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章:聖彼得堡增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聖彼得堡增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放火燒城,這是解決巷戰最乾脆利落的辦法。

大火熊熊燃燒之下,要不了兩天,就可以不費一兵一卒消滅敵人。縱然城內更多的財富無法獲得,卻也是足以解決的辦法。

但是,這座新興的城市顯然早有準備。

各處物資間隔很遠,中間都空著大片的地方。有的是花園、貨倉、馬廄更多的直接就是空著大片的地方,生長著野草。

俄羅斯人來的很早,野草上的露珠顫動著,正值雨季,濕度很大。在這樣濕潤的空地里,想要放火燒城顯然很難。

「能找到多少引火物?」彼得羅問了一句。

他的身邊,普羅科菲耶夫掃了一眼,說:「想要堆滿引火物,我們全部的人手至少要忙活十天。這片沒有城牆的城市就是想要把我們陷在這裡,無法預計到時候這些冷箭冷槍之下,我們要丟下多少屍海而且,最關鍵的是……如果再下大雨……」

彼得羅臉色一變。

五月份,是快到了下雨的季節了。

一旦下雨事情就麻煩了,他們無法攻城進去,想要撤退,一樣會遇上大麻煩。

還未等彼得羅下決定,已經有莽撞的士兵開始強沖。

一路沖了百來步都無事,只是街道里靜悄悄的,早晨的寒風吹來,讓人有些由內到外地打哆嗦。

「火攻,也許逼退了那些陰險的明國耗子?」彼得羅見此,心中一喜。

砰砰砰……

咻……

冷槍冷箭突然間從被俄羅斯士兵越過的後方房屋射出。

一陣慘叫之中,失去理智的俄羅斯士兵瘋狂地追殺過去。

普羅科菲耶夫也在這樣追擊的道路之中,他親眼看著昨天還一起說話聊天的士兵倒在地上,鮮血咕嚕嚕如同噴泉一樣冒出,憤怒與恐懼讓他必須用殺戮平靜。

轟……

百十來人追擊著,火槍與後方拉來的大炮轟鳴之下,一間磚房轟然倒塌。

煙霧升騰之中,幾個身穿著褐色大衣的瘦弱男子弓著腰,大步跑了出去。那是埋伏的明國士兵。

「追1普羅科菲耶夫目光泛紅。

百數人大步追去,卻見前方突然間就冒出了一個陷坑。沖得著急的人未察覺,一步踏空直接載進陷坑之中。

身後急停下來的哥薩克騎士急忙下去想要將戰友拉起來,卻見一片慘叫之中,那陷進去的俄羅斯士兵鮮血淋漓。幾根尖銳的木樁插在腿上,一拔出來,就見汩汩的鮮血往外冒。

見這裡冒出來一個陷阱,其他人拿著棍子往前清理陷坑,卻是都不怎麼再敢貿然進入了。

好在,也許是因為陷阱布置的十分著急,陷阱既是不深,也沒有再發現其他的陷阱。但是……有了這麼長時間的耽誤,那幾個埋伏的明國士兵早就跑光了。

咬著牙,彼得羅不得不下達暫緩進攻的命令:「清理屋舍,拿走一切有用的東西。燒光一切可以燒的房屋1

這會兒,時間已經到了正午了。

用了半天的時間,卻僅僅只推進了不到二十分之一的街區。

按照這個進度,至少要十天後才能攻入城內。而且,誰也無法預料到第二天是否還會有今天這樣「順利」的進度。

時間啊,這個最偉大的利器,並不站在俄羅斯一邊……

「如果拖下去,將會出現更多無可預料的變數。」彼得羅見到了哈巴羅夫。

哈巴羅夫見到了來人,將原本有些微微駝的背部挺直。褐色的眼睛落在彼得羅的眼中,帶著冷意與深沉,連日的忙碌讓原本還有點形狀的頭髮亂蓬蓬的,黑色的頭髮不知何時沾染了暗沉的鮮血。這位遠征軍的領袖剛剛親手殺死了一名逃跑的屬下。

彼得羅是個高大威猛的軍官,但在比自己低了半個腦袋的哈巴羅夫面前,卻總覺得眼前這位傳奇人物有些讓人感覺害怕,那雙褐色的眼睛與鷹鉤鼻加上高高顴骨組成的容貌讓人第一印象覺得這是個深沉而算計卓絕的人物。

