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五章:這是雅克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這是雅克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如果不是真的想知道大明的漢人是如何打敗的女真建立的清國……

如果不是真的垂涎那些武器……

如果不是那些羅剎人太過可惡……

如果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原因在裡頭,沙姆沙很可以很真誠地向滿天神佛保證,他是沒有打算下山跟著這些明人行動的。一

北方的冬天既是寒冷,又配著漫長的黑夜。在沒有解決照明問題的古代,想要勞作,想要在過冬的時候多存出一些糧食,多打獵一些皮毛魚肉,就必須在夏天認真地勞作。

大明人的到來打亂了沙姆沙的計劃,羅剎人的逼迫讓他也不得不正式現實,更是在跟隨大明軍隊的挺進之中,不斷回憶起了過去。

「就在短短的一個月前……我就是這麼出發的……」沙姆沙回想著當初的景況。

羅剎人的可惡,已經流傳在林中百姓里。

這裡雖然蠻荒落後,卻不代表裡面的居民都是傻子。他們迅速就聽聞了來自遙遠西北方的羅剎人已經靜悄悄地摸了過來,突然間就在阿穆爾河,也就是黑龍江的北方駐紮起了城寨,有兵丁駐守,更有農夫耕種。

一切的一切都代表他們不是一群單純搶劫的馬匪,而是要將腳下這片土地佔領的異族。

這比馬匪更加可怕。

馬匪還只是搶了一波就走,他們卻是要年年不斷的收割。

只不過,搶劫的名目從全部錢財變成了每年要交納的稅賦。雖然看起來也許稍稍輕微了一些,但沙姆沙作為掌權者,卻敏銳地感覺到了羅剎人的野心。

緊接著,沿途傳聞過來的那些羅剎人的故事更加加深了所有人對羅剎人的抗拒。

這些羅剎人彷彿是比他們這些野蠻落後的土著都還要窮瘋了一樣,沿途殺來,經常做出屠殺整個村落,搶劫女子,燒毀村莊的舉動。

這樣的傳言讓人恐懼,也有一些人強撐著說這些都是謠言,羅剎人不至於如此可惡。

但很快,逃難而來的災民就將那些原本還有些不信的人都嚇得不敢說話了。

在逃難的災民口中,一一哭訴著這些羅剎人搶掠錢財,殺人燒村的舉動。

軟骨頭的選擇了恭順,他們奉上大筆賦稅向沙皇繳稅,躲避恐怖的進攻。而更多的人,比如沙姆沙,則是選擇了抗爭。

他們決定主動出擊。

一番找尋之中,他們看到了位於黑龍江沿岸的阿爾巴津城。

這是一座曾經鄂倫春人修築的小城堡,俄羅斯人進來以後,迅速鞏固修築,更是帶著不多,只有一百來人的人馬指揮著那些投誠的數百土著武士守衛城市。

滿打滿算,一個月前守衛阿爾巴津城的人不會超過五百人。

但是,他們面對的卻是一直強大的鄂倫春部落聯盟軍。

光是沙姆沙就抽調了自己部族之中的精英力量,足足有一千兩百多人。就是他的老對手,平素里彼此擠兌,甚至為了爭奪狩獵區與漁場的阿拉克,這會兒也放棄爭執,聯絡起了林中百姓的其他部落,團結起來,對抗這伙即將跨越黑龍江,大舉殺過來的羅剎鬼。

聯絡同盟的行動比預想之中的還要勝利,在共同的敵人面前,所有人都放棄了爭執,放棄了此前的恩怨。

仇人攜手並進,故友擊掌鼓舞。

一切都是那樣的可歌可泣。

一支超過四千人的隊伍就在這樣團結有愛的氣氛之中成立了起來,他們團結一致,朝著北方的黑龍江出發。

俄羅斯人眼中的阿穆爾河是林中百姓的母親河,也是他們面臨的第一道難關。

原始部落生產力地下,自然,也要面對一個十分考驗本領的東西。那就是,渡河。

如果是大明人,他們有一萬種選擇。無論是從後方抽調船隻,還是現場打造船隻,甚至打造浮橋,都有豐富的經驗。

但是,林中百姓連鐵制武器都稀缺,如何指望他們能夠掌握高深複雜的造船技術呢?

