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二十二年,右衛率府長史王玄策使往西域,為中天竺所掠。吐蕃發精兵與玄策擊天竺,大破之,遣使來獻捷。

高宗嗣位,授弄贊為駙馬都尉,封西海郡王,賜物二千段。弄贊因致書於司徒長孫無忌等云:「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勒兵以赴國除討。」並獻金銀珠寶十五種,請置太宗靈座之前。」

各種野史段子集錦里,總有許多人說什麼……王玄策大破天竺是假的,是不存在的。要不然,怎麼沒見歷史書上說呢?

這一點,充分說明了世界上無知之輩是眾多的。

舊唐書里,明顯就有關於王玄策的記錄。只不過,那會兒的大唐顯然不覺得印度是個什麼重要的存在。破了印度就如同破了越南菲律賓這樣的小國一樣,毫無存在感。是以,寥寥數筆寫過。

但是,歷史上顯然依舊忠誠地記錄著王玄策在天竺的功勛。

並不是說歷史書上沒有記載,而是後世一些不讀書之輩沒有看到過這些書罷了。

所以,面對茫茫的書海。有時候輕易否定中華歷代英豪的功勛那可是很容易打臉的,你所謂言之鑿鑿不存在,也許某一天就被更加知識淵博之人給尋來了石錘打臉。

王玄策大破天竺便是這麼一件事。

對於中國人而,哪怕就是朱慈這個時空里,除了一些博學鴻儒之輩,也是少有人知曉王玄策的事情。

但是,對於印度人而言,自己國家的歷史顯然就記憶深刻。

王玄策的故事也許有許多無知之輩不知道,但作為印度國王。莫兒王朝的國君,對榮耀十分渴望,又剛剛被朱慈打臉的沙賈汗,那顯然是知道王玄策這個人的。

當然,如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

王玄策這個人物,你不提及的時候,沒有人會記得他們。

對於中國人而言,那是因為歷史上英豪之輩太多了,看不過來。

對於印度人而言,顯然是沒有人願意回想一段屈辱的歷史。

但眼下,朱慈既然提出了王玄策,沙賈汗一下子就回憶了起來。

王玄策啊,大破天竺的王玄策埃

一人滅一國,何等英豪,何等壯烈,何等的功勛。

而那王玄策,就是地地道道的中華兒郎!

現在,中國人又來了。中國人又提起了這段故事,那意味著什麼……?

朱慈這時沒有再去看沙賈汗變幻莫測的面龐,而是笑著對一旁的吃瓜群眾說道:「記得朕剛剛說了什麼嗎?」

被朱慈直視著的,赫然就是那個英國人邁克爾。

邁克爾當然記得清清楚楚:「陛下……可是說,印度之國土,也會有中華人物來種植茶葉?」

邁克爾這算是說的油滑的,並沒有說莫兒帝國會被征服。

但朱慈卻是放聲大笑:「沙賈汗。我向你介紹一下天下地理。這印度的北邊,是不丹與錫金。錫金的北邊呢,就是西藏。前些時日,朕已經獲得消息。算算時間,七日內。你應該就收到西藏勇士南下的情報了。」

