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二章:頭痛的歐洲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頭痛的歐洲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他們失敗了。」京師東交米巷的一處宅子里,一名男子低聲低說著。

另一人則是有些頭痛地撫著額頭:「更加讓人感覺瘋狂的是,卡爾這個傢伙竟然也參加了戰爭。該死,他就沒有想過,不用戰艦的火炮而下船使用武力是多麼可笑嗎?」

「但也許,正是因為這一點。恐怕才是這個荷蘭人突然間發瘋的原因。」

話說到這裡,場上頓時安靜了許多。

這裡是使館區的頂樓,位置既不是在哪個使館里,也不是什麼明國的官署之中。這裡是一個葡萄牙人開辦的咖啡館,明月歐羅咖啡館。就差沒直接說這裡就是屬於歐羅巴人咖啡館了。事實上,這裡所有人也都是歐洲人。從甜品師到侍應生,就連參與咖啡館裝修修築的,也是清一色的歐洲人。

上帝見證,在遙遠的東方,想要尋一個歐洲人都很難。更別提還要雇傭到合用的人。

但這卻又是十分急需的。

自從在明國待下來了以後,各國駐京使節不僅知曉了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知曉了中國實力強勁,經濟發達,文明強盛……林林總總,也知道了很多細節。不是指茶葉有多少種類,菜式如何繁複精美,而是說錦衣衛想要監聽竊聽,林林總總有不下百種方式。

雖然而今的錦衣衛早已將全部精力放在了情報工作上,但樹的影,人的名。錦衣衛三個字說出來,不少人就能顫抖幾分。更別提……那些心中有鬼的人。

在歐羅咖啡館里呆坐的兩人顯然就是心中有鬼的幾位了。

率先開口的是弗洛朗斯-帕里。

其後,則是布拉斯特克。

前者,是個貨真價實的法國人。而後者,則是個荷蘭人。

「費馬先生的結局,你們已經確定了嗎?」布拉斯特克決定換個話題。

「他會繼續留下來。如果說我們的計劃成果,也許我會帶著陛下的旨意上任。就如同在西班牙人身上發生過的一樣。但如果說……哦不,這不是如果。他們失敗了,俄羅斯人在遠東潰退了下來。這些人在歐洲的勇猛彷彿到了東亞就失效了。一如既往地遭遇了失敗,殘酷的失敗。那麼接下來我的使命就只能繼續藏下來。就如同另一個西班牙人所做的一樣。」弗洛朗斯苦笑地說著,彷彿在笑說命運弄人。

委拉斯凱茲,這位前任西班牙駐華使節在使館區里可謂是十分有名。就是這一位,策動了第一個對明國的圍剿。西班牙,英國以及荷蘭。三個在亞洲有著切身利益的國家拋開此前在歐洲本土的爭端,動員了一切力量,試圖給明國一個教訓。

但最後的結果卻是三國戰爭失敗,付出了高昂的贖金,丟失了眾多的殖民地。西班牙人損失了位於亞洲唯一的殖民地菲律賓,荷蘭人丟失了台灣,至關重要香料群島岌岌可危。而英國人則因為體量太小,丟失了一些利益卻也無關緊要。

而造成了這一切結果的委拉斯凱茲公使自然是引起了所有人的矚目。

果不其然,雖然不少公使總覺得自己地位穩固,明國人再不爽也奈何不來他們。但是……委拉斯凱茲頓時丟官罷職,剛剛踏上回歐洲的船,卻又在半路死於疾病,結局可謂是十分讓人警醒。

「瑪麗亞公主……西班牙人倒也真的是變臉得快呀。」說完,布拉斯特克也不由幽幽地說了一聲。

西班牙,是荷蘭與法國共同看不爽的對象。

更別提,而今法國與西班牙依舊處於戰爭狀態呢。

只不過,法國人對明國按理來說不該有什麼敵對的心態。

畢竟,兩個國家天差地遠,幾乎都身處於各自地球的另一面。巨大的地理差距讓兩國很少會有衝突。

但是……弗洛朗斯卻知曉國王陛下的心態。

西班牙曾經是號稱世界第一強國,驕傲的日不落帝國。但現在,在法國人的胖揍之下已經奄奄一息,漸漸虛弱。

內憂外患之下,西班牙人的衰落已經可以預見。

踏在西班牙人的屍體上,法國人自然可以登上世界性第一大國的位置。

但偏偏,這個時候中國人如此的耀眼。

如果說,此前中國人離得遠還感覺得不深刻。但自從中國醫療代表團在西班牙首都為西班牙權貴控制了瘟疫以後,法國人頓時感受到了強大的衝擊。

瘟疫,如此可怕得彷彿魔鬼來襲的存在竟然被中國人克制。

那中國人是天使呢,還是更強大的魔鬼呢?

聯想到中國還是一個異教徒國家,那顯然是後者的形象更加讓法國人好接受一些。

在這樣微妙的心態之下,法國人又走上了中國的對立面。

不過,歐洲各國畢竟離得還遠。沒有多大的切身之痛,是以,得知俄羅斯人在遠東有動靜以後,便搞起了代理人戰爭。

只是,荷蘭人這一回入戲太深,折進去了一個卡爾。

按照明國皇帝朱慈烺的胃口,這一回荷蘭人的東印度公司恐怕就要易主。至於香料群島的存留,更是想都不要再想……

「真是頭痛礙…」

……

有人歡喜有人愁。愁苦的各國外交使節們開始皺著眉頭寫例行寄回歐洲的信件。

大明二八二年的年末,這個時間顯然是一個世界飛速變化的時間。

伴隨著大明對外開放,海陸暢通。航路也變得越來越順暢。是大量高速行駛的飛剪船等新式船隻出現在海面上,使得航海科技開始出現大幅進步。

而中西船隻往來的頻率增多,也讓原本讓各國駐京使節頭痛的通信問題得到改善。

從歐洲開船到亞洲,純粹海上航行的時間大約在兩到三個月不等。但過於稀少的船隻使得一封信很多時候必須等下一艘船過來,從而讓時間不得不拉長到半年甚至一年。

現在好了,有了眾多的商船。甚至開通了定期的往返船隻,交通與通信都順暢了許多。

但相應的,各國駐京公使們也要開始頭痛如何向自己的君主闡述在亞洲發生的一切。

不說是不行的……商人們都長了嘴巴。更重要的是,在他們的嘴裡,事情一定會傳歪。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