「是明**隊的出現讓你害怕了嗎?彼得羅,我的勇士。我知道你的聰慧,也相信你的勇武。你的提醒很有必要,但同樣不要忘記。我們身後不是空無一物,是偉大的俄羅斯。」哈巴羅夫聲音有些沙啞,剛剛的怒吼與殺戮震懾了逃跑的士兵,現在的他顯得有些疲憊。

「哈巴羅夫閣下,我剛剛抓到了一名戰俘。是個試圖逃跑出城的明國人。」彼得羅沒有直接回應,平靜地敘事。

「明國人?確定不是那些韃靼人?那些在原始時代的土著?」

「是明國人,漢族籍貫。他透露了一切關鍵軍情。也許,這對我們了解敵人很有必要。」

沒錯,到了這會兒,俄羅斯人才想到要足夠了解敵人才能繼續行動。在此之前,面對勢如破竹的入侵進度,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會在明國人面前撞得頭破血流。

「我要知道全部1

「我們面前存在的,不是一支真正的明**隊。而是一群由殖民冒險者組成的隊伍,他們征服了當地土著……」說著,彼得羅將從俘虜口中獲取的消息一一說出。

軍隊的行進不快,當鹿景逸輕裝簡從地全速抵達伯力城經營的時候,大明才將後勤通道鋪到寧古塔。

那是距離哈爾濱外前線的另一座邊陲重鎮,也是大明可以依託的最後一個既有據點。

位於後世牡丹江境內的寧古塔有一些清軍修築的營房與人力,大明擊敗建奴以後,自然也佔據了此處,只是並未加強兵馬。

相比於冒險者,兵力眾多又全火器化的東北戰區大軍更加依賴後勤,以至於不比鹿景逸行動快。

但是,這個消息被哈巴羅夫知曉以後,卻是一片驚愕。

他萬萬沒想到,交戰許久,面對的竟然不是大明的正規軍,而是一群民兵性質的冒險者。

雖然,他們也是一群冒險者。

「這是個有價值的消息。」哈巴羅夫目光閃動了一下,但很快就變得堅定下來:「但同樣,彼得羅,我也必須告訴你,這不足為懼。當然,不是基於憑空得來的狂妄之語。而是在我們的身後,有著更加強大的存在。事實上,我們比想象的強大。後方,督軍弗蘭茨別科夫閣下已經給我致信,一支三千人的援軍已經抵達雅庫茨克增援而來。」

雅庫茨克督軍是遠東地區獨一無二的老大,也是他們的後盾。但顯然,三千人的援軍絕不是他可以拿出來的手筆。

「聖彼得堡的支援?」彼得羅不是笨蛋,他很快就猜到了這一點。

雅庫茨克人不多,弗蘭茨別科夫雖然擁有獨一無二的決策權力。卻也有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感慨,變不出人來。

兩千人的侵略軍,已經是徵召模式下的極限。

三千人的兵馬在弗蘭茨別科夫麾下自然是有的,但都散落在各個城堡的據點之中,分散零散,哪怕孤注一擲集結起來也來不了這麼快。更何況除非弗蘭茨別科夫瘋了,不然根本不會主動派兵。

畢竟,傑日涅夫這傢伙焉兒壞的一直沒提上一回入侵明國的詳情。誰也不知道這傢伙膽大包天地把明國皇帝招惹來了。

既然沒有現實迫切的要求,後方的援軍只可能是因為聖彼得堡主動幹了這事。

也許是傑日涅夫的財富神話傳回了後方,也許是別的原因,也許是兼而有之。

「聖彼得堡獲得了強大的援助。可以印證的是,法國、瑞典、荷蘭、英國……都派出了使節前往了聖彼得堡。沙皇陛下派出的三千援軍還只是第一個信號,聖彼得堡距離西伯利亞路途遙遠。他們的出發只是一個開始,更多的援軍會抵達遠東1

聽到這個好消息,彼得羅明白了哈巴羅夫的信心所在,雄心一下子燃燒了起來。方才的失利帶來的陰影,在後方的來援消息獲得以後,一下子一掃而空。

「偉大的俄羅斯必將勝利1彼得羅忍不住高喊。

「哈巴羅夫閣下,今日的戰爭必須找到一個新的突破點。這個該死的哈巴羅夫斯克是一個陷阱,讓我們不斷陷入進去。就像是沼澤地一樣,我們必須迅速通過,快步行走。這樣才能拜託泥淖沼澤那讓人沉淪的可怕力量。」傑日涅夫一邊走一邊說,心情壓抑。