相反,他們的對手卻是船隻眾多。有的,上面甚至還有火炮以及眾多的水戰武器。

這被他們視為艱難的第一關。

很可能,一場惡戰就要在水面上無法避免地發生。

為此,林中百姓組成的聯盟只能不斷的打造獨木舟。他們用盡了一切手段,儘可能地打造了足夠四千人渡過阿穆爾河的獨木舟。

但是,對比那些高達如同城堡一樣的俄羅斯船隻,獨木舟就野蠻原始又落後得彷彿原始人的石塊。雖然,以沙姆沙代表的鄂倫春部族的確是一群近乎原始水平的部族。

就在這樣緊張的安排之中,渡河開始了。

回想起那一幕,沙姆沙竟然有些追憶。

那一天,萬事不巧。

封凍的黑龍江融化堅冰,原本就有些流速頗快的獨木舟很快就要面臨一個極其可怕的問題。

那些零零散散,從上游飄下來的冰凌。

那是水上最可怕的存在。

龐大的冰凌就如同炮彈一樣,一旦從上游飄下去擊中獨木舟,那與被炮彈砸中沒有兩樣。

就彷彿天上的隕石落地,可以將一整個千人的部落瞬間毀滅,毫無一點反抗能力。

在上蒼的威嚴之中,人類的掙扎彷彿是那麼的脆弱而無助。

但是,面對羅剎人那個強敵。所有的鄂倫春人都團結在一起,那是林中百姓有史以來最讓人感動的時刻。

超越了一切紛爭而奮發的團結,是任何言辭都難以秒回,讓人怦然悸動的原始情緒。

所有林中百姓在冰凌的威脅之下並未放棄,而是奮勇渡河。哪怕是有不幸被冰凌撞中,也會有一根有一根的珍貴的藤蔓將所有獨木舟上的人捆在一起,不放棄任何一人。

儘管,依舊有七十六人最終連藤蔓都被冰凌撞斷,無法救援。但是,超過四千人的隊伍卻是奇地安全渡過了黑龍江,他們得以順利逼近阿爾巴津城。

戰爭,就這樣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但這一刻,卻已經讓所有鄂倫春漢子以為必勝到來。

那些可怕的羅剎人似乎被這樣龐大的軍隊所嚇到了,都是如同鵪鶉一樣縮在城內,無論城外的人如何辱罵,如何挑釁,他們卻始終不出來。

也許,的確是那些俄羅斯人聽不懂沙姆沙部落里大嗓門的話語。

但那些粗俗低劣的手勢,卻足以讓他們看清楚意義了罷?

就這樣過去了一天的時間,城內的守軍依舊不出。

依此,所有人都終於認定,這些羅剎人,就是一群仗著有好武器的膽小鬼罷了。

瞧瞧他們,比起只能穿著獸皮,用骨制箭頭,玉制短兵的鄂倫春人。這些俄羅斯人顯然看起來更加高級。他們穿著整齊的黑色棉袍,踏著牛皮長靴,手中拿著長長的火繩槍,腰中挎著的,是耀耀生光的鐵質武器。

鐵質的。

這三個字,讓無數林中百姓魂牽夢縈。

他們,是沒有鐵制武器的。

中原的漢人不賣,清國的女真人,一樣不賣。

忌憚與嫉妒雙重生效,不再浪費時間,沙姆沙搶下了能夠第一時間南下回家運送斬獲的西城發起了進攻。

但是……

僅僅只有不到五百人,卻讓三天的時間裡,拋下了一百多具屍體與無數傷口的沙姆沙部落損失慘重,卻始終不能攀爬上城牆,哪怕只是在城牆上短暫地與那些俄羅斯僕從軍短兵交接。

原因,實在很簡單。

兩門口徑不大,只有尋常人胳膊粗的火炮,以及無數火繩槍就實現了完美的火力壓制。更別提還有那些拿著刀槍劍斧的僕從軍。他們投靠了俄羅斯人以後,紛紛煥然一新,骨制的箭頭紛紛換成了鐵的。

