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四章:文明與野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文明與野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二八二年的四月初六,紫禁城裡河南籍,上午的時光漸漸有了有些溫度。不復寒冷的北國氣象,有人說北京沒有春秋,一晃而過。但眼下這會兒的其後終歸是難得的舒爽宜人,既不是太冷,也不是太熱。

偶有一陣微風傳來,便讓人響起吹面不寒楊柳風這一句話。

約莫到了上午十點半的時候,朱慈出場了。

這會兒,凝在京師天空上的雲朵也悄悄散去,讓陽光落下,照在地面之上,暖洋洋的,讓人好不開心。

朱慈就在這樣讓人心情舒暢的開場之中站在了主席台上。

台下,是一個個望過來的目光。

文武百官已經統一了意見,所有人已經明白了朱慈此戰勢在必行,更有百分之百的決心。而紫禁城內,亦是在密密麻麻的小桌椅上,還有一些受邀而來的京師名流。有勛貴,有名士,有記者,亦有名醫士紳等等。

當然,也還有一個有趣的群體。

那是因為朱慈而興起的新階層。比如工坊主,沈萬重,比如大學生代表柳如是。

兩人亦是格外榮幸能夠受邀而來,亦是代表了而今大明朝廷對於這個帝國的掌控。如果是此前那個老舊腐朽的王朝,恐怕並不會意識社會已經興起了一個新的階層。一應統治方法與手段都需要做出大量變革。

「陛下依舊是英姿風範呀,只是看著,卻怎麼感覺疲憊了許多呢。好像,又深沉了許多。」柳如是剛剛從南京回來,並不知道發生在盛京的事情。

他去了一趟南京,卻是為了南京師範學校而去。因為,柳如是打算辦一所女子學校。就專門招收女子開辦大學,只不過,大學堂的開辦可不容易,他還沒想好如何進行。且不說官面上定然要有朝廷審定通過,才能拿到大學生應有的身份待遇。就說辦學資金、辦學的人員,他也一一沒有準備妥當。

今日見到朱慈,她倒是又想將主意落在朱慈的身上。

只不過,皇帝陛下顯然有些超出預料的疲倦,也不知發生了怎生模樣的事情,格外叫人意外。

這樣想著,柳如是卻是想到了朱慈在盛京辦起來的那個帝國理工大學。

他若是能在東北邊陲之地將這女子大學堂扮起來,卻不是大有希望?

陛下定然樂見多出來一所大學堂,再加上東北之地,新開清新之所。沒有那些腐朽老舊的物議。就連那教授工匠之學問的理工大學都出來了,這女子學堂,如何得不到皇帝陛下的支持?

另一邊,沈萬重倒是把玩著手中的鐵蛋,久久不能平靜:「未曾想,老朽有一天,也能堂堂正正進入這紫禁城聽宣呀。看來,這就是當年報效的彙報了。這個彙報,卻是賺大了。這一回,陛下出征北疆,何不如也再起烽煙?左右京師的產業都已經有人料理,若是能北上豐厚,亦是不枉此生1

……

台下眾人心情各異,而朱慈站在台上,如何不是感慨萬千。

「帝國臣民們,朕朱慈,今日站在這裡,感慨萬千埃」朱慈感慨地說:「想當初,就在七年前,這個帝國還是個怎樣的模樣?江山淪喪,風雨飄遙說是旦夕傾覆倒下,也沒有人會覺得不可思議。但七年後的今日,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創造了奇。一個改變這個世界,讓所有人震驚到不可置信的奇。而今天,伴隨著朕一個復仇之舉,我們還將誕生一個新的奇。」

柳如是也微微輕嘆一聲,這的確是一個奇呀。

當初的他,還在秦淮河上流連,以為能尋到自己的歸宿。卻不料,只是跳出一個火坑,進入另一個火坑。

反倒是到了而今,借著陛下的信賴,他成了真正影響政局的人物。京師大學堂畢業之後,他甚至有機會破天荒地打破朝廷里女子當官的前例。

於沈萬重而言,也不由陷入了回憶之中。

他本是行伍之中一小兵,從前最大的野望是什麼呢?

