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六章:興子微微一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興子微微一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明軍的動作很快,行動能力更是超乎常人的預料。

浮橋雖然還沒有完全建好,但鐵鎖與木樁打下去以後,幾乎已經完成了對扎嶺堡的圍堵。俄羅斯軍隊這時候還想逃出升天只能走陸路從東南方向而去。

想要在水路上與外界聯通,顯然就成了一個極其困難的事情。

俄羅斯人在遠東地區的船隻本來就矮小,在粗大的鐵鎖以及堅固的木樁面前難以通行。更別提還有時時刻刻明軍戰艦的巡邏。

這一幕落入扎嶺堡內俄羅斯守軍的眼中,紛紛有些沉甸甸的感覺。

「動作真快礙…明軍果然也不是凡夫俗子之輩。」巴什科夫由衷地感嘆,眼前的對手並沒有輕而易舉地被他的計策所晃過呢。

敵人的強大激起了他的鬥志。

「想來,明國人已經想好了對付我的妙策。就是……把我困在扎嶺堡里。讓我不得與外界溝通,從而衣食斷絕,最終活活餓死,活活凍死。」巴什科夫環顧身邊的士兵們,朗聲說:「這簡直讓人忍不住暢快大笑。我的士兵們,請告訴我。偉大的俄羅斯勇士們會畏懼嚴寒嗎?」

「不1傑日涅夫情不自禁地跟著高喊。

所有士兵們驕傲地歡呼。

現在已經七月中旬了,很快就將到八月。

別忘了,這裡可不是什麼傳統中國所處於的溫帶與亞熱帶地區。這裡是高緯度的寒帶地區。秋天已經抵達,很快就會到農曆八月。

時間到了這裡,寒冷的腳步也就越發迅速了。

只需要一場凜冽的西北風,就能讓在城外野營的明國人暴露出後勤的短板。而那時候,伯力城被圍的消息一定會最大程度打擊著明軍指揮官們戰鬥的意志。

「而我們!將獲得整個歐洲的友誼,來自歐洲諸國支援的物資將讓我們暢快地享用,隨後與明國人大戰一場,收穫屬於俄羅斯人的榮耀。勝利必將歸於俄羅斯1巴什科夫放聲高呼。

「勝利歸於俄羅斯1

「勝利歸於俄羅斯1

「勝利歸於俄羅斯1

……

歡呼聲一次次響起,士兵們燦爛地笑出聲來。

沒錯,當寒風到來的時候。俄羅斯人卻早已預備好了屬於自己的後勤準備,被荷蘭人從遙遠南方運送過來的糧食、禦寒衣物以及軍械將從後方轉運而來。

而那個時候,敵人卻將陷入虛弱之中。失去後勤的明軍就如同拔了牙的老虎,不足為懼。

到時候,巴什科夫將與馳援而來的弗蘭茨別科夫將軍合圍明軍。

以寡擊眾,榮獲勝利。

那是多麼榮耀的時刻。

一次次將歐洲諸雄擊敗中國人敗在俄羅斯人的手中,那將極大的地提高俄羅斯在全世界的地位。

這樣的功勛,光是想一想都讓人情不自禁地感覺到興奮。

鼓舞了一陣子以後,巴什科夫也沒閑著。

他見士氣可用,便小心謹慎地計算著兵力,開始打開城門,一次次從路上發起進攻,從水門外搗毀明軍搭建的浮橋。

兩面的進攻都只投入了數百人馬,一擊變成,不成立刻退走。

但明軍兵力更加雄厚,時時刻刻盯著,一次次反撲之後,又是過了兩天,俄羅斯人直接都沒了動靜。

而這是,明軍的鐵鎖已經布好,便是俄羅斯人再想開水門也是無用了。

「軍需官閣下,我們的糧食……還足夠嗎?不是說,敞開了吃嗎?」傑日涅夫走到了軍需官米哈伊爾身前,滿臉不解。

「那已經是過去了。小夥子,冷靜一些。我們已經有整整一天半的時間沒有發生戰鬥了。這個時候,吃飽了有意義嗎?請離開吧,不要打擾我的心情。」米哈伊爾一臉的煩躁。

很顯然,這個問題最近十分頻繁地出現在他的耳邊。

「米哈伊爾閣下,充沛的伙食供應是士氣的基矗我們的士兵不應該餓著肚子,有巴什科夫將軍的命令在,我們應該……」傑日涅夫試圖掙扎一下。

「夠了!遠東來的小崽子,我不用你教我如何做事。巴什科夫將軍的命令就是讓我謹慎供應,我想這已經表達得足夠明白。在沒有激怒我之前,離開我的地盤1米哈伊爾瞪著眼睛,讓傑日涅夫頹然地離開了。

