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三章:預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預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要知道,他們面對的並非無可頗中**隊,而是一個柔弱的皇后罷了。

不同於歐洲那種王室之間互相聯姻的格局。中國皇帝竟然喜歡從普通人家裡娶皇后,就是趙詩瑤,也是成為皇后之後,兄弟叔伯都被榮養起來,接觸不到權利。

這就讓中國的皇后顯得十分孱弱,想起擁有龐大勢力的西班公主,委拉斯凱茲對此充滿信心。

就當委拉斯凱茲暢想著如何讓中國這個古老帝國被自己的手段控制時,他的助手匆匆趕來,傳來了一個糟糕的消息。

「公使閣下,您的第一步動作,欽天監監副楊光先有大麻煩了。」助手低聲地說著,竭力不讓自己引起委拉斯凱茲的注意力,說完就閃到了一邊去。

委拉斯凱茲的笑容果然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的他,就好似一盆冰涼的水澆透了他的心底,讓他的野心一下子被熄滅。

楊光先是個相當重要的人物,更是他謀划著動搖皇帝陛下後宮的第一步棋子。

但現在,這步棋遭遇到了大麻煩。

湯若望,這個來自西方的傳教士竟然開始為難起了同樣來自歐洲的同胞。哦不,也許湯若望並不知道楊光先的背後就是委拉斯凱茲。

撇去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委拉斯凱茲必須開始面對眼前糟糕的處境。

他意識到,這是中國皇帝的第一步反擊。

委拉斯凱茲神色鄭重了起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開始行動了。

這樣想著,委拉斯凱茲換了裝,在助手的安排之下,見到了楊光先。

見到委拉斯凱茲,楊光先先是激動了一下,但很快就有些抑鬱了。

「那些傳教士都被皇帝陛下嚴加看管了起來,現在誰也接近不了他們。」楊光先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委拉斯凱茲雖然不是很懂,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那是他身邊吳明烜介紹后的功勞。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

別人有沒有實力,委拉斯凱茲的確不知道,但他自己有沒有實力,卻是一清二楚。的那個人,他也試圖指望吳明烜能夠挑起大梁。但當吳明烜解釋了一下以後,委拉斯凱茲更加頭大了。

撇去那些亂七八糟讓人聽不術語,楊光先很快就明白了過來。在天文這上頭,的確是這些洋人更厲害一下。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中國人里那些頂尖厲害的,也都跑去了洋人那兒。

說到這兒,委拉斯凱茲也鬱悶了起來。

《崇禎曆書》嚴格來說並不是湯若望編纂的。這是徐光啟主持的大作,他湯若望跟著一幫子中國學者後頭幫忙編撰罷了。

而徐光啟便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關鍵人物,而今挑頭的陸仲玉等人都對徐光啟十分敬仰。

哪怕是陸仲玉突然之間民族情緒爆發,他們也不會選擇支持楊光先。

誰要楊光先一力反對《崇禎曆書》的推行呢?

「這麼說,宮廷之中,你的辯論完全輸掉了呀。」委拉斯凱茲擰起了眉頭。

這不是一個好的徵兆,皇帝陛下的態度實在讓人疑惑,也讓他不住地猜想了起來。

的確,很難想象有哪位皇帝會支持臣子動搖自己的權位。如果說這是一個昏君也就罷了,朱慈烺並沒有表現出這一點的跡象。哪怕有,也僅僅知識在對政務的懶惰之上,頗為讓人有些詬玻

當然,皇帝陛下對權力的穩固掌握是沒有人懷疑的。

樞密院這套體系的建立讓皇帝陛下對軍隊時鐘保持著強大有力的掌控,有了軍權的支撐,政務之上的改動無論如何都不會讓皇帝陛下失去權力。

更何況,皇帝陛下的懶惰反而讓他的地位出於一種超然的身份上。

這樣一來,做錯事的只是內閣,而不會是皇帝陛下。久而久之,皇帝陛下就透過這一套嚴密有效的制度掌握著龐大的權力。

在這樣完全並不愚蠢的判斷之下,朱慈烺會做出這種選擇就更加讓人驚訝了。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目前看來,的確對我們很不利。公使閣下,如果你的到來只是說這些沒有用又讓人苦惱的話,我想你可以考慮多喝點茶了。」楊光先生怕對方聽不懂中國人的含蓄,擺出了一副送客的表情。

