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七章: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巴什科夫成功地衝出了在扎嶺堡東面路上的壕溝陷阱。

水面上的鐵鎖實在是太難搞了,浮橋還容易,毀掉上面的橋面就行。可將一個個浮橋鏈接起來的鐵鎖卻十分堅固,任憑巴什科夫派出去的士兵怎麼劈砍都沒法將京師鋼鐵廠出品的鐵鎖砍斷。甚至,城堡上的火炮也試圖解決這些小麻煩。一炮轟過去,雖然僥倖打中了浮橋,卻依舊只能嘆息地看著上面依舊連接著的鐵鎖。

水面上的突圍無法達成,陸地上的突圍便成了唯一的指望。

巴什科夫本來會以為路上的突圍會是格外的慘烈辛苦。

以至於他親自上陣之後更是足足準備了兩隊督戰隊。

第一隊督戰隊是為了督促士兵們衝鋒殺敵。

第二隊督戰隊卻是緊緊盯著前面的督戰隊,唯恐這些督戰隊的人也見了戰況心中沒了奮戰的勇氣。

結果,讓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

當扎嶺堡的士兵們全軍衝過去的時候,除了幾隊赫哲士兵縱馬放著吊射的長箭騷擾以外,全程竟然沒有絲毫阻攔的情況。

壕溝固然難以翻閱,赫哲人的箭雨也十分討厭。

可扎嶺堡內的俄羅斯人就是這麼輕鬆地逃了出來。

他們的動作很快,一衝出來,便填平了壕溝,留出了一條可供通行的道路。甚至,他們還朝著浮橋那邊跑了過去。

若非江上來了幾艘明軍戰艦,一陣槍聲響起,這些人還能將浮橋也給拆了。

這可了不得了。

見了這番模樣,巴什科夫酣暢大笑:「看來,明軍恐怕已經被後方殺來的弗蘭茨別科夫搞得焦頭爛額,已經走上絕路了1

聽到此番話,巴什科夫身邊的俄羅斯士兵們紛紛歡暢大笑。

勝利的曙光已經顯露,俄羅斯的榮耀即將歸於他們身上。

此情此景,如何能不讓這些邁過萬里之遙,來到遠東地區的俄羅斯人感覺興奮難耐,自豪萬分?

反倒是彼得羅看著一路上沒有明軍阻隔,卻有赫哲人的騎士遙遙盯著,心中十分不安。不同於那些從歐洲地圖來的袍澤,傑日涅夫對遠東的情況更加了解。

他並沒有草率地做出過於樂觀的決定,而是心中猶疑著,想著要不要在巴什科夫耳邊勸說幾句。忠言逆耳,雖然利於行,卻也可能因為不被接受而備受責難。尤其是眾人正高興的時候,這會兒在巴什科夫的身邊說這些話,搞不好反而要收到猛烈的訓斥。

彼得羅糾結了稍許,便決定不說了。

只是,心中那一抹不妙的預感卻是越來越快地在心中升騰起來,不斷擴大。

就當彼得羅揪心不已的時候,忽而,他驚叫地問出了聲:「傑日涅夫去了哪裡?這麼重要的時刻,傑日涅夫可不要當了逃兵啊1

「他當然不是去當了逃兵。傑日涅夫受了我的命令,就要去接應從荷蘭人手中帶來豐厚物資的普羅科菲耶夫。很快,我們就將獲得充沛的物資,支撐我們打贏明國人,獲得這場必將屬於俄羅斯的勝利1巴什科夫情緒激揚。

「我去尋傑日涅夫……他不應該出去。尤其是不應該這麼冒險地出去啊!在明國人的心中,傑日涅夫恐怕比起巴什科夫將軍,比起弗蘭茨別科夫督軍還要更加重要……」彼得羅心中升騰起了濃郁的不安。

對於明軍而言,傑日涅夫的重要可不是普通意義上的。而是……極端重要,重要得恨不得千刀萬剮。

傑日涅夫在盛京闖下的大禍,才是這一場戰爭的導火索。

可以說,如果真的會打敗仗。那明軍也一定會是殺死傑日涅夫以後再逃跑。

也就是說,如果明軍真的意識到戰場出現了麻煩。那也肯定不是拋下扎嶺戰場,而去阻擊弗蘭茨別科夫。

「比我還重要?傑日涅夫?一個區區無名之輩而已!哼,如果他連去接應後勤的事情都做不好,俄羅斯很大,也不會再有人收留他1對於自己被傑日涅夫比下去,巴什科夫心中很不爽。傑日涅夫也許有些名氣,是個在哈巴羅夫之後新崛起的新秀。可再怎麼了厲害,怎麼能比得過自己這個從莫斯科來的實權將領?