見這個難纏的傢伙終於走掉,米哈伊爾卻是不由盤算起了軍中的後勤。

俄羅斯人從後方帶過來的糧食不多,第一次從荷蘭人船上雲下來的東西也主要以軍火為主。特別是那十二門火炮,雖然口徑不大,卻給明軍帶來了極大的震懾能力。但是,緊接著糧食的短缺就開始困擾全軍。

這也是巴什科夫放棄哈巴羅夫的原因,他養不活太多的人。特別是哈巴羅夫所部傷亡慘重,要吃飯的人很多,但能夠繼續戰鬥的人卻很少。

這樣的選擇也許冷酷,但無疑是實用的。

可惜,在前一陣子的命令之中,似乎已經預感到了明軍的滅亡,巴什科夫下了讓全軍敞開吃的命令。

可是,明明應該在兩天前抵達的輜重運輸隊伍卻遲遲沒有抵達。

要知道,兩天前的日期並不是約定的準時送達時間,而是最晚的送達時間。也就是說,荷蘭人最後那一批充沛的軍需後勤應該在兩天前就從克默爾河上運送進扎嶺堡。而不是現在,船上臉一隻水鳥都沒有。

這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雖然可以用明軍出人意料的圍攻來解釋,可無論如何城外的那隻運輸補給隊伍應該冒個頭,遞過來一個消息才對。

毫無徵兆,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樣的結果讓巴什科夫心中升出了不妙的預感。

眼見補給晚了兩天,他終於心虛地悄然停止了敞開吃的命令。只是,這麼一來三天之後,軍中還是免不得要陷入軍糧見底的困境。

「糟糕……明軍怎麼還不走?難道……他們不知道接下來弗蘭茨別科夫的援軍就要殺過來了嗎?」傑日涅夫上了城牆,心中有些難以抑制的焦慮不安。

明軍眼見扎嶺堡內的守軍堅守不出以後,便不怎麼花心思與精力過來了。

這讓傑日涅夫有些隱隱不好的預感,他不顧巴什科夫近日裡越發焦躁的脾氣,尋了過去:「巴什科夫閣下,請原諒我的魯莽。明軍的行動有些超乎尋常的詭異。難以想象,在兩面夾擊的情況之下,他們沒有進攻我們。要知道,我們的兵力顯然更少。而一旦弗蘭茨別科夫督軍閣下抵達這裡,他們就將失去最後的主動權。」

「你是說,明軍很可能去阻擊弗蘭茨別科夫了?」巴什科夫脾氣不好,但關鍵時候壓住了焦躁的心性,低聲說著。

「沒錯。」傑日涅夫深呼吸一口氣:「至少表面上,他們面對弗蘭茨別科夫還有一些兵力優勢。而且也不至於面對難以攻破的城堡。缺少重型攻城器械是明軍最大的弱點。」

「你的眼光不錯。」聽到這麼個準確有效的判斷,巴什科夫高看了傑日涅夫一眼。

「無論明軍去了那裡,我們都不能坐以待斃了。」巴什科夫喃喃地說著:「我剛剛安排出去了一隊人馬……萬幸的是,終於找到了普羅科菲耶夫那個該死的傢伙!那些該死的荷蘭人竟然在克默爾海港城因為一群娘們惹得當地土著造反,結果普羅科菲耶夫晚來了。」

