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九章:巷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巷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普羅科菲耶夫靜看向自己的坐騎,那匹與自己相伴了五年的老馬,他給這批老馬取了個名字,叫黑草。

黑草睜大著眼睛,無辜地看著普羅科菲耶夫,又有些害怕,輕輕地嘶鳴著,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射人先射馬。

不少戰馬哀鳴著,顯然已經收到了各色伏擊。

好在,這時候哈巴羅夫與傑日涅夫都知道了裡面有埋伏,不再莽撞,下令撤退。這會兒天色有點晚,再不走,到了夜晚,哈巴羅夫想走都未必順利。

得到了撤退的命令,普羅科菲耶夫低聲吹了個哨子,他奔跑之中翻身上馬,騎著黑草離開了伯力城。

俄羅斯人走了,城內悉悉索索地傳出來了無數聲音。一陣來自中國話的歡呼聲響徹雲霄。

普羅科菲耶夫回望一眼,看著裡面冒出來了不少怯生生的中國女子,一陣火熱。

「我還會回來的1

……

俄羅斯人沒有善罷甘休,他們在哈巴羅夫城外駐紮起了軍營。

臨時營地里,人頭攢動。

哈巴羅夫與傑日涅夫的臉色都不好看,大小軍頭擠滿了一地。

兩位大佬都沒有開口,今日發生的事情似乎也讓眾人頗為觸動。眾人議論紛紛,都是吵成一團。

「這裡距離阿爾巴津城有些太遠,一時打不下,我們應該撤退。更南方的地方才是我們的目標。」

「彼得羅,你是個懦夫,我們管不著。但不要讓勇敢的俄羅斯勇士都成為一群懦夫。」

「而且還是一群沒有一點進取之心的懦夫。你難道沒有睜開眼睛看看,哈巴羅夫斯克里都是些什麼?精美的瓷器,柔軟的布匹,足夠的糧食,還有鐵,足夠的鋼鐵!他們要在這個地方修築一個堪比莫斯科的繁華城市。而你,卻失去勇氣佔領他們1

沒有人願意忍受這樣一個失敗,見到了伯力城內的繁華以後,所有人都失去了鎮定。

那個叫彼得羅的傢伙聽了眾人的議論,面色漲紅得彷彿燒紅的木炭一樣,支吾了幾句,就被眾人的聲浪吞噬。

傑日涅夫有些焦躁不安:「中國人來了。他們來得有些太反常了。」

「所以,就連你也失去了勇氣?」

「勇氣固然重要,但只有在同時擁有腦子與腦袋的前提下才可以發揮作用。哈巴羅夫,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我們俄羅斯人現在在中國人的眼裡,恐怕是十足可惡的存在。這些中國人的出現太反常了,他們很可能是中國軍隊的先鋒部隊。也就是說……他們是來報復我的。」

「說來說去,原來是對於敵人的出現,傑日涅夫已經有了畏懼之心。怎麼,敵人來了,你就害怕了?勇敢的俄羅斯人只會去想,我們如何要去擊敗對方!而不是看到對方出現,就失去了爭雄的勇氣。」

「勇氣勇氣。無畏的勇氣只會讓我們去送死1

「傑日涅夫。沒錯,你是通過一次搶掠撈夠了。但這一回我們走上同樣的道路,就必須明白,追逐足夠的財富,是所有人的目的。你想放棄,沒有問題。但不要讓全軍動搖意志1

屋內,戾氣不斷上升。

對立的情緒迅速升溫,場內落針可聞。就是瞎子也明白,兩路人蠻已經公開化了。

哈巴羅夫並不在意一次簡單的失利,他遭受的失利何曾少過。但是,他在意內部出現裂痕。儘管這個時候內訌十分危險,但如果不剷除毒瘤,他絕無法忍受。

傑日涅夫更是煩躁不已,他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一想到那個可怕的可能,他如何還顧得繼續在這裡糾纏。他必須探明情況才能再作打算。而且……想到那個人的權勢,他就心情格外凝重。這個時候,哈巴羅夫怎麼想的他已經全然不關心了。

