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八章:新任荷蘭總督(賀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新任荷蘭總督(賀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巴什科夫連夜與哈巴羅夫推敲著接下來與大明軍郊蘋。讓哈巴羅夫驚喜的是,巴什科夫這個世家子並沒有擔憂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並不是個繡花枕頭。巴什科夫的計劃竟然與哈巴羅夫不謀而合。

如此一來,兩人自然是連夜將計劃完善起來。

送走哈巴羅夫,巴什科夫重重地打了個哈欠。

「巴什科夫,你就真的這麼看好他?」一個紅色頭髮的矮小男子看著巴什科夫。這是個面貌上頗為英俊的人,眼眶微微陷入,棕色的瞳孔十分有神,翹鼻子,厚嘴唇,配上白凈的皮膚以及講究的衣著,一切都顯得十分紳士而體面。

此人,便是carel-reyniersz,荷蘭東印度公司總督。

這是東印度公司最新的人事任命。

上一任荷蘭東印度公司總督科內利斯已經灰溜溜離去,他的離開十分狼狽。台灣的丟失和香料群島被迫對中國人開發讓東印度公司大受打擊。

荷蘭人的反應格外迅速,卡爾接替科內利斯走馬上任,負責處理東印度公司的窘境。

東印度公司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丟失台灣殖民地打斷了東印度公司的進取之路,士氣大跌不說,為了贖回中國人手中的商船與俘虜,他們被迫交納了高昂的贖金。這些都讓東印度公司的現金流大受打擊。

而至關重要的香料群島里開始出現了蜂擁而至的中國商人。他們猶如黃蜂一樣,所到之處,再難有荷蘭商人滋潤生存的餘地。

果不其然,當荷蘭商人們回到歐洲本土以後就發現,香料價格大跌。已然有中國商人開始出現在歐洲各處。

最終,東印度公司的利潤自然是大幅度下降。

這樣的結果讓東印度公司的股東們惱火不已。

中國人的強勢讓他們十分警惕,戰爭失敗的教訓讓他們意識到了直接的軍事手段難以奏效。為了解決眼下中國這個心腹大患的威脅,新一人的東印度公司總督卡爾上場了。

歷史的慣性在這裡沒有停止腳步,卡爾-維尼瑞爾,這位科內利斯下一任的東印度公司總督依舊走上了歷史的舞台。

只不過,到了這個時代,卡爾要面臨的情況顯然複雜了許多。

雖然,歷史的慣性在卡爾-維尼瑞爾的身上有了一點保留。但是,卡爾做出了新的選擇以後,卻已經讓這個時空開始悄然間變化了許多。

一道從全世界各個角落裡密布起來的網路開始悄然間纏結在一起,試圖將中國這支希望走出亞洲島鏈的巨龍捆祝

而卡爾,便走出了第一步,將這張巨大的網路從歐洲織網到東南亞,隨後來到了遠東地區。

「卡爾,要相信。偉大的俄羅斯誕生了眾多的傑出人物,至少,我們在遠東地區攻城略地。哪怕是與中國人爆發的第一場戰爭,我們也並未失敗。旗鼓相當1巴什科夫直接過濾了雅克薩的丟失,而是著重提起了發生在伯力城的戰鬥:「在伯力城,我們殺死了超過兩百名中國士兵,攻入了城內。在中國人的主力圍攻之下順利撤離。這難道不足以證明哈巴羅夫的能力?」

「沒錯,至少沒有失敗。好了,哈巴羅夫斯克的故事暫時不提了。」卡爾拍了拍手,輕聲說:「無論如何,請巴什科夫閣下注意。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的船隊不可能在薩哈林島里藏多久。孩子們在船上已經快憋瘋了。如果不是有可怕的明國海軍艦隊在威脅著他們,也許我連平安上路都無法做到,而是被暴亂的水手們殺死。」

哈巴羅夫斯克,這是哈巴羅夫命名的城市。但是,伯力城可沒有被哈巴羅夫打下來。自然而然,哈巴羅夫斯克的這個名字就沒有人再提。

巴什科夫知道這茬,一聽,臉有些綠。

不過卡爾提起了正事,他也不得不正色以待。這是個大問題。

雖然城內有第一批抵達進來的船隻,但這些都是些幸運的傢伙。

別忘了,大明水師艦隊在釜山有重要的海軍基地。朝鮮釜山就是日本海的入口附近,俄羅斯運輸船的大規模進入,十分提心弔膽地擔心被明軍水師發現。

要知道,上面除了糧食美酒等日用品,還有火炮槍支彈藥等軍械。前者被扣押了也無所謂,可後者一旦被發現,定然會被明軍水師收繳,別無二話。

故而,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秘密航行。

這一回從廟街進入特林城的船隻很少,只有三艘船,運進來了一批彈藥與糧食。

這當然不是卡爾藏著掖著,運過來了糧食彈藥還不給。而是不敢給。

韃靼海峽是個狹長的海峽,一直往北去,到明軍版圖上的哈兒蠻衛的時候,更會有一處十分狹窄的海峽。在上面,只需要建立一個望樓,就可以觀察清楚海峽上的通行情況。

這裡是原定時空里的奴兒干都司,是中國人的地盤。

無論是卡爾還是巴什科夫,都非常擔心自己的舉動被明軍發現。故而,兩人都進行得小心翼翼。荷蘭人吃痛於上回被明軍俘虜船隻人馬後的巨額贖金,堅決要求巴什科夫解決大陸上的問題。

