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章:鑽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鑽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蘭伴隨著弗蘭茨別科夫的被俘,戰場的走向與變化彷彿是在這一刻成為定局。

俄羅斯人便是再如何暢想自己可以翻盤也無法了。

主將一死,餘下的人士氣全無。

戰場上到處都是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俄羅斯士兵。他們眼睛眨巴眨巴著,看著圍了過去的明軍,祈求著明軍能夠維持文明的風度,不要做出殺俘虜的事情。

朱慈烺十分仁慈,依言沒有殺俘。

這些可是上好的優質勞力。

遠東地區急需開發基建的重活累活不計其數,一批不需要付工資,不用擔心醫療安全等等問題的俘虜收入掌中,他腦子壞了才會把這些俄羅斯人殺了。

「戰局,終於定了。」朱慈烺走進了札嶺堡,這裡已經成了明軍的臨時指揮部。比起在野外風餐露宿,所有人都更喜歡迎接他們的是溫暖的室內。

當然,俘虜們就沒這麼好運了。

「俄羅斯人的動作還真是隱秘而迅速,本以為這裡只是一個尋常的中轉據點,沒想到內里修的如此紮實。」李定國好生感嘆了一些。

「但也依舊被我們打敗了。」朱慈烺笑了笑,他上了札嶺堡的城牆上。

登高望遠,四周的場景盡收眼底。朱慈烺環顧四周,輕輕地露出了笑容:「往後,這片疆域,就是屬於我大明的領土了埃」

一旁,李定國搬來了一張地圖。隨軍樞秘處的軍師則是迅速拿出了畫筆。

開戰之前,遠東地區雖然名義上屬於大明的疆土。但因為這裡處於俄羅斯人入侵以及土著事實獨立的形式,是以,地圖上是將遠東地域花了一個圈,瞄著藍色的虛線。

現在,代表俄羅斯人的虛線被描成了實線。只不過,這一回描著的不再是代表俄羅斯的藍色,而是代表著大明的紅色。

當朱慈烺於札嶺堡大勝俄羅斯主力時,圍困伯力城的俄羅斯軍也已經被從寧古塔瘋狂趕來的明軍擊潰。

若非是從札嶺堡傳回的消息表明皇帝陛下迎來了大勝,鹿景逸恨不得不管不顧地把這些俄羅斯人統統砍了。

當然,現在大明獲勝,這些細枝末節的小事也不必在意。這些人反倒是順利活了下來。迎接他們的,將是常達十年的勞動改造。

但是,當敘事的時間線以百年為單位的時候。誰又會想到,遠在歐洲的那些俄羅斯人會深深羨慕這些被俘的傢伙呢。他們最終撈到了一個大明戶籍的身份,無數人指望與他們攀上一點關係,好拿到一張能夠在大明定居的紅卡。一個大明永久居留權的紅卡,足以讓一個妙齡俄羅斯少女委身於一個明國的六旬老漢。只因為他有明國戶籍,便天然高人一等。

