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六章:我恨土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我恨土豪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煙花雨飛起,成了兩女的背景圖。手機無廣告最省流量了。煙花絢麗多姿,煙花之下的兩女更是風姿艷麗,明媚得將這元宵燈會多增了三分俏麗之處。

兩人聽了朱慈烺這般說,又見那女僕開始苦笑著解釋,這才明白自己一時間沒注意,搶了人家的花燈。

柳如是本是想道個歉,說些好話。可一看朱慈烺這熊貓的裝扮,卻是忍不住噗嗤一笑。熊貓在這年頭還不算流行,但可愛的萌寵屬性是跨越時空可以通用的。

圓滾滾的體型讓人覺得人畜無害,宮中能工巧匠製作的黑眼圈大眼睛更是可愛爆炸。一下子讓柳如是心懷柔情似水。

「想不到這頭熊還挺會說話的。」柳如是笑眯眯地,看著大熊貓。

「姑娘,我可不是熊。」大熊貓攤手。

「對對,你是人嘛。」柳如是笑得更樂了,忍不住摸了摸朱慈烺這大熊貓的外套,捏了捏大熊貓的臉。若不是朱慈烺身量挺高,柳如是還想摸摸大熊貓的腦袋。

「這是大熊貓,是食鐵獸。難道……不可愛么?」朱慈烺搖了搖身子。見過輕鬆熊大玩偶的都會知道,這種大玩偶完全不需要什麼跳舞的技巧。只需要扭動扭動身子,那全身都充滿萌點的屬性就能釋放開來。

將一大排大姑娘小媳婦都全部俘虜。

可愛的滾滾萌翻了柳如是。

見柳如是這麼大膽,甚至湊過來動手動腳,上摸摸下捏捏。朱慈烺克是個年輕氣盛,氣血陽剛的大好少年吶。聞著那股子撲面而來的女子芳香,又見柳如是湊近以後,得以順利觀賞到的妖嬈曼妙身姿,朱慈烺也忍不住大動凡心。

他搖了搖身子,既是賣個萌,也是稍稍扯開了柳如是動手動腳的動作。

柳大家魅力驚人,朱慈烺也有些扛不住呀。

見了這麼個景象,不止柳如是被萌到。孔洛靈更是雙眼亮晶晶,笑著,月牙彎彎:「那這盞燈送給你,可愛的大熊貓先生。」

「那就多謝了。這樣,不如一起結伴同行。我呢,也再多破幾個迷。送幾盞花燈給兩位小仙女如何?」朱慈烺笑著收下,沒有扭扭捏捏。

這麼大方的舉動倒是讓柳如是撇了撇嘴:「你倒是不客氣呢。就這麼把我們家小青的花燈收走了。還有……仙子……倒是巧嘴。可你沒見我與小青都是《白蛇傳》里,青蛇白蛇的裝扮么?」

「姐姐……這位公子感覺像是個正經的書生。也許沒有讀過這些雜書呢。」孔洛靈與柳如是都是已經財務自由的女子了。自然是有的是時間讀一些閑書。

但是,這年頭。財務自由可是個艱難的目標,哪怕是當上官了,也距離財務自由相當遙遠。

為了仕途經濟而奔波的人可是很少會讀雜書的。

但凡家教嚴厲一些的家族學校,也都是禁絕雜書。這是個觀念問題,朱慈烺可沒辦法在這年頭推廣小說娛樂。

「青蛇白蛇的故事我自然知曉,就是不知那許仙是不是果然如傳說中所言,其實是個女子。」朱慈烺哪裡會不知道白蛇青蛇呢,提起這茬,他就想起那同樣是女人演的許仙。

頓了頓,朱慈烺又說:「只不過嘛。若是開口稱呼兩位姑娘為小妖精,卻不是我孟浪了么?」

朱慈烺一說,兩人頓時也跟著笑。

先是輕輕地笑,明白了其中曖昧的意思以後,又是放肆地笑。一邊笑著,一邊盯著朱慈烺打量著,肆無忌憚地看著。

雖然是假面扮裝聚會,但眼睛總歸是能看到的。

朱慈烺就這樣與兩人對視了許久,看的他一陣子心中悸動。

兩隻妖精放電小書生有點忍不住了。

……

這時,朱慈烺這個角落裡的動靜也已經惹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沒辦法,場上雖然女嘉賓眾多。可真正容貌魅力出眾的自然是少數。而這其中,不少人又都是盯著柳如是來的。

