人呀,希望他們最終到了長白山,發現只有嚴正以待的中**隊以後,不會太驚訝。」

托尼也跟著附和大笑。

這本來就是他們的計策,而目的也的確很簡單,讓中國與俄羅斯陷入戰爭。

畢竟,整個歐洲國家,至少在京師有建立公使館的國家就沒有一個國家與中國接壤。

這樣的情況使得哪怕委拉斯凱茲想要建立一個圍剿中國的同盟也無法視線,而不想三十年戰爭里,真要是看不慣看不爽,直接拉開架勢打仗就行。

但俄羅斯人可以,他們已經將侵略的鐵蹄踏進了遠東上。

而現在,委拉斯凱茲想要做的僅僅只是推波助瀾,火上澆油罷了。

當然,對比中國的龐大與強大,他還要大力扶持俄羅斯人。畢竟,俄羅斯人雖然也有火槍,卻是落後的老式火繩槍,比起中國人的軍備已經落後一代。

委拉斯凱茲根本不在乎長白山下是不是真的有清國曾經搜刮自中國各個城市的財富,他只要俄羅斯人早一點入侵到長白山下就行。

畢竟,長白山是中國與朝鮮的分界線。

如果俄羅斯人入侵到長白山,就會切斷中國與朝鮮的聯繫。

一旦朝鮮有望獨立,中國對日本的控制也將大大削弱。

這對於致力於朝著南洋開發的中國人而言,不啻於後院起火。

只要做到這一步,中國人邁向世界的征服腳步自然會大大被拖累。

「想想那些人被賣了卻還在給我們數錢。就真的感覺這些俄羅斯人很可愛呢」委拉斯凱茲想著,不由地笑出了聲。

他心中也隱約感覺,這些俄羅斯人指不定把他們當傻瓜。

「我見紅夷似白痴,料羅剎之人亦如是。」委拉斯凱茲練了練自己見漲的漢語水平,大笑三聲。一想到這國際之間的爾虞我詐,他就不由感覺一陣興奮。比起光明正大地打仗,下黑手挖坑設伏反而讓他感覺更為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