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二章:戰爭到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戰爭到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安德烈去整頓軍備去了,傑日涅夫單獨留了下來,身邊一名身材瘦弱的老漢小心翼翼地給日涅夫治療。

「中國皇室的禁衛,竟然這般森嚴。我以為他們因為之前長久的安逸早已不再擁有足夠的警惕心。沒想到,就因為放鞭炮的時間,就吃了兩顆子彈。要知道,我根本就沒有看到手持火槍的人在哪裡。這些中國人,反應的迅速,圍剿的有力,追擊的可怕,真是讓人心驚。」傑日涅夫喃喃自語,他說著一口俄羅斯話,也不擔憂眼前的這個老漢聽明白。

儘管,這是再說對方民族的厲害。

那老漢是個鄉下游醫,別人不知道他名字,只叫他唐老漢。

唐老漢是附近一個村莊的醫師,在左近房源十數里里頗受尊敬。據聞,是當初李自成叛亂之軍的老卒,平滅建奴之後,被安排在東北左近屯墾。

五年勞役期滿之後,朝堂在薩爾滸東北三十裡外的一處地方建立吉林衛。他便是其中一員,也不知因為什麼,唐老漢不好好地呆在有漢人聚集的衛所里,帶著僅存的孫女,跑去了這處位於後世朝鮮所控之地羅津。

不同於後世,朝鮮是神秘又讓人感覺可怕。

在這年代,朝鮮乃是中國的自留地,藩國,而且是掌控能力很強的藩國。

自然,也有許多中國朝鮮移民在羅津居祝在這日本海沿岸立起了一座人口近萬的小城鎮。

只不過,眼下這羅津城已然城頭變幻大王旗。

前不久,一直上千人的馬匪橫衝直撞,殺入羅津,居民們紛紛逃散。在此期間,有上千人被殺,一場搶掠發生,如人間地獄一般的浩劫落在了這處小城鎮里。

原本,唐老漢是能跑掉的。

只是他的孫女唐霜自小就有病,身體瘦弱,不良於行,羅剎人殺來之時,正是發病的時候。

就這樣,唐老漢便陪著他的孫女也淪陷在了城內。

屠刀舉來的時候,屋內的藥箱以及碩大的紅十字救了他們。

唐老漢活了下來,尤其是因為要救治傑日涅夫,他看起來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事。

當過兵,又在這邊疆之地行醫,唐老漢外傷的造詣不凡。眼睛不眨,眉頭不動地取出了傑日涅夫背上的子彈,一陣煙熏火燎的消毒之後,唐老漢開了一瓶燒刀子,又在傷口上抹了烈酒,算是完事。唐老漢擦了擦額頭冒出來的汗,有些小心翼翼地閃到了一邊。

慘叫聲響起,傑日涅夫看著身上的瘡口,疼得齜牙咧嘴。

麻沸散的秘方,唐老漢有,可用不用,顯然他說了算。

只不過,傑日涅夫的慘叫還是引起了不小的注意力。

只轉瞬,安德烈就大步沖了進來。

他瞪著眼睛,看了一眼唐老漢。唐老漢低眉順眼,收拾著早已整理得整整齊齊的藥箱:「兩位官人,若是沒別的事,老漢可否能退回屋中。」

「他給我拔了子彈,燒了窗口消毒,放他出去。也讓人看嚴實,要不是他,我這一回可能就要在這裡見上帝了。」傑日涅夫說完,拿起身邊的一瓶燒刀子,灌了一口,撇了撇嘴,揮揮手讓唐老漢離開。

「燒刀子1看了這清冽的白酒,安德烈也不管之前的慘叫了,眼睛一亮。

「這是我的。等你也傷了,才能再開一瓶。」傑日涅夫說著,又是美滋滋地喝起了這一輩高度白酒。

東北天冷,便有人好這烈酒。一口下去,暖暖得在火爐之中,回歸了暖春。

「換我,可是不敢了。中槍挺了這麼久,也是你傑日涅夫身子硬挺。誰也不敢說能撐到找到醫師……」安德烈搖了搖頭,比起美酒,有的時候性命更加重要。

「上千哥薩克騎士,亂子捋順了?」傑日涅夫也放下了酒杯。

如果人生沒有希望,痛飲此杯自然可以緩解心中憂愁。若是希望正熱,誰也不會沉迷酒色。

這個年代,尚且還是羅斯人開疆擴土,國力日升的時候。

兩人都沒有貪杯誤事的打算。

「兩撥人因為搶得東西如何分,鬧了爭執。不過比起過往好多了,至少,這南方內陸,真是富庶。比起只有一群土著野人的地方好太多了,我已經不擔心養不活他們。」安德烈說著,笑了起來。