可是,兩人不說話,帳內的氣氛自然凝重非常。

彼得羅不得不打斷兩人對峙的情緒,他生怕再等下去,這有些熱起來的帳內能夠比擬西伯利亞的寒冬。

「哈巴羅夫先生,傑日涅夫先生。兩位都是俄羅斯偉大的開拓者,我們站在國境之外,都是為了將金地黑色雙頭鷹的旗幟插上,征服一切土地。懷著這樣共同的目標而採取不同的手段都是值得理解的。同樣,為了這樣一個共同偉大的目標,何不用最坦誠的合作與最真摯的內心?一點點小小的挫折,不應該拆散俄羅斯的偉大征途。」彼得羅雖然被狂噴了一頓,說出來這番話后,卻讓帳內氣氛漸漸轉暖。

這一番話,顯然不是等閑之輩能說出來的。更重要的是,這一番話說出來,兩邊都有了一個台階可以下來。

「必須打下哈巴羅夫。中國人的財富名不虛傳,偉大的俄羅斯一樣需要偉大的財富來支撐。打下這裡,不僅證明往東方擴張的正確性,也能填補上諸位的口袋。傑日涅夫,我想不通你的懦夫為何而起。如果你還想辯駁這並非愚蠢的決定,應該想一想,如果我們空手而歸,所有人都要面臨怎樣惡劣的原因。那個結果,足以讓我哈巴羅夫走向瘋狂。而在此之前,我絕不會饒過你1哈巴羅夫雖然放了狠話,卻主動開腔,算是緩和了態度。

傑日涅夫也在剛剛那樣恐怖的寂靜之下回過神,他意識到了眼下的局面以及剛剛自己的態度帶來的改變。

「哈巴羅夫,俄羅斯是偉大的。但不是強大的,來到遠東的我們,更是弱小的。也許你不知道……中國人的強大。他們幅員遼闊,足足有一萬萬的人口。他們軍隊強大,能夠組織起超過一百萬的軍隊。而我之前……就是狠狠得罪了那個中國皇帝,伏擊到了他的秘密皇宮之中。哈巴羅夫,我很懷疑,出現在哈巴羅夫斯克上的中國城市……」傑日涅夫深呼吸一口氣,將前因後果娓娓道來。

這麼一說,哈巴羅夫停止了暴怒,他開始謹慎地考慮眼前的一切。

「告訴我你最壞的猜測。」

「中國人進軍了。他們出動了軍隊,要來圍剿我們。」

「多少人?」

「在東北的軍隊應該有超過一萬人……以我做的事情,中國皇帝一定會報復。我們至少會面對超過兩萬人的正規軍隊。如果還算上那些敲邊鼓的民兵,非正式的武裝軍隊,為了獎賞而來的冒險者。我們要面將會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該死,傑日涅夫,你究竟做了什麼1

「難道,你真的搶走了中國人皇宮裡的財富秘寶嗎?」

「見鬼了,也許我應該仔細想想,這一回來的是否值得。你竟然給我們惹了這樣的一個大麻煩。」

「已經出兵這麼久,卻是這個時候才告訴我們。傑日涅夫,你這是將所有人都耍了1眾人聽完,紛紛怒斥向傑日涅夫。

……

哈巴羅夫死死盯著傑日涅夫,心中一萬隻***在奔騰。他萬萬沒想到,傑日涅夫竟然在最緊要的關頭埋伏了這一手。

面對強大的敵人,再紛亂的內亂也必須收起來。

「夠了。現在必須想想,我們要面對的處境,以及最關鍵的,如何解決哈巴羅夫斯克。至於中國人的軍隊,那反而正好。我早已對這支軍餉豐厚,人人能夠穿上好皮革大衣的富裕軍隊報以期待了。俄羅斯人的勇士從來不害怕挑戰,面對寒冷的疾風,沒有人能在北疆之地擊敗我們。都挺起胸膛來,雙頭鷹下的男兒,要畏懼一群黃皮的異教徒嗎?」哈巴羅夫口才極佳,三五句話下來,就見台下的眾人紛紛收起了紛亂的驚叫聲,漸漸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看向哈巴羅夫,面容漸漸堅定。

「我會跟隨哈巴羅夫閣下征戰,決不後退。」傑日涅夫佩服地看了一眼哈巴羅夫。這個殖民地的前輩果然不同凡響。

這可比他當時出擊的時候強多了。

當時被組織起來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群馬匪,安德烈與傑日涅夫為了養這些人只能不斷搶掠。而紀律、勇氣這些東西,對於他們而言是不存在的。

