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章:小馬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小馬兒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中東,真是個有趣的地方埃」朱慈烺目光閃閃,看向了張鎮。

「礙…礙…」張鎮頭皮發麻:「陛下……對了,聽聞陛下在黑龍江流域戰事順利。臣恭賀陛下,文成武功,又成大業。」

張鎮急忙轉過話題來。

錦衣衛官員的身份本來就敏感,張鎮要是傳出去成了蠱惑朱慈烺出國的人,怕是要狠狠背鍋一番了。

「是埃黑龍江一戰,羅剎人遠遁千里,北疆大開發的計劃一提出。西伯利亞上的那些俄羅斯人的據點紛紛潰散。而今,北疆各處的蒙古部落都已經紛紛臣服。自從礦務局勘探的隊伍回報位於貝加爾湖旁邊有金礦以後,而今大批大批的移民都已經奔赴邊疆開始尋找礦物。要找礦物,自然就要有據點。而今北疆新建了不少據點,同樣……也有不少俄羅斯人的據點被大明的移民打了下來。」朱慈烺砸吧砸吧了嘴巴,有些為百姓們的戰鬥力感覺到驚訝。

似乎,印象里孱弱,喜歡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大明兒郎眼下已經變了一個風格。

動輒打打殺殺,很是衝動暴躁。

這樣的衝動暴躁是很讓人欣喜的。

當然,那些被大明搶走了城堡,搶走了農田的俄羅斯人是不會欣喜的。

可是,朱慈烺又如何會關注那些俄羅斯人的想法呢?

俄羅斯人戰略大收縮,而大明,自然是收穫巨大。

「這是大明中興之氣象埃」張鎮有些激動高興。

「是啊是埃但距離朕想要的,卻還有些差距呢。」朱慈烺眯著眼睛,有些可惜地感嘆了一聲。

「礙…」張鎮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濃重。

果不其然,朱慈烺眯著眼睛笑道:「張愛卿,朕決定要去一番埃及。將這蘇伊士運河的事情一舉搞定,張愛卿以為如何啊?」

張鎮表情一僵,感覺口中有些乾巴巴,澀澀的。

萬萬沒想到啊,皇帝陛下還是決定要去埃及,要去那奧斯曼帝國。

可是,這一番出巡,那可就是萬海疆。海上風險不說,這千里迢迢勞師遠征過去,真不知道要在國內掀起多麼驚天的風浪呢。

但是,張鎮能拒絕嗎?

當然不!

錦衣衛是什麼性質的部隊?

那是天子親衛。

無數討厭錦衣衛之人是怎麼形容錦衣衛的?那就是皇帝陛下手中牽著的一條狗。

狗最珍貴,最必需的品質是什麼?

那就是忠誠。

背鍋又如何,不能背鍋的錦衣衛那還是合格的錦衣衛嘛?

張鎮心中不斷地安慰著自己,隨後沉聲說:「是!陛下請放心,三個月內,臣安排好一切從天津衛到紅海的沿途補給、一應安排全部準備妥當1

「哈哈哈。好!看來錦衣衛在沿途的準備工作,坐了很多嘛。」朱慈烺頓了頓,笑著說:「吃飯,恆信商行那邊朕給你們調撥過去三百萬銀元。遠征公司、希望公司也會相應安排。再加上,只有朕去了。朝廷那裡才不會婆婆媽媽的,一個斯里蘭卡駐軍的分艦隊磨磨唧唧,還要等半年才好。

這個唯上的世界里,朱慈烺固然可以權勢滔天,一聲令下莫敢不從。

但是,朱慈烺不是神仙。

他只能下達命令,卻不意味著能夠讓所有人毫無打折地執行。

大明要在斯里蘭卡建立分艦隊。

自從大明發現這一回又有外國人在黑龍江的戰事里攪和以後,朱慈烺便強硬地繼續在海上進軍。英國人、荷蘭人以及葡萄牙人在亞洲的利益除了東南亞的香料群島等地以外,自然也是在泰國、緬甸、斯里蘭卡以及印度有眾多據點。

被稱呼為獅子國的斯里蘭卡赫然就是這麼一個最合適的據點,讓大明可以在其中駐軍。

而今大明,可謂是將兩百多年前的鄭和下西洋又來了一趟。

無數古老的回憶被喚醒,對於東方中華的艦隊,亞洲各國顯然更容易接受一些。對比逐利而來,肆無忌憚的歐洲殖民者。千百年來流傳下天朝上國名聲的大明顯得更加像是先進文明的傳播者,哪怕大明一樣是帶著殖民心態而來的。

