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章:埃及帕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埃及帕夏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火槍。

奧斯曼帝國對這個東西並不陌生,比起固守著騎射乃滿洲根本的清人而言。在四面八方環繞的戰爭面前,他們對軍事技術的態度是罕見開明的。

甚至,因為歐洲對猶太人的排斥原因。奧斯曼反而成了猶太人少數能夠相對好過一些的地方。

這就讓在西方生產火器的工匠們紛紛被奧斯曼人吸引到了帝國境內,為奧斯曼的軍隊鑄造火炮。

而且,他們使用火槍的時間可以印證的是並沒有比中國少多久的時間。

以大名鼎鼎的耶尼色里軍團舉例。

十四世紀在耶尼色里軍團成立早期的階段里耶尼色里軍團的士兵使用弓箭、投石器、十字弩和標槍作為主要武器。1440—1443年與匈牙利人作戰期間,他們開始接受火槍;1485—1491年的戰爭中,奧斯曼人在西里西亞被埃及馬穆魯克擊敗,這時候更多的耶尼色里發現火器的優勢,轉而使用火槍。

就連大名鼎鼎的魯密銃,也是傳說中來自於中東,被中國仿製了去。成了中國的魯密銃。

雖然,奧斯曼帝國對於火器很重視。也積極引入了猶太人工匠為他們打造軍械,製造優秀的軍火。但是,奧斯曼卻有一個讓柯普呂律感慨困擾的問題。

那就是,奧斯曼人似乎真的與先進武器絕緣了一樣。

到了十六世紀末的時候,圖菲克火槍成了耶尼色里軍團的標準裝備。對比歐洲同時代的火器,圖菲克火槍從射程、精度以及威力之上不相上下,讓奧斯曼帝國保持了足夠的戰鬥力。

但是,半個世紀多的時間過去了。

耶尼色里軍團的火槍卻依舊鮮少有進行過個革新。

沒錯,在中國人的軍備競賽之上。歐洲本土已經竭力開始研發威力更強,射程更遠,精度更高的燧發槍,以此來超越中國中興一式步槍長期在軍火之中的領先地位。

甚至,面對中國人迅速研發完畢的開花彈,歐洲人也是感覺十分凝重。匠人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科學家成為各國王侯的座上賓。

到了大明二八二年,西元一六五零年的這一會兒。歐洲各國經過大明的刺激,已經有了大幅度的改變。

相反,沒有經受過直接刺激的奧斯曼帝國卻依舊在舊的步伐上繼續沉淪。

困於國內肆無忌憚的腐敗與渙散的組織紀律,奧斯曼帝國幾乎稱不上什麼強大的實力。在國與國之間的對抗之中,猶如一個虛弱的肥羊。

沒錯。

在激烈的競爭之中,奧斯曼帝國仿製出了性能不錯的圖菲克火槍以後。半個世紀來,奧斯曼帝國的變化不大。

又一次,他們落後在了世界的潮流之中。

總的而言,當時間滑落到十七世紀的時候。奧斯曼帝國的生命周期已經走過了自己鼎盛的時刻,似乎已經能夠看到墳墓里腐朽的模樣。

政治上的組織能力、紀律以及維持帝國各項事業所具備的素養紛紛消散。社會失去了活力,經濟因為僵化老邁的帝國開始衰退。窮困的底層紛紛破產,豪富的官員與貴族把持了更多的權力與財富。

最直接的影響便是,在軍事上,無論是海上的地中海、紅海、波斯灣、亞丁灣還是路上通往歐洲的,非洲的,亞洲的道路。不管是通往東方的薩菲王朝與葡萄牙人殖民據點,還是通往西方的東歐與中歐,奧斯曼都遭遇了接連的挫敗。

這些挫敗,破勢他們不得不接受薩非王朝的崛起。

儘管,在歷史的大潮之中,奧斯曼帝國變得落寞。

但是,依舊有那麼一些人,試圖力王狂瀾,挽大廈於將傾。

比如柯普呂律,他就繼承者前輩們的真知灼見。他雇傭了來自荷蘭語英國的工程師、義大利的造炮專家,來自瑞士的雇傭軍團。甚至許多歐洲人直接成為奧斯曼帝國的重要力量。

他們竭力吸收著敵人的強大成分,卻始終未能將技術吸收進奧斯曼帝國自己掌控之中。他們是去了研發的能力。面對日益變化的東西方世界,奧斯曼出現了顯而易見的危機。

大肆干涉政治並慣於從中撈取好處的卡皮庫魯部隊已經墮落的無可救藥;廣泛而嚴重的經濟危機業已摧毀蒂瑪系統,西帕希們紛紛破產,無力供養自己,更無法服役。耶尼色里軍團從1648年起,已經不再經由嚴格的德伍希爾邁制度選拔,人人都挖空心思,希望擠進這一特權集團。

而現在,柯普呂律希望掌握更多的權力,改革,剷除腐敗,挽救這個龐大的帝國。

想要拯救世界,光憑藉著高尚的情操與毅力是無濟於事的。

柯普呂律需要權力,那首先要有支撐權力的東西。

與中國人貿易獲取金錢只是一個基本的選項,更關鍵,更有效,更直接的……是軍隊。

「這名士兵,如果你加入我的衛隊。我可以任命你為我的將軍,私人衛隊的將軍。你,以及武裝了先進明國軍械的軍隊,將是我獲取帝國權力的依仗。」柯普呂律說完,誠摯而友善地看向張鎮:「在此期間,我們都將收穫滿滿。」

不得不說,朱慈烺選取的時間十分美妙。

也許,大明將超越後世英法兩國所為的那樣……在埃及,成就更加驚人的事業。

「那麼,我在埃及等你。柯普呂律閣下,相信我。這將是讓奧斯曼真正走向輝煌的時刻。歷史,將銘記你的功勛。」張鎮伸出了手,重重一握。

「我很期待那一刻。我會戴著埃及帕夏的身份抵達亞歷山大城,那裡,一座嶄新繁華的城市將拔地而起。」柯普呂律目光灼灼。

「美妙的成語,驚人的語言天賦。柯普呂律帕夏的力量,讓人拭目以待……」張鎮客套說完,歡笑著離開了伊斯坦布爾。

……

回憶完了這一幕,張鎮平靜又唏噓不已地講沿途所見所聞彙報著。很快,他在朱慈烺的臉上看到了一種表情。

那叫做……

躍躍欲試。

「怎麼……感覺有些不妙,似乎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即將發生?」張鎮忽然覺得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