委拉斯凱茲不為所動,光是楊光先接下來還要找他要錢他就一點都不慫這個貪婪的中國官員。

事實上,若非是因為楊光先是京師里少見還很貪婪又愚蠢的中國官員,他也不會找到這麼一個突破口,來打擊皇帝陛下的後宮安穩。

「不不不,天文學上的東西,我的確是很難幫你。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對你眼下的困境就真的毫無辦法。」委拉斯凱茲鎮靜了下來。

「什麼辦法?」

「你聽我這般說……」

……

位於紫禁城的深宮之中,朱慈烺背對著雙手,看著夜色。

古代的星空可真清澈啊,抬頭看過去,便可以看到真正的夜色。沒有光學污染,沒有霧霾,天空一片清澈,讓人毫無阻攔地可以看到天空之中璀璨的銀河。

再加上,朱慈烺前生的時候,或多或少還真有一些近視。帶著眼睛還想要觀察天文,基本上是沒有多大希望了。

但在這個時代里,健康的體魄與良好的視力讓朱慈烺每每仰望星空到時候,就忍不住有一些竊喜與喜悅。

當朱慈烺收回思緒,回到一團小火堆的時候,旁邊,魏雲山的表情忽明忽暗,靜靜地將烤好的羊肉串遞了過去。

就這樣,君臣兩人就這麼在燒烤架上聊了起來。

「那邊的情況都監視上了?」

「回稟陛下,都已經搞定了。委拉斯凱茲表現得很輕鬆,還在籌劃著對付陛下的計策。」

「賊心不死埃」

「但這一回沒有其他國家參與進去了。」

「吃過一回虧,也就沒有傻子會那麼傻乎乎地跟著去吃第二回了。」朱慈烺笑了笑,說:「先說說我們的準備,進行得怎麼樣了。」

這個準備,顯然就是朱慈烺的反擊了。

駐華公使的確是個很麻煩的存在,他們畢竟不是朱慈烺的臣民,升官發財與賞罰朱慈烺都決定不了。最有力的反制手段也只不過是將他們驅逐出境,至於殺死駐華公使這種事,除非是野蠻國家,不然一般都不會去這麼干。

國際聲望這種事有時候雖然是無稽之談,卻也的確有幾個底線。

再加上,這畢竟涉及宮廷隱晦,擴散出去只能讓朱慈烺更加不開心。

「陛下,都已經安排妥當了。他們還未發現。」魏雲山說。

朱慈烺點了點頭:「要是遠在東北他們都能發現,那也的確是巧合得有些過分了。」

朱慈烺說的是發生在東北那一連串詭異的傳言。

別人不知道當年擊敗建奴后他們的繳獲去了哪裡,朱慈烺還不知道么?

一部分填充進了消耗龐大的國庫,而另一部分,自然就是進入了大明的教育事業之中。要不然,哪怕是恆信商行日進斗金,顯然也支撐不了教育事業這種龐大的開支。

錦衣衛自然是迅速查探了進去,很快,重重線索都指向了這些西班牙人。

顯然,西班牙人不會想到在中國除了那些遍布街頭的警察以外竟然還會存在著錦衣衛這種特務組織,他們的效率在皇帝陛下的支持以及不斷出現的各種技術裝備之下飛速發展。

撇去這些遐思,朱慈烺輕輕敲了敲桌子,吃完最後一根烤串,回去歇息了。

……

大明二八一年十月初一。

這一天,位於紫禁城的乾清宮裡,一場盛會召開。

只要一看帝國首相李邦華以及樞密院倪元璐都到來就可以明白,這一場盛會在當朝大臣的心中有著怎樣的意義,不多時湯若望以及楊光先紛紛就位。

李邦華與倪元璐一臉嚴肅,身邊的官員們也紛紛不敢大意,都認真了起來。

京師里已經留言四起,很少有人能理解朱慈烺打破天人感應的舉動。

更有儒者激烈地上書皇帝陛下被姦邪蒙蔽,要以正視聽。

顯然,只要看到朱慈烺今日的表情就能明白,他可沒有被什麼姦邪蒙蔽了試聽,朱慈烺清醒得很。

「十月初一,就是今日的時間,對吧?」朱慈烺笑了笑,說:「在月前,兩位學者在朕面前說,要賭日食的時間。還巧合,兩位學者都將日食的時間預言在了十月初一。而且,也紛紛都將最終預測的日食詳細描述都落在了梁哥錦囊之內。」