傑日涅夫沒有哈巴羅夫厲害,哈巴羅夫更是弗蘭茨別科夫手底下的人。至於弗蘭茨別科夫,見了巴什科夫也要恭恭敬敬。因為,巴什科夫乃是皇帝的親信。

在這樣一層層竄接下來的關係下,自己竟然被比下去了。

巴什科夫對彼得羅這個僥倖跑出來的哥薩克心中打了個叉。

不過,他好歹有些容人之量,沒有著急著發作。

「我們來這裡……不就是為了接應後勤的糧草么……可為什麼,到現在還是這麼靜悄悄。就連那些赫哲人,也只是遠遠圍觀?」彼得羅說這話的聲音很校但正因為這會兒很安靜,反倒是讓人聽得很清楚。

巴什科夫稍稍楞了一下,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明白了這事情有多嚴重。

他看向軍需官米哈伊爾。

米哈伊爾在他的身邊已經站了很久了,久到他頭上大汗淋漓,焦慮萬分。

這不是熱得,最近的天氣已經轉涼了。

這是冷的,急的。

「傑日涅夫……還有那個,那個,那個普羅科菲耶夫都沒有消息……」米哈伊爾囁嚅著,說出這句話以後,彷彿身上的骨頭都被抽離了出去,一下子沒了精氣神。

米哈伊爾用普通音量對巴什科夫說話,

但在這安靜的環境里,這聲音卻在所有人耳朵里清晰地顯露著。

一時間,彷彿一顆炸彈在所有人心中炸開,無數信息匯聚其中,讓人糾結萬分,愁腸百轉。

「又……又有什麼意外遲到了嗎?」彼得羅喃喃地,雙眼有些無聲。

「見鬼,見鬼1巴什科夫突然間暴怒了起來:「閉嘴,彼得羅。再多嘴,我殺了你。殺了你1

咆哮的巴什科夫預感到了不對勁:「全軍戒備1

「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不對勁,可真的有些晚了埃」朱慈烺笑著說。

一隊騎兵快步衝來。隨後,便是密密麻麻的明軍隊列。

在明軍之前,還有一隊十分異常不一樣的兵馬。

明軍以漢人為主體,是典型的黃種人兵馬。這與俄羅斯人是截然不同的外貌。

但是,在明軍的隊列前面,四五百名低著頭,被扒了甲胄,扛著白旗的俘虜顫顫巍巍地往前走著。

巴什科夫的雙手微微顫抖了一下,他認出了眼前這些人的身份。

熟悉的身份,熟悉的隊友……眼下,卻成了十分陌生的一個身份——戰俘。

敵人的戰俘!

傑日涅夫赫然就在其中,他面頰一片蒼白,毫無一點鮮血的慘白。

而他經歷的,更是一場慘敗。

秘密運送過來的後勤軍需被截斷,接下來扎嶺堡的守軍結局已經不難預料。

甚至,更加純粹一點來說……

傑日涅夫已經不再去關心扎嶺堡的守軍會如何了。他,偉大的冒險家,探索了白令海峽的傑出俄羅斯人。而今,已經落在了明軍之手。

安德烈已經先一步埋藏在了雅克薩的城堡之中,去償還他在盛京坐下的罪孽了。

現在,傑日涅夫很快就要緊隨其後。

當年在盛京的時候……為什麼要糊塗地去做觸怒明國皇帝的事情呢?

竟然,只是為了西班牙人的一點軍需。真是可笑,但權力的滋味,財富的味道真是讓人感覺迷醉呀。但眼下這一切都已經成了虛幻。

死亡,似乎已經成了傑日涅夫註定的結局。

不過,朱慈烺是不會那麼簡單就讓傑日涅夫死掉的。

「抬起頭,看看。看看你的同胞,你的戰友。他們現在的結局。」朱慈烺輕聲地看著這個面色蒼白的冒險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隨後,朱慈烺看向勺印

日本天皇露出了天天的笑容,看著這樣純凈又帶著血色背景的小蘿莉,有些抑制不住地想給這個小姑娘穿上後世的JK制服。誰能想到,一個看起來柔柔弱弱沒有什麼戰鬥力的小姑娘竟然會如此堅韌頑強地發起一場戰爭呢。