而今的西藏,早已不如歷史上的吐蕃勇武。

但是,大明最不缺的就是那等英雄才智之輩。

而西藏呢,也是永遠不缺乏那等希望博一個出身於未來,深陷階級固化的青年勇士。

兩相結合之下,大明自然輕易就從西藏徵集了兩萬兵馬。主將就是眼下固始汗長子達延鄂齊爾,副將、首席軍師則是一個名作施琅之人。

印度人的確很雞賊,準備了後手,大軍將孟買團團圍住,不讓朱慈脫困。

但是,傳遞一個軍情與命令顯然不需要朱慈親自出手。而今,下令西藏駐軍南下的消息已經傳出了孟買城。

西藏的兵馬本就部署在邊境,眼下只待一聲令下,就能來印度旅遊一番。

印度,這可真是一個好山好水好土地埃

富庶的國土、孱弱的軍隊、疲憊的帝國……以及裡應外合,隨時就能將印度捏爆的大明水師。

的確,大明海路到印度是勞師遠征。

但是,從西藏調撥一支兵馬下來,頃刻之間就能裡應外合,直接讓莫兒帝國四面烽火。大明,並不需要繞道海路才能發起進攻。完全可以西藏出人,大明從海上出補給。

更何況,印度可是個很富庶的國家呀。

以戰養戰,也全然不成問題。

「朱慈1沙賈汗低低地嘶吼著,看著眼前的傢伙,咬牙切齒。

朱慈輕哼一聲,不再理會沙賈汗,而是饒有興趣地看了一眼邁克爾:「英國人礙…真是有趣。」

朱慈輕笑一聲,轉身離開。

「你在騙我!你在欺騙我!偉大的莫兒不懼威脅,中國人,中國皇帝,你們所有人都會付出讓你們終生悔恨的代價1沙賈汗暴躁地大喊著,大叫著。

但是,面對朱慈的離去,他卻久久沒有下達進攻的命令。

中國人軍隊的厲害,他有所了解。

本以為,中國人的兵馬都是以訛傳訛,吹噓出來的結果。

但是,真正見到了中國人的軍隊,大明的禁衛軍,沙賈汗心中又升起了濃重的不安。

雖然,而今在孟買城內的只有三千名中國禁衛軍。其他輸萬船隊上的士兵、官員、商人、學者都在船上。

但是,就是這三千兵馬,卻讓沙賈汗有些猶豫不決。

尤其讓他更加糾結的是……朱慈並沒有下令發起突圍,而是直接在英國人安排好的一座中式院落里安頓了下來。

這個中式四合院是一個中國人商人建造的,被邁克爾租賃了過來,變成了朱慈的臨時行宮。

而朱慈呢,就在臨時行宮裡宅了起來。

中國人既沒有發起突圍的進攻,又沒有繼續做其他的動作。

這種平和的表現讓沙賈汗心中微微感覺不妙的時候,又多了那麼一點平靜。

至少,中國人是安靜了下來。

……

孟買英國商站。

「中國人,真的就在臨時行宮裡安頓下來了礙…三天過去了。港口區的印度軍隊幾乎快發瘋了。他們背後,數百門火炮,不……也許有足足上千門火炮對準了他們。該死的,中國人甚至有那種燃燒彈,一旦打出來,整個孟買城都要變成火海。」孟買燒了,損失最大的是英國人。這裡的建設很多都是英國人的心血,印度人顯然沒有那等本事建立一個繁華的港口。

甚至,這裡比起原定時空里的孟買還要繁華。

「也許,這就是中國皇帝的依仗。雖然,他的身邊只有三千名士兵。但是,強大的船隊以及背後強大的明國都讓他不用害怕印度人的威脅與敲詐。」愛德華說:「戰爭,應該一時間打不起來吧。至少,燃燒彈應該就不用擔心了。上一次應該只是一種威脅,證明中國人有敢於反抗的勇氣……以及力量。」

勇氣人人都可以用,但有沒有這個實力,才是最關鍵的。

顯然,中國人兩者兼備。

「別提上一次了。兩天前,僅僅是一發炮彈就嚇跑了沙賈汗。也許他在遠離海岸的地方瑟瑟發抖吧,也許只有調集更多的軍隊過來才能讓他更有一些膽量。」邁克爾徹底失去了對這位印度皇帝的敬畏。

「無論沙賈汗再如何可惡,但我都不希望孟買成為戰常該死的,如果這裡被毀滅,我們都無法向股東們交代。」愛德華頭疼地揉著腦袋。最近,印度人不斷地試圖雇傭英國人為他們戰鬥,價碼都開到了他們無論如何都無法拒絕的程度。

但是,一想到此前的失敗,無論是邁克爾還是愛德華都沒有答應下來的勇氣。

因為,他們顯然沒有抵抗明軍船隊的力量。

上千門火炮啊,還只是計算那些大口徑的火炮。誰也無法知道,那些隱藏在舷窗內的,還有幾千門火炮。

「中國皇帝到底在想什麼?這樣恐怖的氣氛,實在……讓人感覺可怕。也許,也許……」邁克爾呢喃地說著。

這時,一人急匆匆地進入了會議室。

這時韋恩斯坦,他們的老朋友,那個帶來了一個壞消息的傢伙。

現在,韋恩斯坦又來了。

沒有人責怪韋恩斯坦不敲門直接進來的魯莽,而是好奇這個老夥計為什麼要在這個危險的關頭重新回到這裡來。

難道,他不知道這裡有多麼恐怖的戰爭在凝聚嘛?