「不過,西班牙人那邊,想要尋他們繼續拿銀子,恐怕是不行了。這一回中國人如同瘋狗一樣咬過來,我很擔心……」傑日涅夫憂心忡忡:「羅津城不能待多久了,我們必須趕緊回去。至少,在中國人的軍隊追上我們之前,趕緊帶著收穫離開這裡,回到黑龍江以北。在那裡,有我們的城堡,有我們的後援。只有駐下城堡,那才是屬於我們的土地。」

安德烈重重點頭:「不過,在離開之前,我想我們應該有更重要更應該做的事情。」

「當然是好好搶掠一頓,哈哈哈1

……

盛京。

朱慈烺的案台之上,是各處匯總而來的軍情。

「東北戰區騎兵團已經出擊追去,在羅津發現了他們的痕。輕兵追去之後,絞殺了一部,但他們所見,騎術都是極好。而今已經退到了黑龍江流域。」

「三月十九,吉林衛報訊,治下一處村落外出村民遭羅剎馬匪搶掠。村民兵隊與其接戰,擊退賊人。」

「三月二十六,哈爾濱知府來報,有大股羅剎馬匪活動靠近,哈爾濱集結守衛,逼退賊人……」

……

「恐怕,更多的地方,是全村被屠殺乾淨,早已經沒有人能夠來報信了。還有那些赫哲人、那些生女真人。如果村落被羅剎人屠戮殺光,也不會有人來報信。現在短時間裡,也不會向到要我大明主持公道。」朱慈烺深呼吸一口氣:「東北之地,轉為民治,勢在必行。」

東北之地,眼下的處境有些尷尬。

因為這裡之前被建奴屠戮太狠,這才短短几年時光過去,並沒有恢復到當年戶口百萬的盛況。很多地方,僅僅是名冊上有了人,並沒有實際移民開墾。

根據去年的統計,而今整個東北竟然只有民戶三十九萬戶。

這樣的戶口,充其量只能算得上一個普通的州府件區。

故而,除了駐紮在鳳凰城軍墾的紅娘子所部外,主要以各級人口聚居區域設州立縣,進行管轄。以至於除了軍務之上,並無一個完備的省級單位。

現在看來,這卻是朝廷的疏忽了。

無論是突如其來的羅剎人刺殺,還是羅剎人的小股潛入偷襲,都證明了眼下東北管理的疏漏。

紅娘子雖然請罪的摺子已經上來,但朱慈烺並不打算怪她。

原因也是公允,鳳凰城的戰略目的是鎮住與朝鮮的關係,主力一部分在鳳凰城,一部分在九連城。誰也想不到,從黑龍江流域會殺出一股羅剎人馬匪。

朱慈烺的身前,紅娘子與寧威躍躍欲試。

在開疆擴土的號召之後,顯然就是開始第一步:擊敗眼前之敵。

沒有殺光入侵來犯的羅剎人之前,去那北疆之地開疆擴土顯然無異於送死。同樣,這也是在鞏固東北的基矗可以想象,朱慈烺那一番慷慨之言過後,國內將掀起出海熱之後的北疆開拓熱。一如當年漢代開拓西域一樣。

「朕現在下令,朱笛為東北戰區都督,準備一應收復失地的戰爭行動1

……

天子一怒,血流漂櫓。

當皇帝陛下的戰爭命令下達以後,這個帝國復甦了久違的動員實力。軍械迅速開始保養、使用。糧食被籌集起來,人員被鄉村官員一個個登記在案,等候徵集。巨量的訂單進入各個作坊之中,生產各類貨物,包括車輛、乾糧、被服、乃至於骨灰盒。

