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六章:沙姆沙的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沙姆沙的震驚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阿爾巴津城是徹頭徹尾的俄羅斯щww{l}

如果這是完全由俄羅斯人立起來的地名也就罷了,用一用也不妨。但別人不知道,朱慈烺知道這地方埃戰爭一打,原本甭管多生僻的地理知識都備好了滿滿一船的資料隨時等著備用。朱慈烺固然沒有那麼多時間將所有的材料一一翻閱,但那些重要的資料朱慈烺還是會一個個看的。

其中,赫然就有後來歷史上鼎鼎大名的雅克薩之戰。

原定時空里,俄羅斯人就在這一年開始不斷進犯東北領域。

要知道,龐大的北部亞洲並不僅僅只是東三省這一塊地方。嚴格來說,看一眼地圖,東三省僅僅只佔據了北部亞洲相當小的一部分。以至於有一些對歷史不熟悉的人常常將庫頁島與勘察加半島弄混淆。

故而,俄羅斯人進犯的步伐實際上已經相當靠近了。

蝴蝶效應並沒有在這一點上有任何偏差,來勢洶洶的俄羅斯人註定會成為接下來數個世紀里與中國不斷糾纏的宿命之敵。

當然,有了朱慈烺,中國是否還會一直被壓著打欺負就難說了。

也正式因為對俄羅斯人的警惕,朱慈烺也就將原本忘得差不多的歷史知識都回憶了起來。其中,如何如何也不會忘記的就是雅克薩之戰。

雅克薩是女真語,意為是涮塌了的江灣子。這裡原來是達斡爾族敖拉氏的領地。

俄羅斯人來了以後,要敖拉氏臣服。敖拉氏既是打不過俄羅斯人,更不想因此背叛中國。明清之間的戰爭,說到底只是中國的內鬥。作為中國人的附庸,敖拉氏可以作壁上觀,卻不敢投靠羅剎這種徹頭徹尾的異國異族。

於是,敖拉氏跑了。

原本,敖拉式還頗為期盼地跟著沙姆沙來了個回馬槍,四千多人的兵馬浩浩蕩蕩,比原定歷史上清國派出的兵馬還要龐大。

只是,一戰下去,敖拉氏反而成了俘虜,全部土著組成的軍隊被殺敗各自退散。若不是俄羅斯人畢竟只有那一兩百兵馬,沙姆沙這會兒還能不能喘氣都不知道了。

這些林林總總的故事在朱慈烺的腦海里一閃而過,最終落在寧威的行動上時,朱慈烺看到了李定國與朱笛的凝重。

「寧將軍太衝動了。」李定國嘆息了一聲:「何不等後續部隊?就這般急匆匆去攻城,也太魯莽了。那些生女真野蠻而勇武,具是敢戰敢殺。四千多人圍攻,卻依舊威能打下這雅克薩,足以說明城內的敵人難產。眼下才一兩百人,太倉促了。」

朱笛也有些擔憂:「明明有更好的辦法呀。只需要暫時等待最多七日,後續的兵馬就能抵達。到時候一起進攻,豈不更好?」

「寧威危險了?」朱慈烺擰起眉頭:「這雅克薩就這麼難打,連朕的愛將都打不下么?」

「是寧將軍太在意,太拼了。雅克薩必破,這是遲早的事情。但寧威將軍這一戰,十分兇險。說到底,是寧將軍要洗刷雪恥。百人破四千人都打不破的城,自然才能雪恥呀。陛下,寧將軍應有把握,只是受了此前影響……」李定國順著朱慈烺的話說下去,露出了自己原來的本意。

那邊,紅娘子也輕聲說:「陛下,寧將軍應該有其他考慮。那些林中百姓的鄂倫春人,都是些野蠻勇武,只認拳頭的人。陛下要將這北疆握在手中,便離不了將這些土著收服。寧將軍此戰迅速開戰,也有為了折服那些鄂倫春人的想法。」

「繼續說。」

「只是,這一座,就太冒險,太危險了。成,固然能夠折服那些鄂倫春人。但一旦失敗,寧將軍定然會死在亂軍之中。那些鄂倫春人很難為大明效力,去救寧將軍。」

「但這些,卻正是說明了寧將軍一片公心呀。」一旁的李定國又說:「勝,能折服鄂倫春人。敗,卻無關大局。那些鄂倫春人哪怕是知道了,也只會當這個大明將領不會打仗,不會覺得大明沒有實力。因為,才只去了一百來人。若是等主力兵馬去了,不說如那些鄂倫春人一樣號召起四千餘兵馬,就只要有一千兵馬去,也一樣還有機會折服那些鄂倫春人。」