故而,巴什科夫最近便忙活著清剿各處土著,打聽明軍動向。

只有在確保不會沒明軍發現,卡爾才會將大量物資轉運進特林城的港口。

再者,這會兒的特林城碼頭狹小,河道狹窄,根本無法停靠大量船隊。故而,一番爭論以後,結論就是雙方各退一步。荷蘭人冒險進入特林城,卸下三船貨物。而其餘的十數船貨物則由俄羅斯人另尋港口安置。

這個港口顯然不可能是在薩哈林灣了。

只能是在韃靼海峽的西段偏南的地方。

最終,巴什科夫遍尋黑龍江下游,在克默爾河的上游找到了一個好地方。

克默爾河是阿穆爾河下游的一個支流,支流一直蔓延到東方,隔著不多遠的地方就到了大海。

而這裡,恰好有一處良港的好地方。這裡海灣向內凹進,船隻一路開進去,在海上巡邏的明軍船隻絕不可能發現。

俄羅斯人人手眾多,到時候將這些物資搬運到克默爾河的上游源頭便可。順流直下,便可以轉運到預定的戰場供俄羅斯大軍使用。

現在卡爾提起這點,自然是問巴什科夫準備得怎麼樣了。

「卡爾閣下如果擔憂這些毫無必要。請你對盟友多懷有一些信心。只不過是安置一處港口而已。就算再加上通往阿穆爾河支流的道路,也十分輕鬆。當然,如果荷蘭盟友願意在這裡同樣付出更多的支持,那自然是最上佳的選擇,閣下有任何其他問題,都可以再談。」巴什科夫說。

卡爾聞言,說:「那就請閣下派出一個熟悉道路的人引領我的船隊前去,我會提前將物資放下港口。你知道,在遠東地區,幾乎沒有一個還算合格的港口。那些碼頭對海量物資的卸載能力幾乎可以說是不能更加原始。」

「如您所願。」巴什科夫笑說。

……

共青城,哈巴羅夫重新回到了這裡。

這一次回歸,他顯得雄心勃勃。不僅獲得了從巴什科夫手中贈予的華麗鎧甲,他也帶來了一批頗為足量的補給。

特別是射擊手積蓄的火藥,都在特林城獲得了補給。

「傑日涅夫,不用再愁眉苦臉了。荷蘭人沒有騙我們,在特林城他們放下了第一批物資。緊接著,還會有足夠的物資支援我們作戰。當然,少不了的,還有來自沙皇陛下的獎賞。」說完,巴什科夫拿出了一把銀幣。

傑日涅夫勉強地笑了一下,說:「哈巴羅夫,如果你再不回來。也許我們就要困死在共青城了。」

「發生了什麼……?」哈巴羅夫目光一跳。

「還能是什麼……」傑日涅夫說:「中國人打過來了。」

明軍順著黑龍江一步步前行,他們在伯力城建立了中繼站,隨後大軍四齣。

大明的兵馬越過黑龍江,先是分成一支又一支的小隊伍清剿了沿途俄羅斯移民駐紮的據點。隨後,便開始沿著黑龍江,從南北兩難不斷朝著東面移動。

很快,明軍就逼近了共青城。

讓哈巴羅夫稍稍鬆一口氣的是,除了初期的斥候互相截殺以外,明軍沒有再貿然發起進攻。

但是,明軍接下來的那些動作卻是讓哈巴羅夫驚出了一聲冷汗。

「什麼,他們開始編戶齊民?將那些赫哲部落又收攏了回去?那些土著怎麼敢1哈巴羅夫狠狠咬牙,不敢置信。

「中國人發放種子、布匹。雇傭士兵甚至還提前預付三個月的實物俸祿。這些真金白銀一撒出去,還有什麼部落是不敢的?況且……中國皇帝帶來了超過一萬人的精銳士兵埃他們組織那些從各處募集而來的士兵,發起了剿匪行動。很顯然,任何膽敢不歸順中國人的部落,都會被剿滅……」傑日涅夫嘆了口氣。他們只敢威逼土著瞳中國人卻還會利誘。

「這麼下去……我們會被包圍的……」哈巴羅夫幽幽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