而且,還是這麼地乾脆利落。

四五百名戰俘出現在了戰場上。

從荷蘭人手中獲得的糧食、火藥、衣物以及一切充沛的物資落入進了明軍的手中。

李定國下達了敞開肚皮吃的命令,全軍歡呼聲雷動。顯然,明軍的軍需補給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這是及時雨。

而這一切,都是赤裸地顯露在扎嶺堡外這些俄羅斯的軍隊之中。

他們靜靜地看著屬於他們的後勤補給落入了進明軍的手中,又靜靜地看著這些運送後勤的袍澤戰俘們被朝著俄羅斯人趕過去。

沒錯,皇帝陛下學習複製起了當初俄羅斯人在伯力城所做的一切。

四百名戰俘手持著木棒,被身後的明軍士兵威逼著,朝著他們的隊友衝過去。

一個個威脅的呵罵與逼迫讓戰俘們心情絕望。

他們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了。

「救我啊!伯塔波維奇,還記得我嗎?酒!我在雅庫茨克和你一起喝過酒!救我,我不想死啊1

「普羅科菲耶夫死的好慘,可惡的日本武士砍了他的頭。看我的腦袋,上面白的紅的一片。那麼骯髒,那麼血腥。可這些,都是普羅科菲耶夫的鮮血啊!該死的……為什麼那些日本人這麼殘酷1

「不要殺我,我已經投降了。哦不,舅舅我,上帝埃你已經放棄了你的羔羊了嗎?」

「巴什科夫,你個懦弱的鬧鐘。快點發起進攻,殺光這些明國人1

「哦不!投降吧,我們已經失敗了。」

「不僅我們,全部的俄羅斯人都失敗了。失去外國人的補給,誰都沒有吃的。頂多過三天,你們就要餓的走不動路!投降吧,不要害死我啊1

……

無數亂糟糟的話語一步步逼近的過程里,被這些戰俘嚷嚷出來。

這與其說是一場進攻,不如說是一場摧枯拉朽的心理戰。

果不其然,亂糟糟的叫嚷配合著一步步合攏過去的明軍戰陣,威力驚人得有效。

沒多久,位於扎嶺堡壕溝處的赫哲武士們就收攏了不下兩百名逃兵。

要知道,巴什科夫手中全部人馬算上去,也就三千來人埃

這一下子竟然跑掉了兩百多人。這個比例,已經可以讓俄羅斯人的戰鬥力傷筋動骨了。

「不……我不能輸。不能輸1巴什科夫喃喃著,他叫嚷著,一萬個不情願。十萬個不肯相信。

「鼓舞起勇氣!小夥子們,我們絕不能如此輕易的認輸1巴什科夫高喊著:「別忘了,我們還有援軍。還有七千援軍啊!弗蘭茨別科夫就在附近,他們很快就會到來1

「巴什科夫,我聽歐洲人談起過你們俄羅斯人。」朱慈烺走上前,隔空喊話。

巴什科夫沒有怯懦,他走上前,靜靜地看著來人。這可真是個好機會呢。拖延時間的好幾回。身後回到扎嶺堡的道路已經被赫哲人圍堵,不想輸就只能拖到他的援軍出現。

到那時,巴什科夫就還有希望翻盤!

「你……就是中國皇帝?」巴什科夫說。

朱慈烺笑道:「沒錯,就是我。」

「聽起過俄羅斯人什麼?真是好奇,狂玩自大的天朝上國有一天也會關心被蒙古人蹂躪過的俄羅斯。」巴什科夫笑著,卻帶著一些戲謔與自嘲。他很清楚,好面子的中國人說不定願意為此多說一些話。

果然,朱慈烺似乎很健談:「我聽說,俄羅斯人在歐洲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稱呼。」

「靜候高論,真是讓人期待,能入明國皇帝陛下耳中的稱呼是什麼?」

「這個稱呼是很有意思,說俄羅斯人……是『灰色牲口』。說你們人力無窮無盡,打起來十分驕傲人海戰術,不惜命。可是啊,你們依舊對力量……一無所知。我知道你在等什麼……等你的援軍?拖延時間,等他們過來?你似乎真的很期待。那麼,我就大發慈悲,讓他們出現。」朱慈烺一揮手,一部騎兵回撤過來。

沒多久,弗蘭茨別科夫的大軍興奮地嗷嗷叫。他們終於突破了明軍的攔截,進入了扎嶺戰常

「什麼?為什麼……說我們對力量一無所知?」巴什科夫不蠢,他意識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