如果在剛才,彼得羅顯然也會跟著一樣心情低落,苦思冥想,失去信心。

但是,得知後方首批三千人的援軍已經在不久之前抵達雅庫茨克,並且朝著伯力來援的時候,彼得羅恢復了信心。

「傑日涅夫,永遠不要失去俄羅斯人的信心。」哈巴羅夫心情不錯,說話沒有扎刺,而是說:「後方的援軍已經抵達,鈉普潰我也已經尋到。」

說著,哈巴羅夫又重複著將聖彼得堡獲得諸國來援的消息說出,又說會有三千兵馬抵達。

聽此,傑日涅夫大大鬆了一口氣:「果然如此。看來,明國人的強大已經獲得了整個歐洲的警惕。現在,我們都團結在了一起。毫無疑問,三千人的支援還僅僅只是一個開頭。後面,當沙皇陛下獲得更多的援助之後,就會調集更多的兵力,爭雄遠東1

三人歡暢大笑,見此,傑日涅夫又問:「那麼,敵人的破綻又是在哪裡?」

「方才我聽彼得羅彙報軍情時提及,這些明國人人數並不多。更多的,是當地的土著。可對?」哈巴羅夫笑著說。

「沒錯。」傑日涅夫點頭:「明國人距離這裡路途遙遠,能夠來,或者有那意願里的,都是相當稀少。這就如同身處遠東之地,有多少聖彼得堡的人願意來一樣。」

「進攻之中,我也見有許多人射術精良。那些都是當地土著的本事,明國人稱呼他們為生女真。而這這些人,才是彌補明國人人數不足的關鍵。」哈巴羅夫回憶著進攻時的場景。

沒錯,鹿景逸帶來的人不多,真正從內陸來的漢人大約只有一兩千人。想要靠著這一兩千人就建設出一個偌大的伯力城是不可能的。

在此之中,發揮了大作用的是那些當地的土著。他們供給糧食,交易貨物,最後又在鹿景逸的帶領之下修建屋舍,安置家業。自然,也跟隨著鹿景逸作戰。

生女真被清軍看上作為優質的補充兵源,當然也是一支可靠的護衛力量。

戰前,城內的人口組成里,這些當地土著能夠佔到八成以上。

「搜!搜遍附近的部落,所有部落一個不放過,全部攻破。哈巴羅夫斯克是有點難啃,那些土著的部落,難道還打不過嗎?」哈巴羅夫冷哼一聲。

傑日涅夫與彼得羅一聽,紛紛雙眼大亮。

……

三天後。

普羅科菲耶夫有些不忍地看著眼前的隊伍,那是一群由老弱婦孺組成的長隊。他們從伯力城四周的部落而來。只是,他們的到來並非自願,身後還有馬刀威脅。

這是四周土著的親眷,他們的青壯都來了伯力城討生活,留手部落里的,都是些老弱婦孺。

而現在,統統被俄羅斯人抓了過來。

「讓他們沖在前頭1傑日涅夫酣暢大笑。

哈巴羅夫傲然地挺胸,似乎很驕傲自己想出來的這個法子。

果不其然,在數千老弱婦孺的擋箭牌使用之下。俄羅斯侵略軍很快就抵達了整個伯力城的核心。

伯力城的確沒有城牆,但內城鹿景逸的大宅,整個殖民公司的辦公大樓卻是仿造的福建土樓,圍城一個大圈,赫然就是一個巨大的堡壘。

這會兒,堡壘之上,鹿景逸面容凝重。

一旁,盧澤欲言又止。眼見俄羅斯人的步伐越來越近,盧澤深呼吸一口氣說:「開槍吧……」

「不行1鹿景逸堅定地搖頭。

他的左右,幾個面容粗糙,背著唱功挎著箭袋的男子緊張地注視過來。

「前些時日,他們交上名冊,人人已為大明兒郎。豈有開腔向同胞之理?」鹿景逸堅定地搖頭。

「俄羅斯人的炮就要架過來了1盧澤眉頭緊鎖,心中焦慮:大明的援軍,怎麼還不來?

「出城吧。揀選能戰的所有兵馬,擊退敵軍1鹿景逸緩緩地說著。

盧澤心中一顫,一旦出城,卻是要以寡擊眾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