「陛下……」

朱慈烺不等朱笛說話,擺了擺說,看了兩人:「還以為你們是要來治罪的,繞了半天,原來是要給寧威說情。好似生怕朕不給寧威機會,就要把他治了軍法一樣。」

被朱慈烺看穿了來意,朱笛與李定國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他們兩人可不是那等落井下石之人。

他們的確是惋惜寧威呀。

一腔報國之心,處處都是為這大明著想。更何況,寧威何以帶著小隊兵馬去了前鋒,還不是為了皇帝陛下被襲而去雪恥?

這樣的勇敢,這樣的軍人驕傲,如何能不讓朱笛與李定國敬佩。

反倒是他們擔心皇帝陛下因此怪罪寧威。

「只是,你們兩個呀,說來說去,都是一副真的擔心寧威會輸的模樣。」朱慈烺看向兩人,微微搖頭。

的確,雅克薩難打。那些比建奴本部還要厲害的生女真人都破不了城,一百來人去,就能破城?沒人會指望沙姆沙出力,他們就是出力了,也一樣改變不了解決。

但是……朱慈烺還真不怎麼擔心。

見了朱慈烺表態,反而輪到朱笛與李定國有些驚訝了。

「陛下……」朱笛斟酌了好久,反而不知道怎麼回復了。

……

就當後方的袍澤擔憂寧威失利的時候,寧威卻已經渡過黑龍江,開始朝著雅克薩出發。

阿爾巴津城就是雅克薩,寧威自然也是知曉,他甚至對這兒也有些研究,走過來閑庭信步,好似是過來旅遊一樣。身邊的昌卡夏倒是一路都是忍不住拜天拜地,試圖藉助滿天神佛的威力保佑自己能夠平安歸來。

雖然,昌卡夏心底里對自己這個希望很不看好。

但是,再怎麼不看好,他也必須一路前進。

拉夫凱的女婿不是一個懦弱的人,北地的男兒,恥於毀諾。更何況,這些羅剎人毀了自己的家園?

「如果是要戰死在這一戰里……那就開始吧。」昌卡夏深深呼出一口氣,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獨木舟過河順利,冰凌已經早已消去,六月的黑龍江雖然有些湍急,卻是平靜沒有什麼浪濤。將近兩百人的過河無聲無息,很快就抵達了對岸。

