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三章:擊退哈巴羅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擊退哈巴羅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熱氣球緩緩飄來,靠近以後,居高臨下,赫然就清晰看到了下面的景象。俄羅斯人與中國人的區分很容易就能看清楚,攻守為誰,一眼就知曉。

哈巴羅夫與傑日涅夫見到了熱氣球以後,又見熱氣球上朝著西面的方向飛去一個小小的光點,隨後地一聲炸開,一團紅色的煙花當即炸開。

「這是一個信號彈1看著那紅色的信號彈,哈巴羅夫與傑日涅夫心中都升起了凝重的表情。

居高臨下,可以看到戰場上清晰的場景。反過來說,從下往上看,一樣也可以看到天空之中的異常。

一開始,陷入佔據的鹿景逸等人並沒有功夫去管西邊的天空飄過來的熱氣球。但是,盧澤卻是注意到了。

有了這些赫哲人的支援,哥薩克騎士被糾纏住,他再度殺回來的時候,終於得以重新喘息。

就是這麼一個可以喘息的時間,盧澤注意到了熱氣球,也注意到了那個紅色的信號彈。

「綠橙紅,這是最高級別警戒的信號彈!是大明的官軍,是朝廷的援軍!鹿大哥,朝廷的援軍來了!兄弟們,同胞們,朝堂的援軍來了1盧澤放聲大笑。

鹿景逸聽了,更是心中重重鬆了口氣。朝堂來了援軍,他們這一仗更有把握了!

「進攻1

「進攻1

「進攻1

……

一個個進攻的命令發出,伯力城守軍一方,氣勢如虹,再度衝殺過去。

哈巴羅夫心中慌亂如麻。

他們雖然聽不懂漢話,卻也有幾個通譯,將明人的口號翻譯了過來。

明國官方的援軍抵達,這個消息讓所有人都心下大沉。

這一回,傑日涅夫力主撤退:「哈巴羅夫閣下,趁著眼下我們還能退卻,趕緊走吧!再走不了,一旦被明國援軍包圍,我們都無法走脫1

彼得羅卻是不甘心自己麾下的哥薩克丟下如此多折損以後,什麼都沒撈到。在他看來,如果是之前受挫撤退,那也就罷了。可現在,已經投入如此之巨,如果還是不能攻破伯力城。那他們的遠征事業就基本上就此終結,再也沒有前途了。

「不能走1彼得羅眼睛通紅地,掃了一眼那熱氣球,卻是不當回事:「只是一點風吹草動就要逃跑,那還來遠東冒什麼險,博什麼富貴。傑日涅夫,在我想來,曾經以為你是一名優秀的冒險家,是俄羅斯人征服遠東地區的傑出人才。但是在現在,你讓我我們太失望了。明國人只是顯露出了一點微不足道的跡象,就讓你失去了分寸,沒有了理智。一隻熱氣球又如何,根本沒有明國的援軍,一旦我們撤退,卻意味著所有遠征事業的崩潰1

「不!不會崩潰,這不是一場單純的冒險與掠奪。彼得羅,忘記你如同強盜一般的想法吧,這是兩個龐大國家的碰撞,是東方與西方的爭鋒。不是一群馬匪搶掠的意氣之爭。我們的暫時撤退不會失敗,在雅庫茨克,已經有三千名精銳的皇家軍隊馳援!但是,如果我們草率地在這裡徹底戰敗失去力量,那俄羅斯才是真正的失去了爭奪阿穆爾河歸屬權的未來1

「只是一個連人都見不到的氣球,就讓你失去了戰鬥的勇氣?」

「重複一遍,這不是意氣之爭的時候1

「傑日涅夫……我們丟下了至少兩百名同伴的性命,現在,你讓我後退?不,我無法接受失敗1

「正因為我與你一樣無法接受失敗,才必須現在這個時候後退。現在離開,我們與援軍匯合,偉大的俄羅斯還有爭奪阿穆爾河的希望。哈巴羅夫閣下,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了。」傑日涅夫頓了頓,又嘆了口氣說:「我斷後,我帶領我的部下,阻擋明國人的追擊。」

哈巴羅夫動容了。

戰爭的傷亡,兵部議定是來源於正面廝殺之中。更多的傷亡,往往出現在正面戰場的崩潰后,那一次次圍剿追擊里。那時候,逃跑的一方毫無反抗之力,被不斷追擊,猶如喪家之犬。面對勝利,人人都有勇氣。可面對失敗,卻很難有誰還能組織起反抗。