「真的?」傑日涅夫驚喜得喊出了聲。

「我的身份,難道還會騙你嗎?」巴什科夫罕見地露出了笑容,隨後也是忍不住歡暢大笑。

這真是個難得的好消息。

缺少糧食,預備的底牌又在翻牌之前出了點意外。這個消息可真是讓人揪心不已之餘,很是惶恐不安呢。

眼下,底牌沒有出意外,也終於聯繫了上來,這自然讓人大大放鬆了下來。

顯然,正是這個好消息,才讓巴什科夫保持了難得的好脾氣。

「那軍需供應……」傑日涅夫試探地說著。

天氣漸冷,所有人的胃口都大開。不吃飽,怎麼能打仗。傑日涅夫必須要小心翼翼地維持著自己對士兵們的威信。

「敞開供應。兩刻鐘后的時間,全軍準備出發1

……

位於扎嶺堡的東面,是克默爾河的一條小小支流。

這個支流靠近北面的一個小漁村裡,此刻停泊著一隻又一隻的大小船隻。

上面,運載著從荷蘭人手中得到的軍需物資。

「將軍閣下已經知曉了你們的情況。」傑日涅夫被派為使者,前來接應普羅科菲耶夫。

兩人熟悉,一見面也大有滄桑變幻的感覺。

彼得羅跟隨哈巴羅夫戰死沙場,曾經一同從雅庫茨克出發冒險的主要將領一共四人就剩下了傑日涅夫最後一人。

收拾了情緒,傑日涅夫正色說:「一個小時后,將軍就會全面發起總共。而我們,將運送著全部的物資進入城內。」

「荷蘭人真是大方礙…」聞言,普羅科菲耶夫感慨了一下:「整整三十艘船,運送著足夠我們一萬人食用兩個月的軍需,還有將軍閣下之前獲得火炮的炮彈。」

「沒錯,就是炮彈!如果不是因為炮彈稀缺,哼,光是日夜不停地轟炸,就足以讓明軍退避三舍1這當然是打氣鼓勵的話,卻也讓普羅科菲耶夫振作不少。

「那我們就出發吧,有了這些補給,俄羅斯必將勝利1普羅科菲耶夫說。

「我說幾位,就這樣自信盎然地離開。卻也未免太不將我們放在眼裡了吧。」這時,小漁村外。忽然間走出了一人。

這人身穿和服,身材有些瘦小,臉上卻綻放著驚喜的目光。

「你是誰?」普羅科菲耶夫騰地轉身過去,拿出了手中的長刀。

來人,自然就是跟了一路的興子。

興子的身邊,那名叫圖客坦的赫哲漢子驚喜地數著人頭。

眼前的俄羅斯士兵足足有五百名,其中還有許多被強壓著過來的赫哲人。赫哲人不管,打贏后解放了他們也不算獎賞。但五百名俄羅斯人!

按照興子的獎勵,這些人可是能帶給他五千斤食鹽獎勵的呢!

這傢伙,離開了中原有點日子,也認不得貨幣的價值了。他只曉得,要是有五千斤鹽巴,自己在遠東各個部落轉一圈,就能賺的盆銀缽滿!

「跟了一路這麼久的時間,竟然還是沒有發現我們。要吐槽你們的愚蠢呢……還是自信一些,我們強大的能力呢?武士們。證明你們功勛的時候到了。進攻!任何不投降的人,全部殺死1興子說完,煞氣凌然。

這些人赫然就是從海西邊疆直隸州潛藏而來的那顆閑子。

因為後期糧草供應不及,最終跟隨著興子一路追到扎嶺戰場的就只有眼下千把來人。

可就是這千把來人,對付五百俄羅斯人卻已然足夠。

普羅科菲耶夫是哥薩克,他身邊的那些人自然也是哥薩克。可讓俄羅斯人感覺額外糟糕的卻是……眼下他們都是隨船來到扎嶺,失去了馬匹。

沒有了戰馬,這些哥薩克也僅僅比普通士兵多了一點戰鬥經驗。

但要比起戰鬥經驗,這些日本武士卻是一點都不慫。不僅不慫,他們更是絲毫不惜命。

東亞怪物房,大明論第一,日本內部競爭的恐怖論第二。這個十分具有危機感的民族急切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眼下,立下軍功,就是讓他們加入漢家籍貫的不二法門。

一念於此,自然是人人爭先。

上千人迅速衝殺殺去,一聲聲八個雅鹿之後,便是飛濺的鮮血。

戰鬥進行得異常猛烈,結束得又是格外迅速。

只剩下最後,被圍攻之中,渾身鮮血發獃發傻的傑日涅夫與普羅科菲耶夫二人。

普羅科菲耶夫獃獃地看著眼前興子的模樣,提刀怒吼衝去,但沒等他走出幾步就被興子身邊一名日本武士倭刀橫砍,大好頭顱飛上天空。

「頓河畔……再也無法帶回一個東亞的老婆了……」普羅科菲耶夫最後一點意識閃過。

見此,傑日涅夫頹然地跌坐在第:「我……投降……」

「別殺他。讓他帶著那些羅剎俘虜去戰常看看那些還冥頑不顧的羅剎鬼子如何個感想1興子微微一笑。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