說著,朱慈烺身邊就有一個大學士高高舉起了一個紅色一個藍色梁哥錦囊。

這梁哥錦囊還有些挺不一樣的,因為,上面都被嚴密的油紙包給包了起來,貼著一個未經拆封,寫著當事人名字的封條。

顯然,這是為了證明兩方都這一回比試的嚴肅性,誰也不會在上頭搗鬼作亂。

「回稟陛下,的確如此。俯唯聖裁,臣恭聽教誨。」楊光先端正地一禮,如果單單隻看外表,這楊光先還算得上是一表人才,濃眉大眼,看起來很有正氣的模樣。

唯獨朱慈烺沒回看著楊光先都有些可惜。

他想起了後世的一句明言,沒想到你這個濃眉大眼的也背叛了革命。

撇去這麼一點小插曲,另外的湯若望也拽著有些口音的中國話上前行禮:「皇帝陛下明鑒,您忠誠的臣民可以發誓,我所預測的一切都是毫無修改的,而我們所做的一切,將指引真理的道路。」

「既然如此,那諸位愛卿便可以拭目以待。很快,日食就將開始了。」朱慈烺揮了揮手,當著所有人的面,兩個太監開始拆開之前保存完好的錦囊。

隨後,錦囊被拆開,裡面的字被兩個太監一筆一劃地寫在了兩塊黑板之上。

黑板也是個好東西,這讓朱慈烺可以經常地讓大臣們直接將自己想要發言的話給寫在黑板之上,也是各個學校里格外流行的教具。

「日偏食。大明二八一年十月初一午時。」-湯若望

「日全食,大明二八一年十月初一,午間。」-楊光先。

……

堂內微微地想起了一股議論之聲,楊光先不用看也知道,堂下的人有點嗤笑楊光先。

顯然,楊光先這是取巧了。午間並不是準確的時間,意味著楊光先的範圍會被擴大。也顯然意味著楊光先沒有湯若望那麼篤定自己的判斷。

實際上顯然沒有可以辯駁的了。

但是,日偏食與日全食卻是梁哥全然不一樣的情況。這是騙不了人的。

見此,大臣們這才止住了自己議論紛紛的聲音,他們很清楚,這個時候不是自己胡亂說話打擾現場氣氛的時候,要是惹毛了皇帝陛下,御史出來他們可就要吃苦頭了。

場上迅速安靜了下來,很快,場外的日晷也不斷地將時間報了上來。

午時很快到了,隨後,讓人驚呼地聲音不可抑止地出現。

因為,日食真的來了。

彷彿整個大地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天空里,天狗食日發生,眾人不斷地驚呼著。

「這是上仙下凡了嗎?」

「陛下若是要重歸修仙,咱們的日子可是要好過不起來了……」

「好好的,這個時候為何要說這些喪氣話?不過,我卻覺得不管是湯若望還是楊光先都不會這麼胡亂地弄那些修仙之類亂七八糟的事情……」

「唉,還是先看看這一回是什麼個情況吧……」

……

沒多久,李邦華便親自出了常

而這時,湯若望已經勝券在握。

他的身邊,南懷仁姓行宮材料地過來彙報:「尊敬的皇帝陛下,各位中國的大臣。向諸位彙報,這一次,是日全食毫無疑問1

湯若望預測勝利,分毫不差。

不僅是在日全食與日偏食的選擇之上,時間也顯然比起楊光先更加精準。

眾人這會兒看向兩人的表情已經不再是尋常的傳教士了,彷彿是看活神仙一樣。

湯若望微笑地看向楊光先。

不過,並沒有預料之中的驚慌不安,楊光先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嘆道:「陛下,我大明失一國運義。我前日聽說,西班牙帝國有意下嫁未來女皇入我大明後宮,而今陛下不復天子之名,恐熱外邦猶疑啊1

這時,眾人都忍不住將目光落在了角落裡。

那裡,委拉斯凱茲一臉惋惜的表情。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