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四章:目標阿爾巴津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目標阿爾巴津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六月的時候,在廣東大約已經天氣惹得可以脫下外套,換上輕薄的單衣。但是,在黑龍江流域的域外國土上,卻還是有些冷。

寧威走在前往沙姆沙汗的城堡路上,身邊,是叨叨絮絮的通古斯人昌卡夏。

常卡夏是個會漢語的,作為一個曾經闖蕩過盛京的通古斯人,學會漢語是他賴以為生的技能。也正是靠著能夠為組內帶來足夠的漢人貨物,他才得以成為拉夫凱的女婿,從一個普通的獵戶走上了逆襲人生的改變。

「前面再走大概半個時辰我們就能到沙漠沙汗的地盤了。他的城堡建造在半山腰上,就是羅剎人對他們也暫時沒有去招惹,他們的地理位置很好,山上有足夠多的糧食和水源,還能開闢一些根底。加上複雜的道路,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被數之不盡的陷阱殺死在路上。當然,他一樣對阿爾巴津城束手無策。」昌卡夏說。

汗,是草原部落對於首領的尊稱。如果在有清朝皇帝的時代,也許會漸漸少有人膽敢稱呼自己的首領為汗。但這是大明,朱慈烺並不喜歡自己身上多一個博格達汗之類的稱呼,天可汗美則美矣,卻不符合朱慈烺的審美。他對語言的統一有著別樣的固執,對朱慈烺而言,寧願奪花三倍的代價,朱慈烺也希望這些深山裡的蠻子學會說皇帝這個漢語辭彙,而不是讓一萬萬漢家兒郎去學汗這個外族的辭彙。

也許,短時間上看這並不是一個優異的選項。但當十年百年過後,會有無數人感激朱慈烺的先見之明。

「沙姆沙有多少人?」寧威在距離還約莫有一刻鐘多一些的時候,下令全軍停下來歇息。雖然他很清楚這些生女真少有但挑釁中原帝國的野心,但也不排除自己遇上什麼亂七八糟的神經玻

「全寨老小大約有萬把人,但不都在接下來我們要去的山寨上。在這處大山寨里的,約莫有個四五千人。」昌卡夏。

「按照十丁抽一的水平,能夠組建的最大規模常備軍只有五百人。當然,按照生女真全民皆兵的人來算,約莫一千多有殺傷能力的士兵是可以組織起來的。來,昌卡夏你說說,他們的戰鬥力怎麼樣。」寧威說到這裡,卻是讓昌卡夏有些捏了一把汗。

常卡夏有些擔心,寧威這是要打仗的架勢么?

雖然說,這些中國人是有些依仗的本錢。跟隨寧威來的都是此前的親衛隊,因為護衛朱慈烺失利的影響,誓言要揪出那個讓他們數年榮譽毀於一旦的兇手。能夠選出來成為朱慈烺的親衛隊,自然是各方面都出挑。

不僅戰術素養一流,各個能識字,就是外表上粗看下來,也都是身材高挑,面容俊朗。是那等穿上軍禮服就能當儀仗隊,換上迷彩服就能千里奔襲的多面強兵。

這樣的兵馬放出來,頓時便讓常卡夏感覺不凡,很有些威懾力。

只是,人數畢竟太少了呀。

「這裡是屬於林中百姓。」昌卡夏緩緩說起來,有些生怕對方不明就裡,竟然開始說起古時候的事情,一一說來:「無市井城郭,逐水草為居,以射獵為業。按照大明的說法,這些人是鄂倫春部,有別於索倫之別部,其族皆散處內興安嶺山中,以捕獵為業,也有說法是叫使鹿部。這些人最是野蠻兇悍,不識禮法,不通文字。只認得拳頭,也最會拳頭。在這林海里,使其長弓利箭來,就是那些羅剎人也不敢去欺。只能想辦法騙他們下山後玩陰的。」

越是野蠻,越是不好對付。

這個概念,在東北這個地方特別盛行。

不同於東南亞那群土人,除了瘴氣橫行的氣候與傳言威力很大實際上早已可以忽略的吹針毒箭以外,根本無法阻攔大明殖民大軍的進攻。在東北這地方,那些生女真依舊是一個十分有威脅能力的存在。