勝利的追擊,輕而易舉。一個平庸的將領就可以完成任務。

但受挫后的撤退,非得精英之輩帶領不可。

這不僅需要面對殘酷的追擊,還要有足夠的勇氣與本領。

傑日涅夫在這一刻證明了自己的勇氣與擔當,就連糾纏不休的彼得羅聽了,也不由強行安靜下來,恢復了理智。

兩人深深呼出一口氣,對視了一眼。

這一回,哈巴羅夫還是有些猶疑地重複著:「只是一個熱氣球……」

轟……

西方,一艘戰艦劃破水波,快速地朝著東方行駛而來。本來就是自上而下,順流下來速度頗快。見了那紅色信號彈以後,更是帆槳並上,速度又快了一節。

到了戰場,不等停穩,就見那一艘艘戰艦上,火炮轟鳴。

而炮彈的落彈點,赫然就是俄羅斯軍隊的陣地!

一陣慘叫響起,俄羅斯人並不幸運。這一發並未精準瞄準的炮彈就這麼直接打中了俄羅斯人的宿營地,毀掉一個帳篷以後,還很不幸地擊傷了一個在營地里休息的傷兵。

見此,哈巴羅夫不再猶疑,黯然地下達了命令:「傑日涅夫斷後。彼得羅!帶著俄羅斯的勇士撤兵,我們……整頓兵馬後,再戰1

彼得羅咬咬牙,面對軍令,不再猶疑。

俄羅斯人退兵了。

歡呼聲響徹雲霄,明軍士氣高漲。

盧澤率領紹戰士追擊,他們本來只有百來匹戰馬,激烈的戰鬥里折損了數十。但經過此番優勢,追擊之下,反而多了百來匹戰馬。

赫哲人不愧是優質兵源,有了戰馬以後戰鬥力更強。

鹿景逸一樣也是率領著火槍手不斷發起進攻。

傑日涅夫拚命抵擋,一路阻攔,卻是丟下了超過三百具屍體,傷亡逃竄者更是不知其數。

只不過,就當盧澤想要拚命追擊的時候,鹿景逸卻也下達了停止追擊的命令。

盧澤有些不解,鹿景逸沒有多說,只是率領著士兵們收復了伯力城的全部範圍以後,前往了伯力城的碼頭。

那裡,那艘炮轟俄羅斯宿營地的明軍戰艦停泊下來。

身穿將府的李定國走下碼頭,身邊十數衛士各自就位,迅速禁戒。

「李……李定國將軍?」鹿景逸認出了來人,目光灼灼,卻是格外可惜。

「不錯,是我。閣下就是鹿景逸,鹿東家?守住伯力城,不容易埃只可惜,我們還是來晚了一些,來遲了一些。」李定國暗自明白了為何朱慈烺要這麼著急行動了。

一發現傑日涅夫入侵,大明便立刻動員起來追擊。其後更是第一時間進行局部動員,集結大兵北上。

饒是如此,卻還是行動緩慢。民間人馬可以不用顧及太多,行動迅速。反倒是軍中,因為輜重眾多,人馬數萬,以至於到現在才進入黑龍江。

「夠了,足夠了。朝堂的援軍,此番是來得足夠迅速了1鹿景逸重重一拱手,行禮以後,側身一讓,請李定國入內。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鹿景逸感慨地說著:「定國將軍,這一回也是我們大意了。本來,上回與戰區大軍說,我們能拖住敵人一個月。現在……算下來,連十天都不到。」

說著,鹿景逸就將這一回俄羅斯人進攻殺來的前前後後講了個明白。

一開始,按照既定的策略。是俄羅斯人糾纏陷入進伯力城這個大坑之中。

巷戰的威力,在進攻一方沒有足夠手段毀掉一個個磚石屋舍的時候,實際上就是在攻堅一連串成群的小型堡壘。尤其還有地道相通,陷阱彌補,就是明軍來攻堅也得花掉一個月時間。因為,上重炮轟擊也是得要時間的。

