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一章:證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證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對的?哈哈哈哈哈,湯若望,事到臨頭,你還執迷不悟!真是罪該萬死1楊光先冷哼醫生,殺氣肆意:「在大明,皇帝陛下乃是天子。意味著,天象有異,便是上蒼示警。你湯若望膽敢胡說,還在狡辯。」

似乎是生怕湯若望不懂一樣,楊光先還刻意解釋了一番。

朱慈烺不置可否,冷眼看著。

「真的,便是真的。假的,便是假的。是誰在欺瞞皇帝陛下,事實會證明一切。楊監副,我只怕你不敢與我辯。」湯若望自信十足。

見此,楊光先卻真的忌憚無比。

他已經百般壓制,卻還是抵不住湯若望在京師聲名鵲起。

而這些名聲,沒有一個是依靠著權錢交易來的。有的名聲源於湯若望的人格魅力,但更多的還是因為湯若望在一次又一次的辯論之中獲勝。

「光是辯,誰能說獲得情真與假。」朱慈烺終於開口了:「朕要能真切明白,給朕證明出來的東西。」

見朱慈烺開口,楊光先振作非常。

他就是等待著朱慈烺的發言。

這說明皇帝陛下對此十分重視。

「便是如此。拿不出證明,空口白呀,誰能信你?」楊光先獰笑地說:「若是拿不出,你便仔細著自己的項上人頭1

一旁,陸仲玉有些焦急,說:「楊大人,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我只不過是一片忠君之心罷了。怎麼,陸館長很有意見?」楊光先話裡帶刺。

陸仲玉嘆了口氣,不敢接話了。這個時候說話,只能引起皇帝陛下的歧義。

「臣帶了幾本來,請諸君一看便知。」湯若望鎮定十足。

反倒是南懷仁被這個陣仗給嚇住了。

他萬萬沒想到,只不過是一場講學,竟然會引起殺身之禍。

這個時候顯然已經來不及後退了。

有進無退!

這樣想著,南懷仁鎮靜住心神,拿出了自己的早已準備的資料。

「殷商時代。武王伐紂,東面而迎歲,至汜而水,至共頭而墜。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時有彗星,柄在東方,可以掃西人也1這是西元前年的彗星回歸的記錄。西元前年,春秋魯公十四秋七月,有星孛入於北斗。從公元前年,戰國秦始皇七年,西元元前年「七月辛未,有星孛於東井,踐五諸侯,出何戍北率行軒轅、太微,後日六度有餘,晨出東方。十三日,夕見西方,犯次妃,長秋,斗,填,蜂炎冉貫紫宮中。大火當后,達天河,除於妃后之域。南逝度犯大角、攝提。至天市而按節徐行,炎入市中,旬而後西去;五十六日與蒼龍俱伏。」

「漢明帝永平八年

月日《後漢·天志》」

「永平八年,六月壬午,長星出柳、張三十七度,犯軒轅,刺天船,凌太微,至上階,凡現五十六日去柳。」

「漢順帝永和六年

月日《後漢·天志》」

「永和六年二月丁巳,彗星見東方,長六七尺,色青白,西南指營室及墳墓星。丁丑彗星在奎一度,長六尺,癸未昏見西北,歷畢昴。甲申在東井,遂歷輿貴柳七星張,光炎及三台,至軒轅中滅。」

……

一段又一段話被念了出來。

楊光先眉頭越來越皺,到最後他已經全然不耐煩,當即怒斥說:「湯若望,這個時候,你還在做什麼無畏的掙扎。若是你儘早懺悔,皇帝陛下還能恕你不知者輕罪。現在繼續辯駁,只能讓你再無回頭之地1

嘴上雖然這麼說,他的心中卻是越來越不安了。

因為,他聽不懂上面那些。

「你不懂數學。」陸仲玉輕蔑地說了一句。

如果說一開始,陸仲玉也沒聽懂。但伴隨著時間越來越多,尺度越來越細,陸仲玉猛然間想到了什麼。

這時,湯若望不再賣關子了,笑著說:「諸君可知,這記載之上的彗星,其實都是一者罷了。大多數的彗星,都是周期性運轉。如今日所言這彗星,每個年左右便會出現一次。若是上蒼示警,豈會挑著這麼準確的時間?所以說,臣請皇帝陛下莫要介懷。並無朝中姦邪,也並非陛下如何。相反,還應該大大懲戒那些無中生有之輩。」

朱慈烺露出了笑容。

這才是他想要的答案埃

朱慈烺既不想被彗星這種天象搞,也不想用這種無稽之談去掀起朝爭。所以,無論是陸仲玉的還是楊光先的答案,朱慈烺都不讚賞。

相反,作為穿越客,朱慈烺很欣賞湯若望的水平。

這才讓朱慈烺感覺到了一些後世的影子。

彗星這玩意,本來就是一個尋常的天現象,非要扯上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朱慈烺聽著就感覺歪膩。

他並不需要君權神授、天人感應這種封建迷信的東西來加強自己的權威。

這些東西,遲早伴隨著教育普及以後被戳穿。與其站在歷史的對立面上到時候狼狽不堪,還不如儘早布局。

「不可能,不可能1楊光先反應了過來。

仔細一算,可不就是七十六年么?

可是……

天人感應……?

天人感應當然不是真的。

世界上也沒有這回事。

按說,最重視這回事的應該是皇帝陛下。楊光先是站台朱慈烺的……

但朱慈烺卻意外地選擇拋棄了天人感應。

這讓楊光先感覺到了恐懼。

他連忙又道:「不可能1

「不可能什麼?」湯若望微笑地說。

「哪怕只是說明了彗星這一個問題,也不能證明這一次天象不是真的有異常。況且,要把時間算上,這次的彗星也不是你所言的這個彗星!這次不算,必須再比一次1說完,楊光先惡狠狠地看向吳明烜。

吳明烜艱難地點了點頭。

「怎麼比?」湯若望躍躍欲試。

「就比日食推測,下一次的日食時間1吳明烜深呼吸一口氣。

「好!不僅如此,還要預測出日式的全部詳細情況。如何?」湯若望加碼。

「好1楊光先應了下來。

……

朱慈烺望著眼前幾人的背影,背著手微微有些期待:「猜不到吧,委拉斯凱茲。你的招已經用完了。接下來,該看我的表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