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五章:哈巴羅夫的野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哈巴羅夫的野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二八二年,西元一六五零年。

黑龍江流域熱鬧了起來,當傑日涅夫帶著安德烈等隊伍回到了俄羅斯人的老巢時,他們發現了讓人驚訝的情況。

這裡,遠比他們離開的時候更加繁華了。

無數哥薩克騎士在野外活動,他們縱橫飛馳,桀驁不馴,處處透著對這片土地強烈的覬覦。一番打聽以後,傑日涅夫才知道,原來是因為他從西班牙人手中獲得支持的消息傳回了俄羅斯官員耳中。

只不過,傳達的時候消息變了個樣。

原本是從西班牙人手中獲得探險資金的事情,落在雅庫茨克督軍弗蘭茨別科夫耳中的時候,就成了傑日涅夫從清朝的寶藏之中獲得了超過一百斤的黃金,無數的白銀。

這個傳言讓傑日涅夫警惕不已,他迅速散步消息,說自己的黃金白銀被追擊的中國軍隊所搶回,又迅速尋到弗蘭茨別科夫,貢獻了從羅津等朝鮮城鎮搶掠的財貨、皮毛,這才看到了弗蘭茨別科夫眼中的讚賞。

在這樣別具一格的會面之中,傑日涅夫聽到了更多更細緻的消息。原來,弗蘭茨別科夫的另一個先鋒大將受到傑日涅夫的鼓舞,開始了更大規模的殖民入侵行動。

沒錯,這個先鋒大將顯然比傑日涅夫更加強大。論及資歷,人家出道的時候,傑日涅夫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探險隊成員罷了。

八年前,傑日涅夫跟隨由米哈伊爾·斯塔杜欣率領的探險隊也從雅庫茨克出發去尋找阿穆爾河。最終,他們找到的卻是科累馬河。經過1000多公里的長途跋涉,這支探險隊橫穿了現在的奧伊米亞康地區。這裡是地球上最冷的地方之一,冬季時最低溫度會達到零下70攝氏度。

在科累馬河河畔,斯塔杜欣建起一座小型要塞,在這裡,成為要塞看守的謝苗·傑日涅夫才嶄露頭角,成了後來成為俄羅斯最著名的先驅者和探險家之一。他最早到達楚科齊半島並穿越亞洲與美洲之間海峽。

只不過,原定歷史上的探險家被西班牙人盯上。受聘於委拉斯凱茲的蠱惑,踏上了入侵中國的腳步。亦是成了殖民入侵先驅的一員。

當然,對比弗蘭茨別科夫麾下的這員大將,傑日涅夫顯然還只是後起之秀。

因為,接下來的這一人,乃是歷史上大名鼎鼎,入侵黑龍江流域的急先鋒,哈巴羅夫。

葉羅費·帕夫洛維奇·哈巴羅夫是沃洛格達州東北部大烏斯秋格的人。一個典型農村出身的貧苦農民,僅僅農奴多了一點點所謂的自由。後世被文青所嚮往的自由對於哈巴羅夫而言不值一文。他想去哪裡都可以去,只是不管去哪裡,都依舊餓著肚子。

唯一有些好運的是,在這時,流傳在俄羅斯各地有了冒險的財富神話。本著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的想法,哈巴羅夫在二十五年前成了一名冒險家,從從托博爾斯克出發到達曼加澤亞,進入葉尼塞河流域。

他先後成了農場主,私鹽販子,以及雅庫茨克地區最大的暴發戶。

財富惹人覬覦,暴發戶的財富被當時的督軍盯上,以盜竊與偷稅的名目將哈巴羅夫抓如大牢,就此,哈巴羅夫一無所有。

最終,哈巴羅夫來到了俄羅斯人口中的阿穆爾河。也就是中國的黑龍江。

這裡顯然比起葉尼塞河更加溫暖富裕。

只是,哈巴羅夫卻還沒有從葉尼塞河的遭遇中解脫,五年的再創業雖然已經有了初步的財富積累,但距離這一回南下黑龍江的需要卻依舊是個天文數字。

僅僅不去考慮南面那個龐大帝國的防禦,只是為了面對一路上的通古斯人,他就要準備至少一百五十人的隊伍。準備他們的賞銀、俸祿、糧食、武器乃至於衣服鞋子。一切遠征的必需品都要準備妥當,才足以招募起一支有戰鬥力的隊伍。當然,為了能夠順利前進,傳播也同樣不少。