但是,同樣的一群人,在另一個人的統領之下,卻煥發了別樣的戰鬥力。

這讓人驚嘆又敬佩,傑日涅夫決定改變自己先前的決定。

沒錯,如果哈巴羅夫斯克打不下來,那無疑讓俄羅斯響動的政策得到動遙一座富庶的城市不去佔領劫掠,僅僅第一天的一點小挫折就退卻,這不合常理。如果因為還未出現的中國軍隊而畏懼,更是讓人恥笑。

「進攻1

……

盧澤摸索著手中的長槍,緩緩地走進了地道。這是少數關鍵節點才會有的地道。

「可惜,來得太快了。」如果給鹿景逸一點時間,還能夠挖出來更多的地道。

沒錯,盧澤他們並不覺得簡單的城牆可以阻攔敵人。但同樣,他們也不希望堅固的城牆嚇跑敵人。

那麼,一座沒有城牆卻又異常難纏的伯力城就十分重要了。

「希望鹿大哥的計劃順利……畢竟,軍功,才是讓鹿大哥坐穩東北第一人的依仗埃」盧澤走在地道之中,靜靜地感受著天地一片安靜,只剩下身後兄弟們緩慢的腳步聲。

地道走不遠,盧澤就翻開了通道的另一頭,出現在了一座磚瓦房的閣樓上。

磚瓦小樓修築得十分堅固,窗子修得極高又狹小,大門這會兒不僅是緊閉,更是被死死封祝整個小樓不像是民居,反而像是堡壘。

當盧澤的長槍架在閣樓蔭蔽的射擊窗口上時,一切又證明了這就是一座堡壘。

堡壘之外,出現了密集的人頭。

俄羅斯人來了。

他們兩千人這會兒不再貿然莽撞地橫衝入內,而是分散成了一股股小路兵馬。

見此,盧澤露出了微笑:「真是美妙的阻擊。」

……

普羅科菲耶夫懷念自己被放在城外的黑草。

那是一匹很有靈性的老馬,但在這樣的戰局面前毫無作用。所有哥薩克都下馬,拿起馬刀與長槍,準備清洗城內所有的反抗力量。

面對哈巴羅夫的鼓舞與必得的勇氣,他們卻有些沒有做好準備。

「小心1普羅科菲耶夫感覺自己被猛地撞了一下,彼得羅推開了他。

隨後,就見密集的強盛響起。

俄羅斯的勇士們迅速還擊,槍聲與迅速回敬的箭頭次第響起。

普羅科菲耶夫看著剛剛地上落下的箭支以及凹陷進去的痕,心有餘悸。

「是伏擊。他們在放冷箭,打冷槍。要伏擊我們1給了彼得羅一個感激的眼神以後,普羅科菲耶夫說。

「發現了他們嗎?」

「在那個磚石房子里!在閣樓里1

「該死1

彼得羅看著一輪冷槍又倒下四五人,心在滴血。

俄羅斯人可不是有一萬萬人口的中國,更因為遠東遙遠,人力一直是個大問題。

但是,看向那個磚瓦房子,彼得羅的眉頭又皺了起來。門窗緊閉,就是沒人干擾,想要砸開也得好幾天的功夫。

這時,普羅科菲耶夫望了望天色,對彼得羅說:「彼得羅閣下,最近都是晴天。這個時候……我們應該一把火燒光這座城市。哪怕不能搶到城內所有的財富,只搶走一部分也是足夠了。更重要的是……這樣才能將那些在烏龜殼裡的耗子逼出來1

彼得羅無限可惜地看了一眼沿街的店鋪。

裡面一片狼藉,值錢的東西已經被搶走了。但還是有不少東西收攏一下,是了不得的財富。尤其是這些磚石屋子,可比木房子舒服保暖。

「燒起來了!盧哥,我們走吧。」外面,大火緩緩燃起。

盧澤卻是微微笑了起來:「等他們再燒過一條街就明白了。」

前線堡壘里的盧澤等人離開了,他們繞道了第二道防線上的一間磚石房子上。

距離城外的商鋪有了一點距離以後,城內飄揚的日月龍旗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只是,當大火燃燒了足足大半天以後。

推進了三條街距離的彼得羅臉色陰沉:「該死的……」

城內,壓根就沒有連續的房屋。除了外圍靠近商社的還算距離靠近以外,越是靠近城內,竟然越是零落。

每個屋舍之間都空著好大的地方留作花園、貨倉、馬廄等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