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八章:彗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彗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要辦公司,現在可不容易了。

海外能賺錢,這是誰都知曉的事情。無數各路英豪紛紛顯申通,朝廷也對開公司的門檻提高了不少。不僅提高了保證金、註冊金等門檻,又因為申請人過多,不得不提高了對資質的審核,還要求開辦公司之人要有足夠合格的人才。如果要申請武備,不僅要從軍隊武庫之中高價訂購企業版,還要有足夠的退伍將士,一名持證醫師,一名持證會計師等等要求格外細碎。

這樣林林總總的要求並沒有攔住有志於開辦公司之人,卻也讓那些資本不夠的人望而卻步。

這個時候,梁益心能辦下來這黑龍江農墾公司,顯然是大為不易。

「不錯啊,能拿到一張公司拍照,那可真是這個,厲害極了。轉手一賣,不知道多少人爭著搶著要。」李岩明白行情,不由豎起了大拇指。

「這卻是要鬧笑話了。還別說,他們一聽我是來北大荒的,誰都巴不得我打發走這幾百號盲流。我這農墾公司的執照,也是因為這,才迅速通過。朝廷要調控各地公司比例,又附帶上了開發邊疆的政治人物,這才能讓我順利辦下來。」雖然說得簡單,但能拿到這些消息哪個會是易於之輩?

李岩笑笑,沒有糾結這一點。

給梁益心接風完了,三人便繼續說起了方才的話題。

「本來還擔心儘是一些土著我們真要開展起來無從做起,現在來了幾百號漢家兒郎,卻是不管怎麼說也能多放心一些了。」陸慶衍說著,便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了哈爾濱一地的情況。

這裡漢人移民太少,雖然搭檯子建立起來了一個官府,但朝廷給的支持實在很優先,就是駐軍也優先挪到了水路要衝之地。

特別是在黑龍江入海口的海參崴,駐紮了重兵。但對於哈爾濱這樣的內陸城市,自然是與南方那些城市一樣,並無多少軍事支持。

畢竟,民政機構撥付錢糧就得了,總歸要養的人不多。可一支大軍駐紮深入進去,那消耗的補給就極高。

這樣一來,陸慶衍一來,就止不住地冒出各種不安全感。

「首先是徵兵,三丁抽一,必須建立起屬於我們漢家兒郎的軍隊。那些生女真只有在我們足夠強大的時候才能鎮住他們。」李岩說。

「是這個理。那下一步呢?」梁益心沒有著急發言。

「那便是梳理出對當地土著的治理了。這事倒是還算簡單,建奴覆滅以後,大明在整個東北的知名度都上去了。他們敬畏強者,加上我們帶的火藥武器也的確給力,都表現得很溫順。甚至,有些恐懼,害怕。」陸慶衍說。

「怕我們殺他們?」梁益心有些好奇。

「是怕我們搶他們。」李岩鄭重地說。

「這……」梁益心忍不住感覺有些好笑:「這就好像腰纏萬貫的揚州商人要去搶一個乞丐的破碗一樣。」

「破碗雖然破,卻是乞丐唯一活命的希望。倒是腰纏萬貫的富翁,誰知道你是裝的還是真的?」李岩說:「所以我們的下一步動作是完善對土著的治理,這將是很關鍵的一環。」

「這個思路倒是很清晰。本地土著有哪些,打算如何治理?」

「主要是赫哲、奇勒爾兩個部族。我們打算編戶齊民,用的辦法……是鹽。」

「朝堂送來了大量的食鹽……」

說起這個,兩人忍不住好生感慨。

朝堂的鹽業改革已經初成效果了,至少這次調集一百萬斤鹽過來的時候絲毫不費力,更是看不到朝堂有半點心疼的樣子。

因為,鹽價大跌了。

而且降價的還是官鹽,這可真是難得了。連官鹽都降價,私鹽豈能不降價?