這個帝國一瞬間高效起來,同樣,來自東北各地的慘狀也迅速傳達回了內陸。

當時間落在大明二八二年五月的時候,朱慈烺回到了久違的京師。

皇后好了許多,只是也沉默了許多,總是偶爾望著天空發獃,撫摸著肚子。她知道,有些東西永遠地離她而去。

看到這一幕的朱慈烺痛心不已,隨後連軸轉地在各級會議上出面。

身為皇帝,朱慈烺可以一怒興兵,排除雜音,甚至沒有給內閣與樞密院一點反抗的權力。但是,當戰爭的齒輪開始扭動的時候,他也很難施加多少力量,讓他轉得更快。

朱慈烺很清楚,欲速則不達。

「真的希望,能夠出現在一線戰場上,為你復仇埃」朱慈烺握著皇后的手。

而皇后,卻是憂愁地想著。他或許應該讓皇帝離開深宮,只有這樣,才能讓宮外那些雜音少一些。

若非戰事,若非不想觸怒皇帝。已經不知有多少人爭先要嚷著為皇帝選秀女,送女子了。別的不說,那些駐華使節,哪個不想與中國聯姻呢?

……

位於盛京的前線指揮所里,寧威陸續見到了許多老朋友。

東北戰區人不少,但這一回皇帝陛下還將第三軍第六師的李定國部也加強到了盛京。

朱笛為主將,李定國作為援軍為軍師,寧威則是戴罪立功,帶著一個連隊的兵馬,作為奇兵,準備迎戰入侵進黑龍江流域的羅剎人。

「不比我們預想之中的任何一個敵人。」作戰會議上,作為軍師,李定國當仁不讓地開始了講解戰情:「過去我們的敵人,大多人數眾多,擁有固定的區域、穩固的地盤。準確的目標,甚至他們在想什麼,我們大約也能猜到,預計到。比如對戰建奴,我們很清楚他們入關就是要搶。對戰李自成,他就是想要打進京師。但這一回,情況大大不同。」

說著,李定國開始填充起了沙盤。

整個東北地區,包括整個西伯利亞以及勘察加半島都被列入了進來。只不過龐大的範圍內,絕大多數對於中國人而言都是陌生的。

「我們的敵人,在數量上,出人意料的少。根據現在的情報,他們只有一千多人。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破壞力協…」說著,又一個紅色叉叉的標誌被放在了龐大沙盤上的各個地方。羅津便是第一個:「可以得到印證的是,他們的騎術盡量,戰鬥技巧嫻熟。更加重要的是,他們的火器化良好,主要使用的並不是如同建奴一樣的冷兵器。也就是說,我們面對的是一支熱武器時代的軍隊。」

「羅剎國的腹心之地,乃是遙遠的歐羅巴呀。」朱笛,也就是紅娘子聽了,忍不住有些感慨:「這些亡命徒萬里而來,竟然也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反倒是那些紅夷蠻子,看起來反而好打一些。」

「這便是越是野蠻,越是戰鬥力強大了。其實,根據台灣國民警衛隊的報告,英國人的戰鬥力也是比較難搞的。但荷蘭人與西班牙人不一樣。一個是一群商人,戰鬥勇氣難以稱讚。另一個則是一群沒落帝國的兵痞,打順風仗可以,逆風崩掉輕而易舉。但這些羅剎人不一樣,他們一無所有,來到東北亞,就是為了冒險獲得財富、地位以及貴族身份。」寧威解釋了一點,對於這個敵人,他可謂是刻骨銘心,自然也是準備格外充分。

「沒錯。寧前輩說得很對。」寧威戴罪立功,沒了官職,只有一個連的指揮權,李定國思來想去,決定就以前輩稱呼:「其次,就是他們眼下的情況,我們還不清楚。根據目前的線報,只能知曉一點。俄羅斯人開始大規模移民遠東,試圖鞏固這裡。但是,他們的定居點,定居情況,守備工事目前都是一片茫然。最大可能出現的一點麻煩就是……太大了。」

李定國掃了一眼整個沙盤:「這方圓千里的地方,敵人很可能隨意逃遁。但我方……卻要背負著數萬人的補給。再加上此刻是春季,農耕之事。不利我方戰鬥……一旦開戰,我方必須調整戰術1

「李軍師,你是想化整為零?」朱笛。

「都督英明。」

「但恐怕不行……」

「為何?」

「陛下很可能會……御駕親征……」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