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五章:日韓僕從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日韓僕從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笛說完,將手中的木棍戳在了雅庫茨克旁邊,又在雅克薩、尼布楚等一線畫了一圈。

「都督所言甚是。」李定國說:「而且,根據俘虜的消息,這些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出產應該大部分都消耗在了雅克薩、尼布楚等地的城堡之上。修城、移民,開墾,這些都是十分消耗積蓄的事情。而雅庫茨克附近靠海的地方沒有稍大一些的城市,也沒有足夠泊位的港口。他們想要通過海路補給這支超過五千人的兵馬不現實。」

一直沒有開腔的盧澤提出了一個設想:「是否有可能,是這些俄羅斯援軍自帶乾糧,帶上了足夠五千人兵馬所需要的糧草軍需補給?」

聽了這自帶乾糧幾句話,朱慈烺會心一笑。

「從莫斯科一路趕來,這些俄羅斯人自己帶上一些補給是肯定的。歐洲本土,肯定也會源源不斷增援足夠的補給。但是,兵貴從速。」李定國從雅庫茨克沿途畫了一條線到廟街,說:「遠東地區道路難行。出人意料的是……這裡的降雨並不少。也就是說,雖然現在位於夏天,氣溫升溫。但道路的通行能力實際上依舊很差。在沒有永固公路的情況之下,五千人的軍需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盧澤緩緩頷首。

反倒是鹿景逸聽了這麼久,有些搞不懂情況了,他茫然地看向三人。

見此,朱慈烺也緩緩頷首,示意朱笛繼續說下去。

「一切疑問匯總起來,就是說……除非哈巴羅夫與那歐洲增援來的三千兵馬全部撤退回到雅庫茨克。要不然,這些人就必須解決一個軍需後勤的問題。既然俄羅斯本地經營的據點不可能提供五千人兵馬的軍需後勤所需,那就只有一個原因……」說著,朱笛深呼吸一口氣,在黑龍江的入海口,廟街這裡畫了一個圈:「一切後勤補寄的物資都是外來的1

廟街之外,是薩哈林灣。薩哈林灣下,就是韃靼海峽、日本海,越過日本海,就是東海,以及遼闊的太平洋。

「可是,羅剎人在這裡並無殖民點。而且,據聞,俄羅斯人連波羅的海都沒有出海口……更別提那幾乎是繞過大半個地球……」鹿景逸地理還挺不錯。當然,也多虧了軍事會議室上懸挂著的世界地圖。那是錦衣衛精心製作的,軍事價值極高。尋常時候,等閑人是絕對看不到的。也就是鹿景逸運氣好,能夠在這裡發現。要知道,上面可是頗為精細地描繪了俄羅斯的疆域。自然也把俄羅斯現在連個波羅的海出海口都沒有的窘境給透露了。

「當然不是俄羅斯人會提供補給……」朱慈烺幽幽地說著:「甚至,若非是還有黑手在行動。滅了哈巴羅夫,這雅庫茨克自然也是搖搖欲墜,等閑攻入只是時間問題。是還有其他人不想看著我大明佔領遠東,乃至整個北部亞洲埃」

朱慈烺何等聰慧,看到這些俄羅斯人從歐洲本土調集來了兵馬就猜到了大概。肯定是京師那幾個駐華公使傳出去的消息。

西班牙人「珠玉在前」,策動了一個傑日涅夫。其他公使看了,自然也不吝學習,要讓俄羅斯當炮灰,與大明互相消耗。亦或者,讓俄羅斯這個頗有潛力的小國拖住大明的發展,讓他不得南顧。