按照現在的價格,為了武備這一些,需要八千盧布的費用。

弗蘭茨別科夫雖然表示可以在這方面為哈巴羅夫想辦法,但哈巴羅夫卻獻計獻策……

傑日涅夫走了。

哈巴羅夫卻是露出了老奸巨猾的笑容:「督軍大人,事實證明,阿穆爾河包括更南方的世界充滿了財富。」

超過一百斤黃金以及無數的白銀、皮毛。這些留言當然是哈巴羅夫傳出去的。不出意料,成果斐然。

弗蘭茨別科夫笑著頷首,沒人會拒絕巨額財富的引誘。哈巴羅夫的老奸巨猾更為弗蘭茨別科夫增加了他此行南下的信心:「哈巴羅夫,你的計策是足夠有效。但現在,我看你應該改變計劃。而我們,都應該更有勇氣一些。」

「增加更大規模的探險隊?」哈巴羅夫目光一亮。

沒人能拒絕擁有更多資源的誘惑。

一百五十人的規模計劃,只不過是因為之前財力不足罷了。

「只要你能招攬足夠的人,所需要的一切補給。無論是火槍、彈藥、衣服糧食,我都給你補全。哈巴羅夫,這一回,我建議你能聯合傑日涅夫。在未來的時間裡,將整個阿穆爾流域都納入進沙皇陛下的統治之中。在此之間,你們所有人都將因此獲得榮譽與財富。而你,甚至有希望成為帝國高級官員。」弗蘭茨別科夫帶著低沉的嗓音說著,讓人血脈賁張。

「無上榮幸!哈巴羅夫必將全力以赴,誓成此功1

……

哈巴羅夫走了,弗蘭茨別科夫同樣寫起了一封書信。他要向偉大的沙皇陛下報告發生在遠東的一切。

「臣僕向吾皇陛下奏陳,根據老謀深算,富有冒險探求精神之人,葉羅費·帕夫洛維奇·哈巴羅夫之申請。臣已經同意排前其沿著奧廖克馬河前往新的土地冒險。在那裡,征服拉夫凱酋長和巴托加酋長以及其烏魯斯人所居住之地。為了皇帝陛下的偉業,這一回出發的人馬,將達到上千人的數目。為此,臣將為巴哈洛夫貸款足夠的錢糧、船隻、武器與彈藥。按照臣的訓令,哈巴羅夫將先試圖招撫拉夫凱酋長等土著之人,將他們納入偉大沙皇陛下的崇高統治之下。使其永遠成為俄羅斯的臣民,向皇帝陛下交納稅賦……」

……

奧廖克馬河以南,順著圖吉爾河就能抵達拉夫凱處。

拉夫凱在他的城堡里焦慮不安地踱著步子。

這是一座典型的中式城堡,有五座塔樓,四面的城門樓外,無數的百姓辛勤地將壕溝挖深。

北方羅剎鬼要南侵的傳言傳了很久,當傑日涅夫的動靜出現以後,更是讓拉夫凱一日三驚,不斷地加深城外的壕溝。

城堡的防禦看起來已經很好了,但拉夫凱顯然依舊十分缺乏安全感。南城門樓外,就悄然間修築了一個小碼頭。這裡是各個城門裡防禦工事與布置人手最多的地方,在碼頭上,還有十數艘船隻。

城外的護城河並非是孤立的死水,他還通向黑龍江。

南門也是整個城堡里唯一可以通行的大門,一旦防禦不利,所有人都會向南狂奔。

「拉夫凱,我就知道你還沒走。」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穿著貂裘皮衣的粗壯大漢走進來。

拉夫凱眉頭一挑:「讓我意外的卻是你竟然會真的來我的城堡。」

「拉夫凱的城堡,雄偉又堅固。同樣也是一個圍困英雄好漢的地方,我巴加托當然要去能困住我,讓我做英雄好漢的地方。」巴加托爽朗大笑。

「都是一樣啊,到了這個年紀,還是一樣的要爭一爭,斗一斗。」拉夫凱先是搖頭稍許,隨後又說:「不過,也的確是沒有必要了。不說中原的皇帝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多的部落選擇順從,成為中國人的軍官,獲得一個百戶、千戶的頭銜。就說北面的這些羅剎鬼,在他們的威脅之下,你和我的那些恩怨爭鬥,又有什麼意義?」