柳大家的才情,柳大家的容貌,柳大家的魅力。可那真是京師的傳說了。

也就是朱慈烺,一來是久在軍中。而來與柳如是見面次數稀少。才會出現見到真人而猜不到的事情。

反倒是與會眾人,早就知道了這白娘子打扮的就是柳如是。有的是熟悉柳如是的模樣與神情,看幾眼就猜到了。有的是神通不小,隨便喊人去查探了一下,就知道柳如是訂購了一套白娘子與小青的衣裳。

沒錯,扮的,更是京師里赫赫有名的孔洛靈。醫生活菩薩吶,名聲高是其次,制服誘惑與醫生的身份誘惑……

咳咳,總之,兩人都有偌大人氣就是了。

原本,在場的不少男士都準備了許多本事,想要湊近兩女呢。可現在,竟然讓這個大熊貓給得手了,不少男士心中火光大冒,眼神都不善了起來。

一陣竊竊私語之後,一個身材魁梧,濃眉大眼看起來十分正氣的漢子走了過來。

「幾位在此,可都是有好花燈可以賞玩呢。不才小可徐秋,特來討教一二。不知可否呀?」名作徐秋的男子聲音洪亮,一雙眼睛盯著朱慈烺,又很是大放光芒地看著小青打扮的孔洛靈。

柳如是見了,冷哼一聲。他消息靈通,知道這徐秋就是奔著孔洛靈來的。徐秋的家世還真不錯,族中頂樑柱的徐文勝官至台州海關署長,聽聞政績不錯。徐秋本身也是老一屆的京師大學堂畢業生,在京師軍械工坊幹得有聲有色。

簡單來說,孔氏那幫子人也不是蠢過頭。還真找了個出挑的人,想把孔洛靈嫁出去。完成孔氏從老貴族到新貴階層的轉變。

沒錯,徐秋也的確是大明改革之後,改革派的成員。

徐秋雖然根底不錯,可朱慈烺莫名地感受到了莫大的敵意。他沒招惹這傢伙埃

還沒等朱慈烺開口,柳如是卻是應了:「那就來吧。」

她還真有點心情不爽。她是想成全孔洛靈心中那點小心思,這才花了許多功夫把請柬送給了朱慈烺。

可是,皇帝陛下天威難測。到現在,她也沒收到朱慈烺來的消息。

顯然,朱慈烺這一回到來直接拿的別人的請柬,誰都不知道朱慈烺來了。

朱慈烺沒來,柳如是忍不住有些朝著大熊貓撒了點氣。

朱慈烺搖了搖頭,了那女僕,又找了另一盞花燈。

「如有人員成姻緣,打一個字?」朱慈烺先挑了一個青色的花燈。

朱慈烺看了,便迅速絞盡腦汁地想著這謎底。

只是,朱慈烺雖然有些天賦,治國治軍天賦不校但詩詞之上,顯然就是個普通人水準。歷史上,崇禎皇帝與周皇后也都沒有詩詞歌賦天賦的記載。

朱慈烺自小雖然經受皇室教育,顯然也不會有哪個先生敢教這些治國文章外的東西。

故而,朱慈烺愣神思考之間。卻見那一身白衣的柳如是眉目一動,巧笑倩兮之後,朗聲說:「是一。把姻緣二字減去前面的如、人、緣。」

「小兄弟,似乎本領不太行埃」徐秋很是陽光男孩地大笑,惹得小青裝扮的孔洛靈側目不已。

如此一來,這拉仇恨的本領頓時蹭蹭上漲。

朱慈烺嘴角一抽,默默地又拿出了一枚銀元:「男人可不能說不行。再來1

見此,小青裝扮的孔洛靈就伸手過去,從柳如是手中接過那盞花燈,遞了過去。

見小青向著外人,白娘子顯然有些不開心,瞪了一眼給朱慈烺:「哼,某人可是說的。要送我們小青花燈的呢。」

「兩個,兩個!我猜中了,就開兩盞花燈送過來。」朱慈烺咬著牙。

「安得廣廈千萬間,打一詞牌名。」女僕遞過來了一個新的花燈。

朱慈烺想了想,剛剛猜到了什麼,就見柳如是更快一籌:「有所思1

朱慈烺繼續默默地掏出了銀元,女僕嘻嘻地直笑。他手中的花燈都已經賣光了。

不過,她又迅速喊了好幾個姐妹過來。

沒多久,又是一盞花燈遞給了朱慈烺。

「先生妙筆能生花。打一西漢人物,捲簾格1

朱慈烺還沒開口,卻見柳如是一點難度都感覺不到的說:「卓文君。」

「哎呀,看來這位小兄弟有些準備不足。怎麼,不如讓在下來幫幫忙?」徐秋又開口了。

朱慈烺看過去,感覺他頭頂上的名字都紅了。這傢伙,仇恨值杠杠的!