不過是盼望著軍餉能夠足額發放,希望下一回軍營里的糧食能夠餵飽將士們自己罷了。可後來,不可思議的一切來了。

一直改天換地的軍隊到來,他們內平內寇,外擊強敵。掃平了這九州之內的一切禍患。

而他呢,領到了不敢相信的軍餉與賞金。拿到了從來不敢奢望的榮譽。更是開辦工坊,開礦起樓,成了人人艷羨的大工坊主,身家百萬。更是因此成了商人參政的第一人。

對於這個帝國而言,對於他沈萬重而言,難道不是一個奇么?

「我曾經想過很多次,下一場與我的臣民們見面會是在哪裡。會是因為什麼理由,是慶賀這個國家的誕辰。還是為了海外的哪一場勝利而歡呼。是為了教育事業的不斷發展而慶祝,還是簡簡單單的,因為那涓涓細流一樣,不斷流淌而來的點滴喜悅而開懷。但朕……從來沒想過。今天這樣的集會,緣由會是因為一場復仇之戰。」朱慈沉聲地說著:「因為朕想不到,這世界上,的確是存在著一個又一個突破善良人民底線的事情。一隊可惡的羅剎人,為了抱著侵佔我中華領土的目的,發動了針對我朱慈以及家人的可恥刺殺。」

「刺殺1

「傳言是真的?」

「那些羅剎人,那些該死的羅剎人1

……

城內場外,情緒突然間升騰起來。當他們沉浸在中國兒女驕傲的過去之事,全然不會想到,奇般的事之後,卻有這樣一群可,踐踏了他們的驕傲。

更是刺殺了他們愛戴的皇帝陛下。

如果沒有朱慈,這個世界是怎樣的?

九州漢土成為建奴肆虐之地。

文字獄的恐怖席捲萬萬漢家兒郎。

便是遠東之地,也在俄羅斯人的侵蝕之下,一退再退,直指在無可退。

哪怕是預料不到更慘痛的變化,僅僅只是崇禎末年那戰亂頻發,生民塗炭的歲月,也絕不是任何一個但凡有一點理智之人能接受的事情。

……

「如果,這些刺客是用堂堂正正的刺殺來針對我,也許我會對他們懷有哪怕一丁點的敬意。一群有勇氣面向死亡的勇士,至少可以為勇敢這樣一個可貴的品質喝彩。但當他們的所作所為不是為單單是為了刺殺我,而是去傷害一個無辜的女人,一個還未出世的孩子時。我出離憤怒了。」朱慈回憶著,忍不住有些情緒涌動:「他們不僅是一群卑劣的懦夫,對無辜者下毒手。更是一群挑戰所有善良人民底線的暴徒,他們的所作所為,全然可以印證儒家對蠻夷的論述。夷狄者,禽獸也。不知廉恥,毫無底線1

「羅剎人,就是這樣一個民族。他們殘忍而暴戾,文明世界謹守的一切善良光輝的品德,在他們的眼裡,不值一提。而驕傲的大明在七年裡所鑄就的一切光輝成就,都在這樣無恥的突襲中被擊碎。皇后所受的傷害,何止是與精神的痛楚。於我們而言,於大明帝國而言,那更意味著曾經深受信任的安全感已經不復存在。」朱慈沉聲地說著,人群里,議論之聲不住用掉。

柳如是博古通今,聽起這一幕的時候,腦海里不住地回想起了歷史上的一幕幕。

近一些的,有野蠻的女真殺入大明。有蒙古韃子滅亡漢家的國度南宋。再遠一些的,比如盛唐在吐蕃人的進攻之中由盛轉衰,比如五胡亂華,倒在中原異族鐵蹄下的無數血淚。

文明的光輝燦爛,讓人沐浴在溫暖的昌明之光里。

但文明的光輝又是這樣脆弱而引起覬覦,草原上的蠻族一次次南下。他們的用野蠻政府文明,讓一切沉淪。

大明才剛剛掙脫開建奴的魔掌,將東北之地收復。卻不料,眼下又一個野蠻人浮出水面,讓人回憶起史書上那一幕又一幕的慘痛教訓。

「無膽匪類,恨不得提槍躍馬,戰上一場啊1沈萬重緊握著拳:「皇室,便是我大明帝國的顏面。羅剎暴徒,膽敢刺殺陛下,便是不將我大明放在眼裡。若不嚴懲,天下萬國如何會將我大明放在眼裡?」