就是當年建奴兵源下降,也是將解決辦法寄托在帶領兵馬去抓生女真人。

鄂倫春人這等漁獵民族,顯然是與建州女真一樣難纏的對手。

「昌卡夏,你很擔心我們與他們交戰。而且,看起來並不相信我們能夠勝過他們。」寧威看向昌卡夏。

「寧威將軍……我不是這個意思……在山上,火器不好用。我們處在陌生的地方,又很容易被伏擊,實在危險。」

「那就是覺得,面,我們只有火器稱得上優勢?」寧威放緩口氣說「你既然投靠了大明,很快也能獲得漢家籍貫,就放輕鬆一些。既然成了我大明兒郎,就是自己人。」

「我聽說過很多女真人打敗仗的事情。但我想說,在平原上是一回事,在山地林海里是另一回事。」昌卡夏猶疑了一下,說道。

「小滑頭,還是迴避了那一點。但我可以告訴你,火器是體現我們實力的一點,但遠不是這一點。實話和你說,我不是戰爭狂人,並不想用沙姆沙的人頭做我的軍功章。但考慮這一點,只是為了讓他們明白,讓他們理解,大明軍人的真正戰鬥力。」說著,不等昌卡夏回復,寧威重新下令:「出發1

昌卡夏口中所說的山寨很快就到了,出人意料的,見到沙姆沙的時候比想象的快。

「你就是明國來的官?」沙姆沙是個粗壯漢子,坐在白虎皮的椅子上,大馬金刀地看著寧威。

沒有所謂的不卑不亢,寧威就那麼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腰桿,直視著沙姆沙:「你就是所謂的沙姆沙汗?」

「沒錯,就是我。你是個有膽色的,帶著百來號人就敢上來。也不怕我剝光了你們的衣裳,搶光了你們的兵甲?」沙姆沙大笑起來,倒是聽憨厚的模樣。

「能說出這等話,你沙姆沙至少是個不蠢的。我喜歡和蠢人打交道,不用說廢話,不用辦傻事。直言告訴你,今日我來。是來救你的,也是來賜你富貴的。」寧威說。

「和比我弱的人來比什麼勞什子的富貴,也虧得你說的出,我是不信的。」沙姆沙說著,搖頭起來。

「你打得過建州女真嗎?」寧威說。

沙姆沙皺了皺眉頭:「打不過。」

「倒是老實。打得過女真人嗎?」

「女真人是並了左右好幾個大部落的,如何還打得過。」

「那就是打得過大清國了?」

「哼,一樣也是打不過。那又怎樣,我打得過你們。」

「可我大明,把那勞什子的大清國揍趴下逃回了赫圖阿拉,達成了女真小部落,又追亡逐北,一路殺了幾百里。殺散了所有女真人的孤魂野鬼,把那女真人殺光成了這東北之地,再無一個人敢在漢家兒郎面前說自己是女真人。我打得過他們,你打不過。你說,誰強誰弱?」

「你坐下說話,站著,我脖子看得累得慌。」說完,沙姆沙頓了頓,喘了喘氣嘟囔了句:「再說了,這能不能打,能不能耐,不是會耍嘴皮子能做到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勾虻檬裁醋猓還不是花言巧語要我們去打頭陣,你們再叫等我們死光了,好去打殘了那些羅剎人?」

「哈哈,看來這些手段,那些女真人在你們手上玩了很多次?」寧威笑出了聲,顯然,這些林中百姓是服女真人管的。

「想要我們去打頭陣送命是別想了,你叫寧威,是個有膽色的。也會說話,我不想為難你們。出去和你們的皇帝說,不打我們的主意,我們也不會跟羅剎人去明國的地方。」沙姆沙道出了自己的意圖。

「你真的不想知道,女真人是怎麼被我們打敗的?」寧威沒有正面回復,但很顯然,他這個回復卻是比意向的還有效果。

沙姆沙沉默了一下,說:「嘴上說的,我不信。」

還未等寧威繼續說話,沙姆沙又朝著昌卡夏嘀咕了一大堆。

只不過,這一回說的是寧威聽不懂的語言。

昌卡夏也咕噥咕噥說了幾句,好一陣子以後,昌卡夏才對寧威說:「沙姆沙汗說,強大的武器並不足以證明大明的強大。」

「不,我們鞥能夠製造出這些強大的武器,本身就代表我們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可以勝過你們。」寧威又說:「如果只是因為缺少武器而不甘心,那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去比試。」