相反,沙姆沙的勇士們卻只能使用骨頭打磨的箭頭,用粗糙的木製或者石質的狼牙棒。

這樣糟糕的武器,哪怕是沙姆沙自己看了,也是感覺可憐得幸酸。

他是見過市面的,知曉清國的軍隊如何完成鐵器化。

然後,他就在自己看不起的火銃之下,讓無數部落里勇敢的武士一個個被收去性命,倒在路上。

最終,當足足丟下了一百具屍體以後,城內大門打開。

雖然只有一百多人,但衝出來的那些哥薩克騎士卻彷彿千軍萬馬一樣,一衝之下,四千餘人死傷枕籍。

一場十倍懸殊的圍攻之戰,就這樣以戲劇化的方式落幕。

沙姆沙輸的很慘,很不甘心,卻又很認命地接受了現實。

就當他已經接受現實的時候,卻又來了這麼一群年輕人。

對,寧威並不蒼老。跟隨朱慈的他現在依舊只有三十歲,對於一個軍人而言,正當盛年。

就是這樣一群年輕人,身穿厚實保暖精心製作的棉衣棉褲,腳踏皮靴,看起來精幹利落,又配備著比羅剎人還要好的武備,告訴他。告訴沙姆沙這個失敗者,他們……要用僅僅只有一百來人的力量,去打下阿爾巴津城。

要知道,這一回,可沒有其他三千多人去阿爾巴津城的其他面城牆助攻吸引注意力!

思考了很久,雖然很厭惡,沙姆沙還是忍不住那五十支中興一式步槍的誘惑,決定跟隨出戰。

他想得很清楚,哪怕這一戰輸了,只要拿到這五十支中興一式步槍也是賺大了。

步槍握在手中,迥異於粗糙的木棒石棒。人類打造的工藝展現的力量,讓沙姆沙撫摸槍柄的動作,彷彿在撫摸心愛的少女一樣。

事實上,他認為,這比心愛的少女還要讓人值得開心。

不愧是林中百姓里排前的部落,沙姆沙手下的五十名勇士很快就初步掌握了射擊步驟,一學就會,更是精度不差。

除了難以排列成列以外,都是難得的上等兵源。這些人練槍的動作,看得寧威目不賺錢,充滿了垂涎。

開發東北,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是錢?

不,朱慈富有四海,有恆信商行,私房錢比國庫還足。

是糧食?

一聲令下,整個東南有的是足夠的糧食轉運而來。

難道是軍力?

同樣不是,區區撐死萬把人的羅剎人,哪裡需要朱慈動員東北以外的軍力。

最重要的,是人。

而且,是人才。

毫無疑問,這些生女真人就是最好的兵源。樸實,勇武。只要提前布局,日日夜夜說漢家的好,說中華的好。就能培養出一群死忠而勇敢無畏的精銳士兵。

「前方,就是黑龍江了。過江,再下遊行去十里路就是這一行的目的……阿爾巴津城。」似乎有回憶起了一個月前的不堪,這一回沙姆沙足足挪開了好大一陣子的距離。

到了黑龍江,沙姆沙卻不讓自己的人過河,只是給了幾十艘獨木舟就看著寧威不說話。

「出發1寧威也不廢話。

隨後,一百多號人整裝待發,紛紛拖著獨木舟朝著黑龍江而去。這些獨木舟許多就被廢棄在了林海之中,倒是讓寧威撿了個便宜。

沙姆沙猶疑了好久,最終還是決定親自跟過去。就是親自跟了,他也忍不住一個個拉著那些部落里精選出來的勇士單對單地說話。

這一回,說的就是寧威聽不懂的土話了。

寧威聽不懂,昌卡夏聽得懂。

一個眼神看過去,昌卡夏彆扭地翻譯說:「將軍……沙姆沙汗說,要讓他們保命第一,一旦不妙,帶著裝備先走……」

寧威大笑。

……

朱慈這會兒也已經到了到了後世的弗思木衛。見了大明龐大的戰艦以及足夠的採購清單以後,當地的土著直接選擇了臣服。對於這樣識趣的人兒,朱慈當即按著歷史上的地圖封了一個弗思木衛指揮使的職司。

當然,一不發軍餉,二不列朝中品階,純粹的榮譽性質。

就是這,卻也讓那叫什麼乎魯海的首領喜不自勝。

弗斯木衛稍事休整,一波快馬就來穿消息了。

朱慈還未歇息多久,就見李定國與朱笛兩人嚴肅地走了過來。

「陛下,寧威發現了俄羅斯人的痕。」

這是個好消息,朱慈露出了笑容。

「但是,寧威只帶著一百多人,就朝著有五百多守軍的阿爾巴津城發起了進攻1李定國神色沉肅。

朱慈凝眉起來,打開地圖,突然間眉頭一跳:「阿爾巴津城……這地方不就是雅克薩嗎?」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