……

朱慈深呼吸稍許,又說:「朕深切地感受到,這個世界上,野蠻的力量還存在著,肆虐著。他們依舊隨時隨地,希望將文明之地吞噬。用他們的武力,可恥地劫掠我們奮鬥的一切。我們的財富、我們的親人、我們的榮譽,以及我們民族的命運。如果不能將那一切野蠻的力量撲滅,不能讓中華文明教化的力量傳播向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總有一天,他們依舊會如同蒙元一樣,將我們這些異族人吞噬,變成他們的奴隸1

「帝國臣民們。記住這一點吧,我們的征途,勢在必行。這不僅是一場復仇之戰,更重要的,我們的擴張,我們的征服,是同樣為了我們自身。進攻,永遠是最好的防守。當中華日月龍旗的旗幟飄揚在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時,我們可以自豪地對我們的子孫說。我們創造著又一個偉大的奇,那是證明文明力量的奇。野蠻,的確頗有威力。但文明的力量,在我們的時代里,將終結野蠻的威力。」朱慈環顧四周,驕傲地說著。

「現在,請讓朕發出號召。號召這天下所有的中華男兒們,睜開眼睛,提起刀劍。向北看,向西看。除了偉大的航海之路上,我們同樣還有一個新的方向。那就是北疆的一切。在這樣的征途之中,朕可以明確地告訴所有人。這是一場艱難的征途,更是一場榮耀的征途。所有人都將不後悔於此刻的決定。走向前方,戰鬥與征服,你們將獲取屬於你們的榮光與地位1說著,朱慈拿出了那個封爵的標牌。

這時,柳如是回望一眼,聽到紫禁城外,忽然間喧囂之聲不斷響起。

原來,天空之中不知何時升空起了一個熱氣球。

不,不止一個。那只是升空起了一個罷了,又一個熱氣球騰空而起。而他們,僅僅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不斷地拋灑著船單。

印刷了十數萬分的宣傳單被拋灑了下去。

「走向北疆,直搗黃龍。封侯拜相,就在今日1

「榮譽的復仇之戰,賞金與榮譽,伸手可取1

「沃土千里,自成一國。光輝遠征,閃耀一生1

……

無數狂熱的宣傳語被印刷下來,一幅又一幅的宣傳單上,上面描繪著北疆的一切美好。

也許,這些宣傳之中,不自覺地加上了人為編輯的美好想象。

但無論如何,被皇帝陛下親口許諾的封侯封爵不是假的。

能夠移民到北疆定居,就能封爵,這打動了無數人的心思。有龐大家族的,自然是迅速以家族為單位,組織起來,準備移民。

鬆散的人們自然也不甘落後,他們迅速申請公司,各分股份,選舉了領頭人,約定了事後的分潤以後,同樣雄赳赳,氣昂昂,奔向北疆而去。

一時間,從京師湧向山海關的道路上,人滿為患。

……

「朕也該出發了。」乾清宮裡,朱慈留了皇后。一番恩愛之後,忽然間沉默了下來。良久,朱慈吐出了這一句更加冷場的話。

「臣妾萬事都好,陛下不必擔心我。」皇后輕聲地說著,卻是讓朱慈更加嘆息。

「跟朕一起去吧。」朱慈輕聲說。

「孩子還小呢。」皇后搖頭,他們離開的那段時間,皇長子就讓皇后不斷地牽挂。何況現在要去的是戰場:「那西班牙公主,臣妾覺得……」

「朕讓她陪皇后多說說話,」朱慈說著,有些氣悶:「皇后何必多想呀。」

如果不是多想,皇後為何會主動提那瑪麗亞公主。顯然,那些流言蜚語,終究還是傳入了皇后的耳中。也是,這段時間,若非戰爭開拔,太上皇夫婦如何會不念叨呢。

「羅剎……此仇不報,誓不為人1

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gegegengxin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