顯然,一場暴風雨一般的侵襲即將在鹽業里展開。不過,卻也讓陸慶衍在哈爾濱行事多了很多便利。

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物資。

他與茶一樣,讓官府可以非常便利地揮舞著胡蘿蔔誘惑到那些土著。

「誘之以利,的確可以讓他們暫時為我所用。只不過,若是如此,卻還有些嫌不夠。」梁益心頓了頓,說:「皇帝陛下去了朝鮮、日本,特別愛做一件事,我從前還只當是陛下隨手之舉。後來才想到這一步用意深遠,我大明將受益無窮。」

「是何等事?」李岩與陸慶衍都好奇了起來。

「漢話!我們要解決與土著溝通的問題,只有大家說同一種語言,用同一種文字,才能讓他們認同我們,成為我們的一分子。」梁益心鄭重地說。

陸慶衍聽了,點了點頭,又忍不住搖了搖頭:「辦法是好,點子是對。但有個問題,見效太慢了。除非是天賦異稟之人,不然要學會漢話,真不是個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有文字。哈爾濱是遲早會把學校建立起來,但當務之急不是這些。東北的天雖然很熱,但冷起來也非常冷。我們要迅速把哈爾濱的城防鞏固起來,所以我想徵調兩個部族入城。這才是當務之急。」