但現在的目標不是他!

朱慈烺咬了咬牙有出了銀元。只不過,這一回他放大招了。

一張百元大包抄被朱慈烺掏了出來,啪地放在桌子上:「一百隻花燈,都給我上了。等等,也不一定每一詹花燈都是一次猜出來。不能因為我連累這番慈善義賣。這樣,這三千銀元,算是我捐贈的。就委託柳大家去助學那些貧困學子了。」

錢是男人膽。

男人花錢的時候,特別是十分大方,十分有意義的大方的時候。就更是綻放了男人的魅力。

朱慈烺站在那邊,啪啪地掏出了一張又一張的大額寶鈔。倒是讓那些女僕都機動地尖叫了起來。

一百個花燈迅速找了過來。

無數身姿妖嬈的女僕們提著花燈繞著朱慈烺,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而朱慈烺捐贈三千銀元的事情,也迅速傳了出來。

這年頭,做慈善的大多都是一些施捨粥棚之類的事情,修橋鋪路雖然也有些鄉紳喜歡做。但那些事情,大多也就幾十幾百兩銀子頂天了。

三千銀元,這就是三千兩銀子。

這可真是一筆巨資了。特別是這年頭還沒有企業成規模地做慈善的時候,那種給人的震動更是無與倫比。

雖然,柳如是手頭十分富裕,不缺這三千兩銀子。但這麼大方的舉動還是鎮住了他。

土豪他見過。

但見的都是那些土豪窮奢極欲,做慈善的還真是不多。

尤其是,柳如是還注意到了一點。

敢情這傢伙就沒認出來她是柳如是呀!

她還以為這大熊貓已經認出來了她就是柳如是呢。

作為一朵政界女兒花。柳如是身邊從來沒有少過覬覦之人。若不是錢謙益前車之覆在前,已經有不少人打算下手了。

自然,也少不了那些土豪大戶想要收他進外室。

女人魅力大,自然是有優勢的。可有的時候,也是一種羈絆。

也是因為這個理由,柳如是方才這才有些刁難朱慈烺。她還以為這大熊貓知道了她的身份,又是一個無聊想要炫富的二代呢。

沒成想,反倒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想到這裡,朱慈烺有些心中歉意,倒是不說話了。

而那邊,徐秋愣了愣,嘴角一抽:「我恨土豪1

比錢,他比不過啊!

一百盞花燈很快來了。

「相公金榜題名」

「郎中1朱慈烺捏著拳,鬆了口氣,總算搶在白娘子前頭答題中了。

「蕭何力薦大將才,潘安車出洛陽道。」

「言必行,行必果。」朱慈烺忍不住歡呼了。

柳如是忍不住笑出了聲,這傢伙,怎麼和個孩子似的。好像還與柳如是置氣呢。

也對,誰讓柳如是剛剛一直針對朱慈烺的。

人家還真擔心柳如是這個才女繼續搶呢。也對,朱慈烺雖然功底不淺,但對這個不是專長。而柳如是呢,那可真是專家了。

畢竟,秦淮河上。若是沒點真才情,怎麼才能與文人玩這些文字遊戲?

對於柳如是而言,她們的身份更像是明星。終歸是要有些才情才能混得下去,混出名聲。而作為史書留名的大明星,柳如是的手段本領自然是十分不凡。這些文字遊戲難度不算很高,她隨手就能包圓了。

眼見柳如是不再搶答,朱慈烺終於可以鬆口氣送出自己許諾的花燈。

不過呢,沒多久場上的重點就微微轉移了一下。

一口氣出了三千兩銀子捐贈,舉辦方於情於理當然都要出面。

畢竟,這些花燈成本挺低。三千銀元的捐贈,那可真是大手筆了。

沒多久,朱慈烺就見到了一個成熟大方的婦人迎了過來。

「婢子春喬,公子有禮了。這三千銀元可真是一番大手筆,公子自是看不上這些俗物。可這一筆重金,卻能讓一千學子讀書一年開支呢。無論如何,這一百花燈都由公子處置。可別再提退回之事。」春喬果然是個心思玲玲剔透的女子,這麼一說,朱慈烺頓時鬆了口氣。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