外部環境雖然很好,大明內部卻對於要不要進軍印度洋發生了分歧。

朱慈烺雖然最終干涉之下通過了決議,但斯里蘭卡的大明印度洋艦隊籌建卻十分緩慢。要知道,這事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經準備了。

遠征公司與希望公司更是早已在斯里蘭卡紮下據點,連預備的土地都已經得手,就等著一旦確定艦隊籌建時間就可以開工建房。

只可惜,新的一年即將到來。

軍費的預算在戰爭過後被議論紛紛,認為不應該維持過高的比例。為此,印度洋分艦隊的進程也就為之拖累。

朱慈烺固然有錢,但老拿著自己人去貼補國用不是個長久之計。

朱慈烺想到了奧斯曼帝國,想到了薩菲王朝,更想到了富裕的義大利城邦……以及遼闊的歐洲市常

當然,沿途之中,東南亞各國,特別是南亞各國也是十分富庶。

比如印度……隨便在印度人身上掐一把,別說印度洋分艦隊的軍費有了。就是印度洋軍團的軍費也有了。

這個時候,朱慈烺自然不能錯過吃飯西去。

「陛下仁厚。臣這就去安排1張鎮精神抖擻地幹活去了。

朱慈烺喊住張鎮,卻是強行給他放了十天的假:「勞逸結合。這個時候瞎忙活什麼呢,才從奧斯曼回來,連孩子都陌生了吧。早些回去歇息,工作的事情,朕可不急。況且,朕也需要安排一下。」

張鎮憨厚地嘿嘿一下,摸著腦袋走了。

見張鎮走了,朱慈烺也是輕輕吐出一口氣。

他在宮裡逗弄了一下朱和玊。最後一個字是王上面多一個頓號。念su。

朱和玊便是朱慈烺的皇長子了。

有賴於而今大明醫學水平不斷增強,加上朱慈烺這個穿越客對衛生的了解。朱和玊的成長平平安安,順順利利。

而今,朱和玊四歲了。

虛歲四歲,虎頭虎腦,這會兒奶聲奶氣對與朱慈烺說著話。

說的話題呢,卻不是什麼父慈子孝的話語。而是朱和玊纏著朱慈烺要騎馬。

這話題一起,朱慈烺就感覺宮裡好多人都緊張了起來。

一個宮人急忙去喊來了皇后。

皇后很快就來了,朱慈烺卻是沒有拒絕,而是讓人尋了一大堆棉花,隨後在室內馬場里鋪了起來。

「玊兒乖,來母后這裡。騎馬危險,我們去木馬好不好?」皇后看向玊兒。

朱和玊也不說拒絕,也不說答應。一雙大眼睛閃亮閃亮地盯著朱慈烺。

「咱們這孩子呀,可是聰明得很呢。他就知道,為父拒絕不了玊兒的心愿呀。」朱慈烺笑著拍了拍手。

「可是……騎馬多危險埃」皇后的心一下子揪緊了。

才四歲,起木馬都有點擔心摔下來。更別提騎馬了!

再溫順的木馬,一旦把孩子摔下來……

光是想一想,皇后都覺得要窒息了。

朱慈烺體會到了皇后的擔憂,但他卻不想讓孩子失望。

要說,朱慈烺對大明,那是真的盡職盡責。與公,讓人無話可說。但是,與私,朱慈烺就虧欠了親人太多了。

特別是朱和玊,出生之後,朱慈烺時長在外。孩子都有些認生了。

也就是最近,朱慈烺在宮裡多呆了一些時候,這才讓朱和玊黏糊了一陣子。

「放心,看朕的。」朱慈烺輕輕一拍手。

沒多久,一匹小馬顛兒顛進來。

棉花鋪就的防摔地板已經好了,皇後幾番檢查完了,臉上擔憂的表情才消去。

等到皇后看到那匹小馬的時候,更是驚訝地喊出聲。

只見那是一匹純白色的小矮馬。

而且,這不是那種還沒長大的幼馬。這是一匹已經成年,性格溫順,被馴服良久的純種冰島小矮馬。

「丹麥國王弗雷德里克三世送來的賀禮。」朱慈烺低聲說:「丹麥不是第一批與大明建交的國家,所以拐彎抹角地尋人找到了朕,想問朕要些什麼禮物。嗨,朕能說什麼?蠻夷不懂事,也只好隨口說個。朕記得,冰島那裡長著一種特別可愛的小矮馬。想想,送給玊兒當禮物。正好。玊兒,開心嗎?」