事實上,委拉斯凱茲別的沒幹對,用傑日涅夫卻是真的讓朱慈烺怒火萬丈,將精力用在了北疆這裡。

但是,委拉斯凱茲肯定預料不到俄羅斯的確是大明的心腹大患。哪怕沒有委拉斯凱茲的計策,朱慈烺也會收拾俄羅斯。

撇去這些,朱慈烺大約也猜到了,肯定是歐洲幾個國家擔心大明做大,策動俄羅斯增兵遠東。俄羅斯雖然弱小,卻不代表會言聽計從。

自然,這些駐華公使定然許諾了很大的好處。

而這些好處……也定然包括了後勤補寄等增援。

別忘了,荷蘭人、英國人、葡萄人以及西班牙人在亞洲,都是有深厚力量和據點的。尤其是西班牙人,在美洲每年都會有船隻運送來亞洲貿易。

梳理完了這些脈絡,軍事會議室上,眾人也都大約明白了眼前的情況。

「也就是說,俄羅斯人會寄希望於海上的增援?」李定國說完,環顧眾人。

忽而,眾人對視一眼,紛紛不由地笑出了聲。

「有句話叫怎麼說的來著……」朱笛說。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1朱慈烺斬釘截鐵。

……

興子走在遠東泥濘的道路上,微微有些皺眉。他來的有些不巧,天下起了大雨。面對沒有完整修好水泥公路的遠東地區,這個時候行軍走路,實在是個艱難的考驗。

她當然沒有冒雨趕路,這個時空惡劣的醫療條件讓哪怕是天皇也沒有任性的條件。只不過,雖然大雨已經過去,天也放了一點微微晴的陽光。可泥濘的地面卻讓押運著輜重的車隊行走得彷彿蝸牛在爬行一樣。

「這下去可不好……」興子喃喃地說著。

這時,身邊一名家臣邁著細碎的步子走來。讓人感覺驚異的是,這竟然是一名女忍者。顯然,這是保護天皇的親信人員。不過,興子在這深山老林里並無賊人追擊。反倒是大自然的力量讓人難以對付。

名作齋藤千夏的女忍者低聲說:「陛……殿下,從海參崴港相會過的那名朝鮮官員崔成恩來尋殿下。說是有來自大明的緊要事務要報給興子殿下。」

身為日本天皇,原本是與中國皇帝一個檔次的存在。雖然實際上相差極遠,但還是有不少人認的。而今,大明派出王夫之鎮守日本,數年的太上皇當下去以後,日本上下,漸漸已經熄滅了獨立為國的心思。幕府被大明中心開花,搶走了權柄。外藩各有利益爭奪,難以聚力。最緊要的是,大明代表著先進生產力。緊跟大明的步伐就能吃飽穿暖有錢賺。誰是老大,不言自明。

這樣一來,興子天皇的稱呼也就悄然降格下來。

崔成恩的出現讓興子很以外,按理來說,他應該已經換了另一個方向,開始種田了。

海參崴的流動人口很多,固定人口卻並沒有多少。崔成恩帶著朝鮮移民將海參崴的基礎建設搞定以後,就應該一路深入了。

比如雙城子。那裡也一樣需要朝鮮勞工的建設。

朝鮮人來這些新疆域可不是來享福的,而是修築道路、屋舍、開墾農田亦或者開礦。是來當勞動人民的。

按照興子的預計,就算雙城子的任務輕,朝鮮人幹活麻利,這會兒崔成恩應該也還在奮戰從雙城子到寧古塔的道路。

這是一個重要的戰略性公路。

寧古塔是已經很靠前的前線陣地,作為大明官軍輜重轉運樞紐而存在。雖然寧古塔看地理位置已經頗為靠後,附近也沒有什麼高山險峻,道路還算平坦。但架不住量大,大軍需要輜重,奔向北疆奮戰的移民冒險者們也要解決後勤問題。