「什麼樣的機會?」沙姆沙說。

「同樣的武器,我給你的人。我們各自出五十人,湊齊一百人。然後,各自進攻羅剎人。但是,我要獲得指揮權。」寧威說。

「同樣的武器?是你們的火銃?」沙姆沙目光閃動,忽明忽暗。

他很清楚這其中的差距。

現在,沙姆沙只停留在用骨制武器的階段,十分原始。通過零星的貿易,他才能從清朝人手中獲得一些鐵質武器。粗糙的鐵質武器與熱武器之間存在多少差距,沒有人能比他更加清楚。

但現在,這個中國人竟然願意給他們同樣的武器。

「我知道你們在頭痛什麼,也很清楚,為什麼你們要困頓在山寨之中。只有這樣,才能躲避俄羅斯人要求你們向他們的國王交納稅賦。」寧威用蠱惑的音調說著:「阿爾巴津城是俄羅斯人打下拉夫凱地盤后的嶄新據點,有厚實的城牆、足夠的糧食以及擁有火器的優勢。而這,就讓你們束手無策。」

「你想進攻阿爾巴津城?」沙姆沙目光瞪大。

「不敢相信?」寧威大笑了一聲:「這僅僅只是我們作為先遣部隊剛剛了解到情況罷了。如果我知道傑日涅夫與哈巴羅夫的真正地點,你看到的就不是阿爾巴津城是我們的目標。而是……那些全部羅剎人是我們的目標。」

「你們才一百人1沙姆沙看著寧威的眼光,就好像在看一群瘋子異樣。

眼下,這席爾的確與瘋子有頗多相似。

「你們有兩千名士兵,那又如何。我很確信,你們都不是大明一百名士兵的對手。」寧威不屑地說著:「如果你缺乏勇氣,可以提前告訴。我現在就離開,想來,阿拉克應該會有更趣。至少,建奴納西爾不會將巴圖魯的稱號送給一個連比試的勇氣都沒有的廢物。」

「誰是廢物!我接受!我,你們狂傲的中國人,是怎麼進攻下阿爾巴津城1沙姆沙說完,便走到了廣場之上。

一陣鬼哭狼嚎的喊叫之後,足足一千多精壯的鄂倫春大漢被沙姆沙集結起來,跟隨在了寧威的身後。

這時,昌卡夏才終於緩了過來,有時間可以與寧威說話了。

就在剛剛,昌卡夏與這些鄂倫春人不知道交流了多少回,把他們與俄羅斯人交手的消息紛紛打聽了清楚。

不多時,就有五十個看起來是鄂倫春里最擅長射箭的神射手選了出來,聽命寧威。而其餘人,在沙姆沙的帶領之下,跟在寧威身後。

「寧威將軍……你知道這些鄂倫春人說了什麼嗎?也許,倉促進攻阿爾巴津城絕對會是一個失誤。我們至少應該等後續的大部隊趕上埃」

「我們就是大部隊。一百多人,對付一群落後的毛子,足夠了。」

「中國人有句話,叫驕兵必敗。」

「也有一句話,叫一鼓作氣。」

「不不不,這不是置氣的時候。寧威將軍,我必須告訴你。這些鄂倫春人,不,包括整個林中百姓對羅剎人的遭遇。他們已經進攻過一次阿爾巴津城,足足超過四千人。不僅有沙姆沙出動的一千人,還有阿拉克巴圖魯以及其他整個林中百姓叫得出名的部落,都去了……」

「一敗塗地?那不代表我們就不行。」

「將軍!那不是簡單的一敗塗地,大明擁有火銃,就一樣明白一旦他們是守城的一方會是多麼的恐怖。我們都無法靠近,就不得不面對一顆又一顆子彈帶來的死亡。簡單的圍困也拿他們沒辦法,他們有足夠一年的糧食。而城堡的堅固,哪怕用再多火藥包也無法炸開。無法想象,一百多人,如何擊敗他們?」昌卡夏說完,寧威停下了腳步。

沙姆沙走到了寧威身邊,齜了齜牙,有些挑釁:「你的態度應該更好一些,大明人。很快,你們失敗后,還要我們將你們的屍體運送給你們的皇帝。」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