撇去這些遙遠未來的小故事,而今的遠東可算是平靜下來了。

當然,這種平靜只維持了稍許,隨後便被洶湧的滾滾紅塵所掩蓋。

明軍平定遠東,連俄羅斯人在遠東地區雅庫茨克督軍都俘虜,自然讓整個遠東順理成章被收入囊中。

沒錯,東北戰區的大軍隨後又在朱迪的帶領之下北上雅庫茨克。

朱慈烺放下了寧威,讓他帶著五千名士兵北上征途。他很高興自己的老部下已經成了一員悍將。

果不其然,寧威一路北上,不僅征服了沿途一直到北冰洋的所有俄羅斯人據點,也順利將當地的土著部落拿入進了大明的統治之中。

其後,寧威還一路東去,將旗幟插到了白令海峽的邊上。

若非這個時候時間已經悄然間滑落到了十月,天寒地凍,後勤越發壓力巨大。寧威搞不好還很想躍躍欲試,越過白令海峽,直抵阿拉斯加。

事實上,冬天的白令海峽海海面封凍。若是真的有人不怕死,倒是真的可以試著從海面直接走到阿拉斯加。

只不過,封凍的海面可不是平整如洗的。而是猶如叢林一樣,密密麻麻滿是隆起的冰棱,彷彿一座座冰山一樣。

帶著這樣的報告,寧威意猶未盡地回國了。

就此,東去太平洋,北至北冰洋,西至外興安嶺西伯利亞一線全部成了大明的疆域。

這個疆域可不是那種有名無實的疆域。而是真正掌握在大明手中的領土。為此,朱慈烺可是嚴厲要求國務內閣擠出經費,開建北部農墾衛戍兵團。

一個個工農兵結合的gunfng據點被朱慈烺散落在了漫長的邊境線上。超過十萬名健兒踏上北疆的征途。

當然,為此大明亦是公布了總額一萬萬銀元,分期十年的北部大開發計劃。

沒錯,到了朱慈烺這裡。黑龍江流域一代已經成了徹底的北疆範圍。只要掃一眼大明的版圖就能發現,長城之外這個曾經不屬於大明控制的範圍已經被大明牢牢掌控在手。

西到玉門關,東去白令海峽,北至北冰洋以及西伯利亞全然成了大明的疆域。

這樣的情況之下,大明開發北疆,豈會還僅僅只局限於東北一線?

借著滅亡清朝的東風,大明實際上已經掌控了漠西蒙古,漠北蒙古雖然還在僵持,卻已經表達了臣服的意思。

伴隨著黑龍江流域的收復,雅庫茨克的攻佔。

在這個投資龐大的計劃里,大明不僅將修建南起大連,北至廟街的數十個港口,同時還將新增超過十個省份,一百個州府,三百個縣的行政規劃。這意味著超過三百一十五個新興城市將在北部被規劃起來。

為此配套的,將是無數條官道的修建,河道的疏浚,水利的興修,學校、醫院的批量援建。

海量的機會呈現在了大明全國民眾的面前。

民間悄然沸騰起來,他們看到了無數的財富眼前流動。

土地、礦山、水產、林木、皮毛、藥材、馬匹……

無數的資源成了大明的囊中之物。

借著一萬萬銀元的東風,整個大明開始沸騰起來。

甚至,原本有些蕭條的山海關到錦州一線也很快就紅火了起來。

大明出關的路不多,從內蒙古繞道費時費力,路上也費勁。可從山海關的馬拉鐵路東去卻是頗為舒坦,就是一票難求,更多的人不得不步行東去。

當然,也有人更有資本。他們越過對馬海峽,進入日bn海,隨後進入海參崴等地。

水陸並進,一場北疆的大開發已經拉開序幕。

……

大明二八二年十二月九日。

朱慈烺已經回到了京師。

乾清宮的寢宮裡,皇后依偎著朱慈烺,床上殘留著戰鬥的痕。久別勝新婚,皇后心中那些複雜隱憂的情緒悄然消失。

「陛下,臣妾知曉你牽挂心中,已經萬分開心了。後來又見你怒火萬丈,要為臣妾興兵北去。臣妾是歡喜極了,心中灌著蜜一樣,覺得此生無憾,便是真的讓我被刺,也是心甘。唯有擔心陛下,卻因臣妾而遇上半點傷害,臣妾可真是萬死難辭其咎。」趙詩瑤輕聲地說著,這個皇后那些天的確是心境難平,可後來回想,又覺得實在不該。

「這些過去的事情,又何必還牽挂心懷。你要是知道我的,如何會捨得你為此憂心。那些賊子,我是無論如何不會放過。朕要讓全世界的人知曉,傷害朕的親人,他們承受不起這樣的後果。」朱慈烺說著,忽而又是變魔術一樣,從懷裡緩緩掏出了一條項鏈:「來,戴上。看看這個東西怎麼樣?」