總而言之,通行情況不佳的陸陸運輸量小又擁擠,這就急需大明開闢另一條補給要道。

不同於潛意識裡,以後世中國疆域為限的領土。大明這會兒,整個東北亞地區中高緯度的範圍都是大明的。朝鮮既然為大明所控,自然不能浪費了海路這個優勢極大的選項。

採購糧食,轉運軍備。從朝鮮出發前去,順風順水之下,僅需要一天的時間就能抵達海參崴。若是從日本,越過日本海,也只需要多花個半天一天的時間。

海路便利,接下來要做的,就只是打通從雙城子前往寧古塔的道路。

從地圖上來看兩地似乎不遠,可測距完畢就能發現,兩地足有四百多里的直線距離。

在沒有工程機械的這個時空,修築道路可不是個簡單的事情。哪怕只是簡單的平整道路,都需要花費極多的力氣和時間。

要不然,大明如何會給出那般優厚的條件讓朝鮮人入籍。

雖然心中疑惑,但興子還是去見了崔成恩。

「興子殿下,又見到你了。」崔成恩笑著,道明了來意:「我是奉陛下命令來尋興子殿下的。」

「殿下……要尋我?」興子目光一亮,又有些緊張地說:「可是在責怪興子增援不利?」

「非也。」崔成恩細細地將前因後果說了起來:「是陛下要委以重任給興子呢。」

朱慈烺當然不是讓崔成恩去怪罪興子的。一開始讓韓日兩國加入,本來就是一個閑子與后招。為的是解決道路交通與補給問題,加上留後手做預備隊的意思。再說,那會兒情報十分不透明,朱慈烺並不知道俄羅斯的主力在那裡。連對方主力在哪兒都不知道,急吼吼讓興子趕過去又有什麼用。

興子的進場,也只是一個擠壓俄羅斯人可能出現地方的作用罷了。

不過,眼下看來,這個閑子是有用了。

前文提及,崔成恩是奔著連通雙城子到寧古塔道路而去的。

這個任務不輕,工作量說起來很大。但伴隨著後期人手不斷加入,進度還是很快的。而且,作為主要負責人,崔成恩也不用時時刻刻都在工地上盯著。故而,他去了一趟寧古塔。

在那裡,崔成恩領到了屬於自己的新任務。

朱慈烺剛好也在尋他。

而任務,便是要讓韓日兩國的僕從軍朝著東北方向,黑龍江、烏蘇里江流域進發。配合從後方趕到的使者團收服當地的土著,同時,尋找著可能存在的通敵部落。

那些在京的外國使團哪怕想要支援俄羅斯人,也不可能有那本事在黑龍江下游附近的地區自己建立起來一個港口。就算那些外國人對俄羅斯打包票,俄羅斯人也不會信。

顯然,俄羅斯人很可能已經壓服了諸多部落,在這些部落的掌控之下,定然有隱秘的小港口可供那些外國人將俄羅斯人所需要的後勤軍資轉運到哈巴羅夫的大軍手中。

崔成恩說了個大概,就將一封公文遞給了興子,興子看完輕聲地說:「陛下的意思,臣明白了。」

軍令下達,當然不是那麼匆忙倉促的事情。

嘴上交代,定然有說不清的地方。

「那麼,咱們分工一下。」崔成恩沉吟稍許,就說:「以興凱湖為界。以西的方向,由在下負責。以東的方向,則由興子殿下負責。這些都是曾經海西女真部的地界,只不過滄桑巨變之下,都隨著建州女真的崛起倒下來被統一了。這其實有利於我大明統一此地。興子殿下,需格外注意其中微妙之處。我此去,會著重與盛京來的同僚一體努力。興子殿下的方向,應該會由後方來的同僚配合。」

「我知曉了。」興子理解了那其中微妙的意思。

朝鮮僕從軍以及日本僕從軍,終歸都是些異族。哪怕有入籍的機會,終歸現在還沒入籍不是。

而統一海西女真部地界上的那些少數民族,終歸是需要以大明為主體牽頭的。

這樣的疑惑並沒有讓興子感覺持續多久。

新任的海西邊疆直隸州何雨生就任,從海參崴馬不停蹄地跟隨著到了莫溫河衛。並且在這裡建立了海西邊疆直隸州的州衙。

莫溫河衛是開國時候的稱呼了,在後世的時空里,這裡是俄羅斯人的格羅捷闊沃。何雨生來了以後,便簡單明了地命名此處為海西城。

海西的疆域範圍很大,將整個海西女真部的範圍都囊括了進來。他的任務也很重,不僅要處置好諸多部落的歸附問題,還要配合軍事上的行動。

當然,朝堂給的待遇也很不錯。邊疆直隸州獨立於省,直轄於朝廷,品級也拉得很高,定在了正四品的位置上,堪比各省里重要大府知府的位置。

這個品級對於原來是天津附郭知縣的何雨生而言,算不上很好,他卻甘之如飴。他很清楚,陛下格外看重能力。在邊疆之上見了本事,往後就能簡在帝心。

沒多久,一場轟轟烈烈的海西剿匪行動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