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七章:特林城的巴什科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特林城的巴什科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等等……那就留下他。」何雨生原本是想賣個面子給興子,畢竟這麼晚了,人家也累了。早點忙活完,早點大家回去歇息。

不過,一聽還有異常他也顧不得賣面子了。至於到時候這圖客坦是不是為了求生而說謊……何雨生自然有辦法讓他後悔說謊。

「都移交給知州大人處置。」興子打起精神,將人交給知州。

一邊,這個赫哲部落的族長焦慮地看著興子與何雨生,好幾次開口想說話,又擔心害怕地閉上嘴。

見此,何雨生聞言說:「失里溫族長不必擔憂,既然族長已經率領部落投誠,那我們清掃匪徒以後,自然會善待我們的新同胞。來人,將種子、耕牛帶上。還有,先期募集一百名武士的三月俸祿,也直接發下去1

沒多久,就有人將耕牛種子送了上來,隨後開始收集名冊,編訂戶口,以及白花花的米、雪白的鹽巴以及一匹又一匹的棉布。何雨生做得很仔細,並沒有選擇需要花大力氣解釋的紙幣,而是將軍餉改成了實物發放。比起薄薄的一張大明寶鈔,顯然是白花花的米與鹽、布更加讓人動心。

當然,編戶齊民以後,州內的所有人無論身份都要繳稅。不過邊疆直隸州的稅不高,也有單獨的稅收優惠政策,收取的名義性質的人頭稅。倒是兵役,在這裡施行得很嚴格。

失里溫的部落只有千把號壯丁,十丁抽一的比例已經是很高了。

不過,何雨生雇傭人是給俸祿的。管飽,還給實物俸祿。這活兒在失里溫眼裡已經很好了。至於參軍可能有的傷亡他是不怕,明軍厲害,打仗火力兇猛,武器裝備精良他早有知曉。眼下抱上了大腿,自然也能鳥槍換炮有精良的裝備。有了裝備,附近的部落,再是強橫的他也不怕。再說,平素打獵也可能死亡。但跟著大明官軍做事,哪怕死了,也有撫恤。這是個無論如何都蠻夷的職司。

收了好處,失里溫放心了下來,也就不管圖客坦的死活了。他雖然見識不多,卻不傻。圖客坦平素在各個部落里遊走,海西地界一直到烏蘇里江、黑龍江流域等地都有跑過。接下來說不定就是什麼機密。五十來歲的失里溫早已沒了好奇心,迅速遛了。

這時,何雨生已經從嚇得渾身是汗的圖客坦聽完了他的供述。

興子聽完,有些驚喜。

何雨生也露出了笑容:「不是假的消息呀……你叫圖客坦?恭喜你,暫時活下來了。」

……

共青城。

哈巴羅夫將一封公文收入懷中,對一旁的傑日涅夫說:「上帝見證,這一回來的是個好消息。荷蘭人與法國人沒有說謊,他們在位於阿穆爾河下游的特林城放下了首批軍需,並且已經與抵達到那裡的巴什科夫完成了交接。接下來,會有足夠五千人食用三個月的糧食,還有足夠一萬名射擊聲打一場大型戰爭的火藥。這些奸詐的歐洲商人,真是難以置信,會對偉大的俄羅斯釋放如此足夠的善意。」

荷蘭,法國。無論是哪一個,都是勝過俄羅斯的強國。他們富庶,強大。但這一回,卻統統選擇了扶持俄羅斯人對抗中國人。並且,送來了超過五千人使用三個月的糧食。而且,那還是按照歐洲人胃口的標準。如果擠一擠,說不定足夠俄羅斯人吃四個月。

「巴什科夫?」傑日涅夫有些陌生地聞著這個名字。

「你也許沒有聽聞,但我很理解。畢竟,皇帝陛下信任的青年軍官並不是誰都會聽說過。很顯然,這一回陛下對於我們的戰爭十分重視。這三千名士兵絕對是來自莫斯科一流的強兵。不出意外,他們已經在特林穩固了據點。」哈巴羅夫說。

聽到這裡,傑日涅夫理解了。

原來,巴什科夫就是從歐洲本土來的那支援兵。

很出人意料,他們並沒有選擇跟隨哈巴羅夫當初的腳步從大興安嶺的方向,順著黑龍江的上游到下游。而是繞路,從雅庫茨克出發以後,順著恨古河一路東去,在黑龍江下游的特林站站穩了腳跟。