「父皇,玊兒開心!玊兒也會騎馬了,玊兒也能為父皇去打仗。殺敵1一個手腳伶俐的小宮女扶著朱和玊。

朱和玊也是騎著馬,在棉花地基的室內馬場里騎著馬,手上還拿著一桿小木槍。

朱慈烺靜靜地看著這些,低聲說:「過幾天,國務會議要開了。朕寫了封詔書,是關於玊兒的。玊兒是太子,但東宮諸臣卻不能太早立下。所以有些事情,要皇后你多注意。等玊兒再大一些,就可以讓玊兒選幾個兒時的玩伴。這些玩伴的家庭,就能多注意一些。」

「陛下……又要出宮了嗎?這次……難道還要出海?」皇后的心又狠狠揪緊了起來。

「嗯。」朱慈烺微微頷首:「最後的布局了。朕不能錯過……也許,在後方待著也可以。但是,你是知道我的。」

話說到後半句,朱慈烺的聲音也忍不住柔情了起來。

他的確對親人虧錢太多了。

看似用一大堆的棉花鋪滿整個室內馬場太過於奢靡,傳出去不知道怎麼被抨擊。但朱慈烺毫無猶豫,他陪伴親人的時間的確少了一些。

「陛下……你放心。臣妾就是死,也一定要讓玊兒安安全全,順順利利地長大1皇后鑒定地說著。

「不會,不會。對朕有一些信心,朕的後手,可是不少的。」朱慈烺牽著趙詩瑤的手,緩聲說:「你要平平安安地等朕回來,玊兒也是。放心吧,這一去。朕的心愿也就差不多圓滿了。等這一番布局完成,天底下也不會有再續約朕擔憂的敵人了。那時候,政務丟給臣子們。等培養好了我們的孩子……這天下也可以交給玊兒了。」

入夜了,朱和玊安安靜靜地回去睡覺了。

乾清宮裡,卻是連續好幾天晚上都是戰況激烈。

朱慈烺感慨了一下年輕正好,精神抖擻地繼續安排了起來。

新的國務會議即將召開。

朝中時局,也悄然就增添了許多波瀾。

首先,朱由檢時代的高層除了明確被朱慈烺認可的寥寥數人,比如李遇知留任以外。基本上都已然默默遞交了乞骸骨的退休步驟之中。

同事,六部在大明二八二年的這一年正式煙消雲散。

朱慈烺重組內閣,一個嶄新的政治架構被得以確立。

六部,吏戶禮兵刑工。

其中,吏部被拆分為人事組織部。戶部被拆分為民政部、財政部、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禮部被拆分重組為外交部、教育部、文化部。兵部被拆分重組為國防部、軍事工業委員會。刑部則拆分重組出來了公安部、司法部。大理寺被劃歸為只屬於皇帝陛下,比國務內閣低半分。都察院一分為二,一部分成為了法院的雛形,一部分成為廉政總署、監察部。工部則成立了交通運輸部、農業水利部、科技部。

此外,錦衣衛加掛國家安全部的牌匾,一個部門兩套牌子,也被列入了國務內閣的組成序列。

帝國中央銀行、海關總署這些林林總總的部門自然也紛紛划入進了國務內閣之中。

由此,大明徹底區別開了開國年間的政治體系。

李邦華正是成為國務內閣首席大臣,實際上成為了大明首相。

而另外一邊,軍務之上。朱慈烺也正式確定摒棄了五軍都督府這個實際上早已不在運行的機構。

取而代之的,是並沒有荒廢的樞密院。

樞密院成了大明實際上的軍事權力指揮中心。

軍隊的改革,是朱慈烺穿越之後就有做的。是以,朱慈烺倒是沒有怎麼再動樞密院。不過,中華同盟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的任命之上,悄然多了兩個人。一個人名作趙詩瑤,一個人名作朱和玊。

這麼驚天的消息,國內卻十分平靜。

李邦華等朝臣驚訝少許之後就意識到……朱慈烺要搞事了。

果不其然,國務會議即將開場的一周前。

大明二八二年三月九,朱慈烺在西苑裡招待了李邦華與倪元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