「這……這是什麼?好美呀,亮晶晶的。」皇后拿起項鏈,看著上面亮晶晶足足有鴿子蛋大的小石頭,雙眼迷離。

看著皇后喜歡,朱慈烺也開心了起來。這個東西,當寧威呈上來的時候朱慈烺也是開心得不行。

北疆雖然天寒地凍,除了東北很多地方都不是農耕民族喜歡的地方。但遼闊的新領土可實在是一個寶庫。

不提秋明那些還遙遠的油田,也不提黑土地的肥力以及豐富的漁獵資源。就說雅庫茨克附近的鑽石礦,也是讓朱慈烺驚喜不已。

這是寧威征服了一個當地土著部落以後的結果。

對方獻上了一個大鑽石,足足有鴿子蛋那麼大。寧威收下以後,還順藤摸瓜找到了一個鑽石礦。

這一條也許是世界上第一條的鑽石項鏈經過宮廷御用匠人的打磨以後,光輝燦爛,哪怕室里光芒有些昏暗,也依舊能見到這個鑽石在閃閃發光。

女人總是對閃閃發光的東西沒有抵抗力。

吧唧……

朱慈烺挨了一個熱吻,卻見皇后興緻勃勃地戴了上去走到了全身鏡面前,左轉一圈又轉一圈。

「陛下,好看嗎?」皇后笑著,完美無瑕。

「你好看,當然帶什麼都好看。」

「哈哈,那太好了。有這麼一個礦,咱們能狠狠大賺一筆了呢1

……

「京師里的人終於少了一些,只是有些討厭的人卻越來越多了。」

孔洛靈感嘆了一下,出了門。作為京師里炙手可熱的名流,孔洛靈最近深居簡出,很少出門了。作為與皇室十分接近的名醫,孔洛靈身上有格外多的光環。

救人無數的疫苗讓她萬家生佛,名望極高。

婦幼保健院讓無數孕婦安全生產,生下兒女,又是功德無量的好事。

自然,孔洛靈的能量也就極大。再加上孔洛靈其實是曲阜孔氏女的身份悄然傳出,一些麻煩也就不斷惹來。如果說前面幾個月還算安靜,可最近,那些討厭的人就越來越活躍。

無他,皇帝陛下回來了。

陛下回來,這是舉國同慶的好事。

不僅是因為皇帝陛下平安回歸,更是因為伴隨著皇帝陛下回來以後,一系列勝利的喜訊也越發清晰地顯露在了大明國民的眼中。

街頭巷尾,書刊報紙,說的都是大明在黑龍江流域取得的一系列勝利。

開疆擴土,這是無上的功業。

如果在國初,大明雖然也有實力一直打到努爾干都司,逼迫哪裡的土著臣服。但在國初,連太祖爺都沒有那個實力能夠穩固邊疆的掌控,只能通過緩慢的移民來控制各地。

不過,而今的大明可不一樣了。

海外貿易讓商業迅速繁榮,已經完善了十數倍的稅收體系以及更強的基層控制能力讓大明能夠動員的資源越來越多。

而今的大明,已經不再是曾經又窮又破的那個大明了。

曾經的大明,豪富國窮民貧。

土豪佔據社會絕大部分財富卻又不承擔應盡的社會責任,百姓承擔繁重的稅收義務卻又兩手空空。

而今的大明,通過海外貿易、戰爭獲利以及朱慈烺控制下恆信商行的直接收入,都讓國庫與皇帝陛下的內庫充盈萬分。

而這樣充盈的收入自然又使得大明可以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去掌控基層,完善稅收體系以及行政體系,從而為大明收取更多的合理稅收。一個良性循環艱難地維持了起來。

而一個強勁可以拓變的大明也就這樣悄然間登常

而這一切,都意味著出現了一個之前萬萬想不到的事情。

那就是,跑部錢進。

從前,萬萬是想不到有朝一日大明朝廷能有那麼多銀子的。但眼下,一個一萬萬銀元的投資計劃傳出風聲以後,無數人都爭搶著湧入京師。

普通百姓是離開了京師,紛紛朝著邊疆找機會而去。但更多的有錢有勢消息靈通的人士則是潛入了京師,試圖分一杯羹。

曲阜孔氏最近的日子不好過。

皇帝陛下似乎看儒家不太習慣,竟然要搞起百家爭鳴。這可就大大不妙了,直接動搖了曲阜孔氏的地位。再加上孔氏族長曾經有過與建奴望來的污點,更是讓孔氏聲實力大減,聲名具下。

無可奈何之下,他們忽然間發現孔洛靈是孔氏女,頓時以為抓到一個救命稻草。孔氏迅速派出了一名族老,卻又興高采烈地以施捨的態度願意讓孔洛靈進入孔氏族譜,試圖讓孔洛靈找皇帝陛下說情。

孔氏族老本以為孔洛靈會如同普通的婦人一樣,喜極而泣,不管不顧地應下來。結果,孔洛靈面無表情,直接轟走了孔氏族老,直言想都別想。

見識了孔洛靈的厲害,孔氏終於明白了現實,反過來打起了親情牌。二姑三姨四舅,一大堆親戚輪流勸說,態度好得供姑奶奶一樣。

這下子孔洛靈不好轟人了,只好躲起來。

不過還好,今天見的他仔細問過了,不是孔氏那幫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