「拉夫凱的想法是什麼?你既然喊我來到你的城堡,應該不是為了聽這些英雄遲暮的感慨。」

「團結。」

「那就更應該給出一個理由。比如,為什麼不選擇堅守下去?」

「羅剎、大明。我們到了需要做出選擇的時候了……」拉夫凱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卻是全然調轉了話頭。

巴加托皺了皺眉頭:「你是覺得,我們團結在一起,依舊都不能擊敗那些羅剎鬼?」

「更遠的地方,一個又一個部落被羅剎鬼滅亡。但他們只出動了多少人?一百人,五十人,或者更少。但我們呢?儘管我們不斷努力,每個部族的人口卻十分稀少。既是兩個部落團結在一起,也只能出動不超過一千人的勇士。而這些,在羅剎人的火銃下,沒有意義。」摸著伸出的石頭房子,拉夫凱輕聲說:「年輕的時候,我曾經去過瀋陽衛。在那座大城市裡,只要那些中國士兵拿起武器,我們就受盡了劣勢。因為,我們的武器是什麼?石頭,骨箭。最好的牛筋做的強弓也只能用骨頭做成的箭。但明國人有鐵,有鐵甲與鐵槍,有磚石的房子。還有火炮。」

巴加托沉默了。

他不是不知道兩者之間的差距,只是,他並不願意承認。

「中國人……就會比羅剎更好嗎?」巴加托低聲說。

「也許你還不知道……中國人,已經發布了一個神奇的命令。只要能夠有一百戶中國子民定居在北疆之地,就能獲封皇帝陛下的男爵。世襲罔替……」

「只要有一千戶,就能獲封皇帝陛下的侯爵……」

兩人齊齊一亮,他們兩人,都是手底下有千戶之人的部族酋長。

只不過,巴加托很快就眼神黯淡了起來:「可是,中國的皇帝要的是中國的子民。」

「我們去投靠,不就是中國的子民了嗎?只要投靠中國人,就能獲得中國的庇護。何等美妙之事?」拉夫凱又說。

巴加托有些被說服了,只是他看著這一片天空下的土地,還有些猶疑。

「我已經決定放棄沿途的一切城堡了。」拉夫凱反而顯得十分平靜從容:「羅剎人在一路上的遭遇讓我明白,死了,就一切都沒有了。但只要活著,就一切還有希望。中國人的封爵之令絕不是因為中國皇帝腦子昏沉,做出的錯誤命令。而是……他們要讓所有更多的中國士兵走向北疆之地。遲早,我們會回到這裡。離開只是暫時。」

「我決定了,和你一起離開1

……

哈爾濱。

陸慶衍忙得滿頭大汗,他拉著沙爾湖達忙不迭地說著:「要修建房屋,擴大種植。擴大種植啊!還有捕魚,一個都不能停。」

沙爾湖達巴巴地抽著煙,不知為何這位知府大人突然間著急了起來:「種地的事情,孩兒們都不會。修物蓋房的事情,也都是新手。陸大郎,怎麼突然間急起了這些事情。」

「不急不行埃頂多三個月,不,很可能只要一個月。這哈爾濱,就會人滿為患。數不盡的人會朝著北疆來1陸慶衍捏著一封飛速發來的快報,萬萬沒想到,自己來了北疆,卻是要發達了。

「哦?知府大人,北面發現金礦了不成。」梁益心也走了過來。

這位忙活著自己的農墾公司,剛剛帶人圈了一塊地,打算開始在這北大荒之地當一個大地主。

「沒錯,還是能批發男爵、侯爵、公爵的金礦。」陸慶衍鄭重其事。

梁益心愣住了:「就是近些年戰功頻發,封爵多了點,也不會到批發的程度吧。慶衍,你這是多想封侯了呀?」

「誰不想?可要是接不住蜂擁而來的那些冒險家們……別說封侯,丟官都是輕的1陸慶衍萬萬沒想到,這偏僻的哈爾濱知府,突然間就成了所有人夢寐以求,炙手可熱的大熱門。

那些冒險家們要是能佔下千戶之地就能獲封侯爵,那他這個北疆開拓的橋頭堡,麾下怎麼也能經營出萬戶規模的人手吧?到時候……封一個公爵,也有可能!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