這顯然是巴什科夫不耐煩下做出的選擇。

這位從莫斯科來的青年顯貴受夠了西伯利亞的蠻荒,已經無法再忍受大興安嶺的荒野。更何況,打通與荷蘭、法國等歐洲強國的交往通道也是阿列克謝一世陛下格外重視的一點。

自然,巴什科夫就到了特林城。

三千兵馬的進駐,一片兵荒馬亂以後,俄羅斯人成功地樹立了自己的權威。開始號令附近的土著部落修築城堡,交納稅賦。

隨後,巴什科法發布了讓哈巴羅夫或傑日涅夫前往特林城的命令。

三日後,順流直下的哈巴羅夫在特林城見到了巴什科夫。

傑日涅夫選擇了留守,共青城是個不錯的地方,兩人並不打算倉促撤離。更何況,這還涉及到接下來的作戰計劃。

巴什科夫的營地修築得頗為簡陋,但已經比周圍的寨子要高級許多。

至少,來自歐洲的紅酒、波斯的地毯,中國的瓷器以及日本的女奴出現在屋內就代表了巴什科夫的品味與享受的標準。

哈巴羅夫暗自鬆了一口氣,好在自己出門之前已經徹底給自己洗刷刷了一下,沒有了那股子連日戰爭下積攢的油膩與臭味,又換了一套還算乾淨的衣服。

只不過,哪怕哈巴羅夫如此準備,卻依舊讓巴什科夫皺眉了一下。

只看了一眼,哈巴羅夫就忍不住有些訕訕。

巴什科夫坐在鋪著波斯地毯與中國絲巾的室內,手中端著紅酒杯,姿態輕鬆而隨意。這是個身量很高的年輕人,金黃色的頭髮顯露著精心修飾過的痕,鬍鬚濃密而烏黑。對視過去時,哈巴羅夫只停留了一下,就不再堅持去看。那是一雙淡藍色有些冷漠的眼睛,微微俯視,帶著強烈的自信與驕傲。當然,哈巴羅夫也很想用倨傲來形容。再加上面頰上微微有些泛著棕紅色的皮膚,哈巴羅夫再三提醒自己要小心謹慎一些。

也許,這位巴什科夫剛剛飲酒過度。

不止是荷蘭人送的紅酒,也可能是俄羅斯人愛不釋手的伏特加。

「巴什科夫將軍,向您致敬,我是受命於弗蘭茨別科夫督軍閣下的哈巴羅夫。現在,接受您的命令,與偉大俄羅斯的敵人中國人……作戰1哈巴羅夫小心姨地說著。

也許是巴什科夫心情隨即不定,也許是哈巴羅夫的開場白讓他心情不錯。

巴什科夫很有些激揚江山的模樣:「好,很好。哈巴羅夫,你,還有選擇留守的傑日涅夫,都是俄羅斯傑出的冒險者。遠東這片地區固然泥濘落後,卻比西伯利亞大多數地區更讓人激動人心。在這裡,我們將進入全世界的視角。來自荷蘭、法國還有好幾個你不必知道的偉大國度將與我們一起,與不信仰上帝的異教徒奮戰。為了榮譽,為了俄羅斯的偉大更遼闊的疆域。我們一同奮戰,必將榮獲上帝的讚許與陛下的獎賞1

「為了上帝的讚許,為了陛下的獎賞。向巴什科夫將軍閣下效忠,我們將作為您最忠誠的屬下,為您摘獲功勛1

「忠誠,美妙的辭彙。哈巴羅夫,這是作為你明智選擇的回報。」說完,巴什科夫拍了拍手。身邊一名親衛模樣的人送上了一套華麗的鎖子甲。

鎖子甲上還配有一副明式頭盔,整套甲胄奢華異常,甲上有昂貴的皮毛以及絲綢面料,金色的刺繡繪製著巴什科夫家族部隊的徽章,還有珍珠與金銀作為裝飾。這預期說是一具作戰的鎧甲,不如說是表現財富的禮服。

「不愧是一百一十個強大家族裡的一員……而這,代表我已經走進了這個範圍里么?」哈巴羅夫有些激動。

這不得不提起俄羅斯軍隊的組成來援。

俄軍士兵主要有三個來源:首要來源是沙皇和親王們的侍從。自伊凡雷帝統治時期(1547起就存在著一支規模達到15000人的內府武裝力量,Dvorani軍隊,這批人依據出身或級別由沙皇政府分別支付騎兵薪餉或貴族年金。

第二個來源是地方貴族和他們的隨從。伊凡雷帝將兵役分攤給了110個地方權貴家族,並且將這一安排常態化,規定他們必須帶著他們的部下或扈從共65000人向中央每年服役一次,其他輔助兵員則臨時應急徵召,戰後即行解散。

至於最後,那就是波耶貴族子弟,他們擁有少量沙皇賜封的土地,作為回報他們向沙皇服軍役,因而組成了一個小的軍役貴族階層。他們的名單由所在城鎮登記造冊並由城鎮當局負責召集,併入城鎮分遣隊,同時給他們配有數量不等的武裝人員予以輔助。

巴什科夫便是那一百一十個地方權貴家族中的一員。

「竭力為您效勞。感謝巴什科夫閣下的禮物。」哈巴羅夫鄭重地收攏了起來。

「好1巴什科夫笑著說:「接下來,就是時候去解決那個明國皇帝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