更別提守軍也不是坐以待斃,定然會發起一系列的騷擾反擊手段。

這也就是鹿景逸說的一個月時間的道理。

只可惜,他們遇上的是沒有底線的俄羅斯人。

這一回,這些羅剎鬼子殺過來以後,眼見硬攻不成,便拿起了人質的手段。說起來,這也是曾經清軍慣常使用的說法。上溯上去,歷史上這種毫無底線滅絕人性的做法比比皆是。只是,沒人想到這些羅剎鬼子也用這麼利落。

為此,鹿景逸便不得不出城迎戰。

若非明軍及時抵達,這可就真的吃不準能不能抗住了。

「只可惜,這一回主力還是沒有第一時間抵達。」戰艦上陸續下來了百來人。這些都是跟隨李定國的精銳,他們進入城內以後,迅速制定了防禦方案,開始修建臨時營地與防禦工事。不過,想要這百十人裡應外合,圍殲俄羅斯人,卻是力有未逮。

這些船隻都是新打造的,船工也是後方徵集。因為兵馬眾多,行動無可避免地被拖累。能趕來一部分人,已經說不容易。

「可惜,方才我還想一舉圍殲那些羅剎鬼子1盧澤趕了過來,也明白了為什麼鹿景逸沒有讓他繼續追擊。

說到底,還是因為人手不足,兵力不夠。

「也是羅剎鬼子撤退得太快了,如果他們繼續糾纏下去。我這百十人要圍殲他們是不行,堵死他們後路,直到後續兵馬抵達,那卻是有把握。」李定國又道:「這些羅剎鬼子不簡單埃」

盧澤聽了,也不由點頭:「那些騎兵好似是叫什麼哥薩克,騎術精湛,馬上拼殺的本領很是了得。」

「俄羅斯……」李定國凝眉地想著:「放心吧,此國是我大明接下來的心腹大患。陛下已經出兵,大明的力量都會雲集此處。這一戰,定要讓俄羅斯人永遠熄了與大明爭雄的野心。」

李定國是想起來了陸軍學校里,朱慈烺曾經的講課。

說起來,中華文明可真的是命運多舛。

因為,整個北方永遠有一個強大的敵人存在。

漢朝的時候是匈奴,唐朝的時候是突厥,宋朝有契丹,女真,蒙古,到了明朝,還有北元,建州。至於其他朝代,更是數不盡數。

一開始是農耕文明與草原文明的爭雄,後來是漁獵文明的反撲。到現在,卻是來自西方的入侵。

這彷彿是一個魔咒一樣,縈繞在中華文明的頭頂之上,千百年來不得解脫。

好不容易打敗了建奴,卻發現更遙遠的北疆里,還有一個強大的北極熊在虎視眈眈。好在,眼下大明氣勢如虹,滅亡建州,開疆擴土的雄心還在。這個時候與還未強大起來的俄羅斯碰撞一處,卻是讓李定國雄心勃勃,並未受挫。

對於軍人而言,和平時期是不幸的。因為他們將沒有出頭之日。

他們渴望的是開疆擴土,是戰功卓著。

但同樣,對於軍人而言,消滅國家的威脅,永葆天下和平,便是往後再無軍功可立,不正是他們的使命嗎?

這些心思撇過,營房草草休整之後,時間是日落黃昏。這會兒,河道上又見到了一艘又一艘吃水很深的內核戰艦。

這一回,多數都是運輸船。

上面不是滿載著兵士,就是運載著從內陸運過來的無數物資。

更讓所有伯力城居民歡呼的是,朱慈烺也來了。

皇帝陛下駕臨伯力城,這是無上的榮耀。

就朱慈烺自己而言,卻是也對這座被自己親自命名的城市滿懷情懷。原定歷史上,伯力這兩個字,還是清朝之後的事情。這個時空里,顯然沒有那個機會了。

故而,朱慈烺也就順手直接命名了這裡。

而今,鹿景逸守住了這裡,擊退了俄羅斯人。

鹿景逸讓出了自己的屋子,朱慈烺卻表示不介意,在軍營里安頓了下來。

隨後,軍事會議召開,被俘的俘虜沒有費多大力氣就供述了哈巴羅夫的情況。

「也就是說……雅庫茨克有了來自聖彼得堡的援軍?」朱慈烺說。

「沒錯。目前看來,哈巴羅夫應該是率領殘餘部隊去和那些人匯合了。」李定國道。

「真不知道阿列克謝一世有多大的膽子,也敢增兵1朱慈烺嗤笑地說著。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