「哈哈哈,如果是擔心時間問題想要讓他們入城定居,我卻覺得問題不大。而且,我更有一大妙計,能解你困惑。」梁益心狡黠地說著。

陸慶衍與李岩幾乎都是同時說:「什麼妙計?」

「集體婚禮1

……

哈爾濱城外的平地上,載歌載舞,篝火燃起,將整個夜晚點燃。同樣被點燃的,還有與會之人的熱情。

這的確是個歡悅非常的時刻。

一個個害羞緬甸的窮光蛋們今天驚喜難掩,他們十天前突然收到通知,無所不能的老闆帶著他們扛過了一路的風霜之後,竟然要給他們娶親。

不是一個,是八百多名遠征公司的員工,全都要娶妻。

篝火晚宴之上,到處都是驚喜的男子以及一個個穿著新衣,熱情洋溢的土著姑娘。

赫哲人的頭領沙爾湖達巴巴地抽著從中國人手裡收到的旱煙,那是一個中國女婿殷情送過來的,他簡單試了試就喜歡上了這種味道。

本來,女兒在的時候,他是無論如何不會去試的。

女兒討厭煙味,他不讓。

但今天是女兒出嫁的日子,他心理有點堵,便想著抽幾口煙。

篝火晚會上最熱鬧的時刻到了。

八百對男男女女站在草原上,向天空宣誓,今日結為夫妻。隨後,一個個地上前領取結婚證。

這是梁益心強烈要求搞的東西。

雖然陸慶衍一開始沒弄明白,卻還是相信了老友的判斷。很快,梁益心就證明了這一點的必要性。

拿著結婚證,新婚夫妻們便開始領取起了自己的嫁妝。

每人一百斤鹽,三匹布以及五石糧食。

哈爾濱府衙說得很清楚,這是大明朝廷給所有漢家兒郎娶親準備的聘禮,拿著結婚證,人人都有。

就是有這一點,這一場集體婚禮才能進行得如此順利。

「一百斤……煙……」

「媳婦,是鹽,鹽。」

「這張紙的……低……土地,是我們的了?」

「沒錯,是你們夫妻的了,不錯啊小夥子,漢語教的挺快埃」

……

聽著人群里的議論,梁益心露出了笑容。

民族融合併非只有屠刀才能,聯姻同樣也可以。

因為,聯姻帶來的不僅是血脈的融合,還是利益的重新共享分配。這不僅加強了對本地的掌控,更密切地與這些赫哲人、奇勒爾人聯繫在了一起。

就當篝火晚會漸漸落幕的時候,忽然間,一聲驚訝地高呼之聲響起。

原來,東北方的天空里,忽然間一道光線露出。

這道光是如此的明亮,以至於讓人恍惚之間以為突然間就到了白天了。但只要一算時辰,仔細一想就能發現……顯然,這依舊是夜晚。

但天空之中亮起來的光點卻是不爭的事實,所有人怔怔地看著這一幕,議論紛紛。

就連赫哲人的部落首領沙爾湖達也趕了過來,嘴巴里念念有詞地說著什麼,最終還是不由地將目光落在了三個漢人的身上。

顯然,這說的就是梁益心、陸慶衍以及李岩。

李岩是舉人,梁益心是秀才,當過官,陸慶衍更是進士。

無論是誰,都算得上這個時代的知識分子。在沒有系統性自然科學的當今,三人都算得上雜學多知。

只是一陣沉默,三人便不由地認了出來。

「彗星……」

長長地尾巴拖動著到了哈爾濱的東北方,三人見著這副模樣,都是心中猛地下沉。

彗星,自古以來都不是什麼好的此會。一次次彗星的傳言過後,都是一個個地震。這就如同在古代,一個真的地震不會讓人感慨什麼自然之力無情。在天人感應的思想之下,這就意味著上蒼示警,在對執政者表達不滿。

哪怕事實上就並沒有這回事,甚至大家都不信天人感應,但只有被提了出來,就沒人敢否決天人感應。

無他,這涉及到皇權的神聖不可侵犯。

這個時候,三人在遙遠的東北看到彗星,那實在算不上什麼好消息。而是意味著……朝野要迎來一場地震了。

官場上的地震,權力分配的地震……

而這些,都不是三人所希望的。

因為,這很可能會讓他們置身於風暴之中。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無論誰打贏了,他們都是戰場上被誤傷的花花草草。沒人會在意那些花花草草的意志……

「不行,我們必須行動起來1李岩打破了沉默。

「對,至少在還沒有人關注到我們的時候,必須先動作起來。況且,哪怕京師發現彗星朝著東北而來,落到哈爾濱附近,消息一來一往,也耗時日久。我們可以打一個時間差。」陸慶衍掙紮起來。

「我去吩咐他們,這件事嚴守機密。但我說不清會不會有人喪心病狂……日子才剛剛好過一點,就會有人想著京師的繁華。」梁益心深呼吸一口氣,轉身離去。

……

京師,紫禁城。

朱慈烺望著天空,發現整個京師都熱鬧了起來。

他站在高台之上,發現這一晚上燈火不熄之處格外多。人人都仰望著天空,看著那個長長的彗星尾巴拖著朝著東面過去。

事實上,最近的天象的確挺頻繁。

就在半個月前,京師還發生了一次燦爛艷麗的流行於。朱慈烺站在觀星台上,看著流行於滑落天空,於銀河之下,妖冶得彷彿是遊戲里最炫麗的技能一樣。

只是,這一回是彗星。

「陛下……」皇後娘娘走了過來。

朱慈烺急忙過去扶住:「承德避暑山莊修築得差不多了,我們過幾日就提前出發過去。京師里又要有人鬧了。」

天象惹起權力攻訐,朱慈烺見了不知道多少次,雖然他明白這是政客們的本能,無論怎麼換人都解決不了,可想著皇後為此憂心,他就一陣氣惱。

其中,定然會有腦子不清醒地人將風言風語惹到皇后的身上。

朱慈烺原本並不明白,為什麼京中突然間就說起了朱慈烺一直不納妾的問題。事實上,朱慈烺自然也是風流過的。

最近錦衣衛的報告上來,朱慈烺才明白髮生了什麼。

「委拉斯凱茲……你跳得也太歡了1朱慈烺一陣惱火。

在歐洲的大明使節們可比他們的同行要出色許多,英國人、荷蘭人以及西班牙人的使節在大明這裡打起了一場小規模的戰爭。但大明的使節卻在西班牙救了數十萬人。這般大的恩情,自然讓西班牙人感動非常,就連腓力四世要竭力要求回報東方皇帝的重禮。

沒想到,委拉斯凱茲竟然將注意打到了朱慈烺納妾的問題上。

沒錯,委拉斯凱茲想客串紅娘,讓西班牙皇室與大明皇室聯姻。

但歐洲人可不是中國,他們是標準的一夫一妻。讓西班牙公主當情婦當然不行,那必須有名分。

於是,京師忽然間就冒出了皇后善妒的流言。

「真是可恨1朱慈烺安慰著皇後去避暑山莊,心中卻想:「不能繼續忍下去了……」

腦海里迅速轉著,一個計劃漸漸成形。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