回想起當初四千多人浩浩蕩蕩的局面,沙姆沙反而有些患得患失。

他忍不住去看寧威。

不看還好,一看,沙姆沙就有些生氣。

這寧威閑庭信步地走著,好似一行人是去旅遊的一樣,而不是去打仗的。

雖然分了一半的兵器,但寧威顯然裝備充足,一百二十多人的連隊集結待命,迅速開始布置起了任務。

只不過,他們的任務似乎過於簡單了一點,還未等沙姆沙過去旁聽完,就聽一聲齊吼,各部開始出發。

他們動作很快,沙姆沙一個沒注意,待到已經靠近雅克薩的時候,就見寧威不知去了哪裡。

沙姆沙已經顧不得寧威了,雅克薩的城門樓上,突兀地響起了一發子彈。沒有談判,沒有呼嚎。戰爭就這麼乾脆利落地開始了。

看著頭頂上那些羅剎人的子彈,沙姆沙回憶起了失敗的慘烈,心在滴血。上一次戰爭的失利是殘酷而損失慘重的。但沙姆沙並不認輸,他固執地認為是武器的差距造成了這一切。

而現在,武器的問題得到了完美的解決。

從中國人那裡打賭獲得的五十支中興一式步槍性能完美地超過了俄羅斯人手中落後的火繩槍。

現在,輪到他們取得新的主動權了。

五十名射術最好的鄂倫春武士提著火銃,開始朝著城牆射擊。只是不過一刻鐘,沙姆沙就感受到了中興一式步槍的美妙。

密集而精準的火力覆蓋在了城牆上,激起來的石頭碎屑漸飛四處。這一切傑出的效果就是城頭上的俄羅斯人再也不敢冒頭。

留守雅克薩的是安德烈。

這個被傑日涅夫視為心腹的重要人物獲得了留守雅克薩的職務。

這是一個十分關鍵的位置,他負責著從後方轉運物資到前方開拓軍隊的重要任務。當然,被委以重任的同時,是嚴峻的挑戰。

當地的土著發起了復仇性的進攻,而結局一如安德烈這個名字所寓意的一樣。用哥薩克騎士的馬刀書寫了結局,無數鄂倫春人倒在血泊之中。安德烈又收穫了數百戰俘。

沒錯,現在的雅克薩城內已經有上千僕從軍了。

勝者為王,服從勝利者。對於已經被俘的那些土著而言,這樣的選擇並不難做。

而現在,竟然又有不長眼的人發起了進攻。

這讓安德烈期待的同時,又有點無趣。

不過,當對手的武器出現以後,安德烈收起了所有的輕視。這是一支同樣有火器的部隊。

猛烈的火力讓雅克薩西城上的所有俄羅斯士兵與僕從軍都不得不匍匐著,忍受煎熬。

但安德烈卻是露出了嗤笑的表情:「果然是一群無知落後的野蠻人啊,就算從中國人手中拿到了好的武器,也是如同野蠻人揮舞著大炮一樣,註定是徒勞的動作。」

果不其然,一刻鐘過後,城頭下的槍聲就越來越稀落。

沙姆沙一臉愕然。

他不斷地呼喊著手底下的鄂倫春士兵填充子彈,卻發現所有的子彈都已經用荊他急忙去問同行的明軍軍官白洛,卻只喚來一個白眼。

「都是後方辛辛苦苦包好的定裝彈,你們卻當不要錢一樣,隨意打出去。壓著前頭打得再歡暢又如何,打死了幾個人?」白洛說完,就努了努嘴,示意部隊開始躲避。

果不其然,城頭之上,炮火轟鳴。俄羅斯人的反擊開始了,夾雜著箭雨與炮火,逼退了試圖將趕工雲梯扛過去的沙姆沙。

沙姆沙紅著眼睛,又紅著臉。

他是惱恨又羞愧的。

他光知道中興一式步槍的強大,卻完全沒學過其中最粗淺的東西。

「怎麼辦?退嗎?雖然……這一仗好像輸不了……當然,是城內的羅剎人不進攻的話。」一想起那些哥薩克鐵騎,就是沙姆沙也面色凝重。

「退?怎麼會1白洛微微一笑,下令發信號。

果不其然,據此不遠的一個小山之上,忽然間慢悠悠地飄來了好幾個黑影。遠看,彷彿是黑鷹。

湊近了一看,才發現是一群木頭大鳥緩緩飄來。

顯然,這就是原始的滑翔機。

而這滑翔機之上,竟然還活生生立著一個人。而且,那人還拿著一個炸藥包,點燃了火繩,拋入了雅克薩城。

沙姆沙張大著口,彷彿見鬼一樣。

事實上,就算是白洛聽到這個計劃,也是震驚得無以言表。

「殺雞用牛刀呀1白洛見此,又是一聲令下,高呼著說:「兄弟們,告訴我,你們是誰?」

「皇家近衛軍團1

「皇家近衛軍團1

「皇家近衛軍團1

……

「那還等什麼,進攻!讓這些蠻子看看,屬於我們的戰鬥力1滑翔機只是展示土著們無法理解的科技罷了。真正決定勝負的,是人!

要知道,這些可不是普通的士兵。

那是因為被傑日涅夫偷襲而受到處罰的皇家近衛營,個頂個都是精挑細選的精兵。比朱笛手下的那些擲彈兵還要強。

同樣,震天雷丟出去,也是個頂個的利索。

又一次,安德烈不得不帶著人匍匐著,忍受著煎熬。只是這一回,丟上來的震天雷著實殺傷了不少人。

沙姆沙看得震驚不已,他被徹底震住了,只是回過神來,他又格外惋惜:「敗,應該是不會了。可這百來人怎麼攻入城內?」

「區區一丈不到的城牆,也配一個攻字?」白洛冷笑一聲,說:「大約,沙姆沙已經忘了我們寧威將軍的去向了吧。」

寧威已經入城了。

此前的一切,只不過是障眼法罷了。

當守軍的全部注意力被吸引而去的時候,寧威就帶著餘下的五十餘人光明正大地玩起了徒手攀岩。

三米高的城牆,三人小組配合,一人墊著,一人衝上,便可以依次攀爬上去。brgt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