「老夥計,你怎麼又回來了?整個城市都在討論著即將到來的戰爭,我們都被嚇壞了。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些。我清楚你,了解你。你這個傢伙,可是一向最膽小的。」愛德華吐槽又關切地問。

「愛德華,既然了解我。那應該也清楚,我,韋恩斯坦。可從來沒有被當做如同老鼠一樣膽小讓人覺得可恨。韋恩斯坦從來不缺乏在關鍵時刻無懼危險的品質。夥計們,接下來,有一個重要的消息……」韋恩斯坦重重地吐出一口氣,隨後沉聲說:「東吁王朝國王平達力率領軍隊進入不丹地區。而今,中國人從西藏南下,已經越過喜馬拉雅山。他們……即將在半個月後與東吁王朝的軍隊回合。據悉,這一回東吁王朝準備了大量充沛的糧食,供應來自中國西藏的軍隊……不僅如此,根據東吁王朝傳出愛的宣言。這一回中國與東吁王朝的聯軍,高達二十萬兵馬……」

「二十萬……」愛德華與邁克爾輕輕倒吸了一口涼氣。

「竟然,真的如此……」邁克爾呢喃地說著。他萬萬想不到,中國人竟然這麼生猛。

一搞就是二十萬的大軍。

……

「印度人求見?」朱慈好奇地看向柳如是:「給的禮物挺不錯埃嘖嘖,整個印度有名的商人名單,都交過來了。大明要是要侵蝕印度市場,反手就能拿下。這可是潑天的利益呀。」

柳如是抿嘴輕笑:「是被東吁王朝傳出來的風聲嚇壞了。他們以為,達延鄂齊爾與東吁王朝真有二十萬大軍呢。」

朱慈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平達力也學壞了埃」朱慈知道這個梗。

平達力喜歡讀三國,和清朝那幾個將領一樣,覺得在這裡頭學習軍略最是簡單易學。結果,別的什麼招兒沒學明白,虛報兵馬,扯虎皮這種漲聲勢的事情倒是一點都不少。

事實上,朱慈這一回命令西藏兵馬南下的事情的確動員了不少人。算上為了大軍轉運糧草,或者在後方供應均需的人員,二十萬肯定是夠的。

但是,真正會參加戰爭,或者進入印度國境的,其實不會超過三萬人。

當然,朱慈嚴格估算過。

三萬兵馬已然足夠。

畢竟,朱慈並不是真的想要與印度人大打出手。

……

聽到明軍真的出兵以後,沙賈汗整個人都沉默了。

他想要去服軟,卻又拉不下臉。

但很快,他就心情崩潰了。

大明二八三年五月,孟買城裡對明軍的封鎖實際上已經解除。朱慈在這裡流連忘返,享受著異域風情。

閑著沒事,他主持了一場貿易展覽會,將整個印度幾乎所有主要商人都拉了過來搞了一個盛大的展會。

這一成就,一舉讓孟買成了南亞最繁華的港口。

至於……原本要圍困朱慈的沙賈汗……此刻則是頭疼欲裂。

因為,固始汗的長子,這一回聽命朱慈率軍殺來的達延鄂齊爾殺上了癮,一舉擊潰了印度人在邊境的主力。

這會兒,整個印度在北邊如同不設防。

偏偏,這個時候薩非王朝抓住了機會,從阿富汗發起進攻。整個莫兒帝國支離破碎,朱慈沒有在這個時候發起進攻讓沙賈汗陷入絕望就已經讓他很驚喜了,哪裡還有力氣圍困朱慈?

現在……不是沙賈汗願不願意放朱慈自由,而是朱慈想不想走!

「一晃眼,都六月了。柯普呂律那邊,應該已經初步就任埃及帕夏了罷。算算時間,泛海而去,時間剛剛好。現在,是時候解決印度的問題了。」印度於朱慈而言,實在不是一個強勁的對手,他甚至沒想到印度人如此不堪打,達延鄂齊爾率軍一進,印度人就垮了。

朱慈不希望滅亡莫兒。大明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吞下印度。那麼,就是時候拿起刀,好好宰沙賈汗一頓了:「柳愛卿,去